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腿分开最大绑在凳子上(水龙头灌大肚子)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22日15:02:54双腿分开最大绑在凳子上(水龙头灌大肚子)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66

暮色四合,余漫又站在市医院里了。

        

这一次,本该在ICU里的“真”余漫,不见了!

        

余漫本想先来缴个费,这笔钱她再慢慢想办法还给孟北,可谁知道人不在这里了……

双腿分开最大绑在凳子上(水龙头灌大肚子)最新章节列表

        

她四周逛了一圈,在保安盯上她之前去了护士站。

        

幸亏上次那个护士也在值班,她见过郑语曼(余漫)上次来看不能动的真余漫,没费多大力气就能问出来个始末经过。

        

可这个始末经过,却不是如余漫意的。

        

孟斯南把她移走了,鉴于她的病情,在情况稳定后就连夜送去了全国最好的专科医院,现在已然是远在千里之外了。

        

现在想想那天遇上的孟斯南,好像的确是有点儿疲惫,是因为才随机飞了一趟首都又一早折返回来的缘故么……

        

有点儿讽刺,余漫想,如果不是已经相处很久了,她现在抽离开再看,甚至都觉得是不是他身体里也住了别的人,所以才会乍一看合情合理,稍微一推敲就两相矛盾。

        

最讽刺的是,哪怕是在郑语曼的身体里,哪怕是她竭力想抽离开这个感情故事中心,也依然没办法去埋怨、憎恨、报复。

        

那些年的匪夷所思的背叛是真的,那些年的无孔不入的陪伴和无时无刻关心也是她亲身经历的。

        

靠着安全通道的墙,她重重吐了口气,余漫觉得她现在需要人来一巴掌拍醒自己,然后好好认清现实。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你怎么样了?这看起来也还好啊?你……”

        

余漫差点儿栽倒在门上,哐的一下撞开了安全通道的门,看着面前三两步冲到她面前的男人,满脸莫名其妙。

        

她看见这个人了,从对方进入她视线范围时就看见了,无他,临近下班时间了,基本没人走安全通道,更何况这是一层是重症病房,楼上是手术室,楼下又是骨科,最近两层都不会有人,这个人是唯一一个,以及,对方脸上有道新疤,从下颌延伸到衣领里,看起来有点儿凶,乍一看就是家长老师一定会让小朋友们防范的类型。

        

所以,她自觉让了几步路,贴上了墙,谁知道对方就是冲着她来的,她避让不及,往旁边迈了一步,一个后退就撞上了门,要不是她手快扶住门把手,估计已经跌地上了。

        

见状,男人悻悻摸了摸鼻子,指天划地说:“我真的戒了!真的没赌!这回是真的,小曼,你要相信我啊!”

        

余漫拒绝对方伸过来要搀扶她的手,自己扶着门站稳,暗自琢磨着,这意思,他是郑语曼的朋友家人?

        

她现在对所有认识郑语曼并且有私交的人都有种无力招架的感觉,却不得不应付着,余漫木着脸,又重新打量了一遍对方。

        

牙齿泛黄,左手食指中指发黑,还有身上浓厚的烟草味,显然是个老烟鬼;接连三句“真的”,加上一句“相信我”,那基本上就是假的了,所以可能还在赌;步伐灵活,身材高大,有明显伤疤还不处理就招摇过市,多半还长期斗殴逞凶;普通话里带着略微有点儿熟悉的地方特色,应该是本地人,但不是市区附近的。

        

简言之,离得越远越好。

        

“找我什么事?”余漫不着痕迹往门口挪了一步,脚跟抵上了门,只要她后仰一下或者是后退一公分,这门就能开,冷淡道。

        

男人搓了搓手,讪笑道:“我是你哥,还不能找你了?这不是听说你出意外了——”

        

“真的没事?那我走了。”余漫打断这虚伪的寒暄,扭头就要走。

        

果不其然,男人叫住了她,奔了主题,他说:“你要的东西我都弄好了,这钱……你看什么时候给啊?”

        

余漫:“……”

        

“东西呢?”余漫顺着话问。

        

“东西我不是给你了?后半段得给尾款啊!要不然亲妹妹我也不能给你!”男人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说:“我跟你说,后半段还在我手上呢,你想那老头子甩了那老娘们儿,没了这后半段估计够呛,你哥我办事儿算是不错的吧?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怎么样?”

        

余漫:“……”并不怎么样。

        

瞥了眼男人,余漫觉得自己可能是瞎了,如果她没理解错,这称呼里的两个人是孟北和徐薇?这男人看起来可比孟北老多了,还糙,谁是老头子?

        

以及,他们离婚原来还有郑语曼的手笔在……

        

“我再想想。”余漫又要走。

        

“站住!”男人不满意了,“你是不是在躲我?这都多久了,你不会打算不给钱了吧?看看我这疤,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拍的,误工费我都没跟你算的!”

        

这男人看起来会像是不算误工费的吗?答:不像。所以为什么没算?答:因为本来就是一笔巨额交易,巨到可以让误工费忽略不计,巨到一点儿定金就让对方乖乖听话,巨到对方辗转到医院来找她。

        

综上,如果余漫没想错的话,这笔钱郑语曼应该出不起,以及,郑语曼可能也没想出,要不然,也不至于这会儿才辗转找到医院来进行最后的交易,毕竟,她来医院只是巧合,更何况,谁会跑到遍布监控和人的市医院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戏码?脑子得被门夹过的才能行吧……

        

“那倒没有,只是那个女人还盯着我呢,我现在给你钱,不就是明晃晃告诉她这事儿是我做的?到时候我们一个都跑不掉——”

        

“咔哒——”

        

余漫对剩下的东西并不感兴趣,也没有给郑语曼收尾的自觉性,她才编完一段,打算先唬住了再说,可她话还没说完,身后的门被拉开了,正探头的医生看见他们俩,非但没有离开还直接进来了,六目都转了一圈,四周安静得过分,对方笑了笑,年轻的男医生说:“啊,郑小姐是来复诊的吗?我现在有空,我们这边走吧!”

        

说着,他反手推开了门,示意余漫跟上。

        

余漫踌躇了一下,医生的确是当时参与她治疗的医生之一,但是,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可再不对劲,还能比这个所谓的“哥”更不对劲?

        

应该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