炙热顶着…隔着布料(高H禁伦)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5日08:04:41炙热顶着…隔着布料(高H禁伦)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17

一人一狗,激烈的搏斗着。

        

骷髅犬冲向柳平,一路咆哮,连续做出几次佯攻的架势,这才狠狠的朝柳平的脖颈咬去。

        

呯!

炙热顶着…隔着布料(高H禁伦)最新章节列表

        

它的头撞上盾牌,被狠狠击飞出去。

        

——现在柳平学乖了,绝不恋战,否则一旦被这条骷髅犬缠上,无论是盾牌,还是护甲,都会被咬出几个大洞。

        

骷髅犬飞滚出去,晃晃脑袋,再次站起来。

        

它以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柳平。

        

“小瘪三,你明明只有十几岁,但战斗的技艺过于熟练了,你究竟是哪位大人的手下?”

        

柳平心头一动。

        

这头炼狱的烈犬,没有接受过什么像样的知识教育,恐怕根本不理解 

        

眼前的环境。

        

它还以为自己是炼狱中的某个存在。

        

“你可能不知道目前的情况,其实我一直看中了你,想要让你成为我的一张卡牌,而不是奥德里奇的卡牌。”柳平道。

        

骷髅犬顿了一下,喃喃道:“果然是来偷狗的……难怪你我所处的这个环境……”

        

“没错,我发动了一种誓约,强制把你带到这里来,让奥德里奇找不到你,而我则有机会得到你的效忠。”柳平道。

        

“太天真了,你简直太天真了——奥德里奇大有前途,而且每天都喂我一根骨头吃,你以为我会投靠你这个小瘪三?”骷髅犬嘲笑道。

        

柳平道:“其实我准备每天喂你带肉的骨头,而且是两根。”

        

骷髅犬陷入沉默。

        

“少年,”它换了个称呼,继续道:“用食物来引诱我,是极其下三滥的手段,只会激怒我,你明白吗?”

        

说话间,骷髅犬的口中渐渐有火光聚集。

        

——它要发动烈焰喷吐了!

        

柳平暗暗警惕,却笑道:“我们再打一轮,如果你依然奈何不了我,那不如跟着我混,如何?”

        

“小子,你先活下来再说!”

        

骷髅犬高高跃起,朝着柳平狠狠吐出烈焰。

        

这烈焰——

        

根本不是什么一团火球,而是一面沸腾的火焰之墙!

        

烈焰来的极快,甚至超出了骷髅犬的扑击速度,也超出了柳平身体反应的速度——

        

躲不开!

        

柳平神情一凛。

        

这就是炼狱的物种?

        

明明只是一只低阶犬类,它的实力却已达到了这种程度?

        

在这生死存亡的一瞬间,柳平几乎是凭着本能挥动手中的霜冷之鸟,激发了长矛上的那道冰霜之力:

        

初级霜冻!

        

但见长矛一震,矛尖暴起一团森冷的雾气,被柳平全力朝前狠狠一刺——

        

奥义·龙牙!

        

这是修行侧的武道矛法奥义。

        

以柳平如今的实力,根本发挥不出这道奥义的力量,但却把其中的技巧使到了极致。

        

霎时间,寒光刺穿那一堵烈焰。

        

柳平整个人乘着森寒之气,从烈焰之墙上钻过去,迎面遇上扑来的骷髅犬。

        

“你躲过了?”骷髅犬惊讶道。

        

它丝毫不犹豫,照着柳平的脸上狠狠咬去。

        

柳平将手中的盾和矛并用,连续施展出挡、敲、磕、推、刺五道攻击,这才堪堪把骷髅犬打退。

        

一人一犬,都开始剧烈的喘息起来。

        

那堵烈焰之墙飞出去仅仅五米,便消散了。

        

它的威力击中在刚喷吐出来之时。

        

如果这头骷髅犬再释放这技能,也许自己可以先朝后退,等着烈焰之墙彻底消散。

        

柳平在心中默默想着。

        

“少年,如果没有这柄冰霜系的长矛,刚才你已经被烧死了。”

        

骷髅犬朝那柄长矛望了一眼,有些不自然的道。

        

柳平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刚才骷髅犬望向冰霜长矛的时候,它那根没有毛发的尾骨悄悄收了下去。

        

收下去——

        

是个什么意思?

        

这家伙全身都是烈焰,钢筋铁骨,自己的屡次攻击都没有对它造成任何伤害。

        

只不过它体量太轻,很容易被自己打退。

        

它还会有害怕的时候?

        

柳平再次望向骷髅犬,只见它那根尾骨又缓缓翘了起来。

        

“你刚才那种冰霜,其实需要很长时间,才可以用一次。”骷髅犬说道。

        

柳平一阵沉默,开口道:“不,它随时可以发动,我通常用它来刺穿一些猎物。”

        

“哼,不过如此。”骷髅犬说着,尾骨又朝下收了收。

        

柳平眯起了眼睛。

        

收一次是偶然,收两次——

        

难道尾巴下面就是它的弱点所在?

