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l乱h/np高辣疯狂被强

2021年8月14日09:45:43高l乱h/np高辣疯狂被强已关闭评论

所谓八百里秦川麦浪黄,  然,现在是十月底,  咸阳的小麦早就收割完毕,见不到了。

        

“统统,帮记录下,明年三月,他们播晒种时,提醒去向秦始皇要种子。”

        

“好的衣衣!”

高l乱h/np高辣疯狂被强

        

“16667颗残次品多胎丹,  对应16667枚小麦种子,然后种植三亩半地试验田——诶,说到试验田,  徐福之拿了的残次品多胎丹液体,回去浸泡骆越稻种子来着。他三月底应该能返回骆越,五月初播种中季水稻,  八月就能收获了。怎么现在都快十月了,还没来消息?”

        

青霓困惑。

        

上交税收然要带着稻谷赶路,  但她这边只需要交些数据,汇报情况就好了啊。

        

人呢???

        

人在咸阳外六十里地。

        

徐福擦了擦额头的汗,  遥望着完全看不见的咸阳城建筑方向,眼里常含泪水。

        

“终于快到了!”

        

他摸摸腰囊里登记了税收与粮食收成的竹简,又回头去看那车又车的稻谷,脸上表情特别自豪,  “娘娘,  你很快就能看到了,  骆越这边的粮食收成特别好,还有你让去尝试播种的神种,大为丰收,  结出的穗至少三四倍,下次播种,就能用它们良种了!” 

        

六十里地,运送粮食得运送天,第二天,浩浩荡荡的运粮车队……没能进得来城。

        

九百多辆运输的马车,又拿不出朝廷旨令,底下官吏谁不敢车队放进来,生怕出了差错,里面藏着违禁的东。

        

徐福:“这真的是粮食,五个县的粮食!是税收!”

        

小吏:“你傻吗?五个县的税收运过来,路上人吃马嚼的,能留下二十七车的粮食,已经算是你路碰上的驿站多,换马换得勤了!”

        

徐福:“这真的是粮食啊,全都是,是骆越郡来的,们那边今年大丰收,才能有这么多粮。要不是船还没造好,们能运来的更多。”

        

反正不管徐福怎么费口舌,小吏就是不肯他们放进城,徐福唯有拿出户籍证明,只身进城,去寻了治粟内史,“内史,某是徐福,骆越郡的税收运送到城外了,烦请内史去清点。”

        

治粟内史困惑:“税收到了你就直接送去大内啊,那里自会有人清点,放在城外做什么?”

        

徐福:“守门的小吏不许某的车队进咸阳。”

        

治粟内史顿时眼神利,“你该不会……”

        

徐福哭不得:“没有,没有放任何兵器甲胄,没有偷偷藏兵卒,都是粮食,九百七十六车粮食。”

        

治粟内史傻眼了,“多、多少?”

        

“九百七十六车。”

        

“全是税田里收来的?”

        

“对。”

        

哐——

        

治粟内史腿软,摔到了地上。

        

出于本职工作,他非常清楚,从骆越大远送过来的税收,到今居然能剩下九百车,那原本的税收会有多庞大。

        

徐福去扶他,治粟内史握住他手腕,张口急迫地要说什么,话到嘴边,还未真正说出口,却又胆怯地迟疑了。

        

“不是戏言。”徐福他扶了来,认认真真地说:“共九百七十六车粮食,就在城外,内史现在就可以去过秤。”

        

治粟内史二话不说,叫上下属太仓令、太仓丞及员吏九十九人,快步走向城外。行人还穿着官服就此风风火火,直让城中人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

        

有部分人好奇地跟了过去。

        

城外,九百多辆粮车就放在那里,徐福语气骄傲:“原本有四千八百八十四辆粮车,上边堆满稻谷与刍稿,路上吃用了些,便剩下九百七十六车了。”

        

送粮的官员本就允许食用粮车的食物,这个是人尽皆知的,而路上吃用才是大头,就像运送粮草去线,往往线七八万军马,就得后方二三万人运粮,果人少了导致粮车减少,粮食说不定还不够这些人马路上吃的。

        

但是,个郡的税收,在运输大量消耗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剩下九百多车……希望中间没有用泥沙充数吧。

        

治粟内史并没有什么激动的法,这个收成实在是太离谱了,离谱到他下意识就没它真。

        

百零二名官员始就地工作,鉴于此地粮食颇多,怕有人铤而走险,很快,负责咸阳治安的京师屯卫兵来,这里团团围住。

        

“16石……”

        

“23石……”

        

“75石……”

        

“200石……”

        

粮车太多了,才清点了七八车,眼便慢慢没了光线,治粟内史满面愕然,抬头才发现,“原来天黑了。”

        

太仓令下意识喃喃:“天黑了。”

        

治粟内史瞧着其他人是惊愕的样子,知晓他们之完全沉浸在了过秤之中,忽而大,拍着粮车木板直出了眼泪,“好好好,好个天黑了!”

