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婴乱H_高辣野战文h

2021年8月14日09:42:52女婴乱H_高辣野战文h已关闭评论

   

“海城一共八口水井,咱们分头行动将这毒投进去,记得只一滴即可,不然这会要了全城人的性命!”海妖头儿郑重提醒道,“刚刚那几位仙人你们也都看到,他们可不是那凡界老道,打不过还能跑,若你们出了岔子闹出人命,人家一个念头就能把咱们按死。”

        

几个海妖纷纷称是,坚决认真实施投毒计划,绝不多放也绝不少放。

        

看到他们如同誓师大会般分配鱼毒周笙就想笑,这些可爱的海妖竟然被人类欺负的做出下毒这样的事情。

女婴乱H_高辣野战文h

        

可笑着笑着,周笙内心觉得甚是悲哀,堂堂海妖竟要用这样的方式来保护自己鱼族。

        

这便是凡界的规则。

        

周笙微微叹息,看着他们几只小妖各自奔跑在繁华的大街上,准备给水井下毒便化为分身跟随监管。

        

虽然此时接近傍晚,但街道上到处都是人,熙熙攘攘好不热闹,这些小妖隐身从这些人身边走过带起一阵鱼腥味,但常年身处海边的他们并未觉得有什么。

        

周笙看着他们完成投毒,并悄悄离开这里回归大海,周笙这才来到城中走进一家茶馆。

        

“你们听说了吗?最近城中很多渔民家里的人得了鱼鳞病,药石无医。”

        

“听说了,吃了好几天的药都不见好。”

        

“那是天谴!他们捕鱼过多,引来龙王震怒降罪,让他们得了这鱼鳞病就是要警告他们,不要对鱼族滥捕!”

        

“竟有有这样的事,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这不也是听说吗?”

        

这样的传言渐渐在海城流传,周笙满意的看着自己散播的谣言被广大群众口口相传,目的总算达到。

        

至于那医馆的老大夫,他只是个大夫,治得了病治不了命。

        

接下来就看海城的人如何反应,如何给鱼族一个交代。

        

待周笙回到卫璃的小院时,天色已晚,门口挂着两盏红岑岑的灯笼着实有些骇人,不过比起白色或者其他颜色的灯笼要看起来顺眼些。

        

“你怎么这时候才回来?”卫璃见周笙面露疲惫之色,责备的话瞬间化为关心的话语。

        

周笙看到卫璃后露出个笑容,“既然要帮那几个海妖,我便去散播了些谣言,好促使这件事早点完成。”

        

“你这想法可真独特,不过是否奏效明日便可知。”卫璃对周笙的做法很是诧异,不过她还是很支持周笙。

        

菱角早在周笙追海妖时被交在卫璃手中,如今见她回来,菱角第一时间跳到周笙的怀中。

        

“阿笙,你吃饭没?咱们去吃烤鱼吧?”菱角委屈巴巴的看着周笙,猫耳耷拉着,好似受了多大委屈。

        

卫璃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菱角,转头对周笙抱怨道:“看看你养的猫,脾气大,性格还恶劣,又能吃,哪还养得起?”

        

周笙搂紧菱角如同护崽的老母鸡,仰着头梗着脖子说道:“那也是我的猫!”

        

我的猫只有我能吐槽,你们都不可以,姐姐也不行!

        

“菱角,咱们这几天都不吃鱼,我这还有些其他食物,咱们俩先垫补下。”周笙说着带菱角来到桌子旁,从百宝囊中掏出离泱给她做的食物。

        

纵然没有鱼,但眼前满满一桌各式肉菜依旧吸人眼球,就算没有多少口腹之累的应诀瞧见都食指大动。

        

“我能尝尝吗?”应诀捏着衣角颇为不好意思的说道。

        

“姐夫别客气,赶紧坐下一起吃,阿璃玉澜玉潇你们围观什么呢?还不赶紧来尝尝我师弟的手艺!”周笙果然一提及离泱就一脸骄傲,知道的是她的师弟做的,不知道还以为这些是她亲手做的呢!

        

菱角瞥了眼应诀,这个大男生自从遇到就很少说话,今天下午她被交给卫璃,竟然看到他粘人又贴心的一面。此二人不愧是仙界模范夫妻,她今天下午正因为一直看他们才感觉到撑,直到回到周笙身边才觉得饿。

        

作为一只猫,被硬塞狗粮是种什么体验?

        

周笙心情不错,但因心里有事只随意吃了两口,菱角虽然胡吃海塞,但她毕竟是一只猫胃口有限,见周笙停下筷子她也不再吃。

        

“也不知此时离泱闭关的如何。”周笙抱着菱角来到院子角落,无聊的伸手去扣墙上面的土。

        

“仙界一天凡界一年,他至少要闭关半个月,怎么也得十几年之后才能来找你。”菱角见周笙扣的笨,自己也伸爪子去扣,划拉一下半面墙皮被扣下来。

        

周笙:

        

菱角:

        

远处的众人:……

        

“菱角你在做什么?”周笙无语的抱着菱角忙向后退,生怕墙壁砸到自己。

        

菱角伸出爪子晃了晃,“我就扒拉了下,谁知这墙壁一点儿都不结实。”

        

“真是除了搞破坏一无是处,这墙壁你来修复,我去城中转一圈。”周笙说着将菱角扔到地上,一溜烟跑掉。

        

菱角气的跳脚,不耐烦的用爪子在地上刨,一边刨一边骂骂咧咧:“我不信你就一直不回来,看我刨个坑,等你回来把你跟我的屎一起埋进去!”

        

此时吃饭的几个顿时没了胃口。

        

话说周笙在城中闲逛,只是并未遇到几个人,毕竟大家明儿早还要出海打鱼,睡的晚怕是会起不来。

        

“这城中妖气十足,定有妖作怪,师弟咱们分头行动,务必寻到那妖将其诛杀!”一位身着道袍面色严肃的道士手里提着剑正经道。

        

“师兄,这大晚上的咱们就不能休息会儿,明儿再找吗?”同样身着道袍却一脸无奈的师弟毫无精神的抱怨道。

        

“我等在入门时便已发下宏愿,当以百姓为重护卫他们,但凡遇到妖魔必除之!怎可因自己一时疲惫而懈怠?”师兄依旧义正言辞,看了眼自己的师弟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师弟摆摆手道:“咱们应养精蓄锐,方能顺利斩妖除魔。若依你我的现在的状态怕是容易出世不利啊!”

        

“呸!乌鸦嘴!什么出师不利?咱们必当无往不利!”师兄一巴掌拍在师弟后脑勺周笙训斥道。

        

躲在角落偷听的周笙咧着嘴笑,这俩小道士真可爱,只希望到时别被海妖误伤。

        

周笙并没有在意他们俩,一则这俩道行一般,二则那几只海妖也不在城中,自不必她担忧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