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起上我 (攵女乱h雪婷)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10日07:09:56两个人一起上我 (攵女乱h雪婷)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3,854

今天不想看书,往码头方向搜寻。

        

没有意外,任何收获都没有。

        

上岛弄了点吃的,往西边去。

两个人一起上我 (攵女乱h雪婷)最新章节列表

        

自从半年前徐雯带了两条狗上岛,两条狗再也没有回去,甘一凡没心思理它们,徐雯倒是早想把它们带回家,可两条狗躲着她,她还拿它们没办法。

        

到了狼窝,狼王狼后都在,两条笨狗也在。

        

甘一凡看出不对劲,狼王好像受了伤,走起路来有点瘸。

        

一问之下,才知道李小壮来过这里,把狼王给打了。

        

他感到莫名其妙,半年来,李小壮和狼王也熟悉了,却不知什么原因好端端突然对狼王出手。

        

喂了狼王几口湖底泉水,又喂了狼后几口,尔后带着两条不情不愿的笨狗回家。

        

两条狗早已变成大狗,这半年在岛上生活,体型远超寻常猎犬,原本一身黄毛也起了变化,黄白相间,现在看起来挺丑,也挺威猛。

        

回到家,拎耳说教:“今天周五,晚上小雯回来,周末两天你们俩老实呆在家里,乖乖听话,表现好,等过了周末我还让你们上岛,如果表现不好,以后都别想上岛了。” 

        

两条大狗在甘一凡面前半点脾气都没有,老实听着。

        

甘一凡也没多训它们,分了点泉水给它们喝,把家里收拾一番,只等徐雯回家。

        

临到傍晚,院门敲响,甘一凡以为是小姨姨丈提前回来忘带钥匙,过去开门,却见李小壮蔫头巴脑站在门外。

        

“你怎么了?”

        

“黄金蛟不见了。”

        

“嗯?”

        

没过多久,汪兰和徐明亮拎着大兜小兜回来,两人到甘家庄过周末,汪兰比较辛苦,明天白天还要回市里开店,只有晚上的时间能陪陪女儿。

        

院门没锁,一推就开,汪兰说:“一凡回来了,再有一个来小时小雯也该到家,你利索点,把院子打扫干净到村口接小雯,我在家做饭。”

        

徐明亮不爱打扫大院子,愁眉苦脸进院,一看笑了,“一凡已经打扫过,用不着我,我这就到村口等女儿。”

        

汪兰不惯着他,“着什么急,女儿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花花肠子,又要到谁家偷喝酒,老实点,到厨房给我打下手,到点再去接女儿。”

        

徐明亮呵呵乐,“喝酒不开车,去接女儿我哪能喝酒,你净瞎猜。”

        

“不喝酒你也吃肉,少来这套……”

        

两口子边说边往里走,两条大狗忽然从房里钻出来,把两口子吓了一跳。

        

徐明亮气得想打它们,却被两条狗耍得团团转。

        

“去去去,不让你们进房你们偏往里跑,哎哟,我看一凡八成又出去了,要是他在,它们根本不敢进房。”说着叫了几声,果然没听见甘一凡回答。

        

“人呢?又跑哪去了……”

        

甘一凡自然在岛上。

        

“没可能真飞走吧……”看着白蟒作出升空动作尔后摔倒灌木丛中,甘一凡同样感到疑惑。

        

“当然不可能,化蛟又不是化龙,没听说过蛟能飞。”

        

甘一凡犹豫道:“现在天快黑了,小雯马上到家,先回去,明天凌晨我们再来找。”

        

李小壮颓然道:“估计找不到,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一直都在找,岛上,湖里全找遍了,都没有。”

        

甘一凡说:“洞明湖多大呀,你才找了一天一夜,我找了半年都不敢说找遍洞明湖,何况如果黄金蟒化蛟入水,也不见得一定会到洞明湖。”

        

李小壮两眼一亮,“你是说大河里。”

        

“现在谁说得准,明天再说吧。”

        

近七点,甘一凡独自到家,李小壮没跟来,看那架势,不找到黄金蛟不罢休。

        

“小姨,小雯还没回来?”

        

汪兰在厨房说:“你姨丈到村口接她去了,应该没那么快,再有半个小时左右吧,你要饿了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我不饿,等小雯回来一起吃,小壮晚上不在这吃,我先去叫二爷。”

        

接二爷过来,徐明亮也接到徐雯,兄妹俩见面好一通亲热,两条狗这会儿也乖巧了,围了两人猛甩尾巴。

        

李小壮果然一夜没回来,饭后二爷问起,甘一凡也没隐瞒,徐雯在旁边听见,顿时焦急万分,甘一凡说:“这种事急不来,别管是以前的黄金蟒还是如今的黄金蛟,它不属于我,也不属于任何人,它想走拦不住,不过想来它如果当真要走,应该会跟我见上一面再走。”

        

徐雯说:“哥的意思黄金蛟并没有离开?”

