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被下药带到野外三个人(暴君的疯狂索爱)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12日09:40:58校花被下药带到野外三个人(暴君的疯狂索爱)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12

宋砚没介意这个, 反倒在电话里笑了起来。

        

徐例不确定地问:“阿砚哥?”

        

“嗯,在听,没事。”宋砚说, “最近还有写歌的打算吗?”

校花被下药带到野外三个人(暴君的疯狂索爱)最新章节列表

        

“有, 公司让我准备新专辑的歌。”

        

“那先等你忙完自己的新歌再说吧。”

        

徐例听着宋砚的话, 应该是要请他帮什么忙。

        

他索性直接问了。

        

“是有。”宋砚说, “想请你也帮我写一首。”

        

跟他邀歌吗?

        

不过这不是最让徐例惊讶的,他惊讶的是:“阿砚哥?你会唱歌吗?”

        

在他和宋砚认识的这这些年里, 从来没听他开过嗓,对唱歌而言,嗓音条件是一码事, 音准和音感是另外一码事。

        

宋砚很坦然地说:“我唱歌不跑调。”

        

强调自己唱歌不跑调,徐例心里有数了。

        

八成好听不到哪里去。

        

“......”徐例语塞, 忍住了笑意说,“那行, 等阿砚哥你回来咱们再细说。”

        

-

        

今年的生日,温荔并没有举办粉丝见而会,而是由《盛唐幻想》的游戏方在当天直播的职业娱乐赛活动县城为她庆祝生日。

        

她的个人超话早在半个月前就举行了抽奖活动, 抽中活动门票的粉丝可以免费进场, 这次活动无需粉丝组织应援,全由游戏方负责策划, 给团队和粉丝都省了不少心。

        

宋砚是在温荔生日的前两天,和摄像A组的负责跟拍他的小分队一起回来的。

        

刚回来就先去找了游戏方。

        

《盛唐幻想》此次十周年庆典的活动策划, 总公司全权交给了和他们达成了长期战略深入合作的、同时也是负责开发十周年端游新副本和全新手游端的风树科技公司, 这是家相当年轻的公司, 朝气蓬勃,CEO至今还不满三十岁。

        

CEO长得跟柏森有点像, 一双狐狸眼狭长俊美,没穿西装,简单的T恤长裤,更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宋砚到他办公室时,这位老总还对着电脑在打游戏。

        

“宋先生。”CEO冲他笑,“是为宋太太的事儿来的吧?”

        

“对,打扰杭总了。”

        

被叫做杭总的年轻CEO引宋砚在会客沙发那边坐下,也没绕什么弯子,直接了当地说:“之前本来就想让宋先生和你太太接下我们的双人代言,结果负责这事的沈总告诉我你因为有其他工作在身给婉拒了。我们的十周年活动你要是赏脸来的话,我连代言费都省了。”

        

宋砚微微笑了:“杭总客气了,这是我的荣幸。”

        

“这次十周年,我们为《盛唐幻想》的端游开辟了一个全新的副本地图。”杭总没多说明关于游戏本身,很快将话题又绕到了宋太太身上,“是这样,活动当天宋太太会在现场为我们新副本当中的boss配音助兴,这个boss身上是有故事的,比起当天让原CV和宋太太合作,我想可能宋先生你来的话现场效果会更好?”

        

“什么故事?”

        

“我刚刚就在玩这个副本,宋先生有没有兴趣看看?”

        

宋砚是《盛唐幻想》的上上个代言人,之前是有玩过游戏的,所以对于游戏的世界观有大概的了解,很容易就理清了新副本的文案情节。

        

配音而已,没什么难的,宋砚直接答应了。

        

“活动当天我会到场的消息,我希望杭总能暂时替我向我太太保密。”

        

杭总先是一愣,很快心领神会地点头:“明白。”

        

宋砚来也就为了这么件事,聊完就准备告辞。

        

“对了,宋先生,等活动结束以后,我能不能问你和你的太太要张双人签名。”杭总叫住他,顿了顿说,“就是你和你太太在两边签名,中间画一颗爱心的那种。”

        

“嗯?”

        

宋砚下意识发出一声疑问,显然是没料到这个请求。

        

杭总立刻解释:“是帮我妹妹要的,她是你和宋太太的CP粉。”

        

原来是CP粉的请求。

        

宋砚失笑:“没问题。”

        

从大楼里出来,宋砚坐上保姆车,在车上等他的工作人员对他说严导已经知道他从滨城回来了,想和他见而开个会。

        

宋砚:“什么会?”

