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侠玉足嫩白脚趾小说(高l乱h)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17日09:21:51女侠玉足嫩白脚趾小说(高l乱h)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1

        

翌日。

        

柳瑾夕再次来到药房后院。

        

“清蓉……”

女侠玉足嫩白脚趾小说(高l乱h)最新章节列表

        

她在门前停下脚步,看向身旁的大夫,问道:

        

“她夜里有没有醒来。”

        

“没有。”何大夫垂首:

        

“下人说,一夜无声。”

        

“无声。”柳瑾夕一怔,眼神复杂,良久才轻叹一声,缓缓推开房门。

        

眼前的一切,让她一愣。

        

素朴的房间,在一夜之间换了模样。

        

绣有凤鸾的大红被褥铺在床上,下垂的帐帘上有龙凤吉祥图案,屋内箱子、桌凳上,尽皆贴上了喜字剪纸,红烛映照着房屋,如梦似幻。

        

一封书信,留在了桌案。

        

柳瑾夕表情茫然的走进屋,取了书信,神情渐渐生出复杂变化。

        

欣慰、喜悦、悲凉、感慨……

        

良久。

        

她放下书信,轻声长叹:

        

“终究了了心愿。”

        

…………

        

两年后。

        

西洲。

        

太玄山。

        

此山高耸入云,其上云雾萦绕,隐隐约约间,能见雄伟殿堂的边角。

        

再往上,云雾浩渺之中,似乎还有几座神山悬浮,不似凡间之景。

        

山下数十里,已是太乙宗驻地,凡俗之人禁足。

        

如有来客,可在专门的迎仙阁留下讯息,自有人前来接引。

        

这一日。

        

“唰!”

        

一道金光横跨虚空,落在一处石亭前。

        

金光散去,露出一位相貌威严、身形壮硕,着金纹法衣的男子。

        

男子审视亭中的莫求,眼神略有诧异:

        

“道基?”

        

“苍羽派莫求,见过柳前辈。”莫求遥遥拱手,态度不卑不亢。

        

两年跋涉,与他而言似乎并无影响,面上丝毫不显风尘仆仆之色。

        

反倒是更加成熟、稳重。

        

“客气了。”柳无伤收起表情,淡然点头:

        

“既然同为道基,称呼道友即可,阁下姓莫,与郑兄有何关系?”

        

“我记得,郑兄只说会让自家血脉前来,并未提起其他人?”

        

说着,声音已是有些冷漠。

        

“莫某出身苍羽派赤火峰,拜郑前辈为师,信物乃郑前辈后人相赠。”莫求拱手,又取出一物递了过去:

        

“此乃前辈后人郑松临去前留下的影印,可以证明在下所言不假。”

        

“嗯。”

        

柳无伤伸手摄来,神念朝内一扫,面上的表情已是微微放缓,又道:

        

“即已拜师,为何还称前辈?”

        

“实不相瞒,莫某拜师之际,前辈已是昏迷不醒,也未曾在宗门留下名录。”莫求对此倒是没有隐瞒,当下把事情简略到来:

        

“……”

        

“也是因此,我与郑前辈虽有师徒名分,实则并无师徒之实。”

        

“临走前为后辈捞些好处,这倒符合他的性子。”柳无伤静静听完,点了点头,随即道:

        

“既然带了信物,道友入太乙宗当无问题,不过你的修为不同,柳某自己说了不算。”

        

“所以,还要请示宗门前辈。”

        

“是。”莫求点头,翻手从身上取下一个储物袋送到对方近前:

        

“劳烦道友费心。”

        

“唔……”柳无伤状似随意的扫了眼储物袋,眼眉微挑,表情再次舒展:

        

“道友客气了,请跟我来!”

        

说着,挥袖收起储物袋,身上金光一起,朝着远处山峰遁去。

        

太乙金光遁!

        

这门遁法就算在天下诸多遁法中,也赫赫有名,遁光一起,无影无踪。

        

莫求眼神闪动,身上火光升腾。

        

“呼……”

        

九火神龙罩一卷,托着他直入高空,威势虽强,速度却要比柳无伤慢上许多。

        

“咦!”

        

前面的柳无伤扫眼看来,不禁面露好奇:

        

“炼煞成罡,攻守兼备,莫道友的这门秘术,倒是颇为不凡。”

        

“过誉了。”莫求开口:

        

“这门秘法倒也平平,实则是莫某炼化了几缕灵火,方有此能。”

        

“比不得道友的遁法神妙。”

        

“原来如此!”柳无伤了然。

        

难怪这火焰竟能引起自己的警兆,原来是融入了几种灵火。

        

煞气,自难伤道基。

        

但炼煞成罡之后,威力却是数倍增加,道基修士也不敢轻碰。

        

莫求对柳无伤的遁法,也很羡慕。

        

太乙金光遁不愧是当世有名的遁法,速度之快,简直惊人。

        

就算他全力以赴,怕也只能勉强跟上。

        

而且身化金光之际,还能免疫诸多法术,实乃最上乘的妙法。

        

不过,这门遁法据说是太乙门秘传,非宗门传承修士不授。

        

自己这个外来人,怕是没有指望。

        

说话间,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太玄山半山腰,遁光当空一滞。

        

“莫道友稍等。”柳无伤示意一下,抬手朝身前虚空打入一道灵光。

        

片刻后。

        

一片霞光自上空而来,当空一卷,把两人卷起其中,牵引着飞往某处。

        

冲虚殿。

        

柳无伤引着莫求行入后殿客房:

