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满腻滑的沟壑幽谷(啊轻点第一次h)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21日08:00:41饱满腻滑的沟壑幽谷(啊轻点第一次h)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15

楼绮鸢想她大概又要见到孟婆小姑娘了,她疼的几乎快不能呼吸了,来的时候肚子上虽然插着把刀,但好歹血是红的。

        

这黑的不像话的血,除非她现在就恢复尊上的身份,不然只怕必死无疑。

        

只是事情远远还没完,楼绮鸢想要见到孟婆小姑娘估计还得等上个几日,正当楼绮鸢想既然不是顾逸城那也就不必理会了,还是躺着等死吧,太疼是实在是。

饱满腻滑的沟壑幽谷(啊轻点第一次h)最新章节列表

        

不经想到,这算不算死习惯了,毕竟这会楼绮鸢生死关头还抽空想了一下,这幽冥教的防卫实在是太弱了,这人都来这么久了,还没有人发现。

        

正这么想的时候,只听到一阵碎裂的声音,原是每日来小院送吃食的婢女,这会来送点心,见着这一幕,小婢女吓得手里的托盘伴随着尖叫声叮铃落地,糕点里伴着着盘子的碎片散了一地都是,可小婢女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惊恐的连连后退,语无伦次的大叫:“杀人,杀,杀,救命,救命”。

        

原本在这种纷乱的江湖死个人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这里还是幽冥教,只是,眼前的人,是传说里魂殿殿主知千诀的宠姬,如果她死在别处死也就死了,江湖上最多一场所有人都逃不开的纷乱罢了,可是死在幽冥教,可想而知这后果怕是她们教主红幽也承受不了。

        

以南翊的内力,应该在这小婢女还没有靠近这院落的时候就能察觉,只可惜他太过于震惊楼绮鸢的容貌,在加上莫名的心痛,他没有察觉到有人来,而此时在阻止显然已经来不及。

        

只怕不消片刻,红幽以及知千诀就该到了,不过出乎楼绮鸢的意料,南翊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走掉,而是扶着她靠在了小塌边,便自行离了三步远静静站着,等着来人。

        

其实南翊想的很简单,既然杀错了人,大不了一命抵一命便是,但在这之前他必须先杀了红幽,不为别的,就凭莫之邱对红幽那一点点的特别。

        

这时候的南翊还没有意识到,在这种纷乱的江湖里死上那么几个人又算的了什么,只不过因为是她,所以他才想着一命抵一命罢了。 

        

不消片刻,知千诀便来了,他没有看一地的碎瓷糕点,也没有管惊慌失措的小婢女,甚至直接无视了一身黑衣的南翊,他的眼里只有尊主大大,半跪在软塌边,看着那染湿了大半衣裙的黑血,目眦欲裂,双眼通红,最后却又归于平静,心疼的看着楼绮鸢缓缓的说道:“姐姐,你这是何必”。

        

即便不会真的死,但疼是真的,更何况在封幽国死的那一回,他便已经知晓,即便知道不会真的死,但他会心痛,他见不得尊主大大的半点伤,更何况还是生死。

        

而在一旁准备杀了红幽在给楼绮鸢赔命的南翊在听到那声姐姐的时候,就已经彻底呆住,他的脑子里不停的重复着一个画面。

        

他只是轻轻的擦掉了她嘴角边溢出来的血。

        

他只是有些哽咽的轻声说道:“鸢鸢,你太残忍”。

        

他只是抱紧了她。

        

他只是无措的哭了。

        

他知道鸢鸢不会死,但往后都不会在他的生命里。

        

整个府里都是血红一片,而他怀里的姑娘连同着那个模糊的小团子一同消失了,往后在没有人记得这对姐弟,就仿佛他们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可是他记得,他却记得。

        

怎么离开的幽冥教南翊不记得了,好像是红幽那个妖女带他离开的又好像不是,往后他该去哪里又要做什么他不知道,只知道他的脑海里永远都有那片挥之不去的血红,被红幽带走的时候,知千诀向他扔了个东西,他以为是要命的暗器,不躲不避,直到一声落地的脆响,入眼的便是四分五裂的血玉,但渐渐地又变成了白色,仔细去看拼凑的竟是一只纯白的鸢尾簪。

        

莫之邱依然是武林盟主,但是他的身边再没有了那个为了他能与整个武林为敌的南武阁阁主。往后不管去哪里也都再没有一个魔道的妖女缠着他,叫着喊着要绑他回染指殿。

        

莫之邱觉得身为武林盟主,匡扶正道,就应该身无旁物,一心为了武林正道而心无杂念,好像是这样,应该是这样,可能是这样的吧。

        

魂殿是什么,抱歉,整个武林没有一个人听说过,有这么个存在。

        

在一次睁眼有感知的时候,不用猜,是地府,毕竟这场面稍微有些熟悉,因为地府里依旧在上演着什么叫做鸡飞狗跳,鬼满为患。

        

