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男友家他就狂亲我(小嫩女)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5日07:47:47去男友家他就狂亲我(小嫩女)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3

郝乐关上房门的瞬间,就笑尿了。花样被子配个糙老爷们,这种反差乱炖真要命。

        

泰迪狗进门时怕它闯祸,直接关进了卫生间。郝乐打开门时,小狗狗就那样蹲在地上,吐着舌头,萌萌哒地望着郝乐。关键还瞬间眯眯眼,又睁开,瞬间有点泪光盈盈的意思。小尾巴欢快地摇着。

        

在这之前,屋子里一直都很安静。说明狗狗一种都很乖,没有乱叫唤。

去男友家他就狂亲我(小嫩女)最新章节列表

        

“你这个小家伙,还挺随遇而安的。”

        

郝乐本来就喜欢猫猫狗狗,这条小泰迪颜值高,还这么聪明懂事,立刻喜欢上,摸摸头表示喜欢。小泰迪高兴地围绕着郝乐转。好像认识多年的样子。

        

一般而言,狗狗都很忠诚护主,对主人和熟悉的环境都很依赖,对陌生人疏远。但泰迪这个品种就不一定了,经常活泼好动傻乎乎,见人就亲近,一不小心就跟小母狗们跑了。

        

郝乐捡到的泰迪就是这种。而且看起来年龄很小,处世未深,更加容易被带偏。

        

小东西是个狗精,见主子赏脸,便拼命摇尾巴,殷勤舔手。

        

郝乐拍拍小狗的脑袋,笑眯眯地赶紧洗手。

        

掀起马桶座垫,把泰迪抱到马桶座上,指指马桶里的水坑,“你在这里拉尿尿还有便便。懂吗?”

        

泰迪似懂非懂地望着它。

        

郝乐想想作罢,扫视了下四周,准备挑个旧脸盆给泰迪临时拉屎拉尿。

        

只感觉手有点湿漉漉的。低头一看,好家伙,这狗东西还挺有灵性的,直接尿了一泡。

        

郝乐顾不得手上的污渍,拍了拍泰迪的小脑袋,指着马桶,笑着说,“Good job。”

        

说完抱着泰迪弯腰凑近,按着泰迪的头低下闻闻尿味,希望它能记住,这里是尿尿的地方。

        

放下泰迪,洗完手,郝乐打量了下镜子里的自己。脸上黑乎乎的,胡子拉碴,头发也长了。头发又染了颜色。龇牙一看,一个星期没好好刷牙,牙齿都有些发黄。看起来不仅憔悴,而且有着与年龄不符的颓废沧桑。

        

郝乐用姐姐的洗面奶洗了两次脸,洗下一盆黑水,才白嫩了点。没那么土气和老成。

        

这个过程中,泰迪就蹲在边上,安静地陪着,一动不动。

        

洗手间的窗户正对着一条小区人行道,人行道对面一排大树。明明温度还很低,郝乐却发现一些枝丫上浮现着浅淡的嫩绿,朦朦胧胧像一层绿纱。那是树门刚刚爆出的新芽。

        

郝乐抬起头,脸上还挂着水珠,透过身边的窗户看着那些树,心突然安静下来。

        

可是,天气这么冷,会这么早发芽吗?难道已经立春了?

        

可他翻开手机,上面显示还有五天要到正月十一才立春。

        

也快了。

        

脑子里冒出著名诗人雪莱的那句诗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顺便收到了姐姐的微信,叮嘱他要跟父母保密,不要告诉他们,她早上又开始咳嗽得厉害的情况。怕父母太担心,又啥都做不了。

        

真是个傻姐姐。

        

郝乐对着镜子挤出一个笑容,努力让自己不那么丧。

        

“真希望这一切跟司马说的那样。如果做好事积德,可以换回姐姐的平安。那我愿意做一辈子的好人,对人无限好,有求必应。”

        

郝乐对自己默默地说。

        

他在阳台上一边望着入口处,一边给家里人打电话。如果快递员来了,可以第一时间就能看到。

        

父亲郝国立很久才接电话。接通后,沉默了半天,才很小声地告诉他,情况可能不太乐观。

        

郝乐妈妈退烧了,但咳得厉害。豆豆烧了一晚上,吃了退烧药,贴了退热贴,只是退烧了不久又烧起来。又咳又吐,喝的药几乎吐光了。三个人几乎都没睡觉。

        

豆豆刚刚又吃了药睡下。很怕吵醒她。

        

说完这些,郝国立一向冷静克制的人,都有些哽咽。

        

豆豆哪怕吐得一塌糊涂,脸蛋皱巴巴,都贴心地安慰姥姥:“姥姥,豆豆没事。姥姥别难过了。”

        

这个暖心懂事的小人除了咳得太厉害咳出眼泪,坚强得一下都没有哭。只是瘪着嘴,委屈巴巴地小声自言自语,“好想妈妈啊”。

        

再不就是喊他,“姥爷,很晚了。你快去睡觉!要保重身体。”

        

像棉花糖一样柔软甜美。越发让人感动的同时,更加心疼。

        

郝国立故意把音量降低,结果还是把豆豆吵醒了。

        

“妈妈!”

