攵女辣文/傻大柱

2021年8月2日09:10:31攵女辣文/傻大柱已关闭评论

    

购买率不足,  请排队候车,正文君正在开来的路上

        

响亮的巴掌声响起,崔洛书的脸颊被打的偏向一旁。

        

他没有说话,  生生接下这一巴掌,脸颊甚至慢慢红肿起来。

攵女辣文/傻大柱

        

姚庄清极有心计,  不然也不能够带着崔家在京城站稳脚跟,让京城那么多贵妇人都喜欢跟她结交,最后带领崔家人站在那一人一下万人之上的位置。

        

她连最疼爱的儿子都能说打就打,下手还是如此狠,  可见心性有多狠辣,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在大凉朝,男子三妻四妾再是正常不过。

        

平妻和正妻一样,所生育子女皆是嫡出。

        

但一般的平民百姓养自己跟妻儿都已艰难,自然没甚闲心去娶平妻妾氏甚的。

        

而其他的高门大户,娶的都是门当户对的,  想再娶房平妻,也得过问正妻娘家同不同意。

        

加之,  大凉朝虽可娶平妻,但需得正妻点头,若正妻不点头,任凭他是状元郎还是京城里的王爷权势,都无法娶平妻进门。

        

这也是为何崔家人会低声下气哄她同意穆秀娇进门的原因。

        

重回这一世,沈糯很清楚姚庄清为何演戏也想要她同意穆秀娇进门的原因。

        

就算是姚庄清相信她的命格可以给崔家来到运势。

        

但崔家和沈家都是平民百姓,崔家这些年要供长子读书,  还要全家人开销,靠的就是崔父上山狩猎为生,加上给她的聘礼,  崔家已经没多少银钱,哪怕姚庄清有些奇奇怪怪的本事,但她穷,她也想过堆金积玉,肥马轻裘的奢侈生活。

        

而穆家不仅是阁老之家,还很富裕,加上能够给崔洛书带来京城的人脉和仕途。

        

所以姚庄清不仅想要她那所谓的运势,还想要更富足的生活。

        

所以她才一定要让穆秀娇进门成崔洛书的平妻。

        

穆秀娇见崔洛书被姚庄清掌掴,梨花带雨的哭道:“伯母,一切都是我,是我的错,不怪洛郎,求您莫要再打洛郎了。”

        

崔母瞪了穆秀娇一眼,似很气恼,但她亦不好真的责怪县主。

        

“哎呀,嫂嫂,你快答应吧,要知道穆姐姐这样的身份,便是王公贵族都嫁得。”

        

小姑子崔文兰亦忍不住出言催促。

        

在崔文兰眼中,县主啊,那可是快跟公主差不多的存在,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还能让哥哥官运亨通,也不知嫂子在犹豫什么。

        

沈糯忽地抬头,她如今还坐在最上首的位置上。

        

这些人为了哄骗她同意让穆秀娇进门,全都把姿态摆的极低。

        

上辈子她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这些人哄骗着同意穆秀娇进门。

        

可是,现在——

        

沈糯的目光一一从崔家人面上扫过,最后落在崔洛书那张俊朗的脸上。

        

她慢慢挺直脊背,眼眶微红,望着崔洛书缓缓落泪,“既是连王公贵族都嫁得,又是先帝亲封的县主,还是当朝阁老的嫡孙女,这般的高门千金想来品行都是无双,为何穆县主却不知礼义廉耻的来抢我一个小村女的夫君,还是别人的始终都是香的?这就是高门大户的千金,也是让我涨了见识,就算在我们这样的小村子里,小姑娘们都知道遇见已婚男子要保持距离。”

        

虽言语是羞辱穆秀娇,但沈糯望着的始终是崔洛书,这番话和她的表情都说明她对崔洛书爱意极深厚,一时没办法接受他带回美娇娘,所以才迁怒于美娇娘。

        

这话一出,崔洛书反而更加自责和心疼沈糯。

        

但他还是有点责怪阿糯的。

        

穆秀娇身份了得,是他以后能够在京城快速迁升的关键。

        

自古今来,状元郎不计其数,但真正能官居一品的又有几人?

        

他心中的确是爱慕阿糯,想要娶穆秀娇不过是因她的身份。

        

男儿志在四方,他也希望可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阿糯,你怎可如此说话?还不快些跟娇娇道歉。”

        

崔洛书只能开口让阿糯道歉。

        

他清楚阿糯性子,现在只是无法接受他带回穆秀娇,但只要他好好哄哄,阿糯会接受的。

        

穆秀娇却被阿糯这些言语气到,她能接受婆母说的那些话,则是因进来劝说沈糯之前,婆母就拉着她说了一番推心置腹的话语,告诉她,“穆姑娘,一会儿劝我儿媳时,可能我说话会有些不好听,但要知道,我也希望你能够进门,打一棒子给一颗枣的这个道理穆姑娘应该是懂的。而且说起来我更喜欢你做我们崔家的儿媳,阿糯的性子到底太绵软了些,不适合做状元郎的夫人,以后她跟去京城,这样的性子如何去跟外面那些夫人太太和姑娘们应酬?”

        

婆母那是为让她进门,为她好才言语冒犯她,但沈糯这样一个村姑,凭甚敢这般羞辱她?

