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壶公厕&短篇小说集大全

2021年8月14日09:26:36精壶公厕&短篇小说集大全已关闭评论

      

一眨眼,帐篷里便多出三具尸体,正当所有人都手足无措时,骑狼蛮横地拨开人群,将无咎送了进去。

        

无咎迟了一步赶到,看到帐篷里血流成河的画面,饶是做过心理准备,也委实大吃一惊。

        

呼延斫脖子上一个血洞,霍容画的脖子还在往外涌着血,不远处的呼延律江双目圆睁,脸色青灰地倒在地上。

精壶公厕&短篇小说集大全

        

无咎愣了一愣,无措道:“这是怎么了……父王和大哥怎么……”

        

他用力瞪着眼睛,眼中因干涩,很快有了泪水,他跪倒在地,扯出哭腔:“父王......”

        

无咎怒而捶地:“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马噶塔勒给他解释:“大王子杀了大王,这女奴又杀了大王子,然后女奴又自杀了。”

        

“什么!”无咎看向跪在尸体前,像个雕像一样的海拜什,“海拜什叔叔,真的这样吗?”

        

海拜什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话,一动不动。

        

无咎茫然抬头:“怎么会这样?”

        

这时,有人扶起他:“殿下,现在可不是一味悲伤的时候。”

        

马噶塔勒道:“毕勒格说得对,现在大王和大王子都死了,我们都愿意听二王子的。”

        

面对大王猝然离世的震惊渐渐消失,大家终于开始想以后该怎么办了。

        

按道理说,大王死了,大王子也死了,能继承王位的就只有二王子了。

        

这时,便有心思活络的人挤到无咎身边,大声道:“殿下,北戎的未来就在殿下身上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位半路来的二王子并没有得意忘形,而是严厉地看着他们:“都闭嘴!现在最重要的并不是王位,父王和大哥还在地上躺着,还不清楚凶手怎么办到了这一切,所有守卫和出入过帐篷的人都需要细查,无事者都滚出去。”

        

无咎走到海拜什身边,单膝跪下,诚恳道:“海拜什叔叔,现在我需要你帮忙。”

        

海拜什抬头,眼睛上似覆了一层血膜,红得吓人。

        

“殿下,想要我怎么做?”海拜什的声音沙哑。

        

无咎定了定神:“内营必须戒严,暂时不能走漏消息,我恐怕还不能让他们都听话,需要你帮我。”

        

海拜什撑着膝盖,慢慢站了起来,他把大王搬到床上,合上大王的眼睛,似乎凭空老了十岁,腰都挺不直了。

        

但是这样双目血红的他,又像是一头已经坠入疯狂的狼。

        

无咎退开一步,给他让路:“拜托叔叔了。”

        

海拜什匆匆离开,集结卫队,加紧巡逻。

        

人都走了,无咎便见榆根从床底下探出个头来。

        

眼下要紧的是怎么把榆根送走。

        

帐篷外戒严,海拜什随时可能带人回来。

        

无咎犯了难,这时,他忽然想到骑狼。

        

他离开帐篷,对守在帐外的亲卫道:“去把大王子身边的毕勒格叫来,这个女奴实在古怪,我要问问他。”

        

骑狼就在王帐附近,听见无咎说话,连忙过来道:“二殿下有事问我?”

        

无咎道:“你跟我进来。”

        

二人一起进了帐篷。

        

无咎将为难之处告诉骑狼,骑狼听完道:“这还不简单,把这孩子跟尸体一起送出去。”

        

大王和大王子的尸首不能动,但是霍容画的尸体恐怕就没人管了。

        

无咎点头:“可以,把尸体包在被子里和孩子一起送出去。”

        

二人正说着,海拜什忽然掀了帘子进来。

        

无咎先看到,连忙道:“这个女奴平时真的没有异常?”

        

骑狼反应机敏:“二殿下难道是怀疑大殿下派女奴来杀人?”

        

海拜什冷冰冰道:“恐怕事实真相就是如此,那个女奴说的话大家都听见了。”

        

无咎道:“海拜什叔叔,大哥真的……”

        

“把伯克汗的尸体带走吧,”海拜什道,他已经不愿意称呼呼延斫为殿下,“他的尸体不配被葬在神山上。”

        

无咎趁机道:“海拜什叔叔,那这个女奴该怎么处理?”

        

“和风旗一起悬挂八十一日,然后扔到维欸山上去喂狼群,”海拜什低头,把手按在胸口,“神会让狼撕碎她的灵魂。”

        

无咎与骑狼对视一眼,他们会让霍容画回到故土安葬。

        

“毕勒格,把这两具肮脏的尸体搬走。”无咎道。

        

海拜什看了一眼被安放在床上的大王,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无论神怎样惩罚这两个卑鄙的弑君者,但他们都已经成功了。

        

“殿下,各部首领已经听到了这边的动静,恐怕还要你去看看。”海拜什说起正事。

        

无咎无有不应:“我这就去。”

        

二人一道离开,留骑狼在此处收拾尸体。

        

骑狼这头倒顺利得很,无咎却有些头疼。

        

这些首领看似粗枝大叶,实则一个赛一个的精明,一看只有个毛都没长全的二王子出来主事,心里便觉得不对,纵然不敢想大王和大王子都死了,但也猜到出事,一个两个都做出好伯伯的模样,要从无咎嘴里套话,要是没有海拜什黑脸守着,局面怕是还要更乱。

        

无咎无心敷衍他们,毕竟按原计划,他们今夜就要离开北戎了,从此天高路远,管他们个鸟!

        

待到无咎忍不住打哈欠的时候,这些头领才各自回去休息了。

        

无咎也借口疲倦,回自己营帐休息。

        

他是二王子,在营地里也有自己的一块小地盘,如今,骑狼便在他的地盘上套马车。

        

榆根和阮炳才已经上了马车。

        

阮炳才和尸体待了整整一晚,此时头脑昏涨,可见无咎走来时,却忍不住一个激灵。

        

这少年初见像把生机勃勃的剑,苍翠可爱,可他到底是把剑,仍反射嗜血的光。

        

“我们走吧。”无咎对骑狼道。

        

骑狼一反常态,严肃道:“你不能走。”

        

“我为什么不能走?”无咎闷着头绕过他,小声道,“我要回家。”

        

骑狼:“你不能回家。”

        

无咎不解大喊:“我为什么不能回家!”

        

“就当是为了江宛,为了阿柔,守住北戎吧。”骑狼按住他的肩膀,“无咎,我会陪着你的。”

        

这时,忽听得厮杀声传来。

        

无咎与骑狼齐齐转头,只见营地南方火光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