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身硬了乖含一下(让娇妻尝试三p)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21日13:08:58下身硬了乖含一下(让娇妻尝试三p)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434

一曲已毕,院子里的舞姬都纷纷退下,丫鬟们点燃了烛台,整个院子瞬间一片光明。

        

任务顺利完成,青儿开心地抬头望向屋顶上的两人,却见他们都定定地望着对方,仿佛对方的眸中拥有着璀璨星河,不舍得转移视线半分。

        

青儿掩嘴一笑,支开了所有的丫鬟婆子,自己也悄悄地退到院门之外,小心翼翼地关上大门,生怕发出一点儿动静都会惊扰了屋顶上的一对璧人。

下身硬了乖含一下(让娇妻尝试三p)最新章节列表

        

院子里突然变得异常静默,安静得连对方的心跳声都听得那么清楚,“砰砰……”节奏越来越快,越来越清晰,仿佛要蹦出身体,两心紧紧贴合在一起。

        

怀里的人儿脸颊嫣红,眸光秋波微送,嘴角含春,她像一颗刚采摘下来的新鲜樱桃,鲜嫩的果肉上还挂着晶莹透亮的水珠,让人垂延欲滴。

        

贺轩的呼吸声变得越来越沉重,如此诱人的果实放在他的嘴边,又岂会轻易放过?而且还是她主动送上门的。

        

他紧紧地拥抱着慕容雪,重重地吻向她的双唇,骄横地剥夺她嘴里的甘甜与空气,直到她快要窒息之时,才稍微松开,让她有机会喘口气,然后再继续攻城掠地……

        

微风偷偷地从窗户窜入,轻轻地吹动着纱帐,轻纱缭绕,缠绵缱绻,人间绝色也不过如此……

        

或许是酒精的作用,又或者是慕容雪发自内心的渴望,在贺轩的面前,她选择放纵自己。

        

最后的城池就在眼前,贺轩刚想探秘之时,他的手却被慕容雪死死地拽住。

        

他有些微怔,以为慕容雪是由于太过紧张所致,“不用害怕。”他温柔地细心诉说,想让其慢慢放松。

        

不料却被慕容雪用力推开,她扯过身旁的被子将自己包裹严实,然后低头颤声说道:“王爷,对不起。臣妾还是不能……”

        

“为什么?”贺轩不明所以,极为错愕地问道。

        

适才一切都是那么地水到渠成,两人也非常有默契,怎么到了最后一步,说翻脸就翻脸?

        

而且,他一直以来都讨厌与任何人有亲密接触,这种厌恶感不分男女,从孩提时经历过的那段黑暗日子开始,就如同鬼魅一般地紧随着他。

        

甚至到现在,还是每天晚上噩梦连连。

        

他所梦见的,皆是从前失去母妃时,被太监和宫女们虐待折磨,当时他还只是一个三岁的幼儿,叫天不应,叫地不闻,每天生活在惶恐不安与痛苦之中。

        

直到五岁时,他的师父出现,才有了依靠。

        

八岁凭着自己的本领,将伤害过、折磨过他的人一一绞杀,但即便如此也摆脱不了被梦魇折磨的惨况。

        

每天靠着报杀母之仇来支撑着他继续活下去,终日游走在阴谋诡计之中,如行尸走肉般毫无生气,他一度以为自己就这样过一辈子了。

        

直到遇到慕容雪,这个曾经以为自己已恨透的女子,却偏偏让他感到无比安心。

        

只有在面对她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只有抱着她的时候,那可怕的梦魇才会离他远去。

        

她早已不是他的治病草药,而是住进他心里的那个人。

        

他渴望得到她!不仅是她的人,还有她的心!

        

而今他竟然被狠狠地拒绝了,第一次感到如此手足无措,一阵阵强烈的挫败感直击心脏,让他神情颓然。

        

“臣妾……”

        

慕容雪鼓起勇气抬起头来,看着跌坐在床边的贺轩,他眸中的不解与受伤,刺痛了她的双眼,只能别过头去紧咬下唇强忍着泪水。

        

她承认,刚才她已完全沉醉在其中,甚至渴望着与贺轩的更进一步,可当贺轩真的有所行动之时,内心深处蓦地出现了一把声音在呼喊着,警告她不能在继续沉迷下去,这只会让她坠入万丈深渊尸骨无存。

        

她猛然惊醒。

        

酒已醒,梦已碎。

        

对!她不能!

        

她不能让贺轩知道,早在一年前,她就已经失了初夜,而且那人还是太子……

        

她不怕贺轩的报复与折磨,但是她担不起贺轩因为暴怒而向皇帝告发慕容家欺君的罪名,她不能让全族给自己陪葬!

        

慕容雪紧闭着双眼,嘴里不断呢喃着三个字,“对不起……对不起……”

        

她确实对不起贺轩,明知不能,却又任由酒精操控着自己,挑起贺轩的欲望。

        

“为什么不能?难道你还喜欢太子?!你说话呀!”贺轩气急败坏地怒吼道。

        

他希望可以从慕容雪的口中听到她亲口否认,这一直以来都是他心口的一根刺。

        

“对不起……”

        

可惜,还是只有这三个字。

        

慕容雪的回答像是一根火种,瞬间点燃了贺轩心中的怒火。

        

他双眼通红,面若寒霜,冷笑中带着悲愤与自嘲,“果然,你还是喜欢太子!即使他派人杀你,你还是死心踏地地爱着他!”

        

那他算什么?替身?玩偶?还是仅仅是一张保命符?

        

贺轩的怒火已到达了顶点,他挥出手掌向着慕容雪的脸颊击去,却见她忽然抬起头来,双目紧闭,紧咬双唇,不闪不避,就像是在等待着那一巴掌的到来。

        

“本王不会让你如愿的!”贺轩瞬间改变了手掌的方向,“砰!砰!……”远处的柜子和饰品应声而倒。

        

而慕容雪只感到脸上有一阵猛风吹过,紧接着耳边不断传来桌椅和餐具被摔破的声音。

        

当一切归于平静之时,她再次睁开双眸,眼前只剩下一片狼藉,而贺轩的身影早已不知去向。

        

心好痛哦……

        

她双手紧紧地捂住胸口,眼泪再也忍不住,瞬间夺眶而出。

        

事到如今,她才明白原来自己早已爱上了贺轩,她曾经以为可以控制得住自己的心,但在贺轩一次又一次地救她于水火之中时,她已经深深地沦陷了。

        

或许让贺轩继续误会自己,对大家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他们会回归到最纯粹的利益关系。

        

但是心好痛啊……痛到她难以呼吸……

        

站在院门前守候的青儿一脸美滋滋地,她以为慕容雪的幸福终于要到来了,很快王妃与王爷就会琴瑟和鸣,三年抱两……

        

当她越想越开心得时候,却被一声“嘭!”惊吓了一大跳。

        

院门被人一脚踢开,贺轩如同地狱里的修罗,煞气腾腾夺门而出,吓得青儿连头也不敢抬起。

        

等到贺轩远去,她才急忙往主屋跑去,入眼而来的是满屋狼藉,而慕容雪在床上哭成泪人。

        

“王妃,发生什么事了?”青儿来到床边,小心翼翼地问道。

        

慕容雪没有回答,只一把抱着青儿,在她的怀里放声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