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袍下的她(宠妾po)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10日14:51:21龙袍下的她(宠妾po)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16

八方酒楼,也许不是吉庆府最豪华、最高档的酒楼,但却是吉庆府内每天接待客人最多的酒楼。

        

做到这点的原因很简单:

        

第一是定位准确,知道最大消费群体是哪些人,他们承受的价位到底是多少。

龙袍下的她(宠妾po)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当然是菜色也不差,在同等价位上吉庆府内无对手!

        

人多自然就杂,什么人都有,因此八方酒楼内热闹非凡,基本上没有安静的地方。

        

严武德是吉庆府衙门的一个金牌捕快,身材矮小,其貌不扬,其最大的本事就是分析和判断,能将不起眼且毫不相干的事情连在一块,吉庆府很多大案都是因他而破,也有很多即将发生的案件被他提前破坏或者正在行动的时候被抓个现行。正因为如此,手无缚鸡之力的他居然赢得了时任吉庆府武道院副教导练世航的尊重,见到他都得恭恭敬敬地叫一声老严,还曾将别人送给他的礼品随手转送给他作为奖励——虽然那是练世航压根就不想要的,但这种待遇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有。

        

要知道,后面练世航也不知道是祖坟冒青烟还是啥,居然一步到位就任吉庆府武道院副院长,实在是惊碎了一地的眼球。有过跟练世航的交情,即便人家没有刻意提拔他,也让他在府衙内如鱼得水。

        

严武德有一个特殊习惯,吃饭一般都会往八方酒楼凑,目的自然也是很简单,拓宽消息来源。他能破如此多的案,就跟他消息灵通有关。毕竟八方酒楼龙蛇混杂,很多消息即便没明说,他有时候也能从有些人的需求就猜测到哪里有可能会发生案件。这等本事,跟了他多年的人顶多也只能学个四五成。

        

掌柜等人也知道他的身份,因此八方酒楼有几个专门设置给他的位置,目的就是方便他听到一些言论。

        

一见严武德进门掌柜连忙招呼:“严哥,今天又有空到这坐了?”

        

“前两天破了个案子,得了点奖赏,来这里打打牙祭。”严武德摇头晃脑地说。 

        

打牙祭?他娘的你自己一个人来起个屁的作用!

        

也不怪掌柜的如此想,实在是严武德太抠门,自己一人来的话顶多就是一荤一素,外加一壶酒,从来不变,这能赚什么钱?要不是严武德的身份和偶尔也会带大帮人到这里消费,掌柜才懒得鸟他呢。

        

严武德也知道自己一个人来掌柜会不太高兴,连忙摆手:“掌柜您先忙吧,我坐一会儿就走。”

        

掌柜也是个实在人,唱了个喏,连忙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严武德走到了墙角一个单独的小桌上,看似随意地听着周围的一切。

        

邻桌的人在争论一件事,就是郗家打算制造“赵氏三宝”的废料是否有毒。

        

一方说有,一定要坚决反对,一方说没有,要当场做试验,还请周围的人见证。

        

严武德强忍住笑,这点小计谋在别人面前耍耍还行,怎么能瞒得过他!无非是为了对抗赵家安排人到处宣扬自家的废料无毒,让大伙支持郗家嘛。他是两边都看不起,觉得手段太下作,商场如战场,要斗便斗了,何必牵涉他人!

        

与此同时,吉庆府其他地方也出现了类似一幕。

        

这些消息被迅速传回秋水苑。

        

听着族人的汇报,赵子轩淡淡地让人下去,继续练字,连理都没理。

        

“子轩,这样下去舆论会翻盘的!”赵景琰见赵子轩无动于衷,忍不住提醒道。

        

“放心吧,翻不了天的!”

        

赵景琰实在无法想象赵子轩为何如此淡定,忍不住苦口婆心劝导:“咱们要再加一把火,针锋相对才行。”

        

赵子轩摆了摆手,示意不用,然后用手指着脑袋提醒他:“谣言止于智者,我们不可能愚弄得了智者,但要知道,这世上智者少,我们只需要让愚者相信即可,因为愚者占了多数!”

        

“更何况,咱们在宣传的时候已经提前为郗家这一步留了后手,所以他们这样做,只会徒劳无功。”

        

看着一脸懵逼的赵景琰,赵子轩一声叹息,看来生长在赤星的他对这些招数还是不够熟悉,也不怪他,没有网络的世界,虽然有一定年纪,但见识终究有限。对于在蓝星长大的赵子轩,对这些招数简直是耳熟能详!

