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憩小说短篇乱(男人那东西)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21日08:24:20公憩小说短篇乱(男人那东西)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8

面对一群朝气蓬勃的少男少女,瞪着眼珠子说未来是他们的。

        

好吧,你让董战林如何反驳?

        

只能蹦出一句,“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

公憩小说短篇乱(男人那东西)最新章节列表

        

“去去去!”赶紧赶人,“一边玩去!大人谈事儿呢,有你们什么事?你们懂什么?”

        

然后,可就热闹喽。

        

董战林谨慎的字典里,应该是没学过“千万别惹愣头青”。

        

这帮家伙,打架不分轻重,骂人不分场合。

        

这个场合,但凡有点阅历的,都不会往前靠,更不敢在这些“大人物”面前失态。

        

可是,一帮孩子我怕你这个?尤其是还有齐磊这根搅屎棍子拉大旗。

        

“懂什么?”程乐乐本来脾气就冲,一脸嫌弃,“到底是我不懂,还是你脑子有坑啊?二十年后,你都坟头种树了,我们正当年呢!”

        

董战林浑身一抽抽,“你!!你个小姑娘怎么骂人?” 

        

却是伟哥梗着脖子,“就骂了,怎么着吧?说的那叫人话?什么东北没救了?这话我们自己说行,你算哪根葱啊?”

        

“我……”董战林没噎死,“我只是客观分析!”

        

财伟彻底放开了,“分析你姥姥个棉裤裆啊?咋地?照你那么说,东北人就等死呗?弄根麻绳排队上吊呗?”

        

董战林气疯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程乐乐,“那你是哪个意思啊?”

        

董战林:“……”我没意思行了吧?干脆不说话了。

        

我和一帮小屁孩儿嚷嚷什么?多掉价啊!

        

可惜啊,他想不说话都不行,下面的话没把董战林的头皮炸开。

        

只见徐小倩锁着小眉头,“董叔叔,齐磊没说错呀,未来本来就是我们的啊!我们是八九点钟的太阳啊!这话可是M爷爷说的,怎么?你有意见?”

        

董战林:“……”我可没说有意见哈!

        

忍!

        

然后,是唐小奕。

        

疯子无比憎恶地看着董战林,“听你说话都不如狗放屁!特么刚被人炸了SG,掉头就去认爹了!?你也算中国人?还孟山都,还德盛,我孟你大爷山都,德你姥姥个勺子盛!”

        

董战林:“!!!”

        

董战林要疯,可是…我忍!!

        

然后,到吴小贱了。

        

不骂人,也不和董战林较劲儿,他扭头看向齐磊,“对了,中央台那个李记者还有联系吗?”

        

董战林心里咯噔一下,李记者?哪个李记者?他们还认识央视的记者呢?

        

却见齐磊抱着膀子,嫌弃吴小贱道:“上个礼拜还通电话呢,给咱们捎东西,你忘了?”

        

吴小贱恍然,“哦哦哦,那正好啊!”

        

“可得和春燕姐好好反应反应,这有个卖国商人啊,要把咱们尚北大米包装成洋货坑百老姓的钱!他们《DFSK》不就爱播这些吗?”

        

董战林:“!!!”心肝儿都抽筋儿了。

        

姓李?春燕姐?还DFSK??不会是那个现在红的发紫的李春燕吧?

        

脸有点发白,“你你你你,你别乱说话!”

        

吴宁挑眉,“怎么是乱说话呢?这么多人看着呢!还有省里的厅长,两个呢!”

        

说着话,看向郭昌存和郑显成,“对吧?郭大爷?郑大爷?”

        

郭昌存和郑显成眼珠子没瞪出来,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登时往后一缩缩,这里面可没我们什么事儿。

        

那边,齐磊看在眼里,还是一脸嫌弃的阴阳怪气:“小贱啊!肤浅了不是?”

        

吴宁挑眉,“怎么肤浅了?我方向错了?”

        

齐磊,“不是方向错了,而是方向对了,但是把问题简单化了啊!这哪是坑老百姓那么简单?坑老百姓是道德问题,顶多挨骂。”

        

“可这是简单的坑老百姓的问题吗?这分明就是伙同国外资本倒买倒卖国内资源。”

        

“啧啧啧。”齐磊砸吧着嘴,看着文经理:“还是两家米国公司,那事过去还没一个月吧?这可是大新闻了,春燕姐肯定喜欢!!”