        

没有发现天空从明到暗,正说明那些粮食每秤都是足秤,压得沉甸甸,没有星半点以次充好,他们才会清点得此入神。

        

都是好米!

        

都是好米啊!

        

治粟内史抬手,向着个挎着篮子围观的妇人招手,买了她篮子里要带回家的小半罐豆饭,其他下属有样学样,要么向周围黔首买他们的食物,要么劳请几名京师屯卫兵帮忙去咸阳中买吃食。

        

治粟内史满脑子都是方才的计数,匆匆扒完那豆饭,“掌灯!”待蜡烛来后,继续投入清数之中。

        

整整三天,除了上厕所需要离,不论吃饭还是睡觉,治粟内史他们都留在原地,抓紧切时间清数。

        

越数越精神,越数越亢奋,终于到粮车尽头,最后粒米时,那治粟内史颤抖着手,声音虚弱,却又坚定地宣告:“十二万两千百零五石!”

        

十二万两千百零五石?

        

不可能吧!他在什么玩!

        

新围观的群众顿时哗然。

        

“这是不是好几百个县的啊?”

        

“对对对,定是两三百个县过来了!”

        

就连亲手数出来的治粟内史都不太敢相信这个结果。

        

倒推回去,就代表这次税收果路上吃用没有消耗,就会有十二万多的粮食?

        

十二万啊!整个大秦年的税收不过六百多万,这个骆越郡就占了五十份之,听来不多,但旁的只有五个县的郡之地,能占两千份之,已经是极好的丰年了。

        

——荒唐!荒谬!不可能!这太不可能了!治粟内史的常识此告诉他,在他脑海里尖叫,跳跃,抨击着面不符合常理的幕。

        

“这真的是骆越郡这年的收成?”

        

徐福:“不是。”

        

其余人松了口气,他们就说嘛,肯定有古怪,听说骆越那边打下来才年,这九百多车里面许还包含了越人往年的口粮。

        

徐福道:“内史忘了?此越……桀侯在典礼上像国师献礼时,可是说过,旧越地稻谷年三熟。”

        

“嘶——”

        

周围响此彼伏的抽气声。

        

治粟内史的表情更是难以形容。“这……这……”

        

上年十月才打下的越地,始皇帝为了安抚苦战的士,做主免了那季的税收,严格来说,这次上交的租米,应是今年月种五月收,以及五月种八月收这两季。

        

治粟内史然记得越地有多季稻,但是……

        

“没到,会有这么多……”治粟内史喃喃道,眼神已接近呆滞。

        

以中原只有季的稻谷,他对双季稻的收成,没个认知啊!

        

徐福从腰囊里掏出卷竹简——骆越郡太远了,给官吏发放的树皮纸还没送到。

        

“内史且看这个,这是五月与八月两次的收成。”

        

治粟内史瞬间绷紧了手背,竹简接过来,打看,第支竹片上就书了两季合来的租米数量——

        

两百四十万石。

        

若是整个国库分成三份,骆越郡今年的收成占份,余下两份,是其他四十六个郡共分!

        

怎么会这么多!

        

居然会这么多!

        

“你真的没有虚报?!”

        

徐福肯定地回答:“没有。这种只要派人去查查就能知道的事情,何必撒这个谎?就是因为两季的收成太多,骆越郡那边没法子送过来,们合计,才只送了第季的稻和刍稿。”

        

第季的收成是百三十二万石,第二季的收成是百零八万石,这要是都送,二十五石车,得装近十万车。

        

运送的士兵至少要十万人!

        

十万士兵,你是来送税的,还是来攻打咸阳的?

        

“两百四十万石……两百四十万石……”治粟内史已经要不会说话了,他里清楚,这种去骆越郡就能知道真实情况的谎言,徐福真的没必要去冒这个险。

        

徐福倒是很淡定。

        

他还没神女让他试种的三亩半地神稻的收成算在里面呢。而且,等到明年正式播种三亩半地神稻稻种,收成只会更加翻倍。

        

三倍?五倍?

        

总之,食物以后是不缺了。

        

治粟内史连忙让人这九百多车的粮食拉去咸阳仓,却被告知,“咸阳仓装不下了!”

        

治粟内史撕裂肺地扯着嗓子:“先堆在仓城内,让匠人立刻建新仓!连夜赶工,别让稻子受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