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难受的话自己挤出来(吃饭还在顶)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25日08:40:42宝贝难受的话自己挤出来(吃饭还在顶)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3

     

,锦衣

        

听了赵霁的话,杨娴居然没有反对。

        

忙点头道:“是极,是极。”

宝贝难受的话自己挤出来(吃饭还在顶)最新章节列表

        

表现大度,是作为胜利者的姿态,若是心胸不够宽广,杨娴如何服人呢?

        

于是忙派遣人去请。

        

过了一会儿,张静一居然带着一个总旗来了。

        

这总旗自是邓健。

        

赵霁和杨娴等人纷纷出迎,请张静一坐下。

        

紧接着众人入席。

        

张静一听说有人请自己吃饭,倒是没有拒绝,饭都不吃,还穿越干啥?

        

努力奋斗,就是为了能混饭啊。 

        

落座之后,看着酒菜很丰盛,又有几个歌女请来,弹琴的,弹琵琶的,好不热闹。

        

就是什么都好,这几个家伙一高兴,就开始娱乐了。

        

当然……是属于比较健康的娱乐。

        

胆敢在锦衣卫面前搞不健康的娱乐,张静一自信这样的人还没生出来。

        

于是……他们开始吟诗作对。

        

“来来来,张百户也来。”杨娴笑着对张静一道。

        

张静一懵逼。

        

我特么的这诗词水平,就算是照抄古诗都特么的抄不出,唯一能背诵的,也就是《沁园春·雪》,要嘛便是《贺新郎·读史》,要不我给诸位背一背,让大家开开眼,知道什么叫王八之气?

        

张静一便很直接地摆手道:“不会,不会,你们对你们的,我吃我的。”

        

说罢,举起筷子,继续吃喝。

        

杨娴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张静一。

        

大抵在他的眼里,连一个对子都不会对,诗也不会作的人,基本就和三等残疾差不多。

        

赵霁也不禁尴尬,他缓和气氛,主要是让现在‘无地自容’的张静一一个台阶下,于是道:“不知张百户有什么可自娱的倡议,总不能干吃酒菜。”

        

张静一想了想,娱乐?

        

有啊!

        

于是大手一挥:“邓总旗。”

        

邓健立马站出来:“在。”

        

张静一道:“来,表演一个你上次给我演的胸口碎大石。”

        

杨娴:“……”

        

赵霁:“……”

        

其他几个文士……面上露出讥诮之色。

        

邓健一听,怒了,好歹我也是你二哥,叫上我来,你坐在这吃,我干站着不说,问题是……

        

“他妈的!”邓健学着张静一的三字经叫骂:“张百户,张老弟,你还是不是兄弟,你叫我胸口碎大石?上一次碎大石,拿的是假石头,你这次叫我碎真大石吗?你良心被狗吃啦,做了官,我这做兄弟的命也不要了?”

        

张静一:“……”

        

一时尴尬,竟是凝噎无语。

        

早说你当初是假大石啊。

        

这下子好了,气氛有些小小的尴尬。

        

赵霁骤然已经后悔,真不该请这张百户来,悲剧啊,真是瞎了眼了,这样的人有什么好结交的。

        

杨娴继续露出关怀智障儿童的表情。

        

几个文士便哈哈一笑,又开始吹捧起这天桥坊了。

        

一场宴会,大抵就这么散了。

        

张静一走的有些狼狈,他发誓下次再不和这种读书人吃饭了,时间全用在诗词和对子上,不是正经吃饭的。

        

张静一一走。

        

几个文士便不禁捧腹大笑起来。

        

赵霁也只是干笑一下。

        

杨娴笑吟吟地道:“终究是粗人,登不得大雅之堂啊。”

        

赵霁不好认同,却也没有反对。

        

次日由杨娴领着,在这天桥坊兜了一圈,过了两日,赵霁便入宫复命。

        

天启皇帝几乎已忘了这件事,直到赵霁觐见,才想起黄立极当初极力要求功考杨娴。

        

他显得很不情愿,不过东厂这边奏报已经送来了。

        

杨娴的声望确实很好,现在满京城都传着他爱民如子的事!

        

到底是不是爱民如子,天启皇帝当然也不知情,更有些怀疑,可当众口一词,那么让他起复,做皇帝的搏一个慧眼识人的美名也不亏。

        

主要是名声太臭了,需要补补血,为下一次更臭留一手。

        

“卿家去了天桥坊,意下如何?”

        

“陛下,果然名副其实,令臣大开眼界。”

        

“这样说来,天桥坊只短短两个月,便已有了变化?”

        

“何止是变化,简直是天翻地覆,百姓们在那里安居乐业,堪称典范,可谓是有口皆碑。”

        

“有这样好吗?”天启皇帝摇摇头。

        

“臣不敢欺君。”

        

天启皇帝叹了口气道:“好了,朕知道了。”

        

这意思大抵是,接下来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看来也只能起复杨娴了。

        

当然,这毕竟是极小的事,就算起复,在天启皇帝的心目中,也不过是区区一个侍读而已,如蝼蚁一般,不值一提。

        

天启皇帝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道:“你去功考时,可去过清平坊?”