        

猛然看向董战林,“董叔,咱不争了,你就是未来!不争了,你说的对,你比我们有未来!多大点事儿啊?让给你了!”

        

“对!!”一副恍然之态,“《你就是未来》!!”

        

“就让春燕姐拿这个做标题写一篇专稿,肯定大火啊!”

        

说着话,一副好心劝慰的姿态,“董叔,你在尚北再多呆几天吧!我这就给她打电话,让她回东北给你来个专访。”

        

董战林:“……”

        

啥情况呢?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怎么....有点肝儿颤呢?

        

不就是一帮小崽子出来闹腾吗?我不还嘴还不行吗?怎么还上纲上线了呢?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那件事过了才二十多天,正是举国含恨的时候。

        

这要是他们真的认识那个李春燕,可就坏了。添油加醋的一报道,那可就完犊子了啊!

        

本能地看向徐文良、郭、郑二人,“三,三位,你,你们管不管?”

        

不说话不行了。

        

只见徐文良笑了。

        

不得不说,相当精彩啊!他是做梦都没想到,齐磊他们会扣这么大一顶帽子给董战林。

        

还问我管不管?

        

别说不想管,就算想管,也管不了了。

        

有同样想法的,还有郭昌存和郑显成。

        

董战林可能不了解,但是,郭昌存是见过齐磊的,更知道那个李春燕就是去年暑假报道《志在少年》的那个记者。

        

这也算是龙江走出去的名人了,能不知道吗?

        

也就是说,齐磊是真的认识李春燕,而且可能真的关系不一般。

        

“咳咳。”之前一直劝徐文良接受董战林投资的郑显成,此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儿。

        

没搭理董战林这个茬儿。而是看向徐文良,身子前倾,表示亲近。

        

“文良啊,我仔细的想过了,这件事…还得是你们尚北人自己拿主意啊!毕竟这是尚北的财富。首先,不能轻易让外人拿走;其次,如果决定,也应该由尚北人自己做主。”

        

“所以,还是你来定吧!放心,不论什么结果,省里是支持你的。”

        

至于郭昌存……

        

好吧,郭昌存和尚北的官员本来就熟,又见过齐磊。知道这翁婿…嗯,这爷俩儿习惯性唱双簧。

        

当下的情况,多半也是这爷俩导演好的。

        

摇头一笑,却是没开口。

        

其实,他本来就是让徐文良自己拿主意。

        

虽然之前有倾向,觉得董战林投资不是什么坏事。

        

可是,刚刚齐磊一开口,他就意识到了,这事儿不能干,起码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干。

        

找死吗?

        

所以,可别指望我,现在上帝来了都不敢插嘴。

        

董战林一看三个人不说话了,登时就知道完了。

        

全完了!!

        

这帽子扣的太大,没人顶得住,现在就算他说破大天,也白废。

        

当下也不磨叽,给文经理使了个眼色,然后,嘎!!

        

两眼一翻,假装被一帮孩子气晕了。

        

文经理一看,登时冲上去搀扶,一群人惊慌失措地把董战林抬回了房间。

        

只是一进房间,董战林就睁了眼。仰面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一句话也不说。

        

文经理有点心急:“就这么完了?”

        

董战林摇头,“从长计议,先等等!”

        

不等怎么办?真的招来记者,这事儿就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况且,他们确实有点违背了当下的国民意愿。

        

只是,他千算万算,也没算到徐文良还有这种关系。

        

央视的记者……

        

安慰文经理,“别急,这事儿远没有结束!”

        

“等等!等他们无计可施,也过了这阵风头,咱们再杀他一个回马枪也不迟。”

        

……

        

——————

        

另一边,董战林的离开,并没有让小伙伴儿们有多少胜利的窃喜。

        

无它,这事儿不管是赢了,还是输了,都憋屈。

        

那咋办?身为东北人,大伙儿心里都别扭。

        

包括齐磊,心里更不舒服。

        

主要是他知道,董战林说的那些事儿,未来都应验了。

        

回身把烤串儿烤鱼放到凉亭里,呲牙憨笑,“郭大爷,郑大爷,徐叔,吃串不?”

