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抱着我边开会边做(乱世翁熄)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25日12:45:13老板抱着我边开会边做(乱世翁熄)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16

于招远瞪着于静:“怎么办?你做事情时候的脑子呢?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报警,而是选择把你送回来?因为他们知道送你到公安那里,证据不足,还有就是咱们家在省城方方面面关系都很多。”

        

“送你去坐牢是便宜你!直接送你回来,那是逼着我做决定!”

        

闫伯川和周晋南哪个不是老狐狸?知道这些盘根错节的关系最后伤不到于静,就来逼他。

老板抱着我边开会边做(乱世翁熄)最新章节列表

        

于静听完更慌了:“爸,那怎么办?你要做什么决定?”

        

梅素芬气不过:“我们一口咬死静静没干,他们不也没有证据?再说了,许卿的孩子好好的也没丢,反而是把静静打成这样,是不是欺人太甚!”

        

于招远冷冷的看着梅素芬:“你能用点脑子吗?闫伯川和周晋南能想不到?你没听周晋南说什么?如果二处要抓人,谁都阻止不了。”

        

梅素芬虽然不服,却也心慌:“那怎么办?你要把静静怎么处理?”

        

于招远没说话,只是扭头安静的看着于静,眼神幽远带着深意,还有一种不能琢磨的深邃。

        

于静看着害怕,更多的是恐惧。

        

梅素芬似乎也知道了于招远的选择,他那么喜欢权势的一个人,眼看就要升职了,怎么可能让任何事情挡住他上升的路呢。

        

想想忍不住不寒而栗:“招远,静静是我们的亲女儿,你不能……”

        

……

        

周晋南和闫伯川从于家出来,踩着路上的积雪往回走。

        

两人都一路沉默,只有脚下的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许久后,闫伯川看着清冷的街道,叹了口气:“都怪我,我想着卿卿生了孩子要好好补补,谁知道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周晋南也自责:“是我回来晚了,要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闫伯川拍了拍周晋南的肩膀:“我们不说了,好在卿卿和孩子都好。你猜于招远会对女儿做什么?”

        

周晋南蹙了蹙眉头:“他为了权力可以牺牲一切。。”

        

两人回到医院,许卿还在沉沉睡着。

        

白狼像保镖一样,蹲在两个婴儿躺着的病床前。

        

叶楠坐在床边看着两个孩子出神。

        

而墙角还绑着嘴里塞着东西的李大勇,眼睛惊惧的看着闫伯川和周晋南进门。

        

闫伯川看了眼李大勇,回头问周晋南:“这个人怎么办?”

        

“直接送派出所。”

        

许卿一觉睡的很沉,连梦都没做,再睁开眼已经是大年初二的晚上。

        

整整睡了一天一夜。

        

动了动胳膊,感觉人精神很多,刚想转头,周晋南已经过来,俯身看着她:“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想到许卿一觉能睡这么长时间,而且一动不动,。

        

吓的周晋南时不时过去探探她的鼻息,而两个小孩子哭闹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管,看着叶楠喂了浓浓的米汤。

        

总之他在病房里一直处于手慌脚乱却又不知从哪儿下手的状态。

        

许卿看着周晋南满眼急切,摇了摇头:“没有,孩子呢?他们还好吗?”

        

叶楠赶紧过来:“没事没事,两个小家伙都好着呢。”

        

许卿挣扎要坐起来,周晋南赶紧扶着她起来,又在身后垫了床棉被:“饿不饿?先吃点东西。”

        

听周晋南这么说,许卿才感觉肚子很饿,也问到空气里都是鸡汤的香味。

        

房间的炉火烧的正旺,边缘放着个小铝锅,里面的鸡汤是热了又热。

        

许卿喝了一碗鸡汤,又吃了两个鸡腿,顿时感觉彻底活了过来,靠在被子上看着隔壁床上躺着的两个孩子,就忍不住想扬起唇角。

        

她没提之前那惊险一幕,看孩子时,眉眼尽是温柔,感觉受再大的苦都值了,看了一会才突然想起来:“宝宝们还没有名字呢,你赶紧给起个名字。”

        

周晋南只顾惦记许卿为什么不醒,完全忘了孩子要起名字这事,一时间也没主意,扭头看着闫伯川:“爸,还是你来起名字吧。”

        

闫伯川见女儿精神好了,心情也很好,笑着说:“我这几天还真琢磨了几个,就是不知道你们满意不满意呢。”

        

许卿好奇:“叫什么?”

        

却又紧张,她怕闫伯川给孩子取名太有现在的时代特色,叫什么学军,为民,建军……

        

闫伯川看着两个孩子:“我看哥哥就不爱哭,就叫周谨修,谨修其身,慎守其真。弟弟爱哭脾气也挺大,换尿布喝米汤都是最着急的一个,叫周瑾言,君子慎于言而敏于行,以后做个谨言慎行的好孩子。’

        

许卿惊讶的看着闫伯川:“周谨修,周瑾言,真好听啊。”

        

扭头又问周晋南:“是不是很好听?而且寓意也很好心。”

        

周晋南迟疑了一下:“和我名字中间这个字是不是太像了?”

        

读起来好像是兄弟一样。

        

许卿才猛然反应过来:“对啊。”

        

而且周晋南那个弟弟还叫周瑾轩呢,只可惜这么好的名字不能用。

        

闫伯川想了下;“那就改一个字,哥哥叫周宜修,弟弟叫周鼎言。”

        

改了一个字,意思差不多。

        

许卿默默念了两遍,还是觉得谨修谨言更好听,不过周宜修和周鼎言也好听。

        

周晋南没意见,主要他现在大脑一片空白,也想不出更好的名字。

        

大名这么定下了,许卿又开始积极张罗小名:“小名叫什么?牛牛壮壮?”

        

周晋南点头说好。

        

叶楠不同意:“不行不行,我听见胡同里好多叫牛牛壮壮的。”

        

许卿就是个起名废,想半天也想不出来,最后憋出一个:“要不就要佐佐佑佑,一听就是双胞胎。”

        

所有人也想不出更好的小名,最后就用了佐佐佑佑。

        

哥哥叫佐佐,弟弟叫佑佑。

        

许卿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没奶水,只能让两个孩子先喝奶粉。

        

大年初四一早,许卿带着孩子准备出院,直到现在,她也没问于静和李大勇后续的事情。

        

不问不是忘了,而是把这笔账记住心里,等她出了月子,一定要算回来。

        

而去办理出院的周晋南,却收到了一个消息,于静在过年走亲戚时,晚上住在亲戚家中煤烟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