        

“这……”

        

看这家伙的表情,天启皇帝一下子就明白了。

        

于是天启皇帝道:“知道了。”

        

“不过臣见过张百户。”

        

天启皇帝骤然来了兴趣,问道:“如何?”

        

赵霁显得犹豫地道:“臣不敢说。”

        

天启皇帝道:“你但说无妨,说了什么,朕也不会怪罪。”

        

赵霁这才大着胆子道:“此人粗鄙,实为一莽夫,看来……当初孙阁老有些言过其实了。这样的人,可以去边镇做一百户,确实不该为官一方。”

        

这显然并不是天启皇帝喜欢听到的,天启皇帝的脸色骤然难看起来,接着拂袖道:“知道了,下去吧。”

        

看天启皇帝十分不悦的态度,赵霁心里惴惴不安起来,心里说,这不是你让我直说的吗?我直说了啊。

        

他慌忙告退。

        

天启皇帝等他走了,叹息一口气。

        

张静一的名声,为何这样臭呢?

        

只因为文武殊途?

        

这几日连日暴雨。

        

天启皇帝的心也沉了不少。

        

过了两日,黄立极与孙承宗觐见。

        

天启皇帝站在暖阁前的长廊上,看着这雨幕倾泻而下,遇到这样的雨水,紫禁城中极少见的千龙吐水便可重现。

        

千龙是指殿柱下面伸出的千余个石雕龙头,每当雨天时雨水就从龙口中排出,雨水越大,排水的龙口越多,只有这样的豪雨,才可出现这样壮观的景象。

        

“陛下……”黄立极朝天启皇帝行了个礼,道:“这里风雨大,陛下请入阁避雨。”

        

“无碍。”天启皇帝摆摆手,显出几许忧心,口里道:“朕在想,这样的暴雨,已延续了数日,只怕百姓们要遭灾了。”

        

黄立极道:“各部也在想办法纾解,请陛下勿忧。噢,还有一事,关于那杨娴下的起复……”

        

天启皇帝淡淡道:“你们进上来的奏疏,朕看过了,过两日,朕会批红的,一个侍读,也劳黄卿这样记挂在心吗?”

        

“这是百姓们的愿望……”黄立极尴尬道:“臣为宰辅,也要遵从民愿。”

        

天启皇帝道:“那你来说,张静一与这杨娴孰优孰劣?”

        

黄立极无语,陛下怎么天天计较这无关紧要的问题?

        

他顿了顿,才道:“想来,还是杨娴强一些,百姓们都念杨娴的好,不曾说过张静一。”

        

天启皇帝不甘心,他其实不在乎谁的名声好,他在乎的是……谁真的更好,天启皇帝便对孙承宗道:“孙师傅呢,孙师傅怎么看待呢?”

        

孙承宗凝视了天启皇帝一眼。

        

他了解自己这个学生的性格,容易偏激,走极端,某种程度而言,这个学生也是希望得到别人认可的,张静一是这学生亲自选拔的人,众所周知,他有点咽不下这口气。

        

孙承宗想了想道:“与其在此说谁优谁劣,臣觉得没有意义。”

        

“怎么会没有意义呢?”天启皇帝皱眉道:“若是没有优劣好坏,那岂不是是非不分?”

        

孙承宗平和地道:“贤明的君主,并不会偏听偏信,而是眼见为实。”

        

“孙师傅的意思是……”天启皇帝眼前一亮。

        

孙承宗立即板着脸:“臣什么都没有说。”

        

天启皇帝露出了笑容,道:“你说了,这是好主意,果然不愧是孙师傅,哈哈……朕要眼见为实。”

        

黄立极吓了一跳,连忙道:“陛下,现在下雨呢。”

        

“下雨又如何?”天启皇帝说罢,竟已走出长廊,直接进了雨幕之中。

        

这一下子,真将黄立极和孙承宗吓坏了,连忙拜倒道:“请陛下爱惜自己,快进来。”

        

天启皇帝显然打算耍无赖了:“不进来啦,除非朕眼见为实。”

        

孙承宗内心有一种RI了狗的感觉。

        

他看着已经淋成了落汤鸡的天启皇帝,骤然想起七年前的那个午后,还是少年的天子,也是这般的顽皮,而他不得不板着脸教训这个身为天子的学生。

        

这一刻……竟好似天启皇帝并没有长大,可孙承宗竟心里生出了几分感动,眼睛也不由自主地湿润了。

        

黄立极则是着急地道:“陛下,陛下啊,你不能这样啊……”

        

一个时辰之后……

        

愉快的天启皇帝便坐上了马车。

        

后头也有几辆马车跟着,其中一辆的车厢里,黄立极正鼓着眼瞪着孙承宗道:“孙公,出了事,你是要负责的。”

        

孙承宗歪头在车厢里假寐,这种情况,除了装死,就只能装睡了。

        

另一辆车里,魏忠贤靠着车壁,他此时还没回过神来,只看着讨好他的一个太监,脸色木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