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软卧两次进入(荡女翁公)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8日09:35:01火车软卧两次进入(荡女翁公)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77

乌芽芽尚未下车, 只是露出一双美腿,便给观众带去难以想象的视觉冲击。吵得沸沸扬扬的公屏像是被水洗过,干净得不可思议, 所有侮辱性的话语, 都消失了。

        

想看更多,想知道她本人会不会更漂亮――这个念头不约而同浮现于所有人的脑海。

        

慕辰缓缓吐出一口气, 又深深吸了进去。哪怕接连做了好几天的心理建设, 再次见到金锦溪的时候,他还是会心绪紊乱。

火车软卧两次进入(荡女翁公)最新章节列表

        

盘旋在半空中的十几个飞行摄影机此刻全都降了下来,只为更清晰地拍摄到金锦溪的身影。这是慕辰也无法享受的待遇。

        

继一双美腿之后,乌芽芽探出半边身体。

        

公屏上先是一静,然后便轰地一声炸开了。无数弹幕像箭矢一般划过,掀起由观众引发的情绪狂潮。

        

【这腰……】

        

屏幕上,一截细细的腰正轻柔地晃着,成年人若是用两只手去拢, 也能在掌心处留出好些空余, 倘若稍微施加一些力道,怕是会脆弱得一折就断。所谓“不盈一握”,原来是这个样子。

        

【这臀……】

        

细腰下的翘臀伴随着美腿的前行而款摆,说不出的性感娇俏。

        

【手臂过裆, 黄金比例!绝绝子!】

        

一条玉白的手臂自然地垂落在身体一侧,另一条手臂轻轻搭放在身穿银灰色西装的俊美男人掌心。男人微微往前一带,女人就完全跨出了车门。飞行摄影机从空中俯拍, 照见女人的发顶,并未摄入全貌。

        

然而公屏上的弹幕已刷得更为猛烈。

        

【啊, 这发量……我们全家人的头发加起来都没她多!】

        

这是一头太过丰茂厚密的头发,颜色似鸦羽一般黑, 还带着微微的卷,被夏日的熏风一吹便柔柔地散开,像是一团云雾,却又散发着丝缎一般的光泽。

        

镜头还未拍到全脸,然而仅凭这曼妙的身段,这如云似雾的秀发,以及娇俏可爱的步态,顶级美人的氛围便已烘托到极致。

        

到了这会儿,观众已经开始怀疑了。

        

【金锦溪真的毁容了吗?我看着不像!】

        

【只给我一个朦胧的身影,我就已经醉了!】

        

【我就很担心她抬起头,露出一张鬼脸,把我的幻想破灭。】

        

这位观众的担心也是绝大多数人的担心。然而他们多虑了。飞行摄影机继续下降,终于与乌芽芽齐平。听见嗡嗡嗡的声音,她转过头朝其中一枚鸽子蛋大小的摄影机看去,于是奉献了一个怼脸拍的特写。

        

布满弹幕的公屏,在这一瞬间又遭到了血洗。

        

还在奋力打字的那些人,指关节都僵硬了。

        

这是一张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脸。这张脸上的每一处肌肤都像是被上帝亲吻过,被日月精华照耀过,被琼浆灵髓浸泡过。老天爷是如此钟爱她,于是把最完美的一切都堆积在她脸上,如此还不罢休,便又把数不尽的灵秀也倾注在她身上。

        

她的眼睛圆而大,黑而亮,此时正满带好奇地盯着摄影机,也间接盯着端坐在电脑前的观众,强劲的电流从她眼瞳里射出,叫人顿生心悸之感。她穿着一条纯黑色丝绒旗袍,裙摆很短,只堪堪遮住大腿根,两侧开着高叉,里面还穿着一条黑色丝绒短裤。

        

丝绒是一种特别的布料,既能吸纳光芒,也能折射光芒,每每走动,布料的浮面便会从不同角度散出光影。忽明忽暗的光影在这具曼妙的身体上蜿蜒流淌,与如雪般通透的肌肤交相辉映,带出魔幻的美感。

        

坐在电脑前看着乌芽芽的观众,都在此刻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呼吸。摄影机飞到哪里,她的大眼睛就看到哪里,漆黑瞳仁布满清凌凌的波光,叫观众的心也跟着乱颤。

        

