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最喜欢你叫(禁忌h乱)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9日07:13:35宝贝我最喜欢你叫(禁忌h乱)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45

        

范勇先是一怔,继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跟他们说什么了?”

        

虎平涛表现的很自然,脸上带着几分怒意:“我就问他们要不要喝水,要不要烟。这都很正常啊!结果他们告诉我什么都不要,让我离远点。”

        

范勇在心中暗自点头,神情稍有放缓,冷哼了一声:“你这是自找没趣。”

宝贝我最喜欢你叫(禁忌h乱)最新章节列表

        

虎平涛可怜巴巴地叹了口气:“我以为他们和勇哥你一样,都是爽快人,没想到他们竟然把我们当外人看待。”

        

很简单的一句话,把范勇心里刚压下去的火头再次撩起:“外人?哼……你想多了,他们根本没把你当人。”

        

虎平涛张大嘴,“啊”了一声,满面震惊。

        

“……我们……我们和他们,不是一起的吗?”他神情茫然,因为过度惊讶,语音都有些变调。

        

“是一起的,可区别很大。”范勇斜眼看着聚在远处的那几个“山里人”,低声冷笑:“他们是武将军身边的人,咱们就隔的远了。就说这次领队的黎文告吧,我和他是老相识了。可这次见了面,他连招呼都不打。”

        

“为什么?”虎平涛皱起眉头问:“难道勇哥你和他有过节?”

        

“过节?”范勇冷笑着摇摇头:“黎文告是武将军警卫连的人,真正的亲卫。虽然我离开山上的时候职级比他高,那时候我是排长,他只是一个班长。可这些年下来,他在山上连升了好几级,听说这次是带着营长级别出来的。”

        

虎平涛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随即脸色变得很难看,声音比刚才更低了:“勇哥,阮先生只是连长,那黎文告……” 

        

后面的话他没说,也不用说。

        

范勇不是傻瓜,他很快想到阮成栋与黎文告谈了这么久都没有结果,脸色顿时骤变。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门开了。

        

身穿便服,个头矮小的黎文告走在前面。他抬头仰面,神清气爽,志得意满。

        

“时间差不多了,大家一起,都吃饭去吧!”他大声笑着:“这顿就随便吃点儿,晚上大家一起开个会,有些事情要宣布。”

        

说着,他四下扫了一遍,看见众人都各自站在原位,颇感满意,带着身边的人,朝着楼梯方向走去。

        

以范勇为首,包括虎平涛和团队的老人纷纷走进办公室。

        

阮成栋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仿佛无生命的雕塑。

        

范勇走上前,低声道:“连长……”

        

阮成栋抬起胳膊,止住了他后面的话。

        

缓缓转过头,目光顺序从在场的每一个人身上扫过,阮成栋僵硬的脸上好不容易挤出一丝笑:“我没事……你们……都出去吧!”

        

范勇明白他话里的潜台词,转过身,低声对其他人道:“都出去吧,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众人离开房间,范勇却留了下来。他关上房门,显然是有事情与阮成栋商量。

        

……

        

虎平涛快步下了楼,来到外面,找了个僻静没人的角落,拿出手机,与国内联络。

        

虽然是缅国的号码,却得到特许,开通了专线。

        

“现在有个很好的机会。”他声音压得很低,简单述说了自己的想法和行动计划。

        

熊杰在电话里的声音很是焦急:“可是这样很危险,那些人都是亡命徒。”

        

“总得试试。”虎平涛的态度很坚决:“只有这样才能取得信任。”

        

熊杰沉默片刻,问:“说吧,你需要什么帮助?”

        

“这计划只能我独自完成。”虎平涛认真地说:“你们只要及时跟进就行。”

        

熊杰知道说什么都不能改变他的想法,叹了口气:“那你自己小心,保持联络。”

        

……

        

办公室。

        

范勇从旁边拉过一把椅子,坐在距离阮成栋很近的位置,低声且急促地问:“连长,黎文告都说了些什么?”

