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系列故事集h/我成了精壶

2021年7月31日15:28:24短篇系列故事集h/我成了精壶已关闭评论

        

一听军火到了,许大马棒立马精神一振,道:“老弟,要不咱们先去看看?回来再接着喝?”

        

苏乙闻言,一副被打扰吹牛逼雅兴的不爽样子,道:“老哥,军火到了就让小的们去搬回来不就得了?这么点小事儿还需要你我亲自去看看?咋的?怕小弟我缺斤短两啊?你放心老哥,要是少了一发子弹,我再搭你一挺马克沁!”

        

一提马克沁,许大马棒的眼睛就直了。

短篇系列故事集h/我成了精壶

        

这年头儿,重火力武器可是太紧缺了!这东西对于任何一个势力来说,绝对都是压箱底的好宝贝。

        

“兄弟!马克沁重机枪,这玩意儿你们工军也有?你们工军不都是用苏式的捷格加廖夫吗?”他急忙问道。

        

“呵呵,那都是老黄历了,今夕不同往日,现在我们军区,大部分都是清一水儿的德械装备!知道我们这次下山,带了几挺马克沁吗?”苏乙故作神秘,食指弯曲略显得意道:“九挺!”

        

“那么多!”许大马棒被镇住了,将信将疑,“兄弟,你跟哥撂句实话,真的假的?”

        

“那我能骗你吗哥?”苏乙故作不爽,“你也不想想,要不是有九挺马克沁,我们能凭这么点人,就干掉座山雕五百多人?”

        

“也是,也是……”许大马棒的心顿时活泛起来,“兄弟,这马克沁,能不能给哥哥匀两把?呵呵,哥心不黑,两把就成……”

        

苏乙一瞪眼,道:“大哥,你可别坑我啊!谁不知道你乃头山有三把重机枪,你这三把重机枪,守山绝对绰绰有余!你还要两把,你想干什么?等座山雕一死,这片儿除了我们工军,可没别的势力了,你准备这么多重机枪,难道……”

        

“不是,兄弟,你听谁说的,我们乃头山有三把重机枪?这不扯淡吗?”许大马棒急忙道,“”我跟你说,就一把,还是鬼子撤退时我花费大价钱搞来的一把92式!这玩意儿你也知道,子弹口径是7.7毫的,跟德系美系还有果军、你们的都不通用,玛德,那子弹是打一颗少一颗,平常根本不敢开枪,放在那儿就是摆设……” 

        

苏乙嗤笑,摆摆手道:“大哥,咱都这关系了,你跟我还玩儿虚的?这就不地道了啊!我们有我们的消息渠道,据我所知,你神仙渡的碉楼里,就配了两把92式,后山蛤蟆嘴儿崖上,还有一把,一共三把!”

        

“大哥,听弟弟一句劝,你这三把重机枪,绝对够用了!你要是再多,我们可就睡不着觉了。”

        

“天地良心啊!”许大马棒感觉自己简直比窦娥还冤,“兄弟,你这情报,绝对特么是被人给骗了!我要是有三把重机枪,我特么做梦都能笑醒!真的,就一把!我骗你我是王八蛋!”

        

“呵呵,算了算了,哥哥你说一把就一把吧。”苏乙笑呵呵端起酒碗,“来,许大哥,接着喝!”

        

这酒许大马棒怎么能喝得下去?

        

“兄弟,你还是不信我!”许大马棒道,“这样,眼见为实,你跟我一起去碉楼,你亲眼看看,就知道哥哥有没有骗你了。”

        

“哈哈,不至于不至于!”苏乙急忙笑着摆手,“大哥,我信了,我信了还不成吗?咱们就踏踏实实坐这儿喝酒,哪儿也不去!来来来,大哥,再干一碗!”

        

“你……”许大马棒郁闷到了极点,苏乙明显就是不信他,还敷衍他,人家根本不在意这个事情。

        

但苏乙不在意,他在意啊!

        

他迫切想要苏乙支援他两挺马克沁!

        

而且苏乙刚才也说了,乃头山配备三挺重机枪,是合理的,是工军可以接受的。

        

玛德,但是他真的只有一挺!

        

一就是一,三就是三!他许大马棒只有一挺重机枪,凭什么被冤枉他有三挺?

        

这不公平!