        

蓝星古国想建一化工厂,该厂的建立这样会打破国外化工巨头的垄断,严重损害他们的利益。可技术古国突破了,厂子也建在古国国内,国外化工巨头想反对都没有借口!

        

后来这些企业利用同类工厂都建在人员密集区附近的特点,安排人散布该厂建设会造成非常严重的污染,而且该产品有毒,让拟建地群众疯狂反对ZF建设该工厂。

        

难道这些幕后黑手不知道厂房建设会造成非常严重的污染和生产的产品有毒骗不了内行人吗?难道不知道这个谎言拙劣吗?

        

当然知道!可人家压根就没打算骗得过内行人,人家要骗和煽动的是外行人!毕竟不是化工领域和化工专业的人士相对较多,只要多数人相信了,少部分人不相信又能起什么作用?还不照样被逼得建不成!事后国外厂商之后大肆提价,古国也只能打掉牙齿和血吞。

        

可以说,就算是外行人,对这些谣言也有办法辨别真假。在即时通讯技术发达的蓝星,只要有人在反对之前问问就读化工专业的学生,或问一问学校的化学老师,真假自辩!实在不相信官方辟谣,可以买一本之前就出版的化工书籍查看,立即就可以发现那是谣言,并能准确推断造谣者的真实目的。可是,那么多反对的人中有几个人能做到这点?事后多年仍有人为此津津乐道,认为自己当年干了一件了不得的大好事,保护了当地的生态,保护了后代子孙的健康,并以此为荣。

        

类似事件实在是太多,比如某新型战机到底用外国还是国产发动机一事。完全可以通过网络查找争议发动机照片和装在飞机上的发动机照片去对比,例如看看发动机喷口的叶片长什么样之类。这些都不需要有专业知识,只需要有一双正常的眼睛去甄别就行。可又有多少人被网络舆论带偏?一记者问该战机的设计总师何时能用上国产发动机,结果总师没好气地反问:“你怎么知道用的不是国产发动机?”

        

基层建设通讯基站,一些群众认为会影响健康而拼命反对建设,无论怎么解释都不相信,这种事还少见吗?在搜索引擎上搜一下“XX基站建设的影响距离到底多远”难道很难?

        

在普及义务教育的蓝星古国尚且会出现这种情况,在被门派世家垄断知识传授的赤星,不要说平民没多少文化,就是门派世家子弟的化工知识也好不到哪去!更重要的是“物似类聚,人以群分”,思维不在一个频道上的人平时甚少交往,关键时刻能其多大的作用,那还真不好说。

        

从古国高官说那句话“古国连笔芯都造不出来”后人们的反应来判断吧。

        

第一类人就骂古国科技太差,连这点水平都没有,还吹个屁的自家科技强大,简直就是恬不知耻。

        

第二类人觉得古国发展以需要为主,在急需突破的军事、民用技术上发力有成就即可,其余的根据产业链分配、利润多寡或重要性程度去选择性发展即可,没必要别国的任何科技自己家都要发展,自家很多科技就算是不是世界第一也是前三、前四了,没必要妄自菲薄。君不见很多“精X分子”吹得天花乱坠的国家,在某些技术上不照样是一片空白,但照样不能影响该国活得滋润,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做到所有技术都是全球第一。

        

第三类人不但具备第二类人的眼光。还能从事后古国迅速生产出笔芯后,最后“哐当”一声倒下的还有另一国的企业而判断出该高官是在“指桑骂槐”。于是查找从近期新闻进行联系分析,判断古国跟该国的关系而大概推测搞这一出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

        

可以肯定地说,第一类人和第三类人绝对尿不到一个壶里!这两类人也绝对有自己的圈子,而且基本上都是互相看不起的。一个人贸然去闯进一个不是自己频道的圈子去说服人家,那是要一定的准备和水平的。更何况,第三类人太少,能影响的范围绝对不大。

        

因此,光凭那几条清醒的小杂鱼,能掀得起什么风浪!赵子轩就算是用屁股作脑袋都能想得出结果:

        

一部分不上当,一部分将信将疑,一部分另有用心,剩余的部分数量也不少!如果郗家或其他家坚持强行(支持)建药坊,光这批剩余的人抵制他们的产品就能让他们从早上哭到晚上,更不要说有些人还有推波助澜或落井下石了。跟那些人讲道理,他们要相信你那才有鬼了!

        

听完赵子轩的解释,赵景琰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他完全没有想到赵子轩居然会有如此城府。

        

“子安是斗不赢他哥的,即便他的实力超过他哥也是一样。”赵景琰提前下了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