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高跟浪岳(皇上赐龙精h)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17日14:42:34丝袜高跟浪岳(皇上赐龙精h)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36

       

宪兵队之前试探过魏定波吗?

        

那自然是有的。

        

可现在是枝弘树为何还要试探?

丝袜高跟浪岳(皇上赐龙精h)最新章节列表

        

因为他是宪兵队队长。

        

做情报工作者,这种东西太过常见,无人觉得奇怪。

        

姚筠伯并非是不想继续试探,而是他清楚的知道有人会做这一切,他自然是作壁上观。

        

魏定波可不知道望月宗介的提议,以及是枝弘树的安排,他现在正带队在路面上放哨站岗呢。

        

配合宪兵队的行动,说是抓捕军统成员,也就是之前逃走的周义,以及救走他的人。

        

照片人手一张,大家就负责路卡搜查,看样子宪兵队对这件事情还没有放弃,虽说军统会清理门户,但此时还需调查,毕竟军统还有人配合行动。

        

这晚上都要值班,不过魏定波作为行动科二队队长,自然无需如此辛苦,晚上他就回去休息。

        

到家刚好赶上吃饭,和冯娅晴以及陈禾苗一起吃饭,完了之后冯娅晴给了魏定波一个眼神,让他明白组织的任务现在是下达了。 

        

等到陈禾苗去睡觉,冯娅晴压低声音说道:“我向组织告知你的情况,组织现有任务给你。”

        

“什么任务?”

        

“伪政府的大部分工作人员,已经由今日陆续从上海回到南京,正式成立仪式以及还都仪式准备就绪,三月多就会召开。”

        

“看来还是没有阻止他们的脚步。”魏定波说道。

        

此前他们为了遏制伪政府的成立,其实做出了非常多的努力,但是当时心中就明白,也不过就是拖延时间,想要改变这个现状是不太可能的。

        

这一天还是到来了,虽然心中有所准备,可确实不是一个好消息。

        

到时候伪政府成立以及还都仪式,必然要邀请社会各界人士参加,宣扬他们才是正统,他们追求和平的歪斜道理。

        

只不过这件事情远在南京,组织想要自己做什么?

        

看出魏定波的疑惑,冯娅晴解释说道:“到时不仅南京举办仪式,武汉这里也会同一时间举办庆祝会,会邀请武汉各界人士到场,各方记者也会被邀请出席。”

        

“想要在庆祝会上做些手脚?”

        

“用处其实已经不大,毕竟伪政府成立远在南京,哪怕是让他们的成立仪式不顺利,却也阻止不了这件事情。”

        

“那组织想要做什么?”

        

“想从会场带走一个人。”

        

“什么人?”

        

“此人名叫朱国忠,抗战初期便秘密为组织提供多次物资支援,在武汉本地有一定的影响力。所以此番伪政府和日本人,想要在庆祝会上,任命他为新的维持会会长。”

        

之前的维持会会长魏定波有耳闻,说是被人给暗杀了,想来是军统做的。

        

所以此时急需再选一位维持会会长,他们便盯上了朱国忠,但从冯娅晴的话中,魏定波能猜到,朱国忠是不愿意帮伪政府和日本人做事的。

        

这个维持会会长,他是死活也不会当的。

        

但是伪政府早就派人将其软禁,逼其就范,不给你拒绝的机会。

        

“朱国忠是向组织求援了吗?”魏定波问道。

        

“是的,朱国忠向组织求援,希望组织可以帮他离开武汉,他说自己死也不想做维持会会长。”冯娅晴说道。

        

至于你说假意答应,做维持会会长,其实暗中帮组织做事?

        

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经受过训练的情报人员,也不是所有人都能背负骂名,被人脊梁骨坚持工作。

        

而且维持会会长你做了,你肯定会帮日本人做事情,最不济你的威望也会帮到日本人,所以说朱国忠想要离开是人之常情。

        

“他家里人呢?”魏定波第一时间问道。

        

“朱国忠在日军还没有进入武汉之前,就已经将家眷全部转移走了,所以现在他算是孤身一人。”

        

听到是孤身一人,魏定波觉得还有一些机会,如果牵扯到家眷的话,那肯定是很难办。

        

“组织打算在庆祝会上动手?”

        

“组织在接到朱国忠的求援之后,调查了许久,发现伪政府的人将其看管的非常严格,还有日本人参与,所以说救走朱国忠的机会很渺茫。

        

最后认为只有在庆祝会上,才能找到一些机会,毕竟庆祝会上来的人很多,都是有头有脸之人,而且只有请柬才能进入,那些负责看管光朱国忠的人,肯定是进不去的。”

        

“可是你不要忘记,如果开办庆祝会,场地内外的安保工作,会非常的严格,想要救走朱国忠也不容易。”魏定波很明白这件事情的难度。

        

就如同之前富士川大树的事情,你杀他容易,想要活着将他带走很难。

        

这一次的庆祝会,到场的成员之中,肯定有身份地位不一般的存在,到时候的安保工作,只会比洋房苛刻很多。

        

“组织明白任务困难,可朱国忠必须要救。”冯娅晴说道。

        

明知困难,却必须要克服困难。

        

因为朱国忠是爱国人士,且帮助组织很多,不能在他求援的时候,去推辞去找理由。

        

魏定波明白组织的选择,且不让朱国忠做维持会会长,也算是打击一下日本人和伪政府。

        

对于组织的选择魏定波认为没有问题,人你必须要救,不然日后谁还敢帮助你?

        

朱国忠主动求援,不能视而不见。

        

“和朱国忠说过这件事情吗?”魏定波问道。

        

“组织已经通过一些手段,通知他假意答应日本人的要求,当日参加庆祝会,组织的人会出手救人。”

        

“可我现在不一定能参加庆祝会啊。”魏定波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这件事情邀请的人肯定很多,但是魏定波的地位现在比较低,说句不好听的,武汉区内,能被邀请的人姚筠伯和几个科长有资格,魏定波显然资格不太够。

        

组织将任务交给他,他不一定能有机会参与进去。

        

冯娅晴说道:“组织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组织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能参与进去,那么是最好的,如果不行,就提供一下日本人和伪政府的保卫工作的具体情况。

        

将他们的人员安排,以及应急措施的安排都打听一下,能收集更多的情报,对我们来说是更有利的。”

        

“其实组织还是希望我能参加庆祝会对吧?”魏定波认为,组织肯定有这个想法,不然不会将任务告诉他。

        

组织之所以有这个想法,魏定波认为是组织知道,他在宪兵队这里立功了。调查到了军统的卧底,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没有后续行动。

        

但在庆祝会上,同样可以给与表彰,算是表扬一下伪政府,毕竟这是伪政府的成立庆祝会,魏定波和望月稚子的身份比较讨喜。

        

在魏定波看来,冯娅晴并不知道这些,所以没有将组织这一层的意思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