        

却是郭昌存赶紧推了回去,“别,我可消受不起。你们多吃点,你们是未来啊!我们都是眼瞅着进小盒的岁数了,就省了吧!”

        

说没脾气那是假的,郑显成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还有所顾及。

        

可是郭昌存不一样,他什么都知道,更把尚北当自己家一样,该说什么就说什么。

        

揶揄完了齐磊,又瞪向徐文良,“文良同志啊,真没看出来啊,你是表面耿直,却是一肚子坏水啊!”

        

“上回对陈部,我就不说什么了,毕竟那是为尚北争取利益。”

        

“可是这回呢?”拍着桌子,“你们这一老一少、一翁一婿,配合是越来越默契了啊!”

        

指着徐文良和齐磊,也不管站了一圈儿的孩子,“说!!怎么解释?”

        

那边徐小倩:“……”

        

吴小贱:“……”

        

程乐乐:“……”

        

杨晓:“……”

        

伟哥:“……”

        

重点不是郭厅的愤怒,重点是…这算官方认证不?

        

徐文良其实也无语,他是真不知道齐磊会来这么一出儿。

        

也瞪着齐磊,“说!!怎么解释?”

        

齐磊:“……”

        

我帮你们忙,还没落着好,上哪儿说理去?

        

好吧,齐磊也只能自我安慰,这是没把自己当外人。

        

“走走走走走!!都离远点,我陪郭大爷说会儿话!”

        

郭昌存一副没脸见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

        

这小子,说心里话,是真的招人稀罕,脸皮厚,还有眼力见儿。

        

但是,这回有点过火了,赶走了董战林,不但尚北的招商黄了,引进孟山都就更没戏了。

        

无语一叹,先对一脸懵的郑厅解释道,“这小子,徐文良的女婿!那回陈部下来,就让这小子忽悠了个五迷三道,把农业试点的名额给了他们。”

        

“结果,这回还来这一套。”

        

郑显成恍然大悟,似乎明白了什么。

        

哭笑不得,“文良啊文良,你这个心眼啊!”

        

徐文良都要冤死了,刚要解释,却是齐磊见大伙儿抓着肉串躲了老远,赶紧替徐文良接过话头儿。

        

“郭大爷,您这就是冤枉我徐叔了哈,这事儿他不知道。”

        

说着话,坐在三人面前,先对徐文良道:“徐叔,我先给两位大爷解释一下前因后果,然后再给您解惑。”

        

徐文良眼神一眯,心说,这小子知道我有疑惑?

        

只闻齐磊对郭郑二人道:“事情得多昨天中午说起。”

        

于是乎,齐磊从昨天中午听到文经理和马奎尔对话开始说起,一直讲到马奎尔被老秦的人带走。

        

齐磊没有特意提老秦的身份,但是到了郭郑这个级别,猜也猜得出来。

        

当然,他现在说的这些也是经过了老秦同意的。

        

等齐磊讲完,郭昌存和郑显成对视一眼,“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那还……”

        

二人皆是无言,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曲折。

        

直到此时,齐磊才转向徐文良,“徐叔,您是不是还不清楚,为什么让您露个面?”

        

徐文良点了点头,“为什么?”

        

齐磊,“因为马奎尔已经同意为我们搞研究了。”

        

徐文良一怔,似乎抓到了些什么。

        

之前,齐磊没有得到老秦的同意,不能向徐文良透漏太多,导致徐文良只知道马奎尔被带走了,却不知道他已经是“自己人”了。

        

“你的意思是说……”

        

却是不等徐文良说出猜测,郭昌存瞪了他一眼,“说什么?这种外籍专家,还是挖墙角来的,是没法放在官面儿上的,便宜了你徐文良!”

        

他要是知道有这好事儿,昨晚他也出来转一圈儿啊,那不就落在省里了?

        

齐磊则道:“嘿嘿,郭大爷这就有点不向着自己人了吧?落在尚北,不就等于落在省里了?”