刚出生的婴儿,也无法拥有这样一双干净的眼睛。

        

到了这会儿,才有人心有余悸地说道:【好艳!好奶!怎么会有人长成这个样子!这种美人是真实存在的吗?不是什么3D建模?】

        

是的,这是一张艳丽得宛若国色牡丹,却又未曾褪去纯真可爱的脸,明明下巴那么尖,两颊却还长着肉肉的小奶膘,叫人很想伸出一根指头戳一戳,看看她是不是比面团还软,比果冻还嫩。

        

忆起之前上了热搜的那些新闻,观众恍然大悟:【金锦溪之前发的照片根本不是P的!我他妈简直无法想象,照片里的金锦溪已经那么美,现实中的她竟然还可以更美!她竟然不上相,你们敢信?】

        

【今天之前,我是真的不敢信!我一直以为那张照片P得太夸张,原来真相是它根本就没P!我血槽已空!】

        

【这种美色太凶猛了吧!】

        

【看见她的第一眼,我的心脏仿佛被捅了一刀。】

        

【这是不花钱就能看见的美人吗?我能不能冲个会员?我担心待会儿节目组会把慕辰的直播间设置成仅限会员准入!】

        

【以我对香蕉台的了解,他们第二期就会这么干。】

        

【所以还是充个会员比较保险。】

        

越来越多的弹幕跳上公屏,汇成洪流。乌芽芽的初次亮相,对观众造成了难以承载的视觉暴击。他们很快就呼朋引伴,带来了更高的收视率,而乌芽芽绝无仅有的美貌完全撑得起这么高的收视率。

        

据播放平台统计,在这一时段,公司账户里至少涌入了上百万会员费。娱乐圈顶流也无法带来这样的经济效益。

        

节目组总导演收到反馈后差点乐疯。没毁容的金锦溪,杀伤力远比毁了容的金锦溪大得多。

        

正如柳如絮担忧得那样,原本想来看丑八怪的观众,猝不及防之下看见这么一个顶级尤物,都有些扛不住。太过巨大的心理落差和太过强烈的视觉刺激,让他们的情绪像岩浆一般沸腾起来。

        

如果乌芽芽仅仅只是外表的美丽,那么她造成的这种魔幻一般的影响力很快就会消退。

        

但她偏偏不是木头美人。

        

她非但不木,还鲜活得过分。

        

她伸出细长的食指,清点着环绕在自己身边的飞行摄影机,嗓音里带着好奇和兴奋:“一、二、三、四、五……哇,有十三个摄影机在拍我G!”

        

公屏上缓缓划过一条鲜红的弹幕:【这声音……我不行了,我顶不住了!】

        

毫无疑问,这位观众是声控。乌芽芽的声音像一颗裹了美酒的巧克力,甜中带沙,又清澈又热烈,听多了会醉。

        

【光听声音我就硬了。】

        

【脸和声音好配,又艳又娇,又奶又酥,我耳朵都麻了!】

        

【我心脏都麻了!】

        

【这种等级的美色是能杀人的!】

        

类似的弹幕像流水一般冲刷着公屏。意识到这样做会遮住金锦溪的脸,大家又有志一同地停止了发送弹幕。

        

乌芽芽并不知道自己正被越来越多的人围观。她自然而然地抱住易H的胳膊,轻轻晃了晃,小声问道:“综艺要怎么拍呀?”

        

金锦溪刚出道没多久就结婚隐退,的确没拍过综艺。

        

易H明知道小妖怪身上还带着收音设备,却也没提醒,反倒直言不讳:“在镜头前,你得忍着点小脾气。”

        

乌芽芽翻了个白眼。她哪里脾气不好啦?

        

易H用手掌遮住她黑白分明的双眼,嗓音压低:“尤其是别翻白眼。”

        

翻白眼怎么了?丑着你了?我就要翻!乌芽芽很不高兴。

        

看见她噘起的小嘴,易H放下手掌,果见她眼珠子转了转,又冲自己翻了一个白眼,脸上明明白白写着一行字:本小妖就要跟你对着干!本小妖就是叛逆!