        

阮成栋神情淡漠,他孤寂地笑笑,拿起摆在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支,想要用打火机点燃,动作却刚到一半又停下,只是将打火机在手里不断地转着,做着无聊的游戏。

        

“他带来了将军的命令。我们……要回去了。”阮成栋注视着对面的墙,仿佛那里有着某种充满吸引力的特殊存在。

        

范勇皱起眉头:“回山里?”

        

阮成栋微微点了下头:“黎文告带来了两吨新货,他和买家约好了下个星期交易。我们提供辅助,做完这笔生意,你和我……公司里所有的人,都要回山里述职。”

        

说是“所有的人”,其实连同阮成栋和范勇在内,总共只有五个。另有六个人是临时雇工,他们负责公司的日常采买、搬运、安保、清洁……活动范围只在宿舍区和行政区,核心办公室和三楼的特殊区域根本进不去。

        

虎平涛是个特殊的存在,他阮成栋关注的招揽对象,身份要比普通雇工高一些。再加上“陈军明”是自己的利染同乡,也得到了范勇的肯定,阮成栋对他想要进一步考察。可能的话,可以吸收成为自己的亲信。

        

很多事情需要一步一步慢慢来,偏偏山里的人不这么想,直接派人从阮成栋手里夺走了权力。

        

“上次就不该把消息传给山里。”阮成栋摇着头,发出懊悔不已的叹息:“说起来,也是我的疏忽。阿广他们死了就死了,只要阿勇你们还在,就算花点儿钱临时招人,后面的几次交易完全没有问题。”

        

范勇紧锁双眉:“连长,上次我就说过暂时不要与山里联系,可你偏不听……算了,反正事情都过去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有意思。黎文告带了这么多的人和货,将军又命令连长你回去,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只是暂时述职?还是咱们回去以后就再也不能出来了?”

        

阮成栋眼中流露出一丝悲意:“黎文告要我交出所有的账目。他带来的那些人里面,有一个是山里掌管后勤的会计。”

        

范勇目光一厉:“他要查账?”

        

“是将军的意思。”阮成栋神情落寞:“他拿出了将军的手令,签字和加盖印章都是真的。”

        

不知道为什么,范勇忽然感觉前所未有的恐惧从心底冒出,在极短的时间占据了整个大脑:“……连长……我们该怎么办?”

        

查账,意味着对阮成栋这个销售团队已经不再信任。

        

阮成栋是个聪明人,执掌团队以来,他送回山里的现金不多,总共也就三十万美元。相比之下,送回山里的军火和生活物资数量极其庞大。无论在电话还是书信当中,阮成栋总是咬死一点————钞票这玩意儿在山里就是一张废纸,只有军火和物资最重要。

        

至于购买军火和物资的实际开销,双方之间约定的价位,只有阮成栋和范勇这些亲信才心知肚明。

        

那次吃饭的时候,范勇告诉虎平涛“五万美元分红”,这个数字没有掺杂水分,的确是真的。

        

只要是有心人就不难以此推算出整个公司的实际分红额度。

        

整整超过五十万美元,甚至更多。

        

山里大面积种植罂粟,全年的采收和鸦片制造量极其惊人,海洛因产量高达以“吨”为单位。

        

关键问题在于运输。山里不通公路,无论物资运入,还是毒品运出,只能靠大象和马帮,尤其是地势复杂的区域,只能人扛肩挑。

        

毒品这玩意儿,零售的时候以“克”为单位,按照搀兑比例,也就是纯度上的区别,单克卖价一百,甚至三百。

        

从腊达这边批发,价格要低得多。但不管怎么样,每年从阮成栋手上卖出去的海洛因,至少在三吨以上。

        

他是个有心热,公司里早已准备好两套账本。一套是给自己看的“内帐”,一套是用来应付上面的“外账”。

        

武清程不是白痴,他也有很多精明的手下。两套账本其实是掩耳盗铃的做法,换在以前,就算武清程对此心知肚明,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那时候山里的情况很糟糕,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还面临着多国政府军的围剿。可随着武装割据实力逐步增强,与国际军火商建立了稳定的联系,控制区内人口数量不断增加,武清程对“外贸”这方面也有了新的想法。

        

在外面做生意是个肥缺。很自然的,阮成栋成为了很多山里人的关注焦点。

        

无它,只是想要取代而已。

        

五年时间,只挣了三十万美元,这是其他人在武清程面前攻击阮成栋的最佳武器。他们可不管什么物资和军火,眼睛只能看到钱。

        

范勇颤声问着“该怎么办?”

