甜宠sm调教h_强占强迫h

2021年8月16日06:07:14甜宠sm调教h_强占强迫h已关闭评论

        

王彦的信虽然很厚,但主要是一张地图,任务命令只有一句话:二月中旬左右夺取箭筈关,截断完颜乌鲁大军东援。

        

下面有一个印章,陈庆还以为是都统制王彦或者都统制吴阶,但当他仔细看清,竟然是川陕宣抚使张浚的印章,这是张浚亲自给他下达的命令。

        

陈庆连忙在桌上铺开地图,是一张关陇军力分布地图,上面标识得很清楚,女真万户完颜乌鲁率两万金兵在陇右和河湟一带,凤翔县的金兵兵力已增至两万,还有一万金兵驻扎在郿县和扶风县一带。

甜宠sm调教h_强占强迫h

        

地图上画了三个箭头,一个箭头从陇州指向和尚原后背,一个箭头从凤翔县指向和尚原,还有一个箭头从郿县指向和尚原。

        

三路金兵将会战和尚原。

        

陈庆注意到了陇州的箭头,在箭头中部有一个红色的三角符号,旁边有备注,‘箭筈关’

        

也就是说,箭筈关正好扼住了金兵从陇右南下之路,而陈庆的任务就是要率军在箭筈关阻击西路金兵。

        

一切都还没有发生,这还只是张浚对形势的判断,他们判断金兵会从三路进攻和尚原,时间在明年春天。

        

所以张浚才命令陈庆在开春前后拿下并占据箭筈关.

        

当然,这只是陈庆的猜测,或许张浚还有更深的战略意图,比如给刘子羽和刘锜的军队南撤创造条件。

        

陈庆默默估算了一下,他在麟游县的时间只剩下一个多月了。

        

..........

        

次日便是除夕,除夕和正月初一,陈庆给士兵们放了两天假,还给每个士兵发了两贯钱,允许他们出去寻欢作乐,享受人生。

        

军营和校场上空空荡荡,将士们都结伴去逛县城了,除夕是县城各商家最后一天营业,也是最热闹的时刻。

        

但徐宁显然没有给陈庆放假的意思,一早,他带着几个徒弟赶着一辆牛车来到了军营。

        

“你少给我讨价还价,我在东京当禁军教头之时,你还在吃奶呢!”

        

陈庆无奈苦笑,他以为徐宁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真来了,今天可是除夕啊!

        

陈庆连忙举起双手,“你老人家别生气了,我练就是了,我这就换上盔甲!”

        

他已经换上便服,准备上街去逛一逛,现在也只能在徐宁虎视眈眈的逼迫下,重新换上盔甲,取弓上马。

        

“徐大教头,我该怎么练?”

        

徐宁一挥手,“抬上来!”

        

几个徒弟抬上来两只铁笼子,里面全是一只只肥硕的田鼠,挤在一起叽叽吱吱乱叫。

        

陈庆眉头一皱,“用老鼠当靶子?”

        

徐宁瞪了他一眼,不满道:“你懂什么?这个办法还是周侗教我的,让你脱离舒适区,能倒逼你尽快实现突破,我徒弟抓这些田鼠可费了不少力,别废话了,五十步外开射!”

        

陈庆无奈,只拨马奔到五十步外,徐宁徒弟放出第一只田鼠,肥硕的身体在枯草中乱窜,陈庆催马疾奔,拉弓如满月,一箭射出。

        

箭头很准,可惜慢了一点,箭矢擦着田鼠的身体钉在泥土里。

        

“再来!”徐宁大喊一声。

        

陈庆再次引弓疾射,这一箭还是慢一拍,和奔跑中田鼠失之交臂。

        

“停!”

        

徐宁叫停了骑射,示意徒弟把田鼠抓回去。

        

他走上前注视陈庆道:“这两箭为何都没有射中,你找到原因了吗?”

        

陈庆沉吟一下,“我看得很准,应该不是眼力问题,而是判断不及时。”

        

“说到关键处了,第二个境界,箭在心中,实际上就是指判断力,你第一眼发现目标,然后张弓搭箭射击,这个时候,你应该判断出目标最新的位置会在哪里?他是怎么移动,移动速度如何?会不会突然转弯等等,所以你的箭射出,就不能在原位了,能不能射中就看你的判断力是否准确。”

        

“等一等!”

        

陈庆忽然有点明悟了,“你的意思是说,其实还是要瞄准,不能闭着眼睛射,只是瞄准后要判断目标的移动轨距,这不是和我射移动靶一样吗?”