冥河里沸腾着像是被煮开了的水,两旁弄得像食人花一样的彼岸花,还有那些目光呆滞,面无表情,行尸走肉的鬼魂,还有一声声能传遍整个地府的咆哮。

        

和上次来的场面几乎一模一样,楼绮鸳正思索着,就见一个无头鬼正提着自己的脑袋,一边旋转一边往他们身边凑,等凑近了便停止了旋转的脑袋,一只手举高,然后两眼无神,平淡无波的说道:“想知道消息吗,只需三文钱,三文钱买不了上当,买不了吃亏,但是可以买你知道”。

        

楼绮鸳:“............”。

        

萌知:“............”。

        

合着这货还在这地府啊。

        

见这姐弟两没反应,无头鬼也不在意,若无其事的把脑袋按在了脖子上,然后自顾自的说道:“这都三年了,三年前我正准备喝孟婆汤入轮回的时候,突然一道亮光直直的劈了下来,打碎了我手里的碗,汤撒了一地,听说是天庭的瑶光仙子来大闹地府了.......。

        

没有等无头鬼说完,萌知便牵过楼绮鸳的手一起瞬走了,不用猜这无头鬼的记忆应该是停在了他说的这一件事里,然后无限的循坏,说是三年,只怕是三年三年又三年,想必他大概是永生都入不了轮回的那种。

        

和上一次不同,这回孟婆小姑娘地狱式的咆哮喊了一遍就没在喊了,可能是在忙着熬汤吧,而萌知也没有和楼绮鸳立即去孟婆哪里喝汤。

        

原因是萌知拉着楼绮鸳到了幽冥河边的一处僻静之地,看着冥河里沸腾的水泡,萌知还是红了眼。

        

不知道为何这次在地府里楼绮鸳竟然还是在封幽国陆鸳的模样,而萌知也还是封幽国八岁小团子的模样。

        

所以小团子红着眼,摇着她的手,和她说:“姐姐,你下次别这样了好不好”。这样突然就是生死,他真的承受不住的。

        

小团子的模样分外的委屈又可怜兮兮的,楼绮鸳到底是心软软的,她说:“好”。

        

她也不想死了,主要是太疼了,疼到灵魂都要窒息的那种疼,在多来几次,她这神躯怕是也受不住的。

        

“那我们下次封掉记忆好了”,楼绮鸳如是说,没有了记忆就没有了身份,也许就可以在凡间真正的待上些时日。

        

萌知没有回答,在听到尊主大大说封掉记忆的时候,他不知该如何说,如果没有记忆的话,那么就可以一个全新的开始,可以没有任何束缚的过一段别样的历练。

        

可是没有记忆的话,万一他和尊主大大不在一起,万一尊主大大不记得他,也认不出来他,那要怎么办,而且尊主大大的修为也不知道在凡间为何就用不了。

        

没有记忆的话,他要怎么保护尊主大大。

        

这一系列的可能,萌知都还没有猜想完,一个不太可能的声音传了过来。

        

“陆二,陆二,我又看见你了啊,哈哈哈”,侯悦熙的声音,带着异常的欢快。

        

和上次一样,没有等姐弟两个反应,侯悦熙已经来到跟前,给她们姐弟两个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然后惊呼出声:“天呐,你们。你,你,们,是不是都还没入的轮回啊”。

        

这模样和她入轮回前看到的一模一样,殊不知,她自己的模样也还是封幽国侯悦熙的模样。

        

其实楼绮鸢和萌知也挺惊奇的,没想到还能看见侯悦熙,应该说是熙云仙子,不过这样子不用猜就知道这姑娘又历劫失败了,不然就不会出现在地府,而是应该在天庭里。

        

根本就不用等楼绮鸢和萌知问什么,熙云一副我们是老相识你懂的表情,熟络的自顾自说道:“哎呀,我的仙途好像似乎可能是很渺茫,也不知道月老那老头又签错了多少红线,有没有酒喝”。

        

她这月老殿里唯一的大弟子,真的是操的心太多了,月老殿真的是一刻也离不开她,可偏偏这次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天庭里出了什么事,她这一遍遍带着记忆的轮回。

        

不用等她再叽叽喳喳,萌知终于抽了个空隙问了一句:“你这次怎么这么快”。

        

不会又是被陆瑶给出其不意的杀了吧,带着记忆还死的这么快,萌知撇了撇眼。

        

看萌知嫌弃的样子,熙云就知道他想错了,连忙解释道:“我这次去的可不是封幽国”。

        

不等她继续说,这次楼绮鸢和萌知很自然默契的:“哦”,了一声,还拖长了尾音,意思就是,有什么区别,不还是这么快就死了呗。

        

“你们,你们什么意思,这次不怪我,是那个世界有问题,”熙云气急败坏的又接着解释道:“武林,江湖你们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