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眼里几厘米是唇膏男(老师太给力)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21日14:20:46女生眼里几厘米是唇膏男(老师太给力)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33

一群被扎心,话题继续不下去,还是罗奶奶见气氛不对转移了话题。

        

“毓秀,孩子们这么大了,可有去医院做过检查?”

        

“没呢,他们身体好,便没去医院检查身体生长情况;我私底下给他们把过脉,成长正常,吃的好养得好,身板也比同龄的孩子健壮些。”不然,长不了这么好。

女生眼里几厘米是唇膏男(老师太给力)最新章节列表

        

三个小娃娃白胖是一回事,但他们的身子骨匀称,骨肉匀称,个子、体重都正常,那就没事儿。

        

在后世,人们并不喜欢将孩子带去医院做检查之类的;一是辐射问题,二是医院不干净,总是弥漫消毒水和各种药水的味道,对孩子们的呼吸不利。

        

若非必要,孩子若是小病小痛,他们宁愿找一些老一辈儿的人养孩子所用的草药来给孩子们治病。

        

罗奶奶恍然若悟,“你也是医生,瞧我把这事儿给忘了;现在你还在医院坐诊吗?之前听你爷爷说你在城西一院跟着老师坐诊来着。”

        

“没了,手上事务太多周旋不过来,城西一院的工作没法进行;左思右想,手上不太重要的职务都辞了,医大那边我现在都没去了,华大偶尔去一次,也不多。”

        

罗奶奶表示理解,她确实忙,一方面要做研究,另一方面还要顾着医药研究院;身兼数职,忙起来连家庭都顾不上,还好嫁的是严家,若是在旁的人家早就被嫌弃议论了。有些老一辈儿的思想没开化,总觉得女人就该在家里相夫教子;亦或,他们认为女人就该上班之余照顾家庭,这样的思想在八.九十年代比比皆是。

        

所以,女人嫁人是第二次投胎,一定要选好。

        

钟毓秀继续说道:“罗奶奶现在退休了,不去医院上班会不会觉得时间太多,无聊?”

        

“还行,忙碌了大半辈子,我的人生不知能走到哪一天;以后的每一天都是空闲的,都是我的,多陪陪老丘,人这辈子啊死了就死了,人死如灯灭。前面几十年我将人生中大半时间交给了国家,后半辈子,我想和你丘爷爷两个人安安静静走下去。”不必轰轰烈烈,生活之中的点点滴滴,细水流长才是真谛。

        

老人家的想法很实际,也是多年来未曾完成的心愿吧。

        

他们生在战乱年代,经历过战乱,渴望和平;和平之后,他们渴望国家强大;走到今日,国家正在一步步强大,犹如巨龙正在复苏,他们也老了,想过些清闲日子,不为国家奉献,不为家庭考虑,只过他们想过的悠闲日子。

        

有话题聊,他们男人说男人的,罗奶奶和钟毓秀能聊到一起;时间过的总是很快,到晚饭时间,吴老程老点的菜都上桌,严国峰老爷子喜欢吃的也有,钟毓秀喜欢的菜肴一样不落。

        

唯有丘老爷子和罗奶奶他们后来,没能点菜;不过,就这些菜里同样有他们喜欢的,都是走过长征路,一起扛过枪的人。吃食上面有许多共同点,这一点并不奇怪。

        

吃过晚饭,一一将人送走,罗奶奶和丘老爷子走时,钟毓秀特意与罗奶奶道谢。

        

“当初怀孕生孩子若非有您在,我可能没那么安心;正因有您在,我才心宽。”

        

罗奶奶拉着她的手,慈祥和蔼的笑了,“当初你们亲自来谢过,我也收到了你们的谢意;到我这把年纪了,别的不求,只求和你丘爷爷过闲散日子,不过,也想看你们这些小年轻一对对一双双幸福美满,该有皆有。”

        

“谢谢您。”谢谢您的祝福。

        

“以后,可别再谢来谢去的,麻烦;以我和你爷爷的交情,这点小忙不过是伸把手的事儿。”罗奶奶笑容满面的宽慰一句,眼看天色不早了,与他们告辞,跟丘老爷子一道离去。

        

钟家小楼下,只留下了严国峰、严如山和钟毓秀三人。

        

目送战友们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严国峰回过神来,钟毓秀仿佛听见了若有似无的叹息声。

        

“爷爷,我们回去吧,大晚上的早点洗洗睡。”毓秀出声道。

        

严如山在旁扶着老爷子,“爷爷,回吧。”

        

“回吧回吧。”严国峰倒是顺从,跟着他们一道回屋,关上大门,与外面的黑夜隔绝,屋内灯火通明。

        

严如山照顾严国峰去卫生间洗漱,钟毓秀在大厅里跟王大丫、龚招娣一起照顾孩子;顾令国、方国忠和冯正收拾厨房,洗碗收拾残局。

        

送了严国峰进卫生间,严如山就上楼去拿他和媳妇的睡衣,天气热了;不能像冬天那样,穿一套厚衣裳都能过,夏天穿的都是料子薄又凉快的衣服。

        

“媳妇。”

        

“怎么了?”毓秀回头看去,严如山手里拿着两套睡衣,一套是她的,另一套是严如山的;她那套是绿色的,严如山那套是灰色,料子一样版型一样,唯一不同的只有颜色,“爷爷还没洗完。”

        

严如山点头,将衣服送到卫生间门口的架子上,转而又到了她的身边。

        

“爷爷洗澡快,应该快了。”

        

“那也不急。”钟毓秀笑着摇头,问道:“咱们回了上京,红星村那边谁在看着?”

        

严如山道:“是公司里的人,都是上班,让他帮忙监工。”

        

“也好。”钟毓秀听听就过了,“牛蛙养殖场那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收第一茬。”

        

“两三个月就行,我们养了不少牛蛙苗子,等个两个月,以后咱们都不缺牛蛙吃了。”还不用去外面找。

        

牛蛙的肉细嫩,不呲牙,爆炒、蒸、煮都可。

        

后世的牛蛙卖上了天价,一是牛蛙少,就算是养殖也供不应求;野生牛蛙更贵,还难找。

        

“那不是咱们玩一趟回来就有得吃了。”想想心情都好,毓秀不由自主笑了,“真好,玩一趟回来还有好吃的;不过,咱们出门在外需要带些什么东西?”

        

严如山被顺利带偏,“天气热,厚衣服不用带,若是遇到气候温差大的地儿;咱们再买也行,轻装简行。”

        

“孩子们的东西不能少,他们的东西不好买,咱们大人可以将就,孩子们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