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带污字的虎狼之词(多男干一女)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22日08:57:45不带污字的虎狼之词(多男干一女)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22

看着魔鬼鱼号像放烟花一样地轰然破碎,看着不死鸟号后方代表战舰尾焰的火光彻底熄灭,琪琪最先发出控制不住欢呼声:

        

“耶,我们赢啦!”

        

可不待其他人跟着欢呼起来,顾雷就大声喝止:

不带污字的虎狼之词(多男干一女)最新章节列表

        

“都不要太开心,克烈博还没死呢!”

        

众人当即一惊,警醒过来,都知道顾雷所言无误。

        

一个化焰境的超级强者,是不可能在那种程度的爆炸中就轻易死去的。

        

实际上,化焰境的肉身虽不如见微境强大,却也远超常人认知。

        

人到见微境,只要灵魂无碍,哪怕身体被融化到仅剩一些血液,都还能把那些血细胞强行退化成胚胎干细胞,再分化成脑细胞,变成灵魂的临时庇护所。

        

且即使在那样看似极度脆弱的状态下,见微境的顶级强者们也依旧能扭曲时空,快速逃跑、乃至是反杀对手,实力已接近神明,滴血重生。

        

而化焰境也不仅可凭一个完整的头部重生,还可能仅凭一小部分脑组织就完成重生。

        

这是顾雷他们的教官认真警告他们的。 

        

伊曼没接着下达相应命令,转头看向顾雷,露出询问的眼神。

        

她虽出生将门,身上天生就有军人的刚毅印记,却总归是个不喜争斗的女孩子。

        

偏偏,命运把指挥一分团战斗的重任强压过来,她不愿却也不能推诿,更不好意思表现得不如顾雷一猿人,心里负担一直挺重。

        

直到不久前对顾雷坦言自己确表现不好,明显不如顾雷,才算是彻底放下负担,但也出现想把所有和战斗有关的麻烦事都推给顾雷的倾向。

        

反正,顾雷不正是她克林斯曼家族的家臣吗!

        

伊曼脸色微红,自我安慰似地在心里自我开解到:

        

顾雷才是战斗方面的专家,而敢于放权才是知人善用的英明表现,本小姐我这绝对不是摸鱼!

        

顾雷也不客气,马上低头沉思起来。

        

这种情况下,敌化焰境强者虽丧失追击他们的能力,没乘具运送,却实力犹存,他们稍不注意还得翻船,看似撤退才是上上之选。

        

然考虑到克烈博和他们一分团间解不开的杀子之仇,撤退才是下下之选。

        

一个为复仇连贵族都敢杀、毫无顾忌的化焰境强者,真比顾雷之前设计伏杀的巴蒂斯特都可怕。

        

巴蒂斯特至少很要脸,就算那时从顾雷的陷阱里逃脱,也应该只会找顾雷一个人算账。

        

而克烈博却一定会找他们一分团全部人报仇,不管是用明攻还是用偷袭,且有条件绝对会进行残忍的虐杀。

        

紫魔佣兵团的残忍作风是有详实数据作证的。

        

是故,顾雷绝不能放过这个能彻底诛杀克烈博、一绝后患的大好机会。

        

顾雷马上严肃地命令道:

        

“调头接近,保持距离,同时注意观察,特别是那些向我舰迎面飞来或航线距离我舰非常近的碎片!”

        

在这样的爆炸中,训练成绩好的太空军官兵大概率会寻找速度最快的碎片抓紧,借力飞出。

        

附近不是什么热闹的太空主航路,没本部队接应救援的话,必须自谋生路。

        

至于碎片到底能不能带遇难者找到救援,对普通的射心境官兵而言真是机会渺茫。

        

他们的算力并不足以支撑他们在短短一两秒时间内找到正确的逃生方向,大概率会被高速运动的碎片带到更荒芜死寂的空域,不自我了断就得痛苦地活活饿死。

        

故真正有实战经验的太空军官兵不会听战术手册上的蠢话,会竭力抓住大量碎片等残骸,而不单单是最快的那一片碎片。

        

这样,他们就有可能用飞船残骸或其他材料制造燃料、炸药等简易推进装置,等算好角度再点燃,以推着自己往有人的移民卫星飞,可以大幅增加获救几率。

        

化焰境的超级强者更不用说,有强大算力,不仅能瞬间选对逃亡角度,都能拖住足够残骸改造出一艘简陋的小型飞船了。

        

