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慰看的小黄文(yin女乱h)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26日09:19:30自慰看的小黄文(yin女乱h)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967

姜宁对燕一谢危险的眼神一无所觉,  翻了个身,十分没有睡相地继续呼呼大睡。

        

燕一谢盯了姜宁一会儿,用冰凉的手指将她散乱的发丝拨到她的耳后,  指尖不由自主地在她脸侧轻抚了一下。

        

姜宁被冻得一哆嗦,  下意识往被子里缩了缩。

自慰看的小黄文(yin女乱h)最新章节列表

        

燕一谢蹙了蹙眉,  这才收回手。

        

他又在她床边立了许久,给她把被子掖了掖,  这才转身离开。

        

幸好燕一谢想要的从来都不是一具壳子,他也并没那么急着让这桩婚姻尽快变成实质,  姜宁想睡哪间房就随便她好了。

        

只是姜宁直接将所有的衣物搬到了客房,像是从一开始便没打算与他长久,仿佛签下这纸婚约只是玩玩,  随时可以反悔一般,多少令他心中再次警铃大作。

        

或许是当年的那颗雷埋得太深,  以至于他对她的信任风雨飘摇。如今半点风吹草动,  都让他心神不宁。

        

回到自己房间后,燕一谢思考片刻,  将电话拨打给了婚庆公司:“我要尽快。”

        

姜宁一夜酣眠,早上起来甚至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拦腰,  却发现燕一谢已经走了,让小孙给她送来早餐。

        

“……走了?” 

        

姜宁怨念万分。

        

她睡着的时候他还未回,  她醒来之前他又已经走了,他怎么早出晚归这么忙?

        

而这样的早出晚归,  持续了三天。

        

燕一谢其实很忙,事务繁多。虽然已经在燕氏内部站稳脚跟,但是他到底年轻,不服燕柏昂的人,  同样也不服他就这么顺理成章地成为燕氏的继承人。

        

最近燕柏昂又刚回国,他虽然不想见到燕柏昂,但自从三年前他们站到了同一条船上,有些情报还是需要互通一二。

        

而姜宁自己也忙。

        

去结婚的那两天她向学校和设计院都请了假,项目小组因为她落下了一些进度,她现在也忙着赶进度。

        

一眨眼到了周五,姜宁还没能找到机会与燕一谢共处一下。

        

上一级的师兄给她发来信息,问她欢送会费用交了没有。

        

姜宁才想起来今晚是杨老师的欢送会。

        

这位杨老师是建筑系大一大二时的辅导员,去年因为一些病痛,休了病假一年,今年再次回到学校时,精力不济,便主动辞去辅导员的工作,调任去图书馆。就等于说以后与建筑系两个班的学生没什么交集了。因此两个班的班干部想着为她举行一场欢送仪式。

        

于情于理,姜宁是需要去的,大一的时候,杨老师给她提供过不少帮助。

        

姜宁便爽快地在参加名单上签了名,并交了费用。

        

这师兄又问:“之前在班群艾特大家过。因为现在快大四,很多人在外地,赶不回来,咱们怕参加的人少了,气氛不够活跃,所以如果有男女朋友,是可以带过来的。你看看你要带吗?”

        

姜宁道:“我?算了吧。”

        

燕一谢即便愿意来,他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也会把人吓到。

        

而且最近他也很忙,睡觉的时间都快没了,姜宁也心疼。

        

杨茵茵和另外几个女生就站在这师兄旁边,听见姜宁拒绝,忙戳了戳这师兄,拿眼神示意他再强调一下必须带对象过来。

        

这师兄也听说过学校里一些不着调的流言蜚语,说什么姜宁之所以有钱花,是因为她男朋友是个半截身子快入土的老头。

        

这几个女生匆匆跑过来,让他催姜宁带对象过来,就是想看姜宁笑话呢。

        

这师兄心里觉得有些不妥,他下意识是站在姜宁那一边的,毕竟姜宁漂亮,但耐不住杨茵茵和这几个女生软磨硬泡。

        

于是顿了顿,又对姜宁道:“能带来就带来吧,不是早就听说你交了男朋友吗?总不能毕业了还不让大家见一面吧。”

        

姜宁敷衍道:“那我问问吧。”

        

她挂了电话,随即翻到燕一谢的电话。

        

她正犹豫要不要拨过去,谁知指尖还没按下去,那边便拨过来了。

        

燕一谢语气没什么波澜:“你一直占线。”

        

领证之后的这段时间,两人虽然早出晚归,见面时间不多,但是关系似乎稍稍有所和缓,至少能心平气和地说话了。

        

于是两人保持着每天打一通电话的频率,有时是姜宁打过去,燕一谢也打过来过几次,倒也不会说太久,就是互相知会一下回家的时间。

        

姜宁能感觉到两人之间仍然有一块冰,虽然仍有时寒风刺骨,但这块冰正在以肉眼不可见的、缓慢的速度消融。

        

姜宁解释道:“学校里的同学给我打电话,一位大一大二时期的辅导员调任,打算给她办欢送会,让我带对象去。”

        

姜宁说完觉得这话好像充满了暗示,于是又道:“当然,我已经推辞掉了,你不用耗费时间去掺和我们这些事。”

        

谁料燕一谢语气凉飕飕:“怎么,你又觉得我见不得人?”