        

“我没这么说,可能是暂时离开,过一阵子还会回来。”

        

徐雯狐疑道:“哥是瞎猜的吧?”

        

俞二爷说:“我赞同一凡观点,芸芸众生各安天命,蛇有蛇道鼠有鼠路,强求不得,有缘自然会再见。”

        

第二天凌晨四点来钟,甘一凡结束修炼脚踩黑刃飞上岛,便看见李小壮在云集岛桥头等他。

        

以气御物飞行还不太熟,见到人在桥头控制不住速度,往里飞了一段落在树梢。

        

“你怎么那么笨呢,这么长时间还掌握不好飞行术。”

        

甘一凡从树上下来,无所谓道:“我本来也不聪明,半年飞不好飞一年,总有随心所欲的时候。”

        

李小壮也没心思继续这个话题,他说:“十里河段我找过了,没有。”

        

“十里找不着找二十里三十里,再找不着到运河找,只要想找肯定能找到。”

        

李小壮翻白眼,“你说得轻巧,几百里运河难道都要找遍?”

        

甘一凡说:“那是你的事,对于我来说,黄金蛟要来就来,要走就走。”

        

李小壮顿时无语,好半天才道:“你这人怎么这样,怎么说黄金蛟没有化蛟之前都生活在这座岛上,跟你朝夕相处,总也有感情,你真忍心让它远走高飞?”

        

“纠正一下,黄金蟒跟岛上其他土生土长的变异兽不一样,它上岛的时间也就一年左右。”

        

李小壮想了想说:“相处一年也有交情,现在这个世道不比从前,大川沼泽人迹罕至之地,不知有多少变异兽,其中不乏能与黄金蛟相提并论甚至更加强大的存在,再说黄金蛟才刚刚化蛟,正是最虚弱的时候,要是在外头被强大变异人发现,捉了至少还能活着,杀了呢,你我再也别想见到它。”

        

“说的有道理。”甘一凡点点头,“不过那依旧是你的事。”

        

“你这人……”李小壮说了半天,就想甘一凡帮忙寻找黄金蛟,可甘一凡态度依然。

        

甘一凡摆摆手,打断道:“你也别跟我说那么多,今天我陪你找,如果今天找不到,明天开始你自己找,我没那工夫。”

        

两人从凌晨找到入夜,大河找了五六十里水路,运河也找了几十里水路,依然没有发现黄金蛟踪影。

        

李小壮垂头丧气,相反甘一凡十分淡定,安慰他说:“别泄气,只要你用心找,肯定能找到。”

        

李小壮有气无力道:“我不是你,黄金蛟也不是神龙,你能一直找下去,我做不到,再找几天吧,如果还是找不到,我打算放弃了。”

        

“你自己决定,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甘一凡没说套话,他确实有事要办。本来昨夜就要去一趟凤凰山,因为徐雯回来的缘故,他推迟一天过去。

        

从运河回头,先去了一趟湖底洞府取泉水,又到岛上砍了一截新鲜竹节用来灌装泉水,这样泉水蕴含灵力挥发会慢一些。

        

到家陪表妹说说话,到了十点来钟,表妹上床睡觉,他则开车往凤凰山去。

        

夜里车少,开了快两个小时已经来到甘宁市西边郊区汊河镇所在地,距离凤凰山也就剩下半个来小时车程。

        

这边过去属于乡道,车辆稀少,行人几乎看不见。

        

甘一凡将车子停在道边,背上刀匣走了一段,左右看看不见人,取出黑刃甩手抛出,轻轻跃起脚踩黑刃升空。

        

剩下的路程,他打算飞过去。

        

他其实有好强的一面,凌晨李小壮说他笨,掌握不好飞行术,他嘴上无所谓,心里却在意上了,趁现在月黑风高无人烟,打算好好练练以气御物之术。

        

以气御物之法,洞府竹简就有详细记载,他现在进入离火内经第四重,体内离火气息足够御物所用,黑刃又是极好的法宝,如今欠缺的只是修炼时间。

        

其实说白了,以气御物飞行跟开车没有多大差别,都是熟练工夫。

        

开车离合、档位与油门相互配合,而以气御物飞行便是气息运行、外放与空中平衡。

        

甘一凡不缺空中平衡,只要熟悉气息体内运行路线与外放协调,御物飞行对他来说并不难。

        

扶摇直上,速度渐渐加快。

        

直线飞行自然要比开车走盘山路要快上不少,没过多久便飞临凤凰山。

        

比较有趣的是,在他从山脚飞过的时候,意外见到许菀正在山脚和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

        

这一分心他顾,体内气息又乱了,从高空直往树林里掉,也好在他习惯了,借力跳起落在树梢,回手一招黑刃入手,没有惊动山脚下两人。

        

他也不着急下去,远远看着许菀对面男人忽然感到有点眼熟,仔细一想在看电影的时候见过,就是坐在前排那位高声叫喊的男人。

        

再仔细看,忽然发现这个男人跟许菀长得有点像。

        

“难道他就是许菀弟弟许哲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