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护士后面慢慢挺进(绣榻春风)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21日08:05:34在护士后面慢慢挺进(绣榻春风)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180

第二天的下午,罗杰一行抵达了加的斯湾。

        

他骑马伫立在临海的一处高地上。

        

没什么风,空气里一股海盐的味道。

在护士后面慢慢挺进(绣榻春风)最新章节列表

        

清透蔚蓝的海水里,一条狭长的,大约10公里长的半岛,如同防波堤般横在罗杰眼前。

        

偏西的太阳在碧波上映出的金带被它隔成两截。

        

那就是罗杰此行的目的地,加的斯。

        

罗杰发现无法从现在站的位置直接前行上岛,尽管只隔着大约两公里宽的水面。

        

他必须绕过左侧一个内陷的海湾,沿着圆弧状的海岸线,从南面进入这个半岛。

        

这个狭长半岛的南部是一条大约三千米长,200米宽的沙堤,这也是连接加的斯和伊比利亚半岛唯一的通道。

        

沙堤往北这个半岛的宽度增大了,最北面的部分最宽,如同鼓了个包。

        

密密麻麻的白墙红顶房屋挤满了半岛上所有能搭建的地方。 

        

一道蜿蜒的城墙沿着半岛的海岸线把这些房屋裹在里面。

        

罗杰觉得结合内陷海湾圆弧状的海岸线,这个半岛就像一个钩尖上套着蚯蚓的鱼钩。

        

“罗杰,换上阿拉伯袍子吧。”

        

米莱狄递给罗杰一件宽大的白色阿拉伯长袍。

        

其他人也都套上了宽大的阿拉伯罩袍,戴上缠头的头巾。

        

有的还用头巾下摆蒙上了脸。

        

很快众人看起来都像是跑长途的阿拉伯商人了。

        

罗杰看米莱狄戴上了黑色面巾,把整个人都遮得严严实实一身黑,只露出两只眼睛。

        

“一定要这么打扮吗?”罗杰问道。

        

他把袍子套在锁子甲外面,在头盔外面缠上白色头巾。

        

米莱狄:“最好这样,听说这里的城主不喜欢基督徒。”

        

罗杰:“大不了多付点异教徒税,我有钱。”

        

米莱狄:“干嘛要付这冤枉钱,我们只是路过,又不是这里的居民。

        

“其实也就进城的时候看得紧,进去就没人管了。

        

“塞维利亚那笔入门费已经让我很心疼了。

        

“买这些袍子,再加上贿赂门卫,只需要那笔异教徒税的零头就够了。

        

“好了,我们快走吧,早点进城找个好点的客栈休息。”

        

在米莱狄的催促下,众人加快速度绕过海湾。

        

很快他们就到了加的斯南部那道狭窄的沙堤。

        

罗杰远远地看到加的斯城门口,守卫们检查着进城的行人和马车,但是他们对出来的人和车却不管。

        

罗杰看到米莱狄让本地人麦哲伦掌控篷车,看到她给了麦哲伦一个钱袋。

        

米莱狄说:“去搞定那些门卫。”

        

罗杰看麦哲伦的脸色有点发白,看他接钱袋的手在抖。

        

罗杰灵敏的耳朵听到米莱狄小声安慰麦哲伦:

        

“别慌里慌张的,想想你对我的承诺,想想我对你老母亲的照顾,想想我对你弟弟的安排,想想你说过要重振家门的誓言,不要害怕,圣雅各会保佑你的。”

        

罗杰笑着插嘴道:“还是我来吧,我对自己的阿拉伯语很有自信。”

        

他想,自己的阿拉伯口语可是经过穆帖仪矫正的,放后世拿个阿拉伯语口译证书绝对和玩似的。

        

他摸出一个钱袋,在手里掂着,他说:

        

“我对自己的钱也很有信心。”

        

于是罗杰打头,诺曼骑士紧随他身后。

        

麦哲伦驾着篷车跟着,米莱狄和她的护卫们跟在后面。

        

一行人在长沙堤上排成一长溜,慢慢地靠近加的斯城门。

        

罗杰看那城门,整体比城墙高一截,平顶上布满梳齿般的箭垛。

        

城门墙面上绘满绿色和紫色的花纹,像花又像叶,有的排列整齐,有的看起来乱成一团。

        

门洞与基督徒的城门不同,上半部分不是简单的半圆形,而是如同桃子般略带尖角的形状。

        

门洞里两扇布满排列整齐铜钉的木门敞开着。

        

到了门口,罗杰下马,他和气地用阿拉伯语和门卫的小头领聊着天。

        

然后他用袍子袖口掩饰,把一袋钱塞进小头领手里。

        

罗杰看得出小头领很满意,他的眼睛都笑得眯缝起来了。

        

那小头领便一挥手:“都是自己人,过了,过了。”

        

于是连常规检查都省略了。

        

罗杰和手下牵着马走过门洞,进了加的斯城。

        

城门进去是一个小型的广场,也就比城门略宽一点,更像是条宽敞的道路,只是不长。

        

小广场两边和顶头有好些弯曲的小巷延伸出去,像蛛网般蔓延开,不知通向哪里。

        

入眼满是刷白的两、三层石头房屋。

        

小广场两边摆满了地摊。

        

中间留下的道路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罗杰看到有卖香料的,摊主把九种不同颜色的香料铺成了九宫格,在阳光下很是鲜艳。

        

他看到有卖铜器、银器的,老板就是工匠,坐在小木桩前“叮叮叮”地用小锤子敲着小凿子在银盘上刻着花纹。

        

他看到有卖羊毛毯的,边上是卖布料的,两个摊主似乎在为谁多占了谁的地盘争吵。

        

他看到有牵着骆驼的,有牵马的,有牵驴的,主人一边走着一边向过往的行人兜售自己带的货物。

        

一个卖椰枣的摊主好客地递给罗杰一把椰枣。

        

“尝尝,好吃,不买也可以尝尝,甜的很。”

        

罗杰看那椰枣外表褐色中带着点金黄,他举起一个对着阳光,能看到里面的核。

        

一个护卫骑士猛地上前一步贴近罗杰,他抓住罗杰边上一个小孩子的手。

        

“一个贼,大人,怎么处理?”(拉丁语)

        

罗杰这才注意到,自己的钱包已经在那个孩子的手里了。

        

他看那个孩子,似乎不像阿拉伯人,倒是像个吉普赛人。

        

“剁了他的手,真主啊,为什么我们的城主还要允许这种垃圾留在伊兰斯人的城里。”

        

卖椰枣的小贩愤愤不平地说着,好像他才是受害者似的。

        

罗杰的手下似乎准备把那小孩的手掰断,他在等待罗杰下令。

        

罗杰看这小孩脸色惨白,眼中含着泪水,紧紧呡着嘴唇,他没求饶,但是他止不住的颤抖暴露出他并不是那么坚强。

        

罗杰想起了卢戈城里,那个因为他的指令不清楚,而被掰断了手臂的小偷。

        

罗杰不想在阿拉伯人的地盘里多事,在这个城门口引起别人的注意不是个聪明的选择。

        

于是罗杰拿回钱包,他很清楚地对手下说:“别伤害他,放他走。”(拉丁语)

        

然后他从钱包里拿出一个银币塞给小孩,对他说:

        

“走吧,小子,今天是你的幸运日,可别再让别人抓到了,呵呵。”

        

吉普赛小孩深深地看了一眼罗杰,谢也不谢一声,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