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系列合h(处男)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21日12:19:32人妻系列合h(处男)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12

千盛魔尊见洞渊竟然挡住了他一击,神色微微惊讶,眼中精芒爆射,双手飞速地变着手诀,一股磅礴的压力眨眼便倾斜而下。

        

洞渊毫不示弱,全力迎敌,转瞬间二人已然交手数招。

        

洞渊的脸色凝重起来,周身的金光黯淡了许多,显然神力的支持的时效已然不多。

人妻系列合h(处男)最新章节列表

人妻系列合h(处男)最新章节列表

        

千盛魔尊冷哼一声,“不属于你的神力,终究不是你的。”

        

他猛张大口,一团黑气喷出。

        

黑气落于地上,化作六只恐怖魑魅,青面獠牙,充满煞气,将洞渊围在中间,疯狂撕咬。

        

这些魑魅像是不怕疼似的,洞渊的逐一剑将他们身上都扎成了筛子,却似乎阻挡不了它们的攻势。

        

罔两魑魅!

        

怀玉心中一惊,罔两魑魅不同一般的魑魅魔怪,乃是养在千盛腹中的魑魅,平日由千盛体内的魔煞之气滋养,极为凶残,不将敌人撕碎,绝不罢休。

        

怀玉眸色转冷,凝聚灵力,心神合一,她头顶,双肩,丹田,灵台五处,倏然出现五团旋转的黑气,越来越浓,直到五团黑气,融成一团巨大黑气,天空之中立刻布满黑云,电闪雷鸣。

        

千盛眉头微皱,“地煞之气?!”

        

“咔嚓——轰隆——”自空中降下九道天雷,交织在一起,雷霆之势劈下,几只罔两魑魅顷刻间被劈的成了黑灰。

        

怀玉身子一歪,脸色苍白,嘴角却泛起一抹冷笑,罔两魑魅的克星便是自己的雷动九天符!

        

千盛脸色微变,盯着怀玉的目光透出一丝杀气!他虚空一劈,一团鬼气森森的罗刹直扑怀玉面门。

        

怀玉眼前一花,身前已被一抹月白色身影挡住。

        

洞渊手中剑芒暴涨,惊虹剑气击打着那团凶猛的罗刹。

        

千盛脸上杀气愈来愈浓,手中凭空出现一把三丈多长的黑色巨斧。

        

魔神斧!

        

怀玉心中一沉,这是魔神混天魔祖的法器,没想到如今竟然在千盛手中,千盛将他祭出来,看来是动了真怒,非要至他们于死地了。

        

千盛浑身黑芒乱窜,黝黑的身体内瞬间爆发出一股绝强的黑色光华,斧头以万钧之势向二人劈下。

        

洞渊将神力注入逐一剑,剑花挥舞,在头顶交织成一道密密的剑网。

        

千盛鼻子轻嗤一声,加重手中力道。

        

“哗——”

        

怀玉头顶的罡气罩应声而破,强大的威压顷刻而至,压的她瘫倒在地,胸口憋闷,呼吸艰难。

        

再看洞渊脸色惨白,单膝跪地,双手吃力的举着逐一剑,可是魔神斧依旧在一寸寸的下行!

        

洞渊的双手已然被魔神斧的煞气侵蚀的鲜血淋漓。

        

怀玉眸光一紧,惊呼道:“你的手?”

        

洞渊额头金光一闪,天通眼涌出一股柔和的光芒将怀玉团团包裹,怀玉顿感胸口顺畅许多,身上灵力也恢复不少。

        

魔神斧又下降一尺,煞气已然将洞渊的手臂剐的血肉模糊

        

洞渊深深的回视怀玉一眼,眼底尽是决绝之色。他哑声道:“怀玉别怕,有我在,你会没事的。我现在将神力全部注入天通眼,将你送走。”

        

一只微凉的玉手落在洞渊的额间,挡住了天通眼的光芒。

        

洞渊一愣,未等他回首,耳边传来一阵低语,“置之死地而后生,神力凝聚,全力攻他神照上方。”

        

洞渊眼中射出一道精光,没有一丝犹豫,突然撤掉阻挡魔神斧的逐一剑。

        

这是要一心求死?!千盛愣住。

        

魔神斧瞬间砍入洞渊的胸口,与此同时,一股铺天盖地的气势直刺千盛神照灵脉的上方。

        

千盛脸色骤变,身子顷刻被震飞出去,下一秒,没入洞渊胸口的魔神斧消失,洞渊胸口显现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千盛勉强站住身形,口中呕出一口鲜血,双目不可置信的望着二人。

        

难道又是秦怀玉,她是到底是如何知道自己身上的罩门的?!

        

洞渊将逐一剑深插入地,拄着剑柄,身子摇摇欲坠。

        

望着他汩汩流血的胸口,怀玉愣住了,他知道洞渊会受些轻伤,这个办法本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无奈之举,可真的看见他的伤处,她心中抽痛的似乎被砍伤的是自己一般。

        

怀玉连忙将数张疗伤止血符覆在他胸前,为他紧急止血。

        

千盛捂着神照被刺伤的位置,他已然伤了元气,必须尽快调息,可是这二人竟然知道他的罩门,若不将其除去,后患无穷。

        

他运转真气,强行压下体内紊乱的真气,双手幻变成利爪,向二人头顶扑来。

        

一抹红色身影挡在洞渊与怀玉身前。

        

“父君!”涂穹跪地疾呼着。

        

千盛眉头一抽,顿住身形,厉声道:“滚开!这两人今日必须死!”

        

涂穹没有退离,反而从怀中取出一只精美的琉璃杯,高举过头,琉璃杯上恍有雪花飘落,甚是凄美。

        

怀玉仔细一看,竟是初雪琉璃杯,这不是千盛和浮岛妖尊的定情之物吗?

        

千盛盯着琉璃杯脸色变幻,“涂穹你要做什么?”

        

涂穹脸色凝重,“父君,我知道这琉璃杯在你心中意味着什么?你若是不放他们走,我立刻将它毁去。”

        

“你......”千盛脸上肌肉猛地跳动,涂穹的态度表明他真的能做出来!

        

千盛犹豫了。

        

怀玉不可思议的望着涂穹,连洞渊也瞥了眼涂穹。

        

涂穹眼中布满复杂之色,望着怀玉,“怀玉,我不会放弃你的!让你走,只是不想你受到伤害!”

        

怀玉嘴角压了压,没有言语。

        

涂穹猛地冲洞渊吼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带怀玉走!你以为我想救你吗!!!”

        

洞渊勉力驾起三色祥云,与怀玉踏云而去。

        

千盛眸色透着阴沉,手指尖微抖,怒视着涂穹。

        

涂穹愧疚的望了眼父亲,缓缓将手中的初雪琉璃碗放了下来。

        

“唰——”玄光一闪,涂穹的身子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在地上,痛的他直不起腰。

        

那盏光洁晶莹的初雪琉璃碗已然到了千盛手中,他小心翼翼的捧着碗,望着早已看不见踪迹的天边,眼中闪过一抹异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