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一道题做一次play(刺激小核h)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25日07:28:23错一道题做一次play(刺激小核h)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80

        

见巡逻队离去,大雄对小舞低语一声,就带着她也一起离开,刚踏入自己的帐篷,大雄转头,急急问:“恩人,你怎么在这?”。

        

迎着大雄焦急的目光,小舞若无其事,答非所问,“你怎么……又当兵了?辛花可好?”。

        

大雄回答,“辛花很好,她在家……带儿子,我是被迫来的,恩人,你这是?……”。

错一道题做一次play(刺激小核h)最新章节列表

        

意外遇到大雄,并给自己解了围,自己的谋划总算没半途而废,又获知辛花安好的消息,小舞心内高兴,难得露出笑脸。

        

“喔,你俩,都当爹娘了?恭喜!恭喜!”

        

把小舞引到案旁坐下,大雄突然跪在地上,给她先磕了一个头,“恩人,我和辛花,能有今日,都多亏了……恩人你,之前,没有机会感谢,今日,请受我一拜”。

        

小舞赶紧搀起,“大雄哥,都是……自家人,坐,叫我小舞”。

        

“好!小……舞”

        

小舞的一声大雄哥,直接把大雄给叫红了眼圈,他听辛花讲过,两人在宫中相依为命的事情,看来,小舞还把辛花当姐妹。

        

知道小舞说话不方便,大雄也没太过分客道啰嗦,起身也坐下,给小舞斟了一杯茶,“小……舞,你的……嗓子?”。 

        

小舞苦笑了一下,“被咬伤,也只能……这样了,当年,还得感谢……你们……拼命相护”。

        

大雄忙摇头,“小舞,说感谢的……该是我和辛花,和我那两个伙伴,是你给的金叶子,才让我们……得以赎身,日子过的……也算宽裕,我当下这一切,也是靠送礼……才得来的,小舞,你对我家的恩,就是几辈子……我和辛花……也还不完的……”。

        

大雄感激的话,让小舞感到不自在,她忙岔开话题,“哦,孩子几岁?叫什么名字?”。

        

“快三岁了,叫“思……舞”,辛花,想你,更担心你,常常念叨你,等有空,我带你回家,辛花,定高兴不已”

        

大雄说到“思舞”二字,小舞心上募地一动,明白是辛花夫妻俩感激自己,才给儿子起了“思舞”的名字。

        

小舞假装浑然未觉,回答,“好!我也想她了”。

        

所谓一叶知秋。

        

透过辛花的讲解,小舞被围堵那日的穿着,以及她同伴身手的厉害,再加上周公当场说的一番话,行伍出身的大雄已基本断定,都以为已被打死的小舞,死而复生后,变得神秘莫测,最大可能就是成了一个秘密的近卫或杀手。

        

咕嘟喝下一大口茶,大雄清了清嗓子,好似终于鼓足了勇气,支支吾吾地开口,“小舞,你……你到这,可是……有任务?”。

        

虽然两人都情真意诚,但毕竟分属两个敌对的国家,小舞直接被质问,还是多少有些犹豫了,半晌,小舞选择说了实话。

        

“也是,也不是,我私自……离开大周,是想报……屠我乡人……之,仇”

        

大雄面上一惊,“你乡人被屠?谁干的?”。

        

小舞咬牙切齿,“大,商,暗,间!”。

        

能被大商暗间盯上,都是一些不简单的人物,小舞定是做过什么大事,才被打击报复了。

        

大雄压低声音问:“他们,不在这,你来军营,是想?……”。

        

直直望着大雄的眼睛,小舞坚定道:“策反!促使大商……早日灭亡,暴君在,那帮混蛋,就杀不光,谁都甭想……有好日子过”。

        

大雄全明白了。

        

大雄、辛花和伙伴曾被掳去大周,在丰城被卖做奴隶,虽然他们都饱尝欺凌,如骡马一样干着苦力,但他们也都亲眼目睹了,丰城百姓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感受到朝廷对民众的重视关心,处处和谐和美,朝气蓬勃。

        

大雄几个都不得不承认,大周仁义治天下的纲领,确实造福了广大民众。

        

大雄和两个伙伴摆脱奴籍,带辛花千辛万苦逃回家乡,沿途看见,大商百姓过的都是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艰辛日子,官吏豪绅还仗势欺人,强取豪夺,百姓根本就没有活路可走。

        

自己刚到家不足半年,就又被逼入伍,大雄亲眼看到,军中上下腐败泛滥,买官卖官猖獗,将领昏聩无能,整个军队,乃至国家都腐败透顶了。

        

雄有爱家卫国之心,但看到两国的天壤之别,他心中早已断定,腐败透了的大商已很难苟延残喘,大周赢得最后的胜利,那只是迟早的事。

        

只有统一的国家,百姓才不用再受战争荼毒,不用流离失所,骨肉分离,真正能过上安定美好的日子。

        

明白归明白,但真正要做叛国的事,大雄还真心做不到。

        

毕竟,那是生养自己的家国。

        

自己首次杀人训练时,四个大商壮士宁肯壮烈就死,也坚决不降的前车之鉴,让小舞没动一丁点心思,要劝大雄造自己家国的反。

        

狗尚且不嫌家贫,何况,是有思想的人呐。

        

因为把大雄当亲人,所以,小舞不想让他为难。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守,该怎么做,都应源于本心的想法。

        

小舞一口喝光杯中的茶,再次开口,“仇,是我……个人的,不用你管,替我保密……就可,我该回了,我在……先遣营,现在……叫常兵”。

        

见小舞起身要走,大雄也赶紧起身,伸手想拉住,手伸到一半,才意识到不合适,话都被小舞给堵死,大雄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好。

        

“你,你……”

        

知道大雄担心自己,小舞忙插话,“我挺好的,这点困难,对我……不算事,你懂的,放心吧,我走了”。

        

突然像想起什么,大雄喊住正往外走的小舞,“等一下”。

        

小舞回头,“还有事?”。

        

望着矮自己一头的小舞,大雄神情有些严肃,“小舞,在别处……太不方便,我把你……要到兵车营吧,在一个营,也能……相互多关照”。

        

大雄的一句相互关照,说的相当委婉客气,小舞心里清楚,他是想照顾自己,但又怕引起自己误会。

        

小舞也明白,大雄不想自己留在危险的先遣营,对自己住在男人堆里,也是不放心的,应该更怕自己,做脑袋别在腰上的策反事。

        

小舞感激的一笑,“不用,我是……从侦察队,主动要去……先遣营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策反的,就是奴隶……和罪犯,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见小舞字字真诚,句句坦率,大雄也不好再劝,“那,好,吧,小舞,记住,你随时……可来我这,我不在,你就自己进帐歇着,觉得闷,我会给你……找书来看,哦,我也可……叫上朋友,咱们一起喝酒”。

        

看了一眼仗义的大雄,小舞点头,“好!我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