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吃奶水作爱过程)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22日13:25:53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吃奶水作爱过程)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25

熊俊,突破了!

        

熊俊,突破了!

        

和其他人一样,太圣睁大双眼,瞠目结舌望着已经被万丈金光彻底点亮的光幕,难以置信。

        

哪怕。

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吃奶水作爱过程)最新章节列表

        

这可以说是他最期待的一幕。在他想来,也唯有熊俊突破,或许才能稍微改变一下这场大战的走向。

        

但是当这一幕真的展现在眼前,他却迷离了,真灵震荡,无法平静。

        

要知道,这可是圣境一重天突破圣境二重天,是一大境界的跃迁啊!

        

换做他人……不,应该说是除了熊俊之外的所有人,哪一个圣境一重天武者不是一旦感受到自己有突破的迹象,就会立刻闭关,在安静无比的条件下突破?

        

毕竟,圣境二重天和圣境一重天,有太多变化了。

        

生命跃迁。

        

大道之力。

        

这都是需要一个新晋圣境二重天强者去适应很长时间才能驾驭的。

        

可是熊俊……

        

一言不合就突破?!

        

这得是多么强大的底蕴才能做到这一点?

        

“莫非是因为手上道兵,使得他早就已经熟悉大道之力的缘故?”

        

“并且,他是血脉战士,体魄本就强悍,所以……”

        

这些是熊俊之所以能做到如此传奇一幕的真正原因?

        

和其他所有人一样,太圣目瞪口呆,望着持刀屹立天地之间,直面同阶魔圣的熊俊,面色恍惚,如在梦中。

        

直到突然。

        

“破境?”

        

“那也得死!”

        

轰!

        

滔天魔煞再次狂涌震荡起来,天地摇曳。透过那两位金灵族强者的视野完全可以看到,血月魔教四大魔圣脸上同样有震撼惊讶,但很快化为一片狰狞,滚滚魔煞与气机勾连,连成一片,似乎要吞没整个山谷。

        

看到这一幕,众人脸色再变。

        

不够!

        

只是熊俊一人突破根本不够!

        

如果说寻常圣境二重天之间的战斗,道兵在手的熊俊突破绝对可以改变整个胜负的走向。

        

毕竟,他是血脉战士,圣境一重天手持道兵的情况下就足以和普通圣境二重天抗衡,如今再次突破,战力更强,但恐怕也达不到圣境二重天巅峰层次。

        

圣境二重天巅峰,道体已经开始蜕变,有不灭之兆!

        

哪怕旁边有风无尘福公公两人相助,三人联手,或许能勉强牵制一尊魔圣,金灵族强者在天灵丹的帮助下已经恢复了许多,同样能挡住两个。

        

但。

        

还有一个呢?

        

人人脸色难看,太圣也是一样,对于这一战的后续仍然不敢有丝毫轻松。

        

人数的差距!

        

哪怕只是一个人的差距,在这样一场生死大战中,也是足以致命的!

        

三对四?

        

怎么打?

        

或许能逃?!

        

然而,就在太圣等人心中担忧越发沉重,烈阳山谷魔煞狂涌,这场生死战即将再次掀开之时,突然。

        

“唉!”

        

光幕,魔煞澎湃的沉闷轰鸣中,一道低沉的叹息声突然响起。

        

“老夫也撑不住了。”

        

撑不住?

        

这是什么意思?

        

是要选择遁逃,还是说,他和熊俊一样,也要突破了?!

        

唰!

        

刹那间,所有人看到,光幕里映照的所有人的视野,无论是血月魔教魔圣还是两大金灵族强者,他们的视线全都集中在一袭黑袍,一张略显苍白的脸上。

        

福公公!

        

此时突然发出叹息的,赫然是福公公!

        

声音未落,只见他身上骤然腾起迷蒙黑雾,神似魔煞,但并不是,只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将他整个人包裹缠绕。

        

是遁逃,还是突破?!

        

其实只是纯粹看着这一幕,感知不到他的气机变化,没人能从表面看出真相。

        

但。

        

太圣他们不行,不代表身在烈阳山谷的其他人不行啊!

        

刹那间,代表着四大魔圣视角的光幕剧烈震颤起来,从他们的视角能看得出来,在熊俊突破之后,他们惊讶之后,是一心想要杀死对方的,视角在飞速拉近。

        

可是现在,它们突然停住了!

        

“又突破?!”

        

轰!

