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屁股翘起来喷出来h(讲讲自己第一次)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22日15:23:19乖把屁股翘起来喷出来h(讲讲自己第一次)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46

说着话,有些有气无力着。

        

手里还紧紧攥着那游戏手柄,手止不住微微颤抖着,

        

额头上不时滴下几滴浸出来的汗水,滴落在地上溢散成浓郁的阴气,再消散在四下。

乖把屁股翘起来喷出来h(讲讲自己第一次)最新章节列表

        

转轮王薛靠在那椅子上,头也靠在椅背上,脸上倒是依旧有气无力的模样,没什么神情,

        

只是瞥向廉歌的眼底,还是不禁隐隐带着些希冀。

        

看着这坐在桌后,瘫靠在椅子上的转轮王薛,

        

廉歌停顿了下目光,

        

“既然想做天师,自然不能有渡不了的人。”

        

“既然都走到了薛老哥这儿了,我就试试吧。”

        

停顿了下,廉歌笑着,出声说了句。

        

闻声,转轮王薛没再劝,只是脸上诸多神情收敛了,重新从椅子上坐正了身,手里那游戏手柄也再溢散成了阴气消失。 

        

“请。”

        

转轮王薛只是坐正着身,出声对着廉歌再说了句。

        

也没再多说,廉歌伸手掐了个诀,从凳子上重新起身,凳子自然溢散成了阴气消散。

        

“元始洞玄,灵宝本章……”

        

负手而立,廉歌念诵了句。

        

四下阴气似乎被卷动,在身侧拂起阵清风,吹散了些炙热,带来些凉意。

        

紧跟着,廉歌再停顿了下念诵声,浑身颤抖了下,

        

卷起的清风,紧跟着也消散,四下已如同蒸屉笼中,燃着柴火间的炙热再弥漫而来。

        

只是,廉歌仅仅停顿了下动作,便再接着念诵了下去,

        

“上品妙首,十回度人。百魔隐韵,离合自然。混洞赤文,无无上真。元始祖劫,化生诸天……”

        

念诵声再响起,

        

随着阵再卷起的清风,吹散了四下的炙热,往着屋外传出。

        

坐在廉歌身前,桌后的转轮王薛,紧跟着,浑身颤抖着止住了些,额头上浸出的汗水褪了去,像是卸去了些枷锁,浑身轻松了些。

        

紧跟着,再顿住了些动作,正坐在桌后的椅子上,似乎在廉歌的经文声中,转轮王薛有些出神。

        

乘着这阵拂出了屋里的清风,经文念诵声在在酆都城里愈传愈远。

        

一阵阵清风,再从酆都城四方起,卷动着酆都城内还萦绕着的阴气,鬼气,拂过酆都城内,

        

经文念诵声在整个酆都城内回荡着,

        

清风似乎将驱散了酆都城内的炙热,这正愈加的炙热似乎渐褪去了些。

        

念诵了经文的廉歌脸上神情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是似乎目光透过这屋里,望着远处酆都城内,

        

只是掐着诀的手愈加颤抖着有些厉害,一滴滴汗水很快从额头,背上浸出。

        

不时,廉歌都停下来念诵声,只是停下来下过后,便又再接着念诵了下去。

        

……

        

酆都城内,经文念诵声下,

        

奈何桥口,忘川酒店里,

        

空荡荡的大厅边缘,一个老妪正拖着身子,挪着脚,

        

站在张餐桌旁,拿着张帕子反复擦拭着桌上几个已经擦拭了不知道多少遍的碗,手上止不住的颤抖着,

        

脸上却似乎只是很认真着,看着手里拿着的碗,有些用力着,一下下擦拭着。

        

经文声传来,

        

老妪渐放缓了动作,手上颤抖渐平息。

        

缓缓放下了手里捏着的碗,老妪抬起了些头,听着经文声,似乎有些出神。

        

孟婆也未曾离开。

        

……

        

靠着酆都城前侧些,一栋建筑内,

        