        

穆秀娇心底已经恨上沈糯,她暗暗告诫自己,不用急躁,来日方长,只要沈糯同意自己进门,以后有的是机会整治她。

        

“我,我不会道歉,我有些腹饿,我,我现在就过去偏厅用早食。”

        

沈糯眼眶通红,言语躲避,起身就朝着隔壁偏厅走去。

        

走路姿态也有些匆忙,看得出她很伤心难过。

        

崔家人都以为她是无法接受夫君想要娶平妻,这才想逃避。

        

崔母微微皱眉,虽儿媳的反应意料在内。

        

但此事还是要快点解决,毕竟县主都跟着儿子回来水云村,却还无名无分,拖得久了就怕村里有人说闲话。

        

这个儿媳除了运势有用,也实在有眼无珠,不识好歹了些,不然凭着她村姑的身份,如何配得上洛书。

        

姚庄清心思谨慎细腻,不会胡乱说话。

        

但崔文兰,她才十一,半大的姑娘,自是有什么说什么,本身她就不喜沈糯,因母亲去沈家提亲时,几乎掏空整个家底,让她吃糠咽菜。

        

而且沈糯容貌娇美,是水云村最漂亮的姑娘,水云村大半的后生都喜欢沈糯,连她倾慕的后生家里都曾去沈家提过亲,所以崔文兰一直不喜沈糯,加上兄长三元及第成了状元郎,她更加觉得沈糯配不上他们崔家。

        

姚庄清说不出口的话,崔文兰说的毫不顾忌,““嫂子真是不知好歹,这会儿还有心情去吃早食,真不知哥哥当初为何一定要娶她,要我瞧,穆姐姐比她好千倍万倍,她算个什么东西,连县主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行了,别说了。”崔洛书皱眉,“阿糯肯定是吓着了才会如此反常,都还饿着,先过去吃早食吧。”

        

…………

        

沈糯早已经来到隔壁偏厅。

        

崔家并不富裕,说是偏厅,其实就是厨房隔开后专门用来吃饭的地方。

        

里面摆着一张红木方桌,和几张红木长凳。

        

靠着墙角的位置还有个红木雕花立柜。

        

偏厅虽小,但非常的干净整洁。

        

这些红木家俱也都是沈糯陪来的嫁妆。

        

沈家虽不算富裕,但沈家给女儿的陪嫁在水云村已是上上等,除了整套的家俱,衣服被褥和一些金银首饰,还有二十两银子的压箱钱。

        

陪嫁的家俱是上好的红木制成。

        

沈家的情况,沈父是老二,是个私塾先生。

        

沈大伯则是个郎中,沈三叔则是工匠。

        

这些家俱都是沈家人去山上找红木,让沈三叔打制出来的。

        

立柜上面还摆着个很普通的陶瓷花瓶,花瓶里面插着一把小野菊。

        

这是沈糯昨儿知晓崔洛书今日会回,特意去山间采的花。

        

沈糯看了眼小野菊,这才挪开目光,来到饭桌前坐下。

        

崔家今日的早食很是丰盛。

        

熬煮的粳米粥,香甜软糯,上面一层厚厚的米油。

        

还有白面做的肉包子和花卷,肉包子用的五花肉切成丁熬成酱肉丁,咸香味美,满口留香。

        

摊的鸡蛋葱香饼,里面切的碎碎的葱花一起,更是鲜香扑鼻。

        

配菜则是一叠酱豆子和腌渍胡瓜。

        

全都是沈糯的手艺,就连小菜都是她腌渍的。

        

知晓崔洛书今早会回来,她早早就起床开始忙活起来,谁知他却带回一个美娇娘。

        

沈糯坐下后,先给自己盛了一碗粳米粥,也不等崔家人,便开始吃起来。

        

上辈子她被崔家人忽悠着同意穆秀娇进门,那时候心思恍惚,哪里还有胃口,一口粥米都未进食,推说身体不适回房哭起来。

        

现在她不愿亏待自己的身体。

        

崔家人后脚跟着进偏厅,就见沈糯失魂落魄的捧着一碗粳米粥吃着。

        

姚庄清母见沈糯已经开始吃起来,微微有些不满,但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想来也是真的太伤心,不然不会连规矩都忘记了。

        

姚庄清不说话,崔文兰立刻跳出来愤愤说,“嫂子,你还懂不懂规矩?长辈跟我们都还没上桌,你怎么开始吃了起来?为什么不帮我们把饭都盛上?真是自私,只顾着自己吃。”

        

沈糯在崔家时,姚庄清面上待她极好,但毕竟是做人儿媳的,侍奉公婆,照顾年幼的小姑子小叔子都是她的责任,平日煮饭烧菜洗衣都是沈糯操持,每每吃饭时,更是先把全家人的饭食都盛好摆上。

        

“我……”沈糯似被小姑子骂的极为伤心,连眼尾都越发红,她面容娇羞似海棠花,这眼尾的一抹红让她平添几分娇艳。

        

气得崔文兰恨不得上去给沈糯的脸挠花。

        

沈糯很清楚,在姚庄清面前,她不能露出什么马脚。

        

至少目前,她需要借此机会,跟崔洛书和离,先离开崔家。

        

这里和仙虚界不同,这个世界无法修炼,她现在也只是凡体肉胎,一切都不能轻举妄动。

        

且姚氏太精明,心思细腻,她凭之前那点不满还无法离开崔家。

        

否则给姚氏看出什么,怕她开始连着沈家一起对付。

        

这一世,她不允许姚氏伤害家人分毫。

        

这个离开的契机是在小姑子崔文兰身上。

        

她太了解崔家人,了解崔文兰,崔文兰吝啬贪财又自私。

        

而且自打崔洛书高中,崔文兰更加看不起她这个长嫂,时不时趾高气扬的嘲讽她配不上自己的兄长。

        

只要逼的崔文兰对她动手,彻底闹翻,她便能够借此机会离开崔家,回去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