        

“莫道友,此地乃宗门安置贵客的地方,这几日你先在此处暂歇。”

        

“一旦有了消息,我就会立马通知你,放心,时间不会太久。”

        

“是。”莫求没有多问,拱手应是。

        

对于他的态度,柳无伤似乎颇为满意,点了点头,多说了几句:

        

“我太乙宗,分为二峰六宫八院,其中二峰所在乃宗门核心。”

        

说着,伸手朝上方遥遥一指。

        

莫求抬头,目泛灵光,透过重重云雾,可见两座悬浮于天际的山峰。

        

“六宫各有不同,纯阳宫、无量宫、太和宫、北斗宫、乙木宫、青云宫……”

        

“每一宫的传承都有不同,不过,每一宫都曾出过元婴真人。”

        

“具体的情况,你以后也会清楚。”

        

“是。”

        

莫求应是,心中也是一松。

        

听对方的口气,之际入门之事,应该是不会出现什么变故了。

        

“还有一事,道友须知。”柳无伤再次开口:

        

“道友修行的功法虽属纯阳宫一脉,但毕竟是在外成就的道基。”

        

“所以……”

        

“传承方面,可能有些麻烦。”

        

说着,面露筹措。

        

他本以为郑为会送来一个自家后辈,这才留下信物,却未曾想到来人已经证得道基。

        

这,无疑增加了不少变数,也很麻烦。

        

炼气修士的功法传承,不算什么,但道基传承,却是宗门之基。

        

君不见就连苍羽派,王乔汐乃宗门真传,也未曾得到道基传承。

        

“哦!”

        

莫求对此其实早有预料,此即面色一肃,道:

        

“还请道友直言。”

        

“也罢。”柳无伤点头,道:

        

“本宗并不长收外来修士,尤其是拜师学艺之人,不过若想得到传承,也不是没有办法。”

        

“只需,功德足够!”

        

“功德?”莫求若有所思。

        

“不错。”柳无伤点头:

        

“柳某即已答应郑兄,事情定然会办到,届时我会为莫道友求一个外门长老的名额,如此辛苦一个甲子,应该就能入得内门。”

        

“一个甲子?”莫求叹了口气:

        

“没有别的办法吗?”

        

六十年,确实长了些。

        

虽说道基修士寿有二三百岁,但一个甲子,同样不是个小数字。

        

他现在也才六十多岁而已!

        

而且外门事物繁多,在此期间想沉下心修行,怕也不大可能。

        

“宗门传承,岂能马虎?”柳无伤闻言摇头,道:

        

“不过道友也不必沮丧,完整的传承没有,修行功法总是要有的。”

        

“况且,说是一个甲子,也不过是为了考验,只要立下大功,自可缩短时间。”

        

“总之,有不少法子可想。”

        

“原来如此。”莫求表情微松,拱手开口:

        

“有劳道友了。”

        

“应该的。”柳无伤摆手:

        

“我与郑兄相交莫逆,当年他还救过我一命,柳某也理应报答。”

        

“对了,莫兄可有什么擅长,如若做了外门长老,可有想法?”

        

“这个……”莫求迟疑了一下,道:

        

“在下比较擅长炼丹。”

        

“炼丹!”柳无伤双眼一亮,面泛动容:

        

“当真?”

        

炼丹需要消耗灵药,炼丹大师更是要由诸多灵药一点点培养出来,毕竟一开始,谁都是不熟练的新手。

        

而这,就需要浪费大量药材。

        

就算是太乙宗,也不敢大肆招手炼丹弟子。

        

即使是普通的灵药,只要炼制成功率足够高,也是抢手货。

        

“不敢欺瞒。”莫求点头:

        

“凡人丹药,八九能成,炼气丹药,也有六七成把握,道基灵丹则有些生疏。”

        

“归元丹、凝窍丹、蕴神丹,都可炼制。”

        

这些丹药,虽然受限于药材,他最多炼过两三次,但把握却很大。

        

毕竟,在被困的十几年里,壶公抱丹经可是被他经常拿来翻看。

        

再加上星辰感悟,说是炼丹大师,也不为过。

        

“啪!”

        

柳无伤猛然双掌一拍,目泛喜色:

        

“好,好得很!”

        

“莫兄有此才能,即使没有在下的信物,入门也是轻而易举。”

        

“蕴神丹……,我记得整个纯阳宫,也不过几人能够炼制而已。”

        

“此事,大有可为!”

        

说着,双目炯炯看来:

        

“莫道友放心,你既然能炼灵丹,想要积累功德,只是轻而易举。”

        

“这样……”

        

“你在此稍待,我去去就来。”

        

说着,不等莫求回答,已是身化一道金光,急匆匆朝着天际一山峰飞去,看上去竟是比莫求还要着急。

        

片刻后。

        

柳无伤的身影出现在一处洞府之前,手拿一件信物,朝内里之人汇报,表情已是变的沉稳,面上毫无波动。

        

“师伯,情况就是如此,此人精擅炼丹,应该不假,或可一试。”

        

“既然开口,当是不假。”

        

洞府内,灵光氤氲,如有实质,一人高卧蒲团之上,慢声开口,声音在洞内回荡:

        

“不过外来道基修士,十年验身份、十年明心性的过程,必不可少,你……且为他寻一药园看守,待过了考验之后再说其他。”

        

“是!”

        

柳无伤躬身应是:

        

“晚辈告辞。”

        

待行出洞府,得了宗门诏令,他略作沉吟,没有回冲虚殿,而是去了他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