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摩托车上爱(欲浪媚妇)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3日09:57:41我们在摩托车上爱(欲浪媚妇)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5,671

厨房里,随着剁剁剁的声音,一根黄瓜被悬在空中的菜刀飞快地切成了小片。

        

另一边,油锅上方一把锅铲刷刷翻炒着锅里的牛肉和芹菜。

        

同时,一道快到模糊的身影在厨房里如彩虹一般来回的滑动。

我们在摩托车上爱(欲浪媚妇)最新章节列表

        

就像国产玄幻剧里的五毛特效一样。

        

“卧槽,这也太牛了……”

        

林木张大嘴,喃喃地念叨。

        

他总算明白莫君为什么不让自己帮忙了,就她这车速,自己要是呆在厨房里不得被撞死啊?

        

听到林木的声音,那道五毛彩虹停了下来,莫君一手拿着锅铲一手拿着菜刀,身上的连衣裙上沾满了油渍。

        

“何事?”

        

“呃,我忘了给你系围裙了。”

        

林木挠挠脸颊,走到厨房门口的冰箱旁边,从墙上取下围裙,朝莫君走过去。 

        

“为何做饭时要穿衵服?”

        

莫君疑惑地问道。

        

林木听不懂:“什么是衵服?”

        

莫君声音低了些,“就是......你们现在说的内衣。”

        

林木低头一看,忍不住笑了。

        

你别说,这围裙的造型还真挺像古代的肚兜的。

        

估计莫君她们那会儿就管肚兜叫“衵服”吧?

        

见莫君有些警惕地看着自己,林木连忙解释道:

        

“你别误会,这叫围裙,是我们炒菜时候穿在衣服外面的,以防像你这样炒菜时衣服沾上油污。”

        

一边说还一边指了指莫君的裙子。

        

莫君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裙子上竟满是油渍,她哎呀一声就叫了起来。

        

身形一闪到了外面的客厅里,接连扯了好几张纸,慌乱地朝自己的裙子擦,脸上满是懊恼。

        

“没关系,衣服沾上了油马上用洗洁精干搓就能洗干净,你把裙子换下来吧,我帮你洗。”

        

林木走过去,微笑说道。

        

“喔,好,好。”

        

莫君连忙回到卧室,关上门,很快换了一件白T恤和一条长裤出来,把那条裙子递给林木。

        

“多谢你了,下次,下次我会学习怎么洗衣服的。”

        

林木接过,低头微笑看着她。

        

“你笑什么?”

        

莫君被他看得回退了半步,忍不住问道。

        

“我很高兴。”

        

林木笑着说道:

        

“刚才你的反应,就和一个心爱的衣服被弄脏了的女孩子一模一样,我很高兴,你越来越像咱们现代社会的人了。”

        

莫君一呆,抬头看着他,清冷白皙的瓜子脸忽然从双颊边缘开始出现了一丝红色。

        

“菜要糊了。”

        

她飞速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围裙,穿好,身子一闪逃回了厨房,背对着林木,继续炒菜。

        

林木看着她的背影,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低头看看手里的蓝色格子裙。

        

嗯,还是温的。

        

“不许再看了!”

        

厨房里传来女剑仙冰冷的声音。

        

“看什么?”

        

林木已经完全适应了她的色厉内荏,笑呵呵地问道:

        

“看你做饭还是看你的裙子?”

        

“都不许!”

        

林木无辜地道:“厨房就挨着客厅,我一抬头就能看见,这能怪我吗?还有,我不看你的裙子哪里弄脏了怎么帮你洗?”

        

莫君转头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转过头继续做饭。

        

林木没再继续逗她,拿着裙子进了厨房,洗洁精在厨房里。

        

“麻烦你把那个瓶子递给我。”

        

林木指了指洗碗槽边上放着的立白。

        

“自己拿。”莫君气哼哼地给了他一个后脑勺。

        

林木笑了笑,自己从她身边挤过去,在洗碗槽边上拿了洗洁精,仔细地滴在了裙子上被沾了油渍的地方。

        

莫君悄悄侧头一下,看了一眼他的动作,见他要转头,立马又把头撇了回去。

        

“我去卫生间洗衣服,你有什么事就大声叫我。”

        

林木对她说了一声,满脸笑容地走出厨房。

        

莫君没回答,片刻后,转头悄悄查看,却见这家伙居然还站在客厅里,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你、你不是去洗衣服了吗?”

        

女剑仙顿时慌乱了,莫名有种做了什么羞耻的事被抓住的感觉。

        

“马上就去,我只是想再看看。”

        

林木微笑说道。

        

“看、看什么?”

        

不知怎么的,莫君忽然觉得道心都有些不稳了。

        

“没什么。”

        

林木转身走进了卫生间。

        

莫君莫名地松了口气,感觉刚才险些被戳破了一层的道心又稳固了。

        

只是,她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

        

为何我对自己他触碰我的衣物没有任何的抵触,更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妥?

        

在莫君曾经生活过的那个年代,女儿家的贴身衣物自然是不能随意交给陌生男子触碰的。

        

更何况,这贼子还不止是触碰,还要抓捏搓揉……

        

如果是在第一次入世时,如果有男子敢对自己做这样的事,早就被她一剑斩去双手了。

        

可现在,为何我心里对此没有觉得一丝的不妥?

        

为何会如此?

        

莫君越想越没有头绪,越觉得心烦意乱,怔怔站着,直到一股糊味钻入了鼻子。

        

“哎呀,真的糊了!”

        

女剑仙手忙脚乱地在那儿叫,慌乱下又不知道该怎么关火,只得把整个炒锅拎起来,朝卫生间的方向喊:

        

“林木,菜炒糊了,怎么办?”

        

“来了来了!”

        

林木手都来不及擦干,赶紧从卫生间里跑出来,直接把灶台的火关了,然后把抽油烟机开到最大档。

        

接着从莫君的手里把炒锅接了过来,一边道:

        

“小心,别烫着。”

        

莫君见林木手脚麻利地将锅里的菜铲出来,把炒锅放到洗碗槽下,用冷水冲洗,然后再用钢丝球将黑糊糊的锅底刷干净。

        

她垂下头,头低声道:“对不起。”

        

“没关系,谁都有第一次。”

        

林木笑了笑,一边刷锅一边对安慰她道:

        

“其实什么事都一样,经过第一次的短暂疼痛之后,第二次就会顺畅很多了。”

        

莫君觉得他这话听着好像有点怪,但还是点点头,毕竟这次确实是她的错。

        

“这盘芹菜牛肉我们是不能吃了,好在你还没有放辣椒,明天带去店里给猪猪它们加餐。”

        

林木把糊掉的牛肉倒掉,剩下的则装进了食品袋里。

        

莫君看着他麻利的动作,和温和的笑容,她忽然开口:

        

“林木。”

        

“嗯?”

        

“这个俗世的男子,是不是都像你这般,这般……温润宽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