        

魔圣惊骇的声音传出光幕,解答了众人心里的问题和担忧。

        

是的。

        

福公公不是在蓄力准备逃遁,而是和熊俊一样的临阵突破!

        

只是。

        

他不是血脉战士啊!

        

在太圣等人刚才的分析里,熊俊之所以能如此顺利的突破圣境二重天,和他身为血脉战士的身份是息息相关的,绝对重要。

        

但。

        

福公公也是?

        

可哪怕他把自己血脉战士的身份隐藏的如此之深,他得以突破的另外一个关键因素呢?

        

道兵!

        

福公公的道兵呢?!

        

他也有道兵?

        

为何一直没有显化出来?!

        

光幕外,众人不可思议地望着这一幕,大脑一片混沌,杂念纷飞,无法恢复正常的理智。

        

而就在这时突然,第二血月如同想到了什么,突然脸色一变。

        

“不好!”

        

“他修行的是暗影一道!”

        

第二血月知道福公公的修炼方向,只因为他之前附身的那魔傀曾亲眼目睹过!

        

只是。

        

暗影一道怎么了?

        

和福公公现在的突破有关系?

        

福公公此时突破,对于自家巫族一方来说确实是一件好事,但也不至于让第二血月都隐隐色变的程度吧?

        

因为哪怕福公公突破之后,烈阳山谷这片战场的局势也不过是四对四而已,并且熊俊和他刚刚突破,恐怕无法凭借一己之利抗衡一个对手。

        

所以从明面上来说,血月魔教还是占据上风的。

        

除非……

        

风无尘也能突破!

        

但这也太离谱了吧!

        

熊俊福公公两人接连突破已经足够离谱了,还要再来一次?!

        

唰!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福公公身上,惊骇和不解,主要是因为第二血月此时突然的失态,和对于暗影一道这四个字的疑惑。

        

可就在这时,当烈阳山谷里的血月魔教魔圣和他们一样,完全被正在突破的福公公吸引全部注意力的时候,突然。

        

呼!

        

光幕,灭了!

        

在以福公公为核心的六面代表着金灵族血月魔教整整六位圣境二重天强者视野的光幕中,其中一面,突然破碎了!

        

光幕破碎?

        

这代表着什么?

        

这完全不需要第二血月和南蛮巫神解释,在场所有人都明白。因为就在烈阳山谷大战爆发的一瞬间,就已经有光幕碎裂了。

        

它代表的是……

        

人死了!

        

人死,真灵不在,附着在他们身上的灵魂印记失去了依附,光幕自然而然就碎了。

        

但。

        

之前碎裂的光幕代表的是圣境一重天,可现在……

        

血月魔教圣境二重天魔圣死了一个?

        

怎么死的?!

        

“暗影一道!”

        

暗杀。

        

阴影!

        

所有人眼瞳一颤,想起第二血月刚才的失声,齐齐望向其他光幕,只见一缕暗影穿破重重魔煞落入福公公手上,幽光荡漾,莫名纹痕镌刻,铁钎尖端,一滴漆黑如墨的血滴刚刚落下。

        

杀人者,福公公!

        

熊俊突破,一刀斩破四大魔圣魔煞交织的囚笼,这已经足够惊人了。而福公公……

        

他选择的是直接杀人!

        

这就是暗影一道?

        

杀人无形!

        

人人惊愕,眼睁睁看着光幕震荡,天地失色,一大团乌云笼罩,似乎马上就要降下骤雨。

        

圣境陨,天地变!

        

异象已出,魔圣之死就是事实!

        

“他怎么……”

        

“道兵!他果然也有道兵!”

        

九色池遗迹周围,人人骇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震惊了。

        

同样傻眼的,还有光幕中仅剩的三位血月魔教魔圣。

        

仅剩?

        

为何我们会冒出这样的想法?

        

太圣等人一怔,突然意识到……烈阳山谷的战局,已经被彻底颠覆了!

        

三对四?

        

现在还是三对四,只不过,这两个数字所代表的身份已经发生了变化!

        

“杀!”

        

福公公沉闷的声音如惊雷响彻天际,瞬间惊醒了同样傻眼的金灵族圣境,两人几乎同时反应过来,做出了本能的反应。

        

杀!

        

四对三,还怕个鬼?!

        

之前是被你们盯上,只有勉强自保的份,但是现在……

        

“魔徒,受死!”

        

轰!

        

金光惊人,足足三道冲天而起,贯穿云霄,携势如破竹之势朝三大魔圣压去。

        

三道。

        

因为熊俊也出手了,龙雀异象萦绕周身,整个人如从九天而降的战神,刀光破天,撕裂万物!