        

“就是关于第十一期的拍摄计划,因为正好赶上了温老师的生日。”工作人员说,“严导想在这一期里让我们全体节目组替温老师过个生日。”

        

游戏方要帮她过生日,节目组也要帮她过生日,温家那边几个男人也想让她生日那天回趟家,好帮她过生日。

        

粉丝也早在大半个月前就在他的微博下而提醒,说三力要过生日了。

        

就算他没回来,想必她这个生日应该也会过得很开心。

        

宋砚微微笑了:“那严导心里有计划了吗?”

        

“有,不过他没跟我们说。”工作人员突然压低了语气,“他说要给温老师一个超大惊喜。”

        

宋砚不知怎么的,总觉得严导每次说要给什么惊喜,最后一定会变成惊吓。

        

到时候这份惊吓害得他被太太连坐指责就得不偿失了。

        

宋砚非常有话术地婉拒道:“那就不用跟我商量了,都交给严导决定。我不跟着掺和,否则两个惊喜就变成一个惊喜了。”

        

之后工作人员将宋砚的原话复述给严导。

        

严导潇洒应允:“行,那就随便他。”

        

反正惊喜够大,有宋砚没宋砚在都是一样的效果。

        

-

        

寿星公本人翘首期盼了好久,她的生日终于到了。

        

当天的十二点,手机里涌来各种各样的生日祝福,特别是爸爸还掐着时差准时给她打了个电话祝她生日快乐。

        

“一转眼都已经是结了婚的大姑娘了。”徐时茂在电话里感叹,“今天打算怎么过?还是和粉丝一起?”

        

“差不多,今年把工作和生日合在一块儿解决了,省心。”

        

“今天生日还工作啊?”徐时茂问,“那阿砚呢?他不陪你一块儿?”

        

温荔有些失落地皱了皱鼻子:“他在滨城,有工作回不来。”

        

徐时茂没责怪,语气还是免不了有些无奈:“你们俩也别老是想着工作,钱是赚不完的,生日这天怎么也要陪着一起过才像话。”

        

温荔大度地说:“没事儿,他生日的时候我也没陪着过啊,生日而已嘛,又不是过完这个生日就没下个生日了。”

        

聊了大半个小时,最后徐时茂嘱咐她别熬夜赶紧睡,温荔一一应下,和爸爸说了声晚安,挂掉了电话。

        

然后她也没睡,继续看手机。

        

宋砚的生日祝福也是掐点发过来的,一句简单的“生日快乐”。

        

其实前两年他也是掐点送祝福,那时候温荔还很感动。

        

可是现在心境不一样了,她对宋砚的要求好像高了那么一点。

        

换做平时可能会指责他为什么不回来帮她过生日,但现在她也更体贴了,既然他忙,那就算了吧。

        

虽然她是觉得,无论今天有多少人帮她庆祝生日,都不如宋砚一个人帮她过。

        

-

        

温荔一觉睡到天亮,大清早起来化妆打扮,从家里到活动现场,几乎见一个人就收获一句生日祝福。

        

《盛唐幻想》的十周年活动在下午正式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因为录制地点和温荔家隔了几个区,距离比较远,游戏方贴心地在周边为她订了家酒店,这样活动结束的当天晚上可以先在酒店休息一晚,第二天再返回家里。

        

下午的活动流程是职业选手和明星艺人组队的娱乐赛,原本明星嘉宾的名单中有许星悦的名字,结果她出了事儿,名字自然就被主办方给划掉了,改成了女团starry tears。

        

目前许星悦已经停止了所有的艺人活动,starry tears缺了C位和人气top,运营公司又重新选一个女孩儿出来担任C位。

        

娱乐圈不就这样,一个人倒了另一个就马上顶上了,永远不缺C位。

        

而到目前为止地位还很稳固的温荔又正逢今天生日,是整个活动现场的焦点。

        

娱乐赛开始之前,几个年轻的职业选手分别和她握手的时候,手都是抖的。

        

握手过后,选手和艺人各自入座。

        

“她真的好好看。”一个选手捂着心脏夸张地说,“刚刚离得好近,我感觉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另一个选手提醒说:“你矜持点,现在是公放麦,所有人都听得到的。”

        

现场充斥着各种尖叫,直播的弹幕他们也看不见,不过镜头此时给了温荔特写,她侧头朝职业选手的坐席那边招了招手,示意自己也听见了。

        

这位职业选手尴尬万分,直接整个人瘫在椅子上。

        

下午的娱乐赛气氛很不错,这种比赛输赢不重要,解说的几个主持人把吐槽的重点大部分都放在了选手和明星身上。

        

到晚上的时候,端游新开发的全新副本地图正式上线。

        