        

至此,基本上疑惑都解开了。

        

齐磊,“我那个哥(老秦)留在尚北没走,就是因为这件事儿。”

        

“过段时间,多半是香港或者境外的公司到尚北投资,顺便把马奎尔的研究中心落户在尚北。”

        

“所以,董战林别说他心算不正,就算没坏心,也没他什么事儿了。”

        

三人了然,都是松了一口气。

        

尤其是郭、郑二人,他们的目的就是落户一个国际一流的农业研究实验室。

        

至于是孟山都,还是别的公司,那就无所谓了。

        

而徐文良沉吟半晌,突然多问了一句,“你的那个亲戚…投资实验室,能再多投一点吗?”

        

“这……”齐磊有点尴尬,“多半不会。”

        

他明白老丈人的意思,能不能再拿一点钱,给尚北搞建设,开路子。

        

但是,不用想也知道,专款专用,还是别打这个主意的好。

        

沉吟片刻,“徐叔,我明白您的心思,董战林虽然走了,可也不能投钱了,里外里尚北都难。”

        

“可是……”

        

“可是听我那个哥说,其实咱们的发展集团也不一定需要大量的资金来启动改革。”

        

“????”

        

“????”

        

“????”

        

好吧,三个问号脸齐齐看着齐磊,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不用钱?

        

开什么玩笑?都不说尚北的基础建设,就是把农产品推广出去,哪又不用钱?

        

所谓发展集团是什么?其实就是给尚北的经济铺路。

        

对于一个衰败的,偏僻的北方小城来说,哪里不用钱?

        

而且在董战林眼里,是即便用了钱,都没法走出去的窘境。

        

“这个嘛……”

        

其实齐磊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思路,只不过不能从他嘴里说出来,要不然真的就是太妖了。

        

你看他胡搅蛮缠的赶走董战林可以,坐在这儿人五人六的和三个老家伙卖乖也没问题,这是要再提出一个发展集团的经营思路,那就是惊悚了。

        

所以,只能借老秦的名义。

        

反正他神秘啊,从他嘴里说出什么都不奇怪。

        

组织了一下语言,“这事儿嘛…我那个哥是这么说的。”

        

“他说,当下东北人眼里的弊端和痼疾,其实也是东北人的出路。”

        

三人相视一眼,都没太听懂。

        

徐文良有些急切:“什么意思?你那个亲戚,说详细的了吗?”

        

齐磊,“说了啊!”

        

“咱就拿尚北来说吧,七成的下岗工人,几乎是全套的小工业体系。”

        

“而且,各个国营单位又有饭店、商店等等三产累赘,很多单位又有战备任务和生产线,转不了产,也破不产。”

        

“再加上,地处最北方,相对全国来说,是偏僻的。”

        

齐磊一边说,一边把肉串分给郭郑和徐文良,四个人坐在凉亭里边吃边聊。

        

“可是,我北哥说,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的话,又有不少优点。”

        

三个大人吃的还挺香,“说下去,什么优点?”

        

齐磊,“比如,大量的空余劳动力、优质的农副产品、大量的空闲技术工种,以及骨干技术员,还有相对其它地区更有利的统筹动员能力。”

        

“……”

        

“……”

        

“……”

        

三人相视苦笑,让人家说的,咱们是真不错啊,要啥有啥了。

        

可惜还是那句话,哪哪你都动不了。

        

徐文良有点不耐烦了,“说重点吧,你那个哥到底出了一个什么不用钱还能走出去的办法?”

        

齐磊,“他说,目前有两个途径。”

        

徐文良,“还两个?哪两个?”

        

齐磊,“快递和超市!”

        

“快……”徐文良一下怔住,“快递…是个啥?是邮局?还是物流?你那个亲戚不会是让咱们建邮局吧?”

        

齐磊,“对,就是建邮局!”

        

“这个……”徐文良僵硬地看了看郭昌存和郑显成,那两人也有点懵。

        

邮局?这是个啥生意?

        

要知道,三通一达,在这个时间节点,还只是浙省桐庐的小物流公司。有的今年刚刚成立,有的还没有建立。

        

这个时代,只要是邮递业务,那就只有一个选择——邮政。

        

快递这个行业,对这几个东北官员来说,听都没听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