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调教h妃子&绣榻春风

2021年8月14日14:47:27后宫调教h妃子&绣榻春风已关闭评论

卓府庭院。

        

老槐树吐出不少枝丫,温和的春风拂面而来。朝阳初升,和煦的阳光洒在大宅内。仆人们来来往往,皆是忙碌的很。至于站在树上的卓草,他们连看都没多看一眼。

        

基操基操,隔三差五总能看到。

后宫调教h妃子&绣榻春风

        

秦始皇拽着根棍子,老脸涨得通红,此刻的他已出离愤怒。正所谓春困夏倦秋乏冬眠,他在泾阳也不必操心什么,自是睡得很香。这些年来,他睡觉时常都会做噩梦。

        

有人高高在上,蔑称他为秦戎牧犊儿。也有人浑身染血,一步步朝着他匍匐而来。还有那死不瞑目的嫪毐,抱着两个死去的孽种,嚷嚷着要让他付出代价。秦国五百年国祚,必会被其亲手葬送!

        

每每醒来,他都会惊出身冷汗。

        

在卓府内倒是好了许多,每晚都睡得极其香甜,鲜少起夜。对于秦始皇这位中年人来说,显得是分外难得。

        

今早睡得正香,结果却梦到坠入池塘,冷的他浑身发抖。等他被呛醒后才发现,竟是被卓草灌了些许凉水。气的他直接抄起棍子,非要揍他顿方能消气。

        

“你给额下来!”

        

“其实,我这也是为你好。”卓草模样颇为认真,“你天天起来这么晚,让你起来也不起来,这对身体不好。”

        

他对灯火发誓,绝不是为了戏弄! 

        

“下来!”

        

“额今日非要抽死你这瓜怂不可!”

        

望着秦始皇气急败坏的模样,扶苏直接看傻眼了。茫然的四处看着,他这是走错地方了?还是说打开方式不太对?

        

这真是他爹?!

        

“咳咳咳……”

        

李斯忍不住轻轻咳嗽。

        

“呦?老李来了?!”

        

卓草旋即自老槐树跳了下来。翻脸之快,简直快赶得上川剧变脸。前不久,他可是差点把李斯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遍。

        

“卓公,卓生。”

        

李斯抬手作揖,这只是寻常的礼节。

        

卓草也是笑着回礼,而后他便注意到站在旁边的扶苏。仔细打量几眼,眉头紧蹙,接着又看向了对面的秦始皇。

        

“他是你在外头的私生子?”

        

“……”

        

“……”

        

蒙毅张着嘴,目瞪口呆。扶苏就算再不受宠,那也是正儿八经的秦国宗室长公子!血脉毋庸置疑,卓草张嘴就来个私生子?就冲这句话,笞刑三十那都算轻的!

        

秦始皇干咳着走来。仔细看就知道,扶苏与他眉宇间的确有些神似。

        

“瓜怂,你胡说甚?”

        

“他可不是额娃,他是额朋友之后。”

        

“……”

        

扶苏差点就哭了。

        

秦始皇这话,直接把他开除宗籍了。

        

不过,他来前李斯便已再三叮嘱过,万万不可泄露自己身份。所以他也没往心里去,向前走了数步,“温县苏荷,见过卓公,见过卓君。”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

        

长公子扶苏摇身一变,瞬间就成了苏荷。

        

“苏荷?可有验、传?”

        

卓草还是有些不太放心。眼前青年头戴木冠,风度翩翩。论帅气,只比他差了几分。主要还是和傻老爹颇为神似,难免令他怀疑。

        

听他老娘说,傻老爹年轻时极受欢迎,甚至还有当地寡妇主动投怀送抱。最后,还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傻老爹跑南郡去这么长时间,谁知道这家伙有没有捯饬出个私生子来?

        

说起来,刘邦好像就干过这事。

        

“自是有的。”

        

扶苏自怀中取出竹简,这些早早便已备好。做戏就要做全套,可不能穿帮了。卓草现在是乡啬夫,也有权利检查当地验传。

        

“苏君有礼。”

        

核算过后确定没问题,卓草旋即抬手作揖。按验传所言,这位苏荷来头可是相当惊人。他的先祖便是曾经的苏秦,他虽只是旁支却也是学识不俗。

        

在温县名气不俗,县令还想让他担任主吏掾的,只是被他拒绝了。他来至咸阳想要入朝出仕,本想成为勋贵门客却不受重用。

        

苏荷心高气傲又与李鼠认识,得知泾阳需要先生后,便一起来试试看。他的履历相当不俗,更是写的一手好字,就是稍微穷了些。

        

“苏君如此有本事,为何瞧的上我这穷乡僻壤?以苏君之名,咸阳城内当个门客也好过我这启蒙先生不是?”

        

毕竟是找教书先生,肯定不能马虎。若是心怀不轨的六国余孽,那他岂不是凉透了?

        

扶苏脸一黑。

        

这事怎么不问问边上的秦始皇?

        

秦始皇的命令,他能违背吗?

        

“咳咳……家父与卓公有些渊源。得知卓君缺人,吾便来试试。况且卓君如今在咸阳也是名头颇盛,更献上那祥瑞奇粮。年方十八便已爵至大夫,更担任乡啬夫,可谓是前途无量。”

        

“客气客气。”

        

卓草心中也大概明白过来。

        

搞半天这人是想搞个低配版的奇货可居?

        

他年纪轻轻便得皇帝提拔,纵然现在爵位官职不高,可以后必然会受到重用。而苏荷早早过来帮他,到时候不得带着他一块吃肉?

        

好小子,有眼力!

        

“来来来,先进来说话。”

        

扶苏看了眼秦始皇,低头以对。他得找机会,好好劝诫秦始皇。这才刚结束巡游,有着诸多国事需要处理,身为一国之君怎么能成天到晚呆在泾阳?

        

“瓜怂,现在还怀疑你大不?”秦始皇坐下后略显得意,“额说了咸阳有人,你非是不信。如何,这启蒙先生是不是给你找来咧?”

        

“……”

        

扶苏是哭笑不得,他想不明白秦始皇到底在做甚?如果真觉得卓草有才,直接招揽进咸阳为廷臣便可,何必非要佯装成个商贾?

        

更主要的是自己亲爹当面叫别人儿子,他心里很不是滋味。现在亲儿子成了陌生人,找个外人当儿子?扶苏很是怀疑,他是不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

        

“马马虎虎吧,先凑活着用。”

        

卓草这么一说,扶苏气的是肝都在疼。

        

凑活着用?

        

当他是什么?!

        

区区启蒙,还难得到他不成?

        

卓草笑着转过头来,“小苏既然愿当这启蒙先生,草自然是相当欢迎。不过,有些规矩还得提前与小苏说说。”

        

“小苏?”

        

“顺口顺口……”

        

“那小草?”

        

“……”

        

卓草挠挠头,这小子不按套路出牌啊!

        

不该叫他小卓的吗?

        

望着扶苏,卓草反而更为满意。

        

这年轻人有前途,还知道变通!

        

可以,就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