        

……懂了。

        

它一身铁骨,但那个部位可能还是柔软的。

        

说起来,许多动物都是一身坚硬的外皮,而那个地方始终柔软如一。

        

柳平握紧长矛,缓缓挪动脚步,开始朝着骷髅犬身后绕去。

        

骷髅犬见他这般举动,连忙跟着转动,始终保持以正面面对柳平。

        

一人一犬,来回绕了七八次,然后停下来。

        

柳平虽然没有成功的绕到对方身后,但脸上却多了一丝胸有成竹之色。

        

骷髅犬虽然成功的保持了正面面对柳平,但神情越来越不安,尾骨始终没有抬起来过一次。

        

一股怪异的氛围油然而生。

        

“你发现了什么?”骷髅犬问道。

        

“没发现什么。”

        

柳平耸耸肩,握着冰霜长矛,摆出前刺的动作。

        

“狠狠的刺进去,肯定会有惊喜。”他口中喃喃道。

        

骷髅犬发出几声愤怒的咆哮,吼道:“你这个龌龊的小贼,难道我会跟你打?不,送我回去,我放弃这场战斗!”

        

火焰在它身上沸腾。

        

空气为之燃烧。

        

它的咆哮声震全场。

        

但是——

        

并没有什么东西出现,把它送回奥德里奇的身边。

        

忽然,一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柳平眼前:

        

“不能放它回去,否则这个时刻的奥德里奇会从它口中知道发生了什么。”

        

柳平身形一振,朝骷髅犬猛冲上去。

        

骷髅犬不甘示弱,张口便喷吐出熊熊烈焰,具现成一堵厚厚的烈焰之墙。

        

谁知柳平早有准备,脚下一蹬,回身便跑,最后连滚带爬的落在五六米开外。

        

那堵烈焰之墙恰好在这个距离上散开。

        

“再来!”

        

柳平朝骷髅犬冲上去。

        

骷髅犬拼着被打了一下,张口就要将长矛咬断,却被盾牌狠狠打飞起来。

        

论战术和策略,它如何能玩得过柳平?

        

骷髅犬凌空翻滚——

        

它那高高翘起的尾骨下面,显露出一团橘红色的烈焰之洞。

        

就是这个!

        

柳平将长矛朝前一送,在那团橘红色的烈焰上轻轻点了一下,便收回来。

        

“汪汪!”

        

骷髅犬发出杀猪似的嚎叫声。

        

它飞滚在地上,嚎了半天才勉强起身。

        

“你这个该死的家伙!”骷髅犬愤怒的吼道。

        

回头望去,一滴滴淡黄渗红的液体从它屁股上滴落下去。

        

这真是一触即残。

        

柳平心中渐渐有了底。

        

“我已经手下留情,否则刚才那一击再加上冰霜之力,保证让你在永夜之中都睡不安稳,时时刻刻回忆着那种滋味。”柳平道。

        

他随意挥动长矛,只见长矛上闪现出一抹森冷的冰霜之雾。

        

骷髅犬渐渐平静下来。

        

是的。

        

对方确实留手了,否则刚才那根长矛可以直接贯穿自己。

        

难道自己真的要死在这个诡异的地方?

        

自己才两岁……

        

“你到底想怎样?”骷髅犬问。

        

“其实你真正厉害的地方,是担当警戒和斥候工作,我非常好奇的是,奥德里奇如何能得到你的效忠。”柳平道。

        

“我今天才被人送到他手上,刚吃了他给的一根骨头——见鬼,那骨头上一丝肉都没有——然后就被传送到这里,跟你这个手握冰矛的家伙打生打死。”骷髅犬颓丧的低吼道。

        

“你是被人送到奥德里奇手上的?等等,他如今到底是什么地位?”柳平奇道。

        

“你发誓不杀我。”骷髅犬道。

        

“我不杀你。”柳平道。

        

“他是庄园的奴仆,但他身怀着高贵的血脉,将来必定会一飞冲天。”骷髅犬道。

        

“血脉?”柳平疑惑道。

        

骷髅犬的嘴角裂开,显露出里面参差不齐的尖利牙齿,仿佛在嘲讽着什么。

        

“是啊,他今天得到了一批宝物,查看其中一柄长剑的时候不小心割破了手指——当时只有我在场,你要知道,我这样的犬类,一闻他身上的血,就知道他有着极其高贵的上等魔鬼血脉,大概和主母是一个等级。”骷髅犬道。

        

柳平浑身一震。

        

原来如此!

        

难怪那个主母会对一个奴仆如此下功夫!

        

难怪作为折磨女神的娅娜,竟然会被下了诅咒,爱上这个奴仆出身的家伙!

        

虚空中,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飞快出现:

        

“你发现了炼狱上层魔鬼的秘密。”

        

“这是与神战有重要关联的艰深辛秘,也极有可能造成一场巨大的风暴。”

        

“你的戏份增加了。”

        

“你的戏份达到了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