        

一口气喝了碗中酒,许大马棒看着摇摇晃晃的苏乙,还是不甘心,道:“兄弟,咱们还是得去碉楼走一趟!不是哥哥非要扰你雅兴,而是为了证明我真的没骗你!我是真的只有一挺重机枪!你的情报,真的错了!”

        

“大哥,怎么还提这事儿?”苏乙故作无奈,“你说你只有一挺,但我的情报来源一向也很可靠啊。”

        

“所以我才拉你去碉楼嘛!眼见为实,兄弟你一看,就知道哥哥说的是不是真的了!”许大马棒道,“兄弟,你要是认我这哥哥,给哥哥我面子,咱就走一趟,去去就来,回来,哥哥自罚三碗,跟你赔不是,行不行?”

        

苏乙一下来了精神,指着许大马棒:“自罚三碗!大哥,这可是你说的!”

        

“我说的!”许大马棒一拍膀子,“满满三碗,要是少喝一滴,我以后叫你哥哥!”

        

“哈哈哈!话都说这份上了,那我就陪哥哥走一趟!”苏乙笑着起身,一摇晃,却差点扑倒在桌上。

        

“哎哎,兄弟,没事儿吧?”

        

“没事儿!我能有什么事儿?我跟你说哥哥,我今儿是高兴……”

        

“好好好,知道你高兴,来来,那个谁,扶我兄弟前面走着,去神仙渡碉楼!”

        

“我不用扶!我又没醉!我自己走!”

        

“哎哎……兄弟,你这差点跌倒,还是让小的扶着吧,哥哥知道你没醉,但这是哥哥一片心意……”

        

好说歹说,苏乙才喋喋不休地被许大马棒的手下扶着,在前面走了。

        

看着他醉态百出的样子,许大马棒在后面边跟着边感慨道:“这个少剑波,还真是个实在爽快人!有什么说什么,不给你搞虚的,我还真想交了他这个朋友!”

        

“是啊旅长,”身后的师爷凑趣道,“少兄弟说话办事儿喝酒都很爽利,比起之前上山的果军的专员,强了可不是一星半点儿!之前来的那什么狗屁专员,高高在上的,一副看不起咱们的样子,说话阴阳怪气,嘴里没半句实话!说一百句,有九十九句都是没用的废话!”

        

“那狗屁专员,怎么能跟少兄弟相提并论?”许大马棒冷笑,“我跟你说,看起来,工军只给个团长,还只是占个名,但我宁愿干工军这个团长,也不愿干果军的旅长!知道为什么吗?”

        

“这是因为果军给您旅长根本没安好心,他们就是想让咱们跟工军拼个你死我活,根本不在意咱们是生是死!工军虽然也是利用我们,但却比他们实诚,比他们有诚意得多!就只说能让旅长您和牡丹江李司令亲自会面这一点,就让咱们能放一大半心!那么大个司令,在人家眼里咱们就是个屁啊!但人家愿意见咱们,还愿意给咱们写白纸黑字……”

        

许大马棒听得连连点头,这也是他被苏乙说服的最重要的原因。

        

“跟李司令见面那是以后的事情,眼巴前儿,咱们还是先把马克沁的事情给整明白了!”许大马棒兴奋地道,“我为什么拉少剑波来看92式?就是想让他知道,咱们真的只有一挺重机枪!我们完全应该再配两挺嘛!”

        

“少剑波现在喝得醉醺醺的,说话都云山雾罩了。”师爷嘿嘿笑道,“旅长,咱们待会儿捧他几句,他年轻气盛的,还能找到北?马克沁的事情,那还不当场就拍板子,给咱们定下来?”

        

“就是要让他借着酒劲儿当场定下来!”许大马棒眼中满是憧憬,“最好能像是之前一样,直接喊他的手下把东西给咱们送上山来!那就爽快了!”

        

“旅长出马,一定马到功成!”师爷拍马屁道。

        

两人满怀期待,跟在后面,一起到了神仙渡。

        

此时一群土匪们正从神仙渡的那头,往这头儿运军火。所有的军火,全装在那种大号的木箱里面。

        

这些木箱都是杉岚站机库里的东西,算是被废物利用了。

        

扬子容赫然也在场,跟着这些土匪们有说有笑,指挥着土匪们把箱子放在碉楼下的空地上。

        

苏乙醉醺醺地站定,挣脱身边的土匪,挥挥手叫道:“那、那个谁!过来!”

        

扬子容见状,立马一溜儿小跑过来,一个立正:“首长好!”