        

轰隆!

        

烈阳山谷上笼罩的漫天魔煞瞬间被撕裂,不止是因为熊俊和金灵族两大强者联手太强,更因为……

        

怕了!

        

血月魔教仅存的三大魔圣怕了!

        

对方突破,瞬斩一人?

        

这是什么妖路?

        

他们虽然见多识广,也是经历过无数生死才走到今天的,但哪里见过这样的一幕?

        

碾压。

        

对峙……

        

被碾压?!

        

变化太快,落差太大了!

        

尤其是福公公刚才的偷袭,不仅击杀了他们一尊同伴,更是直接击溃了他们的内心!

        

若是等后者稳固境界,再来一次……下一个,死的会是谁?

        

懵了。

        

傻了。

        

怕了!

        

透过光幕,人人都能看到他们脸上无法掩盖的惊恐,至于之前的弑杀和狰狞……哪里还残留半点?

        

他们,完了!

        

起码烈阳山谷这里的遗迹,他们已经无力争抢了!

        

果然。

        

就在太圣等人瞠目结舌,望着骤然反转的战局心神恍惚,如在梦中之时。

        

“逃!”

        

凄厉的吼声爆起,血月魔教三大魔圣疯狂出手,无尽魔煞涌出,封禁虚空,却并非攻杀之术,而是全力的防护,三人腰身一扭,朝后方疯狂掠去。

        

怕了!

        

他们根本不敢在这里多待一瞬!

        

甚至连奔逃的方向都不一样,生怕熊俊他们联手追上来。毕竟,之前风无尘展现的速度,可至今还清晰印刻在他们心底。

        

如果是正面大战,风无尘的速度或许起不了多大作用。但是追击之下就不一样了。

        

所以。

        

他们根本不敢一起逃。

        

能多活一个是一个!

        

隔着狂震的光幕,太圣等人都能清晰感应到他们的亡魂大冒和胆战心惊,一时痴呆。

        

落差?

        

被这一战飞速变化的局势落差震撼的,岂止是参与其中的血月魔教魔圣?

        

还有他们!

        

突破。

        

震慑。

        

再突破……

        

反杀一人!

        

小说也不敢这么写吧?!

        

这就离谱!

        

但。

        

这就是事实!

和其他人一样,太圣睁大双眼,瞠目结舌望着已经被万丈金光彻底点亮的光幕,难以置信。

        

哪怕。

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吃奶水作爱过程)最新章节列表

        

这可以说是他最期待的一幕。在他想来,也唯有熊俊突破,或许才能稍微改变一下这场大战的走向。

        

但是当这一幕真的展现在眼前,他却迷离了,真灵震荡,无法平静。

        

要知道,这可是圣境一重天突破圣境二重天,是一大境界的跃迁啊!

        

换做他人……不,应该说是除了熊俊之外的所有人,哪一个圣境一重天武者不是一旦感受到自己有突破的迹象,就会立刻闭关,在安静无比的条件下突破?

        

毕竟,圣境二重天和圣境一重天,有太多变化了。

        

生命跃迁。

        

大道之力。

        

这都是需要一个新晋圣境二重天强者去适应很长时间才能驾驭的。

        

可是熊俊……

        

一言不合就突破?!

        

这得是多么强大的底蕴才能做到这一点?

        

“莫非是因为手上道兵,使得他早就已经熟悉大道之力的缘故?”

        

“并且,他是血脉战士,体魄本就强悍,所以……”

        

这些是熊俊之所以能做到如此传奇一幕的真正原因?

        

和其他所有人一样,太圣目瞪口呆,望着持刀屹立天地之间,直面同阶魔圣的熊俊,面色恍惚,如在梦中。

        

直到突然。

        

“破境?”

        

“那也得死!”

        

轰!

        

滔天魔煞再次狂涌震荡起来,天地摇曳。透过那两位金灵族强者的视野完全可以看到,血月魔教四大魔圣脸上同样有震撼惊讶,但很快化为一片狰狞,滚滚魔煞与气机勾连,连成一片,似乎要吞没整个山谷。

        

看到这一幕,众人脸色再变。

        

不够!

        

只是熊俊一人突破根本不够!

        

如果说寻常圣境二重天之间的战斗,道兵在手的熊俊突破绝对可以改变整个胜负的走向。

        

毕竟,他是血脉战士,圣境一重天手持道兵的情况下就足以和普通圣境二重天抗衡,如今再次突破,战力更强,但恐怕也达不到圣境二重天巅峰层次。

        

圣境二重天巅峰,道体已经开始蜕变,有不灭之兆!

