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妾(宫廷H)_老皇上小贵妃h

2021年8月14日09:40:04乳妾(宫廷H)_老皇上小贵妃h已关闭评论

      

徐昭简略地答道:“方老爷啊,是在东市做字画生意的。他年近花甲,家中颇有资产,平日里是不来北曲的。”

        

“既然他不来北曲,又怎么会想要买秋桑作妾呢?”赵云衿觉得奇怪。

        

徐昭回想了一番,说道:“我不太清楚方老爷的想法。我只记得,大概半个月前,方老爷带着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男人来到这里,让我把楼里的姑娘都带来给他们看。他们看完,什么话都没说,给了我两贯钱,就走了。过了两天,方老爷又来了,说是看中秋桑生就一副旺夫相,娶她回去定能兴旺家宅,所以他打算出十两金买下秋桑当妾室。

乳妾(宫廷H)_老皇上小贵妃h

        

有这么好的买卖送上门,我当然不会拒绝,当场就答应把秋桑卖给他。方老爷高兴得很,给了我五两金子下定,还说三月十八是个好日子,到时他来接秋桑进门,会再给我五两金。我全都应承下来,亲自把方老爷送出了门。

        

之后,我就把这事儿告诉了秋桑,还嘱咐她以后好好伺候方老爷。她一听我把她卖了,一下子就跪下来,哭着求我别卖她。可这种事哪能由得她做主?我看在她值十两金子的份上,就耐下性子把她扶起来,好声好气地开导她,让她别东想西想,乖乖地嫁过去,往后自然有她享福的日子。她听了我的话,仍是抽抽噎噎的,却没再哀求。我以为她是认命了,也就没多管着她,哪知道她胆子那么大,竟敢偷偷跟人跑了。”

        

赵云衿听到这儿,总算明白过来:“哦,怪不得你让人把这里打扫得这么干净,恐怕那方延年还不知道秋桑的近况吧?”

        

徐昭尴尬地笑了笑,说道:“不瞒您说,不光是方老爷不知道,其他的外人也都不知道。我原本想着,只要在三月十八之前偷偷把秋桑找回来,我就还能跟方老爷做成这笔买卖。若不是有官爷上门来打听,我还真不知道秋桑已经死了。”

        

赵云衿见她答得实诚,便也不再深究,转而问道:“往日里,秋桑可曾与人结怨?”

        

徐昭摇摇头,答道:“她向来待人和气,应该不会与人结怨。”

        

赵云衿想了想,又说:“你派去跟着秋桑的那个伙计是谁?我有话要问他。”

        

“哦,他啊,叫曾业。”徐昭答了话,接着问道,“不如,我现在就把他叫来?”

        

赵云衿正要点头,就听见有人敲了两下门,随后便有一个女子的声音传了进来:“妈妈,你在里边吗?”

        

“谁啊?”徐昭朝着门外问道。

        

那人回应道:“我是莺儿。”

        

“出什么事了吗?”徐昭继续问道。

        

莺儿答道:“东市长兴米铺的谢掌柜来了,他说最近米价涨了,要提前找你清清账。”

        

徐昭一听这话就来气,她起身走到门边,猛地把门打开,朝着莺儿质问道:“什么?年前不是刚涨过价吗,怎么又要涨价?”

        

莺儿下意识地一缩脖子,小声说:“我怎么知道啊。”

        

徐昭恨不得立刻去找那谢掌柜理论,可她想到赵云衿等人还在,便回身跟赵云衿商量:“大人,莺儿伺候秋桑好多年了,铁定比我更了解她,您看······”

        

徐昭还没说完,赵云衿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行了,你去忙你的吧,把莺儿留下就好。”

        

“多谢大人。”

        

徐昭一作揖,就要转身往外走,却听赵云衿接着说道:“别忘了把曾业叫来。”

        

“好。”徐昭应下,快步走了出去。

        

赵云衿见莺儿站在门外不知所措,便对她招手道:“莺儿,你进来。”

        

莺儿依言进了门,便又听见赵云衿说道:“把门关上。”

        

“哦。”莺儿关上门,转过身向赵云衿问道,“大人,您还有什么吩咐?”

        

赵云衿指了指徐昭坐过的位置:“过来坐。”

        

莺儿没出声,乖顺地来到桌旁坐下。

        

赵云衿见莺儿身材瘦小,看人的时候总是怯生生的,便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莺儿稍稍避开赵云衿的目光,答道:“我十五了。”

        

“你别紧张,我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你好好回答就是了。”赵云衿对莺儿安抚道。

        

莺儿点点头,“嗯”了一声。

        

“你知道秋桑死了吗?”赵云衿直接问道。

        

莺儿又点点头,神情中有些悲伤:“我刚知道。”

        

赵云衿接着问:“你跟着秋桑多久了?”

        

莺儿掰着手指头数了数,答道:“从我十一岁被卖进来开始,我就一直跟着秋桑姑娘,到现在有四个年头了。”

        

“她待你如何?”赵云衿又问。

        

“她对我很好,从不打骂我,有时候我做错了事,她还会帮我瞒着妈妈。”莺儿说着话,眼里渐渐泛起了泪光,“可她现在不在了,没有人会对我那么好了。”

        

赵云衿不知该如何安慰莺儿,只好停顿了一会儿,才继续问道:“她可曾跟人结怨?”

        

“结怨嘛······应该是没有的。”莺儿想了想,又说,“倒是兰芳姑娘曾经为了个男人来骂过秋桑姑娘几句,不过那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

        

莺儿话音刚落,门就被人敲响了,有个男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大人,我是曾业。”

        

赵云衿示意莺儿去开门,然后对她说道:“你先去门外守着,别让人来打扰。”

        

“是。”

        

莺儿应了,起身去开门让曾业进来,随后自己出去关上了门。

        

曾业一见这阵仗,不免有些慌,他手足无措地站着,问道:“大人,您找我有什么事?”

        

“没什么大事,我想问你几句话而已,你先坐下吧。”见曾业来到她对面坐了下来,赵云衿便接着说道,“我听昭娘说,三月初一那天是你陪秋桑出门的。”

        

曾业点头如捣蒜:“没错,是我。”

        

“当时你有没有发觉秋桑有什么异常?”赵云衿问道。

        

“她好像是有点不太对劲。”曾业回忆着,说道,“她那天出门的时候,手里拎了一个竹篮,竹篮上面还盖着一块布。我看那竹篮好像挺重,就问她竹篮里面装了什么,需不需要我来帮她拎着。

        

谁知她听了我的话,反倒把竹篮紧紧地抱在怀里。她跟我说,里面只是装了些香烛,不用我帮她拿。那时我懒得多管闲事,也就没再问了。现在想来,可能那竹篮里面装的就是她的珠宝首饰吧。”

        

“离开春风楼之后,秋桑去了哪里?”赵云衿看着曾业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