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粗喘h@双攻

2021年8月14日13:22:55总裁粗喘h@双攻已关闭评论

花朵儿抿嘴,“所以这场手术,他极有可能会出现危险是吗?”

        

“是。”

        

安雪棠也不想作为朋友我不希望你有遗憾,假设这是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机会,你到底会不会去见他一面。朵儿,选择权在你,手术定在巳时,你还有一点时间考虑,我真的希望你认认真真的考虑,然后做一个你绝对不会后悔的决定。”

总裁粗喘h@双攻

        

花朵儿知道安雪棠这话到底什么意思,这会儿点了点头,“阿棠,谢谢你,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安雪棠微微颔首,伸手将花朵儿脸上的碎发拔到耳后,“好,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花朵儿心中有些动容,安雪棠说的话做的事进退有度,让她很舒服,她勾起浅笑看着她,“阿棠,谢谢。”

        

安雪棠也勾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并没有说什么。

        

......

        

安雪棠和宁儿离开后,花朵儿一个人在房间里待了一刻钟,随后她将小红喊了进去。

        

小红一脸担心,她虽然不知道北疆王妃和她们小姐之间到底说了什么,可气氛如此沉重,她就猜出她们说的定是跟那天霸国的太子有关。

        

所以小红被叫进房间时,她显地有些小心翼翼,“小姐,怎么了?” 

        

“小红,帮我找套好看的衣裳。”

        

小红一愣,随即赶紧哎了声,“奴婢这就去。”

        

她家小姐已经很久没有提出让她找衣裳了,猛一提及让她有些猝不及防,不过更多的还是兴奋。

        

因为让她来准备衣裳,那就说明她家小姐准备打扮自己了。

        

对于这件事,她乐见其成。

        

小红没有耽搁,赶紧去帮花朵儿选衣裳,选配饰,这些都是北疆王妃送给她们小姐的,眼下终于派上用场了。

        

而花朵儿本人则去洗了个澡,泡在浴桶里时,她拿出了脖子上的玉佩,这玉佩她几乎都戴在脖子上。

        

此时此刻,她将玉佩解了下来,指腹摩挲着上面的纹路,仿佛在看一段承载在这玉上的过往。

        

虽然过去了许多年,可她依旧记得很清楚,这玉佩是墨云宸亲手送给她的,他说是作为她救了他的感谢。

        

这玉通透凉润,洁白无瑕,十分漂亮,因为有了这块玉,后来她再也看不上任何一块玉,无论摆在她面前的玉有多好,她再也看不上眼。

        

只是,眼下要去见他,她不能再戴着了,不能让他看出她的心思,因为现在的她…不配!

        

……

        

半个时辰后,已经打扮好的花朵儿出现在墨云宸的院子门口。

        

此时安雪棠和福寿康宁四人正在墨云宸的院子里谈话,准确来说,是安雪棠在给她们交代手术的事宜。

        

这场手术,安雪棠主刀,宁儿做帮手,而福儿负责各种药品,寿儿负责手术刀具的传替,而康儿就负责手臂缝合时的涂药和维护。

        

墨云景等人就负责给她们制造一个足够安全的环境,至少在手术的几个时辰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人来打扰。

        

而凤鸣要观看手术的过程,他实在好奇安雪棠的手术到底是怎么做的!

        

这会儿墨云景已经和云四等人去查看府内的各个角落并设下布防。

        

墨云宸的院子里眼下只有安雪棠和福寿康宁四人。

        

这会儿听到动静,安雪棠转身,看到花朵儿的那一刻,她嘴角露出微笑。

        

她还是来了!

        

看到安雪棠,花朵儿嘴角也扬起了笑容。

        

她这一笑,正好撞进推门而出的墨云宸眼里,墨云宸一手推开门,一眼就看见一个绿衣少女笑吟吟的站在门口,她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