        

徐宁微微一笑,“不一样,移动靶有规律,田鼠奔跑可没有规律。”

        

陈庆还是有点糊涂了。

        

徐宁耐心地给他解释道:“你在张弓搭箭之前已经瞄准了,心里很清楚目标的精准位置,同时也开始初步推算目标会怎么移动,然后你开始拉弓。

        

切记!你拉弓之时并不是为了瞄准,而是在做第二次判断,把第一次的推算继续精细化,能够准确判断出目标的移动轨迹。”

        

陈庆完全明白了,骑射张弓搭箭就是一个不断明确目标行动轨迹的过程,并做出最终的判断,而瞄准锁定目标,在看到目标第一眼时就完成了,但这又怎么能做到?

        

徐宁笑着点点头,“所以你需要苦练眼力和判断力。”

        

“怎么苦练,有办法吗?”

        

徐宁点点头,让徒弟拿来一个小笼子,笼子里是一只肥肥胖胖的田鼠。

        

徐宁注视着陈庆的眼睛,“你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陈庆犹豫一下,还是实话实说,“一只田鼠!”

        

徐宁摇摇头道:“我看到的是四个尖锐的爪子,一个长着六对胡须的尖嘴,一对绿豆大的小眼睛,一条细长的尾巴,还有一个圆圆滚滚的身体。”

        

陈庆怔住了,他忽然想起了当年射击教官对他的怒吼,“笨蛋!要具体化,你射击的不是人,而是一个额头,一个胸脯,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

        

陈庆豁然领悟,要具体化,要有细节,目标才会深刻印在脑海里,那就叫用心来瞄准。

        

“我再来!”

        

又一只田鼠奔跑而出,在枯草中狂奔,陈庆策马奔驰,这只老鼠所有特征都清晰地落在他的脑海里,尖利的牙齿,惊恐的小眼,肥硕圆滚的身体,纤细的四个爪子,长而卷曲的尾巴,他锁定了这只田鼠。

        

陈庆迅速张弓搭箭,精准地判断出田鼠的奔跑速度和轨迹,箭尖略略左偏,一箭射出,‘吱!’一声惨叫,田鼠被箭矢钉死在地上。

        

“好箭法!”

        

徐宁由衷地夸赞道:“我之前还是小看你了,看来你不仅基础深厚,而且领悟极快,已经找到了窍门,剩下的就是练习、练习、再练习,不断巩固,不断拉远距离,增加难度,以你目前的骑射水平,相信两个月内你就能完全突破,进入第二个境界,成为骑射高手。”

        

.........

        

新年来临,金兵北退,临安得以安定,大宋朝廷正式改元为绍兴元年。

        

但灭宋依旧是金国的最高目标,他们一方面在中原扶持刘豫建立伪齐,利用伪齐之军在东线对宋朝施压,而金兵的主力则投向西线。

        

一方面要占领整个秦岭以北,另一方面要打通入川之路,攻占四川,再从四川向东进发。

        

攻克大散关便成了金兵的重中之重,此时,金兵已在关中屯重兵十六万人,由四王子完颜兀术统领,此时完颜兀术在中都述职,短时间内也无法返回京兆。

        

攻打和尚原的重任便落在凤翔府主将完颜没立的身上。

        

新年过后,金兵在源源不断地向凤翔南部的金营运送粮草物资,紧张备战,这时,完颜没立已经暂时顾不上麟游县的陈庆。

        

二月的关中严冬已去,空气中虽然还有几分寒意,但已经明显能闻到温暖的泥土气息,冰雪已完全融化,流水潺潺,一群群小鸟在天空飞翔,柳树也吐出了新芽。

        

麟游县,宋军终于到了离开之时,在此之前,县令韦清一家和萧容一家已经先走一步,一旦金兵杀回来,韦清必然会被清算。

        

城头上,陈庆远远眺望着在农田里耕种的农民,这几个月是他最安定的时光,可惜安定已去,战争又即将到来。

        

杨元清慢慢走到陈庆面前,沉声道:“兄弟们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陈庆看了他一眼,笑问道:“还在担心妻子?”

        

杨元清点点头,他的新婚妻子韦素跟随兄长一起向南撤离了,他们从乾州进入京兆府,然后再走子午道南下,一路都是金兵的地盘,杨元清怎么可能不担心?

        

陈庆安慰他道:“他们有普润县官府开出的通行证,应该没有问题,再说,现在也不像去年秋天那样混乱了,各地商道都比较畅通,还有二十名弟兄扮作汉军士兵护卫,你就不要担心了。”

        

“担心是不可避免,但我也没有办法,只能面对现实,我们吃过午饭就出发吗?”

        

陈庆点点头,按照计划,他们今天必须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