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上你是我的人(古代翁熄系列乱)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3日09:37:59火车上你是我的人(古代翁熄系列乱)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6

张瑶听完褚兰的话就笑了,道:“那个褚梅嘴上说她不是褚梅,对你们娘两个可是照顾得很呢!”

        

褚兰:“所以,以后你也就别跟她生气了。她就是表面上冷淡。”

        

三人就在饭店门口分了手,褚兰带着胡芯先去学校办了暂时停止学业的手续,就带着胡芯回了她们的公寓,收拾完东西就接收到张瑶的微信,通知她们娘两个已经买好了晚上十一点的车票。

火车上你是我的人(古代翁熄系列乱)最新章节列表

        

褚兰带着孩子拉着行礼箱就出了门,不想还没走到楼道口她就听到拐角后面传来了周聪和杨秋语说话的声音,吓的她脸色登时一白。

        

她拉着孩子迅速转了个方向,从另外一条楼道走到了电梯口。孰不知她这点凡人的小把戏怎么可能瞒得过两个修真人士?

        

她还以为逃出了这两人的魔掌,暗中松了一口气,带着孩子上了电梯。她按下一楼,可是电梯刚下到十三层突兀地就停了下来。

        

但是电梯门也不见打开,她试着按了开门键,但电梯似乎坏了,并没有反应。

        

电梯停了片刻,呼的一下就开始上行。褚兰吓的倒吸一口凉气,猜想周聪和杨秋语已经知道她带着孩子要逃离,肯定是施了法术又把电梯拉了上去。

        

她想的八九不离十,就是有点低估这些习惯于高高在上之人的思维方式了。他们瞧不起褚兰这样的凡人,视他们的生命如草芥,但也不介意让她们娘两个给自己找点乐子——谁让她们竟然想逃?!

        

所以,电梯上行几层,突地又停了。 

        

“妈,我害怕!”胡芯吓的直哆嗦,说了一句。

        

褚兰有啥办法,只能把孩子紧紧地搂进自己的怀里,靠在电梯边上,扶着电梯扶手。

        

电梯又开始下行了,这次居然没有停,而是直接到了一楼。

        

褚兰松了一口气,一手拉着孩子一手拉着行礼箱赶紧下了电梯,匆匆出了单元楼,没想到刚走到公寓绿化带中的小路,突地就觉脸前一阵风起。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嘲讽的女人声音道:“居然平安地走出了电梯啊!”说话间,白天见过的那个杨秋语就出现在她们两人面前。

        

褚兰吓的赶紧把胡芯拉到自己身后,颤声道:“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呵!”周聪的笑声从身后传来。

        

褚兰转身,果然就看到周聪从黑暗中走来,道:“褚兰,我们对你们母女两个不感兴趣,我们只想知道你们口中那个褚梅的下落。”

        

褚兰:“你觉得她那样的人,我能知道她在哪吗?!”

        

周聪:“你可能不知道,但只要掌握住你们母女两个,她应该会自己找上我们。”

        

杨秋语道:“你别怪我们。我们也是丢了东西,想找她打听一下而已。”

        

褚兰纳闷道:“丢了什么东西?”顿了一下,又道:“褚梅不会偷别人的东西。”

        

杨秋语哧笑了两声,道:“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们这个圈子里的生存法则。”

        

这年月,修真人士少之又少。

        

周聪和杨秋语这段时间已经仔细分析过了,鉴于小区监控录像没有拍到任何可疑人士,那么偷走夜明珠和古刀的人很可能是和他们一样的修真人士,有法术在身,自然能逃过监控。

        

所以当他们发现胡芯身上有灵药气息的时候,就想到了他们丢的那两件贵重的藏品,当然不可能放过这次机会,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周聪冷声道:“跟我们走一趟吧!”说着伸手就要抓褚兰的手臂。

        

突地就听胡芯唤了一声:“大姨!”

        

周聪和杨秋语都是一惊,顺着胡芯的目光纷纷扭头看过去,就见不远处,绿化带中一棵红枫树的枝丫之上,悠然侧卧着一个明眸善睐、肤白胜雪的少女。

        

看五观和褚兰是一模一样,但是这气质却是非常超然卓绝。她穿着似真丝材质的白色唐装,只是这唐装上却是有能量兜兜转转——竟然是一件法衣。

        

“两位,你们是要找我么?”楚念淡笑着问,示意褚兰带着孩子离开。

        

褚兰拉着孩子和行礼就想走,却听周聪厉喝一声:“站住!”

        

褚兰虽然吓的心悸,但并不想停下来,可是脚却不听使唤地定了下来。但很快她就发现自己恢复了行动力。

        

“鼠辈而已,也敢这么放肆!”楚念的声音响起,明显是施法解了周聪对她们母女下的禁制。

        

褚兰再不敢耽搁,拉着胡芯和行礼,以最快速度逃出了小区,上了一辆出租车就赶往车站。

        

眼见楚念轻易就解了自己的定身法,周聪颇为惊讶。要知道他曾经是仙界的仙君,就算是灵界的法术,他掌握的数量和种类也远不是灵界的那些修士所能比。

        

周聪惊讶的功夫,杨秋语已经冷声询问楚念:“你就是褚梅?”

        

楚念:“我不是褚梅,只不过是她们误将我当成褚梅而已。”

        

杨秋语:“那你是谁?”

        

楚念笑道:“你猜。”

        

杨秋语翻着白眼“切”了一声。

        

周聪道:“据我们所知,当今世上剩下的修士可不多了。”

        

楚念:“我不是修士。”

        

周聪皱眉道:“那你是什么?”

        

楚念复又笑道:“你猜。”

        

周聪登时气短。

        

杨秋语沉默了一下,道:“虽然这样说可能有点冒昧,但我们还是要问一问。我们丢了两件东西,你可知道下落?”

        

楚念点头道:“知道。”

        

杨秋语一惊,和周聪相视一眼。虽然他们因着这世界修真者非常有限,而猜想这个女人可能就与他们丢的东西有关,却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坦承,竟然直接承认了。

        

周聪问:“是不是你拿了它们?”

        

楚念沉吟了一下,道:“你这么说不太准确。”

        

周聪:“怎么讲?”

        

楚念扬唇冷笑了一下,看着二人的目光更加清冷十倍,道:“那把刀,就是我。”突地化出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