实际上,克烈博逃离的概率和其幸存的概率一样,都很高,不差前者多少,让顾雷完全不敢妄想克烈博这样的一个超级强者会被活活饿死在太空中。

        

真逼急了,化焰境强者们能制造一场小型核爆,在太空中飞得远比射心境快,也远比射心境准。

        

顾雷只能命令战舰回身,拖着残破的舰体,和克烈博继续进行这场仿佛没尽头的残酷太空决斗。

        

战斗不止是装备、境界、技巧的对碰,更是意志的对碰。

        

而考虑到克烈博和一分团有血海深仇,顾雷认为,克烈博有很大可能会选定他们一分团脱离的角度飞出。

        

因此,回身的他们随时可能和克烈博再次狭路相逢。

        

顾雷再次开动局域算力降临,让大家凝神戒备,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可没几秒,他的所有准备竟全作废。

        

克烈博既没主动寻来,也没悄悄逃走,而是留在原地,并不是在制作什么简陋的逃生飞船,是站在一艘比魔鬼鱼号小不少的完好太空战舰上,满脸狰狞地等着顾雷他们回来。

        

接着,就在克烈博身下的小型战舰朝不死鸟号点火冲来时,克烈博手中长数十米的破城矛亦以数倍音速朝不死鸟号袭来。

        

加上小型飞船本身的速度,破城矛速度极快,转瞬跨越近百公里,迎面刺来。

        

“哈哈,小杂种们,你们完蛋啦!”

        

而看着越来越大、通体布满荆棘的锋锐枪尖,顾雷慌忙下令,全力加速、加速逃离。

        

伊曼亦脸色铁青地再次解除功率限制器。

        

然在克烈博控制下,破城矛不断加速的同时也在不断变向,巨大的枪尖还是准确命中不死鸟号,一击就切下不死鸟号的一整个右翼。

        

船内,一分团众人既得忍受剧烈的震动,又得忍受刺耳的金属切割声,都咬紧牙关,异常难受,也异常恐惧。

        

船外,长宽皆有上百米的巨大合金铁翼翻滚脱离。

        

更可怕的是,还没完。

        

就在不死鸟号和克烈博错身而过的一瞬间,克烈博又用手持的巨大电磁炮给不死鸟号近距离来了一炮。

        

一道金光准确射来,不死鸟号当即电光爆闪,紧跟着破灭。

        

没正式交锋,不死鸟号就被打坏了电磁力场发生器,连仅剩的左翼都断了一截。

        

一分团的众人终于不得不胆寒,恐惧就像怒涛般从心网传来,要将顾雷拍进黑暗海底。

        

所幸,有纳斯塔西娅、小石头和狗牙等坚毅的战友一起分担,顾雷很快就征服恐惧,声嘶力竭地大喊道:

        

“都不要慌,我们还没死呢!”

        

而他这一声简单有力的呵斥又像从天而降的大山般,重重落在众人颤抖的心底,让大家都渐渐回复镇定,纷纷挣扎站起,瞪大眼睛、继续战斗。

        

顾雷则继续大声问道:

        

“亚兰,报告损失!”

        

“右翼整体脱落,损失两门副炮和船体右侧的大量动力推进装置,‘开路者’模块大损,防御功能彻底关闭,暂时再启动不能!”

        

紧跟着,顾雷才用有点颤抖的声音问道:

        

“琪琪,报告人员伤亡?”

        

“无人伤亡!”

        

顾雷不由松了口气,后又大声问道:

        

“大杯,报告敌人方位!”

        

“敌现在我舰后方3万公里处,并以1432公里每秒的速度追来,预计1分15秒后追来。”

        

“快把敌人的光学图像放出来!”

        

“是!”