        

这何尝不是阮成栋此刻正在思考的问题。

        

良久,他长叹一声:“阿勇,我们这次回去,可能就再也出不来了。”

        

范勇的双眼圆睁,除了恐惧和狂怒之外空无一物。他发出咆哮,只是声音压得很低:“……不……我决不回去。”

        

阮成栋看了他一眼,神情有些凄苦,更多的还是讽刺:“别傻了,你要是真敢这么做,黎文告第一个就毙了你。”

        

“他敢!”范勇虽然表情凶横,却能看出色厉内荏,咬牙切齿地说:“他不仁,我不义。连长你带着我们辛辛苦苦干了这么多年,从刚开始一无所有,到现在开创了大好局面。别的不说,光是每年往山里运进去那么多的东西,就是最大的功劳。”

        

“都说贩毒是最挣钱的生意,可有谁知道咱们为了做这种买卖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咱们要跟警察斗,要给缅军那些人送礼,他们说多少就是多少,咱们连价都不能还。暹罗人一直盯着我们,还有北面的邻国,每次交易都搞得跟打仗似的,担惊受怕不说,还死了好几个兄弟。”

        

“咱们受苦受累为的是什么?难道就是为了永远呆在山里,做一条连死了都不能回家的野狗?要不是为了钱,谁愿意跟着他武清程?他倒是高高在上自封将军,可我们呢?我们能得到什么?”

        

“黎文告表面上说是要查账,其实就是把咱们往死里整。这账是能随便查的吗?连长,其实无论外帐还是内帐,只要一看就知道对不上号。每年卖出去的货,山里都有记录。他们那些人可不管什么正常损耗,也不管时价,总之出了三吨货,就必须收到三吨的钱。连长你想想,他们可是武将军身边的红人。我们呢?说好听了是负责对外贸易,说不好听了,就是放在外面干活的牛和马。”

        

“黎文告以前只是个班长,连我都不如。可现在呢?他是营长,你只是个连长。在他面前,你也得老老实实低头。”

        

说到这里,范勇眼露凶光:“反正两边都讨好。要我说,干脆带着这次的交易款,咱们今晚就走。”

        

阮成栋抬起头,疑惑地问:“去哪儿?”

        

“费率滨,或者马赖细亚。然后从那边转飞机和轮船去八喜,要不加纳大也行。”范勇早就想好了退路:“总之我绝不回山里,就算要死,也得死在外面。”

        

阮成栋缓缓摇头:“来不及了。黎文告已经派人盯死了我们,稍有风吹草动,他会以将军的名义下令,将有异动的人当场格杀。”

        

“既然这样,就先下手为强。”范勇双眼发红,面露狰狞:“黎文告新来乍到,不熟悉情况。他身边就那么几个人,我们与他们基本上势均力敌。他晚上不是要召集开会吗?我们就趁机干掉他!”

        

“黎文告这次带来的人很多。”阮成栋神情疲惫,他低下头,用手指轻轻揉捏着双眼正中的鼻梁顶端:“他从山里带了两吨货出来,放在城外的临时据点。那边有重兵把守,无论人数还是武器装备,都比我们强太多了。”

        

听到这里,范勇怔住了。

        

过了几秒钟,他才艰难且难以置信地问:“……黎文告究竟带来了多少人?”

        

“一个排。”

        

阮成栋平淡的话语彻底击碎了范勇所有不切实际的想法:“将军的意思,是以他为主导,扩大公司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