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美女抱到厕所里亲吻( 傻子的燃情岁月)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23日09:45:03把美女抱到厕所里亲吻( 傻子的燃情岁月)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10

轮到李通挑战时,他目露奸笑手指石忠道:“我挑战的对象是石将军。”

        

石忠心里暗骂这个损友一句,只好下场应战。

        

结果让知道石忠软肋的李通连下两局,第三局也不比了,说是为了节省大家的时间,只把石忠气的直翻白眼。

把美女抱到厕所里亲吻( 傻子的燃情岁月)最新章节列表

        

李通还没在第四的位置坐好,周仓向他发起了挑战,李通脸上的笑容顿时没了,却迎来了石忠的讥笑,石忠回敬的好快啊。

        

结果自信的李通在大块头周仓面前只有招接之功无有还手之力,让周仓轻易拿下两局,周仓也没有在比下去的意思。

        

接着是几人挑战后两名的倒霉蛋,不过有惊无险蒙混过关,因为像体力还很充沛的那楼、焦触、雷同等人如果接连上场挑战的话,两人绝不是对手,但他们也不再挑战,对现有名次已经接受。

        

接下来有一名队率以下的冠军上场挑战,听刘邵讲解:此人名叫费耀,地位不高,是从益州提拔上来的年轻军官。

        

此人身高八尺有余,不胖不瘦,八字眉、八字胡,年龄不足二十。上台后向周仓行礼,然后提出挑战。

        

众人傻眼了,为什么今天有许多人盯上了第四位,难道这个四字有“死”的意思吗?并且所有挑战这个位置的人都挑战成功了,这应该是活呀!

        

比赛中费耀只和周仓的双手接触,尽管周仓力大如牛,可连费耀的衣角都碰不到,费耀手拉或推,脚下步伐变幻多端,周仓只能被其牵动,莫名其妙就输了。

        

后面两局周仓也不把比赛当回事了,跟着费耀的节奏有模有样地学起来,别看周仓愣头愣脑的样子,学起东西来还很快,费耀也不忍心提前结速比赛,时间差不多了才把他摔倒。 

        

虽然周仓输了比赛,脸上的笑容比获胜者都精彩,比赛后不断找费耀请教,后来两人成了莫逆之交,周仓的武功也日新月异。

        

无差别冠军比赛结束了,排名如下;廖化、王双、孙礼、费耀、周仓、李通、石忠、张方、杨秋、张南。

        

童远得知结果还是非常满意,尤其是李通。

        

李通前面几个比赛都有参加,没错都带头挑事,比如赛跑中先出手,还指挥众人对付赵云、王双。水上比赛也大打出手,刚才摔跤率先发起挑战。

        

这都是童远嘱托李通做的。

        

热血运动会的热血,就是要打,而不是真的像一般运动会一样比赛。所以,无畏军悍将李通就承担了这个职责。

        

他表现的很好,带动了热血大战。

        

......

        

摔跤比赛紧张刺激,近距离搏斗让观众们大饱眼福。

        

但是,压轴的全甲格斗才是最精彩的。

        

所有选手都要身穿八十汉斤的铠甲,手持没有开刃的金属大刀大斧。长枪也不再用木枪,而是使用长铁棍。

        

各式盾牌也自由持拿,个别身强力壮的在身穿重甲的情况下,竟然一手长柄大斧,一手大型金属盾牌,还能作战。

        

童远看着将士们披挂上阵,心中赞叹所有比赛中,只有这一项基本上是照办现代的。

        

他曾经在高校时接触过全甲格斗,虽然那一身行头贵的飞上天,但是借好兄弟的试穿演练,还是很爽的。

        

也正是通过全甲格斗,他才了解到盔甲的恐怖作用。穿上重甲虽然灵活度受到不小影响,可是真的能抵挡许多攻击,在刀枪剑雨中正常格斗。

        

古代不少朝代不禁刀剑,但是有一套盔甲恐怕就有大罪。

        

将士们作战身穿重甲,才能保证在箭雨枪戟中,杀个几进几出却受损有限。

        

“比赛分为红白蓝绿四队,每队有八人!领队的将军分别是徐晃、赵云、黄於、那楼,各队也由镇北将军均匀分配了战力不错的将领。”

        

张方、孙礼、焦触、张南全都和那楼一队。其中焦触、张南没参与前面比赛,现在跃跃欲试准备大干一场。

        

廖化、裴元绍、雷同、吴兰则是和黄於一队。这样战力理论上战力也很不错。

        

赵云这里就可怜许多,只有黄崖、朱盖和公孙续是实力较为出众的将领。童远实在不敢往赵云这队安排太多有名有姓将领,免得直接没有悬念。

        

徐晃则有陈沟和戴陵,另外还有一名将领暂时职位不高还不出名,不知道会不会有不错的发挥。

        

比赛首先由赵云队和那楼队交战。

        

两军分别是白色、绿色衣甲旗帜,打斗中绝对不会分不清彼此。

        

刘邵继续道:“比赛首先由赵云队和那楼队交战。两军分别是白色、绿色衣甲旗帜,打斗中绝对不会分不清彼此。”

        

谢昭则给观众说明规则:

        

“全甲格斗双方都不准使用利器,任何一名成员如果有双脚以外第三点触地,就算出局。也就是说,被打倒、打得坐下,或者打得单手、单膝撑地,都算胜利。”

        

“另外,扔出或者丢弃武器也直接出局,所以想用飞斧之类招数的选手赶紧放弃这个念头吧。盾牌也是一样,如果被多次击打,手臂乏力拿不起丢掉就是出局。”

        

“两炷香内没被击倒的选手也按照被击中次数算成绩,哪一方总被击中次数减少则获胜。当然被击倒出局的直接按照五十下来算。”

        

观众们只听了个大概,选手们却已经烂熟于心。

        

白队赵云、黄崖、公孙续率领着五位军吏检查完彼此铠甲情况,手持一根根铁棍排列成一个锥形阵。

        

绿队那楼、张方、孙礼、焦触、张南带着三名军吏,排列成一个圆阵,这样便于防守不会轻易摔倒。

        

徐荣看了直摇头,说道:“圆阵确实便于防守,可一上来就采用被动挨打的阵型,这是根本怕了对方。”

        

“咚咚咚咚!”

        

战鼓轰鸣,比赛正式开始。

        

赵云一个跳步,手中长铁棍化作长枪,朝着那楼全力一搠。

        

那楼根本反应不过来,只凭经验和本能,微微抬起大盾挡在胸前。

        

“铛!”

        

这一枪戳中盾牌,看似挡住了。

        

但是,赵云看起来不像徐晃等人那样魁梧,却也力量过人。这一击直接把那楼戳得倒飞出去。

        

只要倒地就算出局,绿队队长那楼竟然一击就要被出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