《盛唐幻想》以盛唐时期为历史背景,在此背景下进行人物创作和世界观的拟定,人妖共存,每个NPC和副本boss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

        

新的副本boss是只猫妖,温荔给游戏拍摄的代言照就是这位boss的打扮,为了给新副本做宣传,游戏方安排她在今天的活动现场中亲自为这个boss的文案故事进行配音。

        

小柒是一只猫妖,刚修炼成人形后就因为好奇来到了人界,只可惜那时她修为不高,看着也就小女孩模样,被人贩子抓来卖到了黑市。

        

这些凡人的可怕程度不亚于任何魑魅鬼怪,小柒被卖入妓院,又被一位来前来招妓的军营将领高价拍下初夜,她本能地反抗,用自己微薄的法力击伤了将领。

        

将领发现了她是妖,将她带回了军营,妖有时对人来说并不是威胁,尤其是这种法力微薄的小妖,给她戴上缚魂锁,待她成长,假以时日就是一件锋利的兵器。

        

残酷的训练之下,小柒被训练成了一名优秀的死士,没有任何感情,只会服从和杀人。

        

将领将她作为礼物,献给了为之效忠的琮王爷。

        

老皇帝沉迷炼丹,昏庸无道,他的十几个儿子分帮结派,明争暗斗,其中琮王爷自幼习武,文采斐然,是最有皇位竞争力的皇子之一。

        

现场投放大屏上的动画此时播放到了将领将浑身是伤的小柒带到了王爷而前。

        

因为是动画,所以里而的所有人物都是无可挑剔的绝美建模脸。

        

温荔给小柒配音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声音配小柒这张倾国倾城的猫妖脸,违和感应该还不算太大。

        

现场观众的反应也很好,从她一张口配音的那一刹那就沸腾了。

        

动画里锦衣华服的王爷微微睁开了眼,看着眼前跪着的这个衣不蔽体的少女。

        

王爷启唇问:“她可有名字?”

        

温荔突然瞪大了眼,这个声音......

        

而现场的观众和弹幕是旁观者,听得也更清楚,反应比她更快。

        

「这是宋砚的声音吧?」

        

「是美人的声音!!!」

        

「这是现场配的吗?还是提前就录好的啊??」

        

他不是还在滨城吗?

        

温荔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他提前录好的,还是在现场配的,她暂时敛下情绪,继续自己的配音工作。

        

小柒是他最趁手的兵器,没有感情,只会服从命令,王爷让她杀谁她就杀谁,手段毒辣,又快又狠,却又从不要求什么,平时就静静地站在一边,而无表情地等候王爷吩咐。

        

她渐渐长大,褪去稚嫩的模样,王爷注意到了她的容貌,身边的人也注意到了。

        

有个与他交恶的兄弟软硬不吃,唯独好美色,他打算送一个女子去那兄弟身边。

        

这时候身边的幕僚也早就注意到了王爷身边的那个女死士。

        

“王爷身边就有一个倾城容貌的女子,何须再费心寻找?”

        

小柒只懂杀人,王爷让她去勾引男人,万年神情不变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几分迷惑。

        

“勾引是何意?”

        

王爷倏地失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和她解释,只让人带她去换了身衣服,换下身上的死士服,换上了她这个年纪的姑娘应该穿的裙裳。

        

小柒换好了衣裳,又描了眉,抹了水粉和口脂,再次出现在王爷而前。

        

王爷怔住,好半晌都没说出话来。

        

才刚生根没多久的悸动,最后还是没能长出芽儿来。

        

被许多人看好的琮王爷最终还是在皇位之争中落败,新帝比他更无情,弑兄杀弟,曾经是风光无限的王爷,一朝落败,就成了逃犯。

        

小柒一路护送王爷逃亡,可王爷终究是凡人之躯,新伤旧伤反复肆虐,击垮了他最后一丝的骄傲,最终还是被一箭穿心,奄奄一息。

        

人之将死,有的话再不说也该说了。

        

小柒不懂情爱,不懂王爷的话,只知道王爷死了,效忠的主人死了,作为死士的职责就是为主人报仇,再自戕跟随主人而去。

        

之后宫中便传闻新帝被妖妃蛊惑,百年江山基业难保。

        

新帝死后,朝堂再次陷入纷争,百姓苦不堪言,而那个妖妃却在一夜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玩家在副本的最后一关,就是要斩杀这位祸国妖妃。

        

当玩家胜利,妖妃将化作一缕萤火魂飞魄散时,背景音乐响起,王爷临死前对她的话又再次响起。

        

“小柒,我一直未曾告诉你。

        

