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进入了穿婚纱的她(h调教虐核)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2日08:53:40他进入了穿婚纱的她(h调教虐核)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24

每个人在回首往事的时候,都会有那么几段难以启齿的事情:比如小时候问隔壁班的女生为什么不站着撒尿,想要装逼但是被拆穿,或者是在书本的角落写下那些中二又悲伤的句子。

        

如果现在我们重新找回当年用过的账号,登录上已经十年没用过的qq空间,看到曾经写过的状态和留言,估计会尴尬的直揪自己头发。

        

而写小说......似乎也是这样。

他进入了穿婚纱的她(h调教虐核)最新章节列表

        

“呵呵——小丑......游戏?”

        

这种名字听起来就不怎么吸引人的书,真的是我写的么?

        

就在一年前,我竟然在偷偷的写过这种东西啊。

        

回忆里,似乎朦朦胧胧的浮现出了一个在电脑前面敲击键盘的身影。当时的我在想什么?

        

管他呢。

        

写小说,终究不是什么能养活自己生计,不是固定的工作,没有工资条,创作需要灵感,需要天赋,在这一切的支持之下,还没有五险一金。

        

现在我已经快要到30岁了,已经是三十而立的年纪,有了家庭,有了妻子,有了一切我这个年纪应该拥有的东西。 

        

而这些东西之中,很显然没有‘小说’的位置。

        

“我不会再写了......”

        

记得在结婚之前,我的家人与我促膝长谈,最终,我这样说道。

        

而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我也突然的觉得,写小说,似乎的确不是那么有吸引力了。

        

毕竟结婚了......和她......

        

就在这时,我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她。

        

我的妻子......一个长相可爱,但是脾气有些暴躁,又很神奇的能在暴躁之中找出一点温柔的人。

        

新婚前夜......

        

“你有什么愿望么?”我问道。生日一年一次,婚礼一辈子应该也不会有太多次,所以按照数量上来看,婚礼时许下的愿望,应该比吹蜡烛时许的愿灵一些。

        

她还在整理明天需要穿的婚纱,所以没有正眼瞧我,事实上她平时的目光也不会总聚焦在我的身上,偶尔的瞬间我与她的视线相触,她的眼神和表情一样,有些冷,带着冰碴子,但是那冰碴子里总能带着不经意的光。

        

“我希望你能做你喜欢做的事情......”她的语气也是漫不经心的。

        

“哈哈,我就在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啊。”我笑着说。

        

上班,下班,吃饭,睡觉,偶尔还能期盼一下喝点小酒,这便是周围人的生活,我自然也不是那个特殊的人......所以我也应该喜欢这些的。

        

她将婚纱的袖口摆正,再次不经意的看了我一眼,我的心里颤了颤,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明天会很累的,早点睡吧。”

        

“嗯。”

        

这时候,按照电视剧的桥段,她应该说一句“我爱你”之类的话,但是我却不期盼那样,就算她说了,我也大概率会接上一句“我知道。”

        

就这样,我们在一起......

        

那之后呢......

        

那之后我便成为了所有人都期望并且羡慕的样子,与周围的同事,家人,街上的车水马龙,早餐铺子,夜晚的灯,我与这些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如同这个城市里的芸芸众生一样,相似的那么严丝合缝,挤公交时,好像是一眨眼,我便被淹没了,像是一滴没入了海里的雨,归于大海时,雨也便不是雨了,再也寻不着踪迹。

        

那之后,我只记得生活,其余的......便都忘了.....

        

就像是此时此刻的周言......

        

清晨,他睁开了朦胧的睡眼,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不再爱睡懒觉了。

        

曾经每天中午才会到侦探社的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迟到了。

        

他开始整理案件记录,认真的填写调查报告,每天用2个小时去翻阅侦探网络,然后细心的记下那些可能会接手的案件号码。

        

梳洗之后,他坐上了公交车......还是相同的路,但是这个世界,已经不再一样了。

        

大概是一个月前,整个联邦之中发生了一件大事,20个带有明显反社会倾向的人自杀了。

        

他们的死,给联邦带来了一条宣泄不满的渠道,而这些不满,则如同星星的火,掀起了燎原的灼热。

        

这一个月来,罢工,游行,以及各种媒体的肆无忌惮的报道,都已经达到了无法压制的程度。虽然社会依旧在运行着,但是却已经不像是曾经那么轻松写意。

        

而在这个基础上,海门监狱的大越狱,则更是给联邦政府一击当头棒喝,因为海门监狱是整个联邦最高规格的超级监狱,如果这里都失守了,那么联邦还能拿出什么来证明自己可以保护这个世界上的民众。

        

我们的工作是为了什么?

        

我们的纳税是为了什么?

        

当联邦里的人的工作,学习,生活,在什么保障都没有的情况下,政府又将用什么来维持这些人内心的安稳。

        

事实证明,联邦拿不出来,起码暂时拿不出来,所有,这个世界,就这样陷入了混乱与继续运行的夹缝之中......

        

铃~铃~铃~

        

溪言侦探社的风铃想了起来,周言走了进去。

        

和平时一样,林溪依旧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这个工作狂似乎在‘集体跳楼’事件之后,便将自己野蛮的逼到了一个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之下,甚至她将咖啡机搬到了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

        

周言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下班回家的,更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上班的,又或者.....她根本就没有离开过。

        

“为什么要把自己逼成这个样子,那些人的死,又不是你的错......全世界都没办法阻止他们的。”周言曾经这样问过林溪。

        

“侦探总是要守护这个世界的,如果我有一天死了,在天堂或者低于见到了我那混蛋老爹,他知道在我的守护下世界变成了这个样子,我揍他的时候,会不好意思尽全力的......”

        

这是林溪的回答,但是周言知道,她只是在责怪自己而已。

        

新年......在元旦过后的一个月,这个世界即将应该最最盛大的节日。

        

而在这一个月里,周言也再次凭借【DIT】的推举,晋升成为了【雷恩】级别的侦探,成为了本世纪晋升最快的新人。

        

但是那又如何呢......

        

“咔~”

        

一声轻响。

        

周言掏出了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烟,辛辣的味道缓缓的灌满胸腔,让他的脑子稍微精神了一些。

        

终于.....周言也开始吸烟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