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乱 h伦)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19日08:46:40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乱 h伦)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8

     

十几分钟后,脸色苍白的李剑建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

        

“程漠……你太不厚道了!凭什么塞住我的嘴!”

        

“你太吵了。”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乱 h伦)最新章节列表

        

“过分!那可是在剜肉啊!还不让我叫了,我看你就是和那个女魔头串通好了整我…”李剑建不满地碎碎念。

        

“他们只是怕你咬到舌头而已。”墨羽解释道:“如果不把被渗透的腐肉彻底切除,就还会留下隐患,而且不是已经缝合好了嘛,以烟萝姐姐的技术和好药,肯定不会留疤的。”

        

“真的?”李剑建挠挠头,“她的异能到底是什么啊?”

        

刚才全程好像也没出现什么玄乎其玄的情况,烟萝就像是正常的医生一样,清除腐肉,清洗伤口,打针,擦药,缝合伤口……

        

唯一有点区别的就是,她手上的医疗器械偶尔会折射出紫色的光晕,还有针筒中的药剂,是一种奇异的淡紫色液体。

        

“这个嘛,不能随便透露,因为烟萝姐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墨羽亮晶晶的眼中闪着崇拜,“你只要知道她真的是神医就好了,要不是她,我们会多很多牺…”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改口道:“总之像你之前的话不要再说了,烟萝姐工作起来是很认真的,她有时不在医院那边,只是因为连续手术十几个小时太累了需要休息罢了。”

        

“她的房间里唯一整齐的地方,就是摆放医疗品的架子。”程漠也说了一句话。 

        

李剑建沉默了,他想给自己一巴掌。

        

但他又不好意思回去道歉,也只能默不作声。

        

“你不用放在心上,你只是无心之言,烟萝姐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记仇的,你要是再去打扰她休息才会被记仇。”似乎看出了李剑建的想法,墨羽提醒道。

        

“她一开始脾气有些冲,也是有原因的……”

        

“不说这些了,我送你们到云雾区外吧。”

        

三个人在云雾区外分开,墨羽重新返回山上,程漠和李剑建则溜达着下山。

        

两人沉默了一会,李剑建才长舒一口气:“感觉……这些强大的异能者都很不简单的样子。”

        

“我说的不简单不是指他们的异能,而是……本人,就是觉得他们的性格和人生经历什么的,应该都和我这种普通人不一样。”

        

他有些惆怅地看着天空:“我可能这辈子都达不到他们的高度,因为我远没有那种复杂……”

        

“但是他们,很真。”程漠突然开口了。

        

“很真?”李剑建有些摸不着头脑,我正在感慨人生呢,你怎么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是,他们身上的波动……很纯粹。”程漠喃喃低语着。

        

“波动?什么波动?”李剑建更迷茫了。

        

“我也不知道。”

        

但是那种波动,很让人向往。

        

程漠回头看向云雾缭绕的山顶,之前同意加入是好奇这里的秘密,但是现在还真的有些想要体验一下,住在那里的感觉。

        

李剑建也安静了一下,说道:“我虽然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我也有触动,是来自于山下的那些居民。”

        

“刚才跟着你们进去看的时候,他们都热情地跟恋曦小姐和墨羽小姐打招呼,我能感觉到他们是发自内心的感恩,而且放眼望去,所有的田地都被打理的井井有条,动物没有面黄肌瘦的,人人的穿着都整整齐齐。”

        

“你不觉得这简直是世外桃源的景象吗?”李剑建微笑起来,“后来我想了想,也是,自愿留下帮忙的人都是有大智慧和大勇气的人,不然谁敢随便挑战生死?”

        

“所以这里的人懂得感恩,勤劳勇敢,积极生活。”他认真道:“也许是我级别不够,还不足以看透那些异能者,但是至少普通人我能看清,我喜欢这里,我想要留下,就算是会有危险。”

        

他看向程漠:“程大佬呢?”

        

“不知道,留下也不错。”

        

听到程漠的回答,李剑建放下了心,看来我的想法没有错啊。

        

这时他发现程漠突然停步看向一侧,便也随之看了过去。

        

峭壁的尽头,有一道红色的身影静静坐在那里,身周的红绸轻轻飘动。

        

“那不是恋曦小姐姐吗?”

        

李剑建一拍脑袋:“恋曦小姐姐刚刚被训了,现在肯定正在难过,女孩子难过的时候就该我出场了!我去也!”

        

“……”程漠无语,但也跟了上去。

        

他想多了解一些关于这里异能者的信息,恋曦和墨羽那种好脾气的存在都是突破口。

        

两人还未走的太近,恋曦就转过头来:“是你们呀,来找我吗?”

        

她的脸上是明媚的笑容,根本不见半分沮丧的情绪。

        

正准备安慰说辞的李剑建顿时把话憋了回去,愣头愣脑地说道:“呃……原来恋曦小姐没有伤心啊?”

        

“伤心?为什么要伤心?”恋曦眨了眨黯淡无光的眼睛,有些诧异。

        

“就是……你明明那么努力战斗,还救了那么多人,却还是要被训,难道不会不高兴吗?”李剑建走到她侧方的一块青石上坐下。

        

程漠则离得稍远一些,看向前方。

        

原来这个峭壁的前方正对着一棵大树的树冠,上面还有两个鸟巢,许多小鸟在树冠之间蹦蹦跳跳,啁啾声不绝,很是欢快。

        

“程先生也过来坐吧,这里的景致应该很不错,我很喜欢这里,因为能清晰地感受到生命的欢喜。”

        

恋曦没有马上回答,反而招呼程漠坐下。

        

程漠便也走过去,坐在了青石的另一端。

        

“其实也没有你们想象的那种训斥,只是谈谈话而已啦。”恋曦接上了之前的问题,“而且这次任务是我的错,被说也是应该的。”

        

“你们可以想想,既然那些异化种早就知道我带着群众藏在大厦上面,为什么在你们到来之前,那个巨型异化种却始终没有出手破坏大厦呢?而且在你们进入大厦的时候也毫无阻滞吧。”

        

程漠抬起头:“是陷阱?”

        

“对,如果我在发现不对的第一时间退走,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那位小黑也不会死,但我却没忍住去救人……”

        

“那你也没有错啊!”李剑建忍不住道:“那百多条人命还能丢下他们不成?!”

        

“那么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恋曦静静看着前方,“能拯救世界的异能者的命重要,还是各怀心思的普通人的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