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放荡的娇妻静蓉(挺进花心)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30日08:49:07暴露放荡的娇妻静蓉(挺进花心)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6,188

霓鸾

        

时光若水,转眼便到了二月。

        

赵霓趴在桌子上,用双手拖着下巴,盯着一盏花灯。

暴露放荡的娇妻静蓉(挺进花心)最新章节列表

        

口中喃喃念叨着:“都已经半个月了。”

        

除了每日按照约定去女学之外,还真的是无所事事。

        

夏赏端着刚做好的栗子糕走来,听到赵霓这么说,面含疑惑地问:“什么半个月?”

        

“哇,有栗子糕吃呀。”

        

赵霓连忙坐直身子,捻起一块栗子糕送入口中,假装什么都没有说过。

        

夏赏见状,也就没有再问。

        

春惜快步从屋外走了过来,神情欢愉,“小姐,明日姜国公主成婚。”

        

“这么快呀。” 

        

赵霓思索一番,这种时候宁陟应该会去的吧。

        

不对,她念叨宁陟做什么?

        

宁陟有什么好念叨的。

        

“贺礼都备好了?”赵霓问。

        

春惜连连点头,“小姐放心。”

        

先前小姐对于这种场面上的事情一向是置之不理,关系再好也不去。

        

虽然小姐也没有关系好的人吧……

        

所以准备贺礼这种事,她们这些做丫鬟的早就练就的轻车熟路了。

        

赵霓颇为满意,这几个大丫鬟平日里还真的是挺让她省心的,大事小事都不用她操心。

        

“好,那明日到时辰便准备出门吧。”

        

“是。”春惜一脸的喜气,仿佛出嫁的人是她一样。

        

赵霓不甚理解,其他大丫鬟却心里门清。

        

小姐好不容易去参加别人的婚事,能不重要吗?

        

对她们来说,简直是空前绝后啊。

        

能不高兴吗?

        

……

        

翌日,天气出奇的好。

        

赵霓早早的带上春惜,去往同在朱雀街的柯府。

        

北定公府与柯府平日里没有什么来往,因此像柯家办喜事这样的事,北定公府至多会念在同住一条街的份上,派下人送去薄礼。

        

而赵霓之所以前往,一是念在与柯子琪同窗的情谊,二是念在与姜乐雅的缘分。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看,赵霓也算是幕后的媒人。

        

所以便由赵霓理所当然的代表北定公府前去。

        

虽说西和帝将更为气派的三王府赐给了姜乐雅,可成婚这种事,还是得按照姜乐雅嫁入柯府的规矩来。

        

不管怎么说姜乐雅也是来和亲的。

        

至于婚后二人住到何处,那也就不是旁人可以操心的了。

        

正在府中无所事事的柯子琪看到赵霓,仿佛看到了亲人。

        

“阿霓……”柯子琪可怜巴巴地看着赵霓。

        

赵霓赶忙阻止柯子琪继续说下去,“打住!不就是不让你帮忙吗?那你就歇着好了。”

        

能无所事事还衣食无忧的生活,也算是一种幸事啊。

        

多少人还求之不得呢。

        

柯子琪努起嘴,可怜巴巴,“好吧……”

        

赵霓眼神一动,“你也不算是没有事做。”

        

柯子琪眼含期待的看着赵霓,等着她说出个所以然来。

        

赵霓轻咳一声,“招待好客人,比如我。”

        

柯子琪忍不住笑了,阴霾一扫而空,“遵命!”

        

听到这两个字,赵霓嘴角一抽,不由打了个哆嗦。

        

赵霓在女客歇息的地方待着,与柯子琪坐在一起嗑着瓜子。

        

春惜脚步轻快的跑了过来,附在赵霓耳边轻声道:“小姐,王爷来了。”

        

赵霓神情坦然地淡淡嗯了一声,柯子琪眼神迷惑地看着赵霓,“可是有什么事情?”

        

赵霓摇头,挤出笑容道:“府上可有方便更衣的地方?”

        

柯子琪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连忙指路,“就在前面不远处,我带你过去吧?”

        

“不必,多谢。”赵霓脸含微笑地起身,带着春惜离开。

        

柯子琪盯着赵霓的背影,产生些许疑惑。

        

这似乎走的方向,不是她指的那条路吧?

        

她刚给阿霓指过路,不至于这么快就忘记了吧?

        

难道更衣只是个借口?

        

柯子琪带着狐疑,好奇心使然,默默跟了上去。

        

梅花树旁,站着一道颀长玉立的身影。

        

宁陟双手附后,目光盯着梅花发呆。

        

赵霓轻声道,“王爷。”

        

宁陟扭头看过来,脸上绽放出一抹笑意。

        

赵霓缓步走过去,春惜则很自觉地候在一旁,与二人之间保持一段距离。

        

“赵姑娘这几日没出门吗?”

        

“出门了,”赵霓眼含失落,“只是去女学而已呀。”

        

宁陟洞察出了赵霓的心思,笑道:“过两日东市烩羊肉馆重新开张,赵姑娘可要与我同去品尝?”

        

赵霓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道:“好啊!”

        

话说出口,才意识到自己好像答应的太过于爽快了些。

        

于是轻咳一声,补充道:“何时重新开张?我看看我有没有空。”

        

宁陟似笑非笑的看着赵霓,“二月初五。”

        

赵霓点点头,假意思索一番,然后才缓缓道:“我还要去女学,王爷是中午去还是晚上去?若是中午去的话,我就不在女学用膳了。”

        

看赵霓的神情,仿佛她平常是个按时去女学的人。

        

宁陟没有拆穿她,而是一脸认真道:“午时。”

        

赵霓道:“那好,我待女学散学后,就直接赶过去。”

        

哎,怀念过去可以肆无忌惮逃课的时光。

        

今日若不是姜国公主成婚,她还是要去女学的。

        

趁着今日这番光景,她才得以空闲下来。

        

早知道执行起来这么难,她当初就不应该信誓旦旦的答应。

        

宁陟目光柔和的看着赵霓,“赵姑娘若是不想去女学,我倒是有个法子。”

        

赵霓一脸认真的看着宁陟,等着他说下去。

        

宁陟一本正经道:“若是赵姑娘嫁与我为妻,自然也就不用去了。”

        

赵霓强忍住想要动手的冲动,保持微笑的看着宁陟。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主意呀!

        

而且这也算是法子?

        

她若是想任性,大不了就违背当初的许诺便是。

        

违背许诺和嫁人为妻,她大概率会选择前者。

        

赵霓抿了抿嘴,话也没说的径直离去。

        

躲在门后的柯子琪将这场面看了个清清楚楚。

        

阿霓竟然是过来见九王爷的?

        

虽然她听不到二人之间说了什么,可也不难看出,他们两个人看对方的眼神很不一般。

        

莫非……

        

柯子琪心中产生一个大胆的想法。

        

怪不得今日总觉得阿霓心不在焉,原来竟然是有心中所念之人了。

        

是为同窗兼棋友,柯子琪倒是很为赵霓高兴。

        

柯子琪看到赵霓朝这个方向而来,柯子琪连忙快步撤走。

        

倒也不是怕什么,只是偷听这种事,似乎也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