        

哪怕旁边有风无尘福公公两人相助,三人联手,或许能勉强牵制一尊魔圣,金灵族强者在天灵丹的帮助下已经恢复了许多,同样能挡住两个。

        

但。

        

还有一个呢?

        

人人脸色难看,太圣也是一样,对于这一战的后续仍然不敢有丝毫轻松。

        

人数的差距!

        

哪怕只是一个人的差距,在这样一场生死大战中,也是足以致命的!

        

三对四?

        

怎么打?

        

或许能逃?!

        

然而,就在太圣等人心中担忧越发沉重,烈阳山谷魔煞狂涌,这场生死战即将再次掀开之时,突然。

        

“唉!”

        

光幕,魔煞澎湃的沉闷轰鸣中,一道低沉的叹息声突然响起。

        

“老夫也撑不住了。”

        

撑不住?

        

这是什么意思?

        

是要选择遁逃,还是说,他和熊俊一样,也要突破了?!

        

唰!

        

刹那间,所有人看到,光幕里映照的所有人的视野,无论是血月魔教魔圣还是两大金灵族强者,他们的视线全都集中在一袭黑袍,一张略显苍白的脸上。

        

福公公!

        

此时突然发出叹息的,赫然是福公公!

        

声音未落,只见他身上骤然腾起迷蒙黑雾,神似魔煞,但并不是,只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将他整个人包裹缠绕。

        

是遁逃,还是突破?!

        

其实只是纯粹看着这一幕,感知不到他的气机变化,没人能从表面看出真相。

        

但。

        

太圣他们不行,不代表身在烈阳山谷的其他人不行啊!

        

刹那间,代表着四大魔圣视角的光幕剧烈震颤起来,从他们的视角能看得出来,在熊俊突破之后,他们惊讶之后,是一心想要杀死对方的,视角在飞速拉近。

        

可是现在,它们突然停住了!

        

“又突破?!”

        

轰!

        

魔圣惊骇的声音传出光幕,解答了众人心里的问题和担忧。

        

是的。

        

福公公不是在蓄力准备逃遁,而是和熊俊一样的临阵突破!

        

只是。

        

他不是血脉战士啊!

        

在太圣等人刚才的分析里,熊俊之所以能如此顺利的突破圣境二重天,和他身为血脉战士的身份是息息相关的,绝对重要。

        

但。

        

福公公也是?

        

可哪怕他把自己血脉战士的身份隐藏的如此之深,他得以突破的另外一个关键因素呢?

        

道兵!

        

福公公的道兵呢?!

        

他也有道兵?

        

为何一直没有显化出来?!

        

光幕外,众人不可思议地望着这一幕,大脑一片混沌,杂念纷飞,无法恢复正常的理智。

        

而就在这时突然,第二血月如同想到了什么,突然脸色一变。

        

“不好!”

        

“他修行的是暗影一道!”

        

第二血月知道福公公的修炼方向,只因为他之前附身的那魔傀曾亲眼目睹过!

        

只是。

        

暗影一道怎么了?

        

和福公公现在的突破有关系?

        

福公公此时突破,对于自家巫族一方来说确实是一件好事,但也不至于让第二血月都隐隐色变的程度吧?

        

因为哪怕福公公突破之后,烈阳山谷这片战场的局势也不过是四对四而已,并且熊俊和他刚刚突破,恐怕无法凭借一己之利抗衡一个对手。

        

所以从明面上来说,血月魔教还是占据上风的。

        

除非……

        

风无尘也能突破!

        

但这也太离谱了吧!

        

熊俊福公公两人接连突破已经足够离谱了,还要再来一次?!

        

唰!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福公公身上,惊骇和不解,主要是因为第二血月此时突然的失态,和对于暗影一道这四个字的疑惑。

        

可就在这时,当烈阳山谷里的血月魔教魔圣和他们一样,完全被正在突破的福公公吸引全部注意力的时候,突然。

        

呼!

        

光幕,灭了!

        

在以福公公为核心的六面代表着金灵族血月魔教整整六位圣境二重天强者视野的光幕中,其中一面,突然破碎了!

        

光幕破碎?

        

这代表着什么?

        

这完全不需要第二血月和南蛮巫神解释,在场所有人都明白。因为就在烈阳山谷大战爆发的一瞬间,就已经有光幕碎裂了。

        

它代表的是……

        

人死了!