        

姜宁:“……”

        

“谁说你见不得人了?谁说的,给我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他。”姜宁说得真心实意:“我这不是怕你被女同学围住。”

        

燕一谢冷笑:“这个借口在设计院那天已经用过了,何况你们系,如果我没记错,男女比例是八比一。”

        

“……”姜宁叹了口气,道:“我就是见你最近忙,想让你多休息休息。”

        

燕一谢不以为然:“这个借口不错,第一次用。”

        

姜宁:“……”

        

意识到冷嘲热讽不知不觉已经变成了斗嘴,姜宁忍不住莞尔。她道:“那你来吧。”

        

电话那边燕一谢再一次皱眉:“来,吧,这么勉强?”

        

姜宁呆住,欲哭无泪:“那你来!求你来!”

        

燕一谢这才道:“我去了你定然玩不好。让小孙先送你过去吃晚饭,我晚上有一个会,你那边结束后我过去接你。”

        

“好。”姜宁懂了,燕一谢今晚的确有事,但他又不甘心不在姜宁的学校露一面,好叫姜宁学校的那些追求者也退散。于是千方百计挤出时间来。

        

挂掉电话,燕一谢视线重新落回电脑网页的那些帖子上面,神色阴霾密布:“谁散布的这些谣言?”

        

“比较活跃的有几个人,都是姜小姐的同学,但是最开始发帖的,如果没查错的话,应当是姜小姐的一个姓杨的室友。”

        

燕一谢不虞道:“为什么现在才发现?”

        

底下的人道:“先前就是零星几句,大多数都被版主直接删掉了。也就是最近几天,这种言论才多起来。可能是和姜小姐手上戴的那枚戒指,还有最近您让孙章去接送她的那辆车有关。”

        

“去处理一下。”燕一谢道:“我不想再看到这种造谣。”

        

那边杨茵茵还在兴致冲冲地匿名发帖,说今晚建筑系系花姜宁可能带她的神秘男友来,押定离手,看到底是老头富一代,还是矮挫富二代,结果一眨眼帖子就404了,她的号也直接被删了。

        

倘若严大航在这里的话,就会很有先见之明地劝告杨茵茵不要玩火自焚,再折腾下去,可能就要把自己的前途折腾没了。

        

可惜严大航不在。

        

杨茵茵也只以为是网络又不好,暴躁地骂了一句网络,抱着笔记本去图书馆了。

        

晚上的欢送会很是热闹。

        

姜宁大学这几年由于心不在焉、没有把心思放在人际关系上的缘故,结交到的好朋友并不多,没有像高中时期那样深交。

        

但由于她漂亮,大方,她人缘还是非常不错,陆续有人过来找她敬酒攀谈。

        

姜宁去找杨老师说欢送词,杨老师喝茶,她为了表示尊重,不得不喝酒,又喝了一小杯。

        

姜宁酒量其实不怎么样,尤其是ktv里音乐吵闹,灯光炫目,没一会儿,她觉得有点晕眩。

        

于是她回到孟欣旁边坐下,开始给燕一谢发短信。

        

包厢的门一推开,忽然有人起哄,有人笑道:“姜宁,你看谁来了。”

        

姜宁还以为是燕一谢,一抬头,却见来人是陆修然。

        

姜宁顿时皱眉。

        

陆修然是校草,也是这几年追姜宁追得攻势最猛的一位。有他排队在前,许多追姜宁的人都望而却步了。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他的确也为姜宁挡了大部分麻烦。

        

但是这人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麻烦。

        

上个月他还在往设计院送花,且极其自恋地对姜宁设计院的同事说一定会追到姜宁。

        

不知道他和多少人说过这种话,导致学校里的人经常将姜宁的名字和他的名字放在一起。一见到两人就起哄。

        

……总之不是什么靠谱的人。

        

姜宁交友有原则,杨茵茵和陆修然这样的人,她直接避而远之,顶多碍于同在一个寝室的情面,敷衍两句。孟欣和叶昌这样比较诚恳的人,她才会交往得深一点。

        

陆修然一进来,看见姜宁,眼睛一亮,直接想走到这边来。

        

这时姜宁电话也响了,嘈杂声中,燕一谢问她包厢号码。

        

“306。”姜宁说道,随即便往包厢门口走。

        

先前吃饭的时候,众人一直没见姜宁所说的对象来,还以为对方不来了。

        

这使得杨茵茵等人更加确信,姜宁那所谓的男朋友、未婚夫必定拿不出手。

        

这短短的时间内,姜宁又没办法雇一个,所以姜宁才一直敷衍了事。

        

谁知这时候饭局快散,姜宁还真一副有人来接她的模样,大家顿时被吊足了胃口,全都伸长了脖子,想去看看对方到底长什么样。

        

有人低声对杨茵茵道:“你说的真的假的?真的是那种老头子——”

        

还没说完,包厢门从外面被人推开。

        

来的人身形高挑,年轻,逆着光,轮廓俊美得不像话,眉眼如墨描,深邃而气质矜贵。

        

隐约具有几分生人勿近的冷郁的攻击性。

        

剪裁精致的西装长裤贴合着他挺拔的身躯,他腕上戴着名表,令坐在靠近门口看清楚的人倒吸一口凉气。

        

姜宁绊了一下。

        

英挺的年轻男人一把扶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