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老师按住揉她的胸的故事(我解开岳内裤)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16日06:46:05我把老师按住揉她的胸的故事(我解开岳内裤)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28

如周掌门所说的一样,上面不太平,下面也是不怎么好过,在第六次世界冲击将要来临的时候,地府也出了一系列的变化。

        

原本这世界是有阴有阳的,互相平衡的,如那落叶回归大地,重新滋养万物一样,地府也是承担于这个作用的,可这个平衡如今却开始变的不稳了起来,而且越发越显的严重。

        

在地府的鬼界堡一处别墅上,有一个浑身散发着微微金光的清丽少女,正蹲坐在别墅的石阶上,身子靠在门沿上,双目出神的看着远方布满繁星的夜空。

我把老师按住揉她的胸的故事(我解开岳内裤)最新章节列表

        

鬼界堡是阴间十三站的其中一站,是那些进过十殿阎王的过堂审核后,没有罪过不需要下十八层地狱的灵魂,守自己的鬼寿的地方。

        

鬼界堡虽然是说是让灵魂居住的地方,但这里的一切几乎跟阳间没有多少异样,所以鬼界堡的夜空也是如阳间一样,有明月,有繁星,而且没有那阳间的灯光污染,在这夜空显得更加美丽。

        

虽然少女的双眼中映射着这夜空,但其中的思绪却不在这夜空上,而是在别的东西上。

        

“张逸!”少女动了动嘴唇,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轻呼着。

        

随后,少女眼中爬上了满满的思念和孤寂。

        

“吃饭了,曼茵!”别墅内传出一阵呼喊声。

        

“哦!”石阶上的少女懒懒的应了一声,隐去眼中的思念和孤寂,起身走进了别墅。

鬼界堡的另一处高楼上,地藏王背负着双手,低着头,双目微眯的遥望着朱曼茵那一家三口所居住的房屋。

        

就在这时,两道一黑一白的人影从地藏王的背后出现了。

        

“消息传上去了吗!?”地藏王没有转身,依旧遥望着房屋,缓缓的开口问道。

        

“传上去了!”黑无常拱了拱手,开口说道。

        

“麻烦你们俩了,这段时间老让你们向上面传递信息!”地藏王缓缓收回了目光,不过并没有转过身。

        

“这只是小事,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一直向上传达信息,现在上面还懂冥岸语的人也就那么几个……”白无常顿了顿后,开口问道:“况且,就算上面的人知晓了地府的情况,恐怕也改变不了什么吧!”

        

“能不能改变什么,并不是我们所能猜测的,我们只要做自己的所能做的就好了,况且知道我们这里的情况总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好吧!”地藏王缓缓的转过身,继续开口说道:“随后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尽人事,听天命……”黑无常轻声的喃语着,目光看向了远处,不过很快又收了回来。

        

“你好像也有疑问啊!?”地藏王一眼看出了黑无常的小动作。

        

“………”黑无常被地藏看穿后也急的去否认,而是沉默了起来。

        

地藏王显然很有耐心,没有开口追问,只是默默的等待着,而一旁的白无常也好奇了起来,自己的这个兄弟到底在疑惑着什么。

        

过了许久,黑无常终于是开口了。

        

“既然你说了尽人事,听天命!”黑无常缓缓的开口问道:“那为何当初要把朱曼茵一家三口的魂魄从冥回门中接过来,现在这样的情况对他们来说,是不是功德加身都显得没所谓了吧!”

        

“………”这回轮到了地藏王沉默了。

        

过了一会后,地藏王才缓缓的开口。

        

“因为我相信张逸小友会解决这一切!”地藏王重新转回身子,不过这一次地藏王没有去看房屋,而是抬头看起了那夜空中的点点繁星。

        

黑无常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点什么时,一旁的白无常按住了正欲发言的黑无常,轻轻的摇了摇头。

        

黑无常见此,只好把要说的话给咽了下去。

        

“地藏王,如果无事的话,那我们兄弟俩就先退下去了!”白无常拱手说道。

        

“恩!”地藏王轻轻的应了一声,除此之外,没有过多的语言。

        

随后白无常就和黑无常并肩的走了下去。

        

地藏王深知黑无常后面要说的是什么,那时黑无常要说的是“如果你真的相信张逸的话,那为什么不让朱曼茵一家去投胎!?”

        

可地藏王回答不了黑无常的这个问题……

        

“张逸小友……”地藏王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喃喃自语道:“你可要快点啊……时间已经不多了!”

        

阳间的另一边,在申市与壬市的环山公路的某一处山林中有一大片的农作物,里面形形色色的各种庄稼都有,不过大多都是谷类庄稼,只有一小块的田地上有着一些蔬菜瓜果。

        

在这庄稼田的正心中间有着一个圆形的黑色大球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黑色大球表面时不时的会翻腾个一下,随后又会陷入沉静。

        

在黑球的前方有一条可供一人行进的铺着石板的小路,从庄稼田中穿过而去,小路的尽头是一间十分简易的小木屋。

        

在小木屋有一位身穿朴素衣服的男人,正缓缓的喝着一碗稀粥,时不时的夹上一口小菜调调味。

        

小木屋中没有多少家具,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几付碗筷和一些简单的洗漱用具,还有放在墙角的浑身布满裂缝的一把剑。

        

这个男人喝完粥后把东西都收拾好后,走出了木屋,不急不躁的踏上小路,走向了那黑球的所在地。

        

很快,那男人穿过小路来到了黑球的附近。

        

“………”男人悠悠的盯着黑球一言不发。

        

随后,男人身子一矮,面对着黑球,直接盘腿而坐了下去。

        

这个男人自然是清山道长了!

        

自打清山道长在小次的帮助下后离开了龟路武的妖界营后,而且在小次的口中得知了苏掌门此时没在百花山而是在茅山。

        

就这样,清山道长就直接去了茅山,把烟影剑还给了苏掌门,又在苏掌门口中得知了因为自己徒弟的关系,有人上事务所搞事的事情。

        

从那时候开始,清山道长就来到这个山林接替了王凡。

        

一是因为张逸是自己徒弟的关系,二就是让王凡回去充当保镖,以防有人上门搞事时,一个能打的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