        

人死,真灵不在,附着在他们身上的灵魂印记失去了依附,光幕自然而然就碎了。

        

但。

        

之前碎裂的光幕代表的是圣境一重天,可现在……

        

血月魔教圣境二重天魔圣死了一个?

        

怎么死的?!

        

“暗影一道!”

        

暗杀。

        

阴影!

        

所有人眼瞳一颤,想起第二血月刚才的失声,齐齐望向其他光幕,只见一缕暗影穿破重重魔煞落入福公公手上,幽光荡漾,莫名纹痕镌刻,铁钎尖端,一滴漆黑如墨的血滴刚刚落下。

        

杀人者,福公公!

        

熊俊突破,一刀斩破四大魔圣魔煞交织的囚笼,这已经足够惊人了。而福公公……

        

他选择的是直接杀人!

        

这就是暗影一道?

        

杀人无形!

        

人人惊愕,眼睁睁看着光幕震荡,天地失色,一大团乌云笼罩,似乎马上就要降下骤雨。

        

圣境陨,天地变!

        

异象已出,魔圣之死就是事实!

        

“他怎么……”

        

“道兵!他果然也有道兵!”

        

九色池遗迹周围,人人骇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震惊了。

        

同样傻眼的,还有光幕中仅剩的三位血月魔教魔圣。

        

仅剩?

        

为何我们会冒出这样的想法?

        

太圣等人一怔,突然意识到……烈阳山谷的战局,已经被彻底颠覆了!

        

三对四?

        

现在还是三对四,只不过,这两个数字所代表的身份已经发生了变化!

        

“杀!”

        

福公公沉闷的声音如惊雷响彻天际,瞬间惊醒了同样傻眼的金灵族圣境,两人几乎同时反应过来,做出了本能的反应。

        

杀!

        

四对三,还怕个鬼?!

        

之前是被你们盯上,只有勉强自保的份,但是现在……

        

“魔徒,受死!”

        

轰!

        

金光惊人,足足三道冲天而起,贯穿云霄,携势如破竹之势朝三大魔圣压去。

        

三道。

        

因为熊俊也出手了,龙雀异象萦绕周身,整个人如从九天而降的战神,刀光破天,撕裂万物!

        

轰隆!

        

烈阳山谷上笼罩的漫天魔煞瞬间被撕裂,不止是因为熊俊和金灵族两大强者联手太强,更因为……

        

怕了!

        

血月魔教仅存的三大魔圣怕了!

        

对方突破,瞬斩一人?

        

这是什么妖路?

        

他们虽然见多识广,也是经历过无数生死才走到今天的,但哪里见过这样的一幕?

        

碾压。

        

对峙……

        

被碾压?!

        

变化太快,落差太大了!

        

尤其是福公公刚才的偷袭,不仅击杀了他们一尊同伴,更是直接击溃了他们的内心!

        

若是等后者稳固境界,再来一次……下一个,死的会是谁?

        

懵了。

        

傻了。

        

怕了!

        

透过光幕,人人都能看到他们脸上无法掩盖的惊恐,至于之前的弑杀和狰狞……哪里还残留半点?

        

他们,完了!

        

起码烈阳山谷这里的遗迹,他们已经无力争抢了!

        

果然。

        

就在太圣等人瞠目结舌,望着骤然反转的战局心神恍惚,如在梦中之时。

        

“逃!”

        

凄厉的吼声爆起,血月魔教三大魔圣疯狂出手,无尽魔煞涌出,封禁虚空,却并非攻杀之术,而是全力的防护,三人腰身一扭,朝后方疯狂掠去。

        

怕了!

        

他们根本不敢在这里多待一瞬!

        

甚至连奔逃的方向都不一样,生怕熊俊他们联手追上来。毕竟,之前风无尘展现的速度,可至今还清晰印刻在他们心底。

        

如果是正面大战,风无尘的速度或许起不了多大作用。但是追击之下就不一样了。

        

所以。

        

他们根本不敢一起逃。

        

能多活一个是一个!

        

隔着狂震的光幕,太圣等人都能清晰感应到他们的亡魂大冒和胆战心惊,一时痴呆。

        

落差?

        

被这一战飞速变化的局势落差震撼的,岂止是参与其中的血月魔教魔圣?

        

还有他们!

        

突破。

        

震慑。

        

再突破……

        

反杀一人!

        

小说也不敢这么写吧?!

        

这就离谱!

        

但。

        

这就是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