        

易H一个没忍住,便低笑起来。

        

小妖怪的长相虽然很美,却美得太过凶猛,也太过完美,如此便会带给人高高在上很不好惹的感觉。完美还有另一种定义,那就是冰冷。

        

一个完美的人往往是寂寞的,周围的普通人在仰望Ta的时候,同时也会远离Ta。所以,易H要打破这种完美,从而促使观众在最短的时间内对小妖怪产生亲近感。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他也知道,小妖怪肯定会翻白眼。

        

但她噘着粉嫩小嘴,翻着漆黑眼珠子的模样也是可爱的。每次看见她露出这种表情,易H都会忍不住扬起唇角。

        

他相信,观众也会喜欢这样纯稚天然的小妖怪。

        

正如他所料,原本不想发弹幕的观众此时纷纷用颤抖的双手打出一行行文字:

        

【搂着胳膊轻轻摇晃,是在撒娇吗?明人不说暗话,我想取代这位帅哥!】

        

【这个男人是谁?他抢了我老婆!】

        

【哈哈哈,忍着点小脾气?看来金锦溪脾气不小啊!好想看她发脾气的样子,肯定很火辣!】

        

【她翻白眼的样子好古灵精怪!】

        

【太可爱了啊啊啊!我好想戳她肉呼呼的脸颊!】

        

【她翻白眼的时候我就想逮着她亲!太傲了,也太娇了!】

        

【不是,这男人笑得好宠!他跟金锦溪到底什么关系?我老婆刚离婚,不能这么快就找男朋友吧?】

        

【为什么不能,人家慕辰还没离婚就找好女朋友了!】

        

这两条弹幕一冒出来就引发了慕辰粉丝和路人的撕逼大战。金锦溪六七年的败家经历和太过奢侈的物质生活早已消磨了大众对她的全部好感。但是,站在这里的人换成乌芽芽,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她只是亮个相,前后不过几分钟,愿意站出来维护她的人就有很多,而且这些人还有一个统称,那就是颜狗。颜狗的战斗力素来十分强悍,而且三观跟着五官走,慕辰庞大的粉丝团竟然与他们斗了个旗鼓相当。

        

慕辰本人是不想斗的。哪怕担心金锦溪会在节目里爆自己的黑料,他也只是戒备,完全无法释放敌意。

        

跟在他身后跨出车门的方文张了张嘴,竟无知无觉地松开了叼在齿缝中的香烟。烟蒂落在裤子上,差点烧穿布料,他这才慌忙退后几步,用手拍打。

        

好在所有摄像头都在拍金锦溪和慕辰,他出丑的画面才没播出去。

        

“这是金锦溪?”他嗓音里带着明显的喘息声。

        

金锦溪脸部肿成猪头的视频还挂在网上,丑得令人窒息,可是面对本尊的时候,他却完全不会受到视频的影响。只要这张脸展现于眼前,面对她的人就根本没有办法思考,更没有办法产生哪怕一丁点恶感。

        

“艾米是疯了吗?竟然撺掇公司和这样的金锦溪解约?”方文不敢置信地呢喃。

        

与此同时,柳如絮也在观看直播,顺便掌握舆论动态。

        

才这么一小会儿功夫,金锦溪的初次亮相就已经爬上了热搜榜,标题就很离谱――《如果美貌有罪,金锦溪一定是触犯了天条!》

        

这么耸人听闻的描述,愿意点进去观看的网友自然很多,于是这条话题的热度还在持续攀升当中。

        

“哪个傻逼取的标题!”柳如絮极其不屑地冷笑一声。

        

经纪人认真打量她,见她只是脸色难看,心性还稳得住,便安慰道:“在娱乐圈,长得好看就能当饭吃,这个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懂。不过不用担心,真人秀秀的是性格,秀的是魅力。脸长得再好看,性格不好,照样会被观众骂得体无完肤。

        

“金锦溪性格那么差,用不了多久就会在镜头前暴露真面目。她一碰到慕辰就会歇斯底里,大吵大闹,像个疯子。没有观众会喜欢疯子。到时候我们再买几篇通稿,炒作她精神有问题,就能把她压下去。不是我说,性格有缺陷的人就不该来拍真人秀,这是自找死路。我敢打赌,金锦溪不但红不起来,还会比以前更黑。”

        

柳如絮想到上一回见面,金锦溪张扬跋扈的模样,便放心地点点头。

        

是的,不会有观众喜欢性格烂的女人,如果学不会收敛和做戏,金锦溪很难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