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的呻吟声(缚龙by)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26日12:43:14大炕上的呻吟声(缚龙by)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6

      

“寒…漠…尘…”

        

苏娆走出屋,那双桃花明眸内深邃骤深。

        

“看来是又出了什么事?”

大炕上的呻吟声(缚龙by)最新章节列表

        

此一言,不用多想,苏娆便知必定是诸暹皇宫之内又生出了什么事端。

        

这次,苏娆没有让依影暗中跟上去,而是自己出手。

        

她倒要好好看看,究竟是什么事,竟能让暹毅迟韶有如此突然变化。

        

她和暹毅迟韶相处已不短,无论是暗下那个寒漠尘的他,还是现在这个毅亲王,他既对她言,给她一个满意交代,必定是对容皇后心生杀念…

        

可是现在却这么拿了一个曹左史来完事,是又因容玉儿威胁,又因卫皇…

        

须臾,红衣褪,白衣着,一身红装换儒衫,腼腆的小书生,从清风榭后门悄然离开,跟在黑檀木马车后。

        

毅亲王府前。

        

那道月牙白身影,从早间一直等至此刻午后,准确来说是从回来京畿后,容枫便已前来找暹毅迟韶几次。 

        

他随同暹毅迟韶和苏娆回来之后,本想入宫去见暹木亚玲,告知暹木亚玲她的小皇叔无事,也去等暹木亚玲来告知他,解答他心中浓浓疑惑。

        

可容枫却未曾入得宫,被漠鹰请回使馆。

        

“本王诸暹国之事,身为澹梁太子,最好莫要插手,以免影响两国亲情。”

        

暹毅迟韶的原话。

        

如此话,暹毅迟韶不止一次说过。

        

容枫难见暹木亚玲,只得来找暹毅迟韶。

        

“毅亲王…”

        

黑檀木马车刚停下,容枫便大步过去。

        

暹毅迟韶下车,看着容枫一眼后,走进府中。

        

容枫当即跟上去。

        

躲藏在暗处拐角的苏娆,见着容枫,桃花明眸当即暗动,深沉又幽然。

        

他来做什么?

        

直接绕道去了毅亲王府的后门之地,苏娆刚准备潜入进去,后门竟被打开,两个幕离遮容的女子悄然出来。

        

只是听声音,苏娆已知此二人乃何人。

        

“小姐,霁月世子早已暗自离开了,他早已离开了京畿,我们别去了吧!若被王爷知小姐竟去清风榭…”

        

舒兰恳求。

        

“舒兰,我原以为我恨透了霁月哥哥,可当再次见到他,我才发现,哪怕霁月哥哥累我如此这般境地,我也难恨他,难恨,也依旧难忘。”

        

一声自嘲,赵莲馨再言:

        

“我是赵家女儿,我有我的骄傲,我已嫁作他人妇,此生与霁月哥哥再不能有交集,我要对自己的这场懵懂,做最后的告别,彻底告别。

        

姑姑说的对,我既已是毅亲王的侧妃,事已至此,我就该抓住这个男人的心,我要像姑姑一样,高贵一生,荣华一世。

        

我赵莲馨,前半生不如她苏娆又如何,可我的后半生,必须要比她高贵,她抢走了霁月哥哥,但暹毅迟韶她绝抢不走,正妃之位只能是我。”

        

曾经那双兰花般的美眸,此刻内里似又渲染出一圈浓墨,染了她这颗心。

        

赵莲馨变了,因为苏娆在诸暹皇宫外的那一番似羞辱之言,她变了。

        

明白了舒贵妃当日所言,开始追踪了名利。

        

赵莲馨如此言,舒兰只得闭了嘴。

        

两人就要从小巷离开,却突兀听到一声响。

        

赵莲馨倏然看向一旁小巷。

        

舒兰更面露了紧张,忙忙两步过去。

        

弄出声响的小子因此从巷子里出来。

        

“两位小姐,行行好,给点吃的,给点吃的吧!”

        

面容黑黝黝的小乞丐,看着也就八九岁,向赵莲馨伸出那脏兮兮的手。

        

面上也极其的脏兮,也就唯有一双眼睛是透亮的,没有被如此生活所压垮,而是带着小儿郎的熠熠光色。

        

“哪里来的乞丐,赶紧滚,滚滚滚。”

        

舒兰嫌弃的后退,护在赵莲馨身前。

        

“好心的小姐,行行好,给点吃的吧!给点吃的吧!”

        

小乞丐祈求,更直接给赵莲馨磕头。

        

“舒兰,给他一些银钱,打发了。”

        

赵莲馨不想在王府外生事,以免被暹毅迟韶察觉,打发小乞丐离开。

        

“赶紧拿了银子滚。”

        

舒兰还是那么一副瞧不起贫苦人的丑陋嘴脸,施舍的给小乞丐扔了一锭银子后,一脸的嫌弃,还拿出手帕擦了擦手,才随着赵莲馨从巷子离开。

        

两人刚离开,小乞丐那副乞讨模样当即便消失,看着扔在地上的银子,一息,还是捡起来了银子揣入怀中。

        

“如此也好,晚上回去可以给阿弟多买两只他最爱吃的白客楼的烤鸡…”

        

眼前,又投落一道阴影,小乞丐面上神色蓦然转变,刚要又做出那般示弱…

        

“小山。”

        

苏娆从暗中走出来,站了小山的面前。

        

刚刚见小乞丐,只那一双熠熠孩童的眼,苏娆一眼便认出这小乞丐是小山。

        

他怎么会在这里?还如此的乞丐模样?

        

小山到口的示弱一时消没,眼前的腼腆书生,明明男儿,却与他记忆中从来没忘的那个萧姐姐融合一起。

        

“姐姐?”

        

这一声试探。

        

“是我。”

        

苏娆没有否认。

        

小山面上当即带出浓浓喜色。

        

“真的是姐姐,姐姐怎会在这里?难道姐姐也是…”

        

“嘘…”

        

苏娆突兀这么一声,一把抱起小山,身影只一下闪,又躲在了暗处。

        

后门,再次被打开,又出来之人是容枫和暹毅迟韶,从前门刚进去,不过短短一刻,却又从后门这么出来。

        

容枫怀中抱着暹木亚玲,不知怎么回事,此刻暹木亚玲好似昏厥着。

        

“容枫太子,记住你对本王的承诺,若长乐在你澹梁受到丁点的委屈,本王的鹰冀军必定踏破澹梁皇城。”

        

留下这么一句话,暹毅迟韶便又入府。

        

后门被关。

        

“毅亲王,容枫别的不敢保证,可对玲儿,容枫待她,犹如已命。”

        

一辆马车驶来,容枫怜惜看着暹木亚玲一眼,随即抱暹木亚玲上车。

        

离开。

        

后门再次安静,苏娆和小山出来。

        

看着远离不见的马车,苏娆眉目蹙。

        

是和暹木亚玲有关?她那是怎么…

        

“姐姐…”

        

小山拉了拉苏娆的手。

        

“我们先走吧!这诸暹毅亲王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小心被他发现了。”

        

“走。”

        

苏娆思忖停歇。

        

已错过了偷听时机,而今再潜入毅亲王府也已无用,还要冒着可能被发现的危险…

        

而且小山怎么会出现在毅亲王府外,以苏娆对小山的认识,小儿稳重,他不可能平白无故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