似乎是酆都城内某个殿,或者机构。

        

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个老人站在个案桌后,

        

提着只毛笔,不时落在铺在案桌上的张画纸上,有些认真着,执着笔,一笔笔勾勒着纸上的副画面。

        

只是,额头上不停浸着汗,汗水不停往纸上滴落,执着笔的手也止不住颤抖着,勾勒下的笔墨似乎都受到了些影响。

        

经文声传来,

        

老人停下了笔,提着笔,抬起了些头,

        

手上颤抖止住了,额头上浸出的汗水也干了,望着殿外,似乎有些出神,

        

笔尖缀着滴墨水,滴落在了画纸上。

        

……

        

经文念诵在酆都城内回荡着,

        

一个个大殿里,一位或看着如同青年,或如同老人的身影,

        

相继止住了些原本的动作,天地变化加诸在这些身影身上的痛苦反噬褪了去,

        

一道道身影,在这经文念诵声中都有些出神,

        

有些身影目光稍显恍惚,有些似乎陷入在回忆里。

        

经文声在酆都城内响着,已经有些空荡荡的酆都城内,愈加显得有些安静。

        

……

        

“啪嗒……啪嗒……”

        

屋里,廉歌负手而立,一句句念诵着经文,

        

一滴滴汗水止不住从额头滴落,砸落在地上,

        

浑身都渐有些颤抖着,后背也被汗水浸湿。

        

若想渡阎罗,自然得受这阎罗身上加诸的痛苦。

        

正如先前鬼差所说,

        

这世间有万般孽,便有万般痛。

        

这世间有万般苦,就有万般疼。

        

不仅作用于身,作用于魂,还作用于道,

        

似乎刀劈斧凿,心里却万般念头在翻腾,

        

有世间悲苦,有人间怨恨……

        

浑身颤抖着,廉歌合上些眼睛,

        

却没停下念诵声,只是继续念诵着。

        

“前啸九凤齐唱,后吹八鸾同鸣。狮子白鹤,啸歌邕邕。五老启途……”

        

念诵声不大,如沐春风,

        

却在整个酆都城内,回荡着。

        

阵阵清风也还不断从酆都城边起,拂过整个酆都城里。

        

一座座殿里,建筑内,

        

一道道身影似乎听着念诵声,在念诵声下,

        

或站或坐,或抬着头,或望着远处,

        

酆都城内,愈加安静着,只有念诵声回荡着。

        

一道道身影似乎回忆着,愈加有些出神。

        

……

        

屋里,

        

正坐在椅子上的转轮王薛抬着些头,望着。

        

从椅子上起来些身,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

        

再抬着头望着,停顿了下动作,

        

转轮王薛再放下了目光,看向了廉歌,

        

再挪开了脚,转轮王薛从桌后绕了出来。

        

“好了,够了。”

        

看着还念诵着经文的廉歌,转轮王薛出声笑着说了句。

        

念诵着经文的廉歌渐止住了念诵,睁开了眼睛,放下了负着掐诀的手,

        

额头上沁出的汗很快止住,浑身的颤抖也再平息。

        

回荡在酆都城内的经文念诵声,也紧跟着消散。

        

酆都城内,愈加显得有些安静。

        

奈何桥头,忘川河畔,

        

忘川酒店里,大堂边缘,

        

手放下来些,手里还拿着帕子,碗的孟婆,出神站着,

        

经文念诵声消失,孟婆再顿了顿动作,

        

再低下些头,拿起了手里那碗,拿着帕子,

        

再将那碗擦拭了下,放到了桌上。

        

……

        

那处大殿里,案桌后。

        

那老人提着笔站着,听着经文念诵声有些出神,等着经文念诵声褪去,

        

再望着远处,顿了顿动作,才再低下了些头,

        

看着案桌上,铺着的画卷上落了滴墨,

        

老人先是脸上露出些笑容,笑着,

        

再落下了手里提着的笔,在纸上再勾勒了几笔。

        

将手里拿着的笔,放到了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