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灌满受孕/自愿成为精壶

2021年8月14日09:29:45h文灌满受孕/自愿成为精壶已关闭评论

       

1小时后会改成正常内容

        

如果1小时以后依旧能看到这段话

        

可以

h文灌满受孕/自愿成为精壶

        

该过程,个人中心可查消费记录,和正常订阅花费的点币完全一样。

        

本书首发起.点app

        

f.d加更进度

        

————

        

只要有钱,本体被杀也不会死。

        

可是一旦贝尔摩德拿到“白石律纪”的身份,成功住进咖啡厅,什么柯南博士灰原哀……都会飞快暴露。

        

原著中,假新出医生离柯南的生活不算太近,柯南是经历了漫长的三选一阶段,才最终在贝尔摩德的放水下,勉强保住灰原哀。 

        

而现在,如果贝尔摩德变成了“白石”,以她追杀宫野志保的热乎劲,以及她对APTX4869的了解……遇到来送饭的灰原哀,灰原哀恐怕一刀就没了。

        

到时候本体不光会痛失蹭饭之地,还要被扣不知道多少信誉分。

        

太可怕了,必须阻止。

        

而且要尽量自然一点,不让贝尔摩德注意到自己。

        

最差的结果,说不定要想办法把人灭口。也不知道这违不违规。其实这么一想,还有点舍不得贝尔摩德,但免费的手办又很诱人……

        

白石摩挲着方向盘,在Q版助手警觉的注视下,陷入沉思。

        

贝尔摩德从资料里抬起头,感觉车里的冷气有点强。

        

不过看了一眼前面的仪表盘,发现科伦并没开空调。

        

贝尔摩德疑惑片刻,最后只好归结于自己刚到日本不久,还没适应这里奇特的气候。

        

……

        

到了会所,除了常见的琴酒伏特加、两个狙击手,再加上波本这五人以外,还多了一个精神矍铄的眯眯眼老头。

        

考虑到有一个新人不认识他,伏特加体贴的介绍了一下。

        

新出现的老头代号皮斯克,本名枡山宪三,在财经界颇为有名。

        

白石其实对皮斯克印象挺深,他记得这是一个善于背刺和被背刺的炮灰。

        

皮斯克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他是宫野志保父母的朋友,见过宫野志保小时候的样子,甚至还对宫野夫妇的研究项目有一些了解。

        

因此原著里,他在会场一看到灰原哀,立刻就把她和宫野志保对上了号,并将人抓到了地下酒窖。

        

原本,这可以算他立了一功。

        

只可惜汇报这件事之前,皮斯克暗杀目标的一幕被记者拍到。

        

boss看到加急报道上皮斯克举枪射击的身影后震怒,下令让琴酒把人灭口。

        

皮斯克故弄玄虚的说了几句话,但还没等说到“宫野志保变小了!”这个关键点,就被心情很差的琴酒一枪送走,堪称晚节不保。

        

“这是这次的目标。”正想着,伏特加把一张照片放到了桌上。

        

照片中是一个鼻子很大,发际线很高的男人。

        

这人名叫吞口重彦,也是组织中的一员,近期,他受贿的事情败露,眼看就要被捕,组织决定在他入狱前暗杀他,防止他泄露情报。

        

今晚18点,在杯户城市大饭店,有一场名导演的追忆会,吞口重彦会去参加。

        

身为财经界名人的皮斯克,以及身为国际影星的贝尔摩德也都收到了邀请函。

        

皮斯克胸有成竹的说,他已经想到了计划,可以让吞口重彦死于一场“意外”。

        

琴酒听过详情,觉得可行。

        

只是,吞口重彦身为一名富豪兼政治家兼组织成员,他对自身的现状,和组织的行事风格,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琴酒觉得,吞口重彦有可能会做出一些足以干扰到暗杀计划的准备。

        

杀这样一个能量不弱的人,只放皮斯克过去,不够保险。

        

于是琴酒惯例在周围布置了两组人,他和伏特加则就近指挥。

        

一旦皮斯克失败,吞口重彦试图逃离,就由狙击手开枪狙击。反正吞口重彦得罪的政敌和富豪也不少,虽然这样容易引来麻烦,但比被人逃掉要好。

        

“科恩跟波本去西南角的百货大楼,基安蒂和科伦去另一边的电器城。”

        

琴酒把两个狙击手分开,每组放一个。

        

分完,忽然感觉后面这组有点问题,于是强调:“没有我下令,什么都不准干。”

        

“切……希望那家伙能逃出来,我的枪管已经期待的发烫了。”基安蒂抚摸着她的狙击枪,对不能搞事非常不满。

        

平时她面对琴酒并不太虚,可能这就是非卧底的自信。基安蒂还有空开玩笑:“我以为你会把科恩和科伦分到一组,他们听上去就像兄弟一样,哈哈哈。”

        

琴酒没理她。

        

他早就发现这两个代号念起来很像,这也是他特意把科恩和科伦拆开的原因。

        

——作为一个严谨的人,他要尽力避免在对讲机里喊一句“Korn,行动”,然后科恩旁边的科伦听错,在本该隐秘刺杀的时候,搞一场轰轰烈烈的大爆炸。

        

光是想想那场景,琴酒就想摸枪杀人。

        

然而组织人手并不充沛,科伦又很守纪律,要是因为这个死掉,实在是组织的损失。

        

所以,作为一个经常策划行动的干部,琴酒决定把这种可能性掐死在萌芽阶段。

        

拆组以后,可以只对一方发消息,这样就安全了很多。

        

琴酒觉得ok。

        

但白石觉得不ok。

        

听到暗杀计划后,任务也跳了出来:。

        

要在组织眼皮子底下救人,不借助外力的话,需要用到假面的分裂功能。

        

而在双开时,一个号要集中精力,避开组织并救人,这种时候,另一个被留在组织的号,难免反应迟钝。

        

但跟基安蒂一组……

        

白石对这个脱线的女人,其实不太了解。

        

但从以往搭档的经验来看,这人话巨多,有时候等指令等得太无聊,她还爱拉着人聊天,聊天内容从早上吃啥到兵工专业,跨度极大,一走神就会接不上话茬。

        

……和发现了问题也会自行脑补,然后帮忙遮掩的波本,以及一天24小时的话量都比不上基安蒂半分钟话量的科恩相比,基安蒂,无疑是个最差选项。

        

……怎么说呢,不愧是琴酒,虽然嗅不出卧底的气息,但依旧能精准的给卧底添堵。

        

琴酒指挥,其他人都没什么意见,有意见的那个不敢说。

        

不过这么算下来,少了一个人。

        

贝尔摩德摸出烟盒,甩出一支烟随意叼在嘴里,手上把玩着打火机,意思着问了问:“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