        

“好你奶奶个腿儿!”苏乙一脚踹在他腿上,张口就骂,“我说的话你是听不懂还是怎么着?我有没有说过,我们和乃头山是第一次接触,双方建立信任很重要!咱们的人,除了我,谁也不准过神仙渡半步!啊?我有没有说过?”

        

“我有没有说过,送来了军火,立马全部撤下山去!我有没有说过?啊?特么的,拿我说过的话当放屁是不是?”

        

扬子容故作委屈道:“褚副官说,咱们得留一个人跟乃头山的人交接清点清楚才行,我一个人不带武器留在这儿交接,也没什么吧?”

        

“特么的,还敢顶嘴?”苏乙瞪眼,巴掌直接往他后脑勺呼了上去,“我说了算还是褚副官说了算?你特么……”

        

另一边,许大马棒也从自己的手下嘴里了解到了情况,知道这个自称小扬的是工军留下来交接清点军火的,等搬完军火后,所有箱子都要打开,当场清点完毕,说是还要他许大马棒亲自签字,人家才肯回去。

        

这个小扬能说会道,很会来事儿,跟土匪们很能聊得到一块儿去。

        

许大马棒懒得管这些细碎的事情,而且通过这件事,他更放心工军。

        

苏乙都喝醉成这样了,还强调双方的信任什么的,让他很有安全感。

        

“人家工军是正规部队,正规部队有正规部队做事的规程,签字就签字,待会儿清点完了,你带他来找我。”

        

许大马棒吩咐一声,笑呵呵走向苏乙,揽住苏乙的肩头道:“兄弟,你们有你们的规矩,不必要为了老哥我,为难下面的人!”

        

“我今天给我许老哥面子,不然我非抽死你不可!”苏乙瞪眼指着扬子容,“还不滚?”

        

“是,首长!”扬子容一脸委屈样。

        

“老弟啊老弟,何必跟手下置气呢?”许大马棒笑道。

        

“玛德,我少剑波一向说话算话,这小子让我在老哥面前食言,我不毙了他都算轻的了!”苏乙梗着脖子叫道,“说了一个人不准过来,他过来干嘛?”

        

“好啦好啦兄弟!别说一个人,你就是上来十个人都没事儿!”许大马棒笑着道,“老哥我还信不过你吗?走走走,上碉楼!”

        

“好,我跟老哥上碉楼看看,到底有几挺重机枪,哈哈!”

        

扬子容不动声色看着苏乙和许大马棒等人上了碉楼,心中暗暗佩服,这么短的时间,203居然能赢得许大马棒这么多信任,换了别人,还真做不到!

        

此时,最后一箱军火,已经被搬过神仙渡了。土匪们重新恢复好路障,布置好了火力。

        

他们还算谨慎。

        

扬子容不动声色四下张望,这个时候,这片空地上活动的土匪差不多有三百人,也就是说一大半土匪都在这里。

        

人有点多,难度有点大啊……

        

扬子容抬头看了看碉楼。

        

苏乙刚才暗示他碉楼上的火力他会搞定,但毕竟只有一个人……

        

扬子容决定,待会儿行动后,他会第一时间清理掉碉楼周边的敌人,然后迅速带人上去接应苏乙,和苏乙汇合。

        

“哎哎哎,那个小扬兄弟,都搬过来了,现在咱们开箱验货呗?”有土匪叫道。

        

“好,这就来!”扬子容急忙笑呵呵迎了上去。

        

另一边,醉醺醺的苏乙也和许大马棒一行,一起来到了碉楼顶层,见到了乃头山唯一的一挺重机枪!

        

这碉楼只有三层,重机枪就设置在三层的楼顶上。

        

这里离地至少在十米以上,视野很是开阔。苏乙一眼就看到了矗立在东边的那挺大家伙——小鬼子在32年以三年式重机枪为基础开发出的92式重机枪。

        

这玩意儿可不小,枪身加上枪架还有散热架,全部加起来,重量差不多在一百一十斤左右,死沉死沉的!

        

它被固定在一个水泥台子上,三脚全部都打着螺丝被固定住,显然是为了防止开枪的时候后坐力太强而导致乱跳乱跑。

        

“怎么样兄弟?”许大马棒指着这顶92式重机枪,神色亢奋,“我没骗你吧?我是不是只有一挺重机枪?啊?我是不是只有一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