        

豆豆挣扎着爬起来,试图抢过爷爷的手机。

        

突然又咳起来,咳得整个小人背过气去,似乎窒息了。

        

人还太小,不懂得如何咳出喉咙深处的痰。咳了半天,也没有咳出来,挣扎了半天,才吐出来些有些发黄的沫沫。却能听见喉咙里呼呼地响,像风箱一样。

        

这就说明有痰。

        

“豆豆!”

        

姥姥赶紧帮她擦嘴,心疼地抱住她,替她倾斜身子,拍打后背。外孙女咳成这样,比自己咳还难受。恨不得替她把痰咳出来。

        

“是舅舅,”郝国立心疼地摸摸豆豆的脑袋,把手机凑到豆豆耳边,“舅舅说给妈妈送早餐去了。放心吧。妈妈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你也要快点好起来啊。”

        

“豆豆!豆豆你怎么样了?”郝乐焦急地喊着,万分担心这个可爱的小人儿。好像生怕对方听不见。

        

“舅舅,你辛苦了~”豆豆露出甜甜的微笑,有些虚弱和难受。还未站稳,便又“哇”地呈喷射状吐了一地。刚刚好不容易喝下去的药全都吐出来。

        

地上的呕吐物中有一堆明显的痰液。

        

更糟糕的,豆豆又继续连连咳起来。

        

“这可怎么办?国立?吐成这样,药一点没吃进去,都吐了。”

        

丁晚香六神无主地拍着豆豆的后背,心都碎了。

        

“姥姥……”豆豆虚弱地抓着丁晚香的手,似乎试图在抓住一棵救命稻草。

        

“豆豆……”丁晚香声音里含着泪,已经格外地克制,怕吓着孩子,可泪水却噗噗地掉下来。

        

小孩子生病,哭哭闹闹,还正常。豆豆这样懂事,不哭不闹。让人好难受。

        

“姥姥,别拍我了。我好难受。”豆豆虚弱地对着丁晚香笑了笑,“我是不是得非冠了?”

        

“没有。不会的。别瞎说。”丁晚香手忙脚乱地想去捂住豆豆的嘴巴,让她别胡说,又飞快地拿开手,用纸巾帮豆豆擦污迹。

        

“豆豆,你只是跟以前一样感冒了。先睡一觉。睡一觉就好了。”

        

郝国立轻声安慰道,听不清手机里郝乐说了什么。

        

豆豆问“我是不是得非冠了”,简直就像大锤子砸到脑门,头破血流,痛彻心扉。那是他和老伴昨晚上压在内心深处最可怕的恐惧,说都不敢说出来,怕一语成谶。

        

“我也想叔叔。”

        

豆豆虚弱地依靠在丁晚香的怀里,紧紧地贴着姥姥的胸口,仿佛听到嘭嗵嘭嗵心跳声才觉得安稳。

        

丁晚香紧紧地搂着豆豆,又怕影响她呼吸,微微又放松手臂。

        

豆豆闭上了眼睛,睫毛扑闪扑闪地颤动着,挂着泪水。

        

郝国立不知道豆豆睡着了没,连再见都没说,直接摁掉了电话,怕吵醒了豆豆极为稀少的小睡。立刻给儿子发个微信过去。

        

“先不要告诉你姐,免得担心。观察看看。”

        

郝乐双手握着电话,心里异常很慌乱,呼吸都有些不顺畅。刚刚他在混乱中在电话里要求送豆豆去儿童医院,但好像父母都没听见。

        

立刻给父亲回过去,“豆豆是不是很严重?我还是开车送她去医院吧。”

        

郝国立犹豫了片刻,还是回复,“暂时不用。”回复完毕,自责地偷看豆豆。还是担心万一三个人都感染了非冠,一接触就传染给了儿子。家里没人了。不能让郝乐也一起感染吧?

        

收到回复,郝乐不甘心地给父亲拨去电话一遍又一遍,却无人应答。想必故意设成了静音,怕影响豆豆难得的睡眠。

        

拿着手机,心绪不宁。

        

家里让他帮忙向姐姐隐瞒豆豆病情,姐姐让他帮忙向家里隐瞒自己病情。

        

这样真的好吗?

        

真要彼此撒着善意的谎言吗?就是因为哪怕知道,也无能为力?

        

一家人不是应该一起面对吗?为何如今偏偏各自为战?

        

万一呢?

        

如果万一呢?

        

他异常地烦躁。

        

郝乐双手紧紧抓住阳台护栏,上上下下地起伏。

        

无处安放。

        

仰望天空,天空晴朗,明明是蓝的,却怎么总感觉灰蒙蒙。

        

眺望远方,这座城市空旷得似乎是个无人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