        

登时,一个特别放大的图像就“唰”地出现在包裹整个舰桥的巨大球形显示屏上,船内所有人都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仔细看图像就会发现,克烈博现其实不是站在小型飞船头部,而是把下半身子都埋进飞船里。

        

且除他右手的巨大破城矛和左手同样巨大的手持电磁炮外,他上半身竟连宇航服都没穿,外观格外清晰,也格外狰狞。

        

他不止表情狰狞,腰腹间还有大量的肉触伸出,紧紧缠绕身下飞船,把他和小型飞船紧紧捆在一起。

        

更恶心至极的是,那些肉触还在不停地蠕动着。

        

这才是克烈博就算误以为不死鸟号有化焰境坐镇都不惧的原因。

        

顾雷还是不理解克烈博到底有多恨他和一分团的其他人。

        

克烈博实在太爱他的孩子了。

        

毕竟,越强大的生物就越难以诞下后代,人类亦是,包括龙人和猿人。

        

也就是说,作为一个天赋极高、强大罕有的化焰境猿人,克烈博有点漫长的余生内几乎不可能再得到一个孩子,只能怀着无尽的后悔和仇恨,痛苦地孤独终老。

        

如此,报仇已成为克烈博余生的唯一意义。

        

他这才完全不顾过快、过度的改造会给自己带来什么严重后果,明知哪怕自己是化焰境也将无法变回正常人,还是执意给自己进行了全方位的危险改造。

        

他借助手术和自己的精神力,把自己下半身的两条腿全变成章鱼一样有无数肉触的恶心模样,更有无数细不可见、却强韧无比的透明神经从肉触中伸出。

        

这样,他就可以通过大量肉触和密密麻麻充斥在船体内的神经网络,人船一体地彻底控制身下的那艘小型飞船。

        

他也这才一个其他佣兵都不救,万分冷血。

        

在现在的他看来,那为帮他儿子报仇而死去的几十个佣兵,都不过是一群只会拖累他的废物。

        

报仇之事,他一人足矣。

        

克烈博全力驾驶飞船,加速追向不死鸟号,越来越近。

        

不死号慌忙不断变向,试图甩脱,却完全甩不脱。

        

克烈博的飞船,体积重量远小于不死鸟号,就算核熔炉功率不大,速度亦快于受损严重的不死鸟号。

        

且就算是一体式的设计,在克烈博足以笼罩整艘船的精神力干涉下,竟是和鲸鱼一样柔软,就像金属生命体一样兼具机械的强大攻防和生命体的强大灵活。

        

更糟糕的是,克烈博看自己的电磁炮没一炮激发出不死鸟号的电磁力场护罩,哪怕一炮未中,却仍是露出无比兴奋、无比狰狞地笑容。

        

他已经知道,不死鸟号的力场发生器恐怕是真坏了。

        

且他还知道,一分团众人一定也在看着他,就用充满刻骨恨意的脸对不死鸟号做出极其恶毒的无声口型。

        

伊曼和纳斯塔西娅登时脸色惨白,连顾雷都一样。

        

他们三个团长都认出,那正是:

        

我一定要把你们活活折磨死!

        

而不等没读出克烈博唇语、却同样脸色煞白的琪琪询问怎么回事,顾雷就紧急询问亚兰:

        

“亚兰,‘开路者’模块和动力模块要多久能修好!我们没时间了呀!”

        

亚兰焦急无奈地回道:

        

“不行,那都是短时间内修不好的!”

        

这次的情况真是极其危险,亚兰这女汉子都快急哭了。

        

顾雷又问道:

        

“那‘开路者’模块的其他功能呢?就是那开路功能,它能不能正常运转?”

        

一下子,亚兰就真哭了。

        

“不行,不知道,无法保证!”

        

顾雷“砰”地用力一捶扶手,大吼道:

        

“不管了,启动‘开路者’的开路功能,马上转向,朝最近那片乱石带冲过去!”

        

而听出顾雷话里的绝然,舵手白兰度毫不迟疑,全力转动船舵。

        

没几秒,舰桥前方的屏幕上就布满巨大的陨石,且极密集,根本看不见什么缝隙。

        

那么,若以现在近千公里每秒的速度撞上去,再若探路者的开路功能无法成功启动,他们就将被巨石活活压成肉沫。

        

伊曼当即脸一白,后不等顾雷和纳斯塔西娅一起靠过来,就又转眼放松下来。

        

她只优雅地苦笑着,同时分别朝顾雷和纳斯塔西娅看了一眼,就主动伸出双手,握住顾雷和纳斯塔西娅一起伸过来的手。

        

顾雷和纳斯塔西娅都不由一怔,后又都不由笑了起来。

        

三人,还有一分团的所有其他团员,都面容坚毅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密集乱石带,无人退缩。

        

在给战舰换上轻质装甲的那一刻,他们就早有觉悟。

        

且此次无论生死,大家都觉得:

        

至少一定不会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