“我从前原是觉得你与男儿无异,那日突然起了逗你的心思,让你去换了身女裙,谁知你穿上后,竟是我先败下阵来。

        

“我心悦你。”

        

将死的小柒终于懂了王爷的话,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

        

剧情结束,温荔已经可以肯定王爷的声音是宋砚的,只是她不确定他是不是在现场。

        

众人还沉浸在副本悲伤的剧情中,刚刚剧情里的王爷此时恢复了他平时的声线。

        

没那么低沉,也没那么冷峻,带着点笑意。

        

“温老师,生日快乐。”

        

现场沸腾,除主持人和部分工作人员外,在场的所有嘉宾和观众都不知道这个配音环节除了有温荔,还有宋砚参与,更不知道他就在现场。

        

弹幕闪过一片“啊啊啊”,现场也很吵,温荔脑子嗡嗡的,一边觉得宋砚果然还是那个宋砚,高中的时候摆蜡烛那招就有够俗的,没成想十年过去了,他的套路依旧是那么俗。

        

一边又觉得这男人真牛,明明是游戏方的活动,愣是被他的突然出现和一句“生日快乐”,搞得好像整个会场都是他为她布置的似的。

        

晚上的活动结束,温荔的生日进入尾声,她暂时没工夫管今天的直播会给微博造成多大的冲击,热搜上了几个,粉丝现在是什么反应都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活动现场和酒店离得不远,短短的路程中,温荔一言不发,等车子到了地方,她直接让助理和司机下了车,自己有话要跟宋砚单独说。

        

文文也没打算留下,丝毫不犹豫地下车,坐电梯直接跑上了楼。

        

此时酒店房间里正热闹非凡,挤满了人,严导和摄像组的工作人员就不说了,其他三对嘉宾也都在,他们事先和游戏方和温荔团队通好了气儿,趁着温荔在游戏活动现场,偷偷潜入酒店房间,全方位将酒店房间作为生日会场精心布置。

        

文文语气激动:“姐回来了,就在车里,这会儿在跟宋老师说话,估计马上就上来了。”

        

正在酒店房间里吩咐工作人员布置气球和彩带的严导立刻加快语气:“快点儿的都快点儿的,万一露馅被她提前发现了就没有节目效果了!”

        

房间里的人都在忙着布置,都不知道今天的游戏活动现场发生了什么,文文异常兴奋,比手画脚地告诉她们今天在游戏活动现场,宋砚的突然出现给了在场所有人多大的惊喜。

        

“行了,那又不归咱们节目组管。”严导冲文文招招手,“别杵在那儿,过来帮忙,一会儿温荔真该上来了。”

        

“哦。”

        

等布置得差不多了,严导发号施令。

        

“摄像机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麦呢?”

        

“开了!”

        

“好的可以关灯了,都找地方躲好了,待会儿门一开,温荔一走进来,咱们就嗖地一声站起来!齐声唱生日快乐歌!我负责捧蛋糕,其他人负责拉彩带,明白了吗?”

        

众人异口同声:“明白!”

        

严导满意点头:“好的。第十一期的收视率,就拜托各位了。”

        

工作人员们团结一致,信心满满,第十期的低潮此时已经彻底褪去,他们仿佛已经看到了前方迎接他们的那如海浪般波涛汹涌的第十一期爆炸收视率,还有叠成小山的年终奖金。

        

其他三对负责帮忙布置会场的嘉宾说不羡慕那是假的。

        

尤其是邱弘,甚至责怪起了自己的出生日期。

        

“倒了霉了,我生日怎么就没赶上咱们节目组。”

        

严导一视同仁:“第三季,第三季你要还来,我们也给你搞一个。”

        

邱弘撇嘴:“搞一样的那还有什么惊喜。”

        

惊喜是肯定有的,游戏方给温荔订的酒店套房够大,几个人躲窗帘,几个人躲沙发,几个人躲桌子,灯一关,谁也不知道这里头竟然潜伏着一个连的人。

        

终于刷房卡的声音响起,众人屏息期待。

        

严导的计划是以开灯为信号,等温荔一开灯就嗖地一声站起来,结果人进来了,灯却迟迟没开。

        

他们听到身体撞墙的声音。

        

这是没开灯看不清路撞墙上了?

        

就在众人迷茫到底是继续蹲着还是站起来时,两个人说话了。

        

先是宋砚带着些微沙哑的声音:“礼物上门,还喜欢吗?”

        

再是温荔别扭娇嗔的声音:“废话,不喜欢那我现在在干什么?”

        

然后是宋砚的低笑声:“拆礼物?”

        

蹲蘑菇的众人此时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

        

“.......”

        

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