攵女乱爱/双根攻略

2021年8月2日08:31:37攵女乱爱/双根攻略已关闭评论

      

幼匡觉得这个龙清就是来捣乱的。

        

“主子,护国将军府那一直拒绝同我们联系。”军师开始汇报最近的情报。

        

“正常,虎符可不是好拿的。这护国将军乃是太上皇留下给皇上保命的,防的就是我们这些想逆反的。”幼匡点点头:“所以,拿这虎符可不能走寻常路……”

攵女乱爱/双根攻略

        

“唔,要不我去给你偷过来?”清衍举手试图操作:“不经过护国将军通知允许的话,偷来能用不?”

        

“……能用是能用,你准备怎么偷?”幼匡看着对面一脸兴奋的清衍,顿时觉得有点打脑壳:“将军府护卫森严,若无引荐,连只野猫进去都得搜个身。”

        

“……你以为我怎么出现在这的?”清衍顶着双死鱼眼打出致命一击。

        

“……”艹(一种植物)!差点忘了这茬!

        

幼匡脸色变换许久,似乎是下定决心一般:“敢问龙少侠……因何能为某做到这番境地,冒这么大的险?”

        

“可能因为……好奇?”清衍假装思考了一会:“不过冒险倒不会,这种难度连青铜局都算不上。”

        

???

        

这人说话怎么越来越听不懂了? 

        

不过,参与这种事儿竟然是因为……好奇?真是随心所欲到让人想骂娘。

        

暗室里除了清衍外的众人,无不面露敬佩的看着这个瘦瘦小小的少年。

        

年轻人真莽!

        

……

        

是夜。

        

月黑风高夜,偷鸡摸狗时。

        

清衍带顶一众人的奇异目光,穿着白日那套银色的长袍挥挥手准备去行窃的时候,突然被幼匡拦住。

        

对面的幼匡眼神有些闪躲,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见此,清衍拍拍他的肩膀:“兄弟,别急!有我。”这话简短的仿佛是某农药里的快捷语音。

        

“……倒不是急。”幼匡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面容清丽的少年:“罢了,这事儿等你回来再说吧。”

        

语毕,幼匡闪了身让出路:“兄台多多保重,务必完好回来。”

        

抬脚刚准备出门的清衍听到“兄台”二字,硬生生的拐了个弯又转了回来,笑眯眯的朝着幼匡靠近。

        

一字一顿的说。

        

“听!好!了!”

        

“我!是!女!人!”

        

清衍目露凶光,眼神称得上的诡异。

        

见着眼前人突然翻脸变了个样子,幼匡吓得脸白了一个度,内心“噫——”的尖叫。

        

“呜……我……我知道了……龙……龙姑娘……”幼匡眼眶逐渐发红,不敢直视眼前这个仿佛在散发黑气的人。

        

清衍:……

        

这人好喜欢哭啊。

        

啧啧。

        

这还咋当皇帝?跟电视剧里头一点也不一样。

        

幼.内心脆弱.匡:这个人好吓人!而且她竟然还女扮男装吓唬我!嘤嘤嘤!

        

……

        

护国将军府。

        

不同于公主府的气派,这将军府一眼望过去倒是和普通的大宅子一样,如果不是这一队队巡逻的人马,和高高挂起的“将军府”的牌匾,清衍都要怀疑幼匡给自己的地址的真实性了。

        

“看起来好低调的样子,感觉会很有钱。”清衍身为一条龙,自小就被教育如何辨认什么样子有钱,什么样子没钱。

        

正所谓,财不外露。在龙族的长老教育之下,清衍达成了【龙眼辩真金】成就。

        

虽然自己手里依旧没几个子儿……

        

一想到自己可能来到了氪金大佬的府邸,清衍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一个跃身,她便悄无声息的踏上了外层的围墙,迅速伏下身后眼底金光一掠便消去了身形。

        

虽然已经得到了绵绵的同意许可,但为了她处理后续的小尾巴少些麻烦,还是苟一苟叭。

        

俗话说得好,要用魔法打败魔法。

        

对付这种巡逻严密的地方,除非你和阿飘一样让别人看不见抓不着,不然你就是变成个苍蝇蚊子也有被一巴掌拍死的风险。

        

获得阿飘体验卡的清衍大摇大摆的往主屋的方向走去。如果不是得到自己都同意的话,别人想都别想碰到她一根头发。

        

只不过,百密一疏。

        

唯一能破了这个小障眼法的方法就是先天通灵之人。

        

俗话就是阴阳眼。

        

千人难寻其一的人物,就这么提着裤子出现在了清衍面前。

        

一人一龙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会儿,对面提着裤子要哭不哭的小屁孩嘴巴一扁,就做出了“我要哭了”的预动作。

        

清衍见此,眼疾手快的捂住了小屁孩的嘴:“别出声,不然我把你裤子脱了让你没裤子穿。”

        

……

        

好狠的鬼!

        

小屁孩被捂住嘴没法说话,只能疯狂点头求眼前的鬼大爷饶自己一条小命。

        

“呜……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我家?”本想偷偷出来撒个尿的小屁孩欲哭无泪,自己出门撒尿前应该看黄历的,谁能想到会出门见鬼?!

        

“小朋友,好奇心害死猫。”清衍一脸慈爱的揉了揉小屁孩的头,声音陡然变得凶狠:“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真知、道、吗?”

        

“呜呜呜……”知道了!知道了!小屁孩捂住嘴,小鸡啄米式点头。

        

“真乖。”清衍变脸一样,又变回了那个满脸慈爱的模样:“那姐姐问你个问题哦,你知道虎符吗?”

        

……

        

这竟然是个女鬼?!小屁孩大惊。

        

“虎……虎符是啥?”小屁孩是将军府某个小妾的儿子,平时同老将军接触不多,别说虎符了,连虎符俩字可能还分不清哪个是哪个。

        

“……”行叭,好像问错人了。清衍撇撇嘴:“那小朋友,你知道你们家谁最厉害吗?”

        

“……大哥。”小屁孩有些害怕的不敢抬头,只得是低头嗫喏的吐出两个字。

        

“……”哦吼,不巧,被幼匡那群人绑的死死的,根本回不来。

        

“那第二厉害的呢?”清衍垂死挣扎。

        

“……二哥。”小屁孩有些疑惑,这个女鬼怎么跟隔壁那条街的阿姨一样,见面就问家里几亩地几匹马。

        

……

        

你们家的兄弟排序真细致。

        

得到了有效信息,清衍往小男孩眉心一点,飞快的隐去了身形。

        

一阵夜风吹过,提着裤子有些迷茫的小屁孩:刚刚发生了什么?我怎么在外面?我裤子为什么湿了?

        

……

        

因为憋尿时间太久,又不敢说话的小屁孩成功的尿了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