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下面滴水黄暴污文(过来含着h)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19日15:17:29污到下面滴水黄暴污文(过来含着h)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610

画卷内,茅草屋前,一只石桌周围,苏宁与竹君子、花仙子对面落座。

        

直到这时候,他才有心思,仔细观察两人。

        

抛开服饰加成,这对夫妻颜值还真挺高的。

污到下面滴水黄暴污文(过来含着h)最新章节列表

        

外表看起来三十多岁,竹君子穿青衫,头顶翡翠色连华冠,气质温文尔雅,有点像是影视剧里书斋中的先生。

        

花仙子落落大方,发丝如瀑,浅红衣裙让他联想起海棠花。

        

加上并非“人类躯体”,气质上,没那么接地气,有点缥缈的感觉……苏宁寻思,莫非这就是所谓的“仙气”……

        

“寒舍简陋,还请小友见谅。”竹君子率先开口。

        

考虑到对方的年纪……苏宁没有端什么“人教高手”的架子,很谦逊地笑笑,说:“前辈客气了。”

        

“我知道两位心中有很多好奇,不瞒你们,我同样有很多疑惑,”苏宁认真道:“这样吧,我们分别询问对方问题,怎么样?”

        

“好。”

        

“那晚辈斗胆先问,”苏宁凝视对方:“两位可是人教弟子?是什么身份?”

        

竹君子点头道:“是。至于身份……我们夫妻二人,当年是药谷传承继承者……”

        

说着,他看着苏宁的表情,苦笑道:“看来你们都不记得这个名字了。”

        

接着,他大概描述了下,所谓的药谷,即,唐时的某一支传承,根源可以追溯到上古,属于人教谱系的一员。

        

同时,苏宁也了解到,在他们生活的年代里,所谓的宗门啊,大都是这种几个人的小团体,类似玄幻小说里那种动辄千百人的大宗派……

        

真没有。

        

解答完毕,轮到对方提问。

        

花仙子斟酌了下,开口问:

        

“你能破开画卷,说明也是人教下的修士,现如今九州的修行者,境况如何?”

        

苏宁沉吟了下,如实相告:

        

“很遗憾,据我所知,当今年代里,我们所生活的这片国度里,修行者已经近乎绝迹,相关的传承也许有,但大概也都是类似迟家这种,后代早已经成了普通人……”

        

顿了顿,他说:

        

“不过,在其他的国度里,还有少数相对完整的修行世家存在,但也走出了各自的路。”

        

迟家祖先夫妇对视一眼,神情落寞:“是因为妖魔的污染吗?”

        

苏宁心中一动,意识到他们指的是“天道封锁”,这个知识点他在东京时候补上了,并不意外:“是。”

        

沉默了下,他说:“下一个问题,两位为什么被封印在画里?”

        

这次回答的是花仙子,她轻轻叹了口气,说:

        

“这正与污染有关,我药谷传承的根本在于种植灵植,仙药,可星空被污染后,九州上灵植难以繁育,我们迫不得已,转入这件画卷法器中。

        

但这里太贫瘠,只能封印时光,来保存植株,这样一来,我们的后代也没有能力习得这份传承。

        

思来想去,我与夫君请求掌握通灵术的同道帮忙,将我二人以元神形态,孕养在法器内,并要后世子孙静等时机。

        

待星空污染减轻,大道重开,再唤醒我们……却没想到……”

        

说到这,她皱了皱眉,又想起了那个不肖子孙,好奇道:

        

“说来,我那不肖子孙丢了参神契,但似乎入了别的传承。”

        

竹君子也好奇道:“请问这是何故?”

        

苏宁想了想,索性将如今外界的情况大体介绍了下。

        

包括超凡断绝,一两年前妖魔重新出现,各国研制技术,制造“进化者”的事都讲了一遍,听得两夫妇频频变色,末了,苏宁说:

        

“所以,迟秋的力量来自于欧洲的守夜人,呃,你们理解为其他国度就行。不过,我不太清楚具体细节,似乎,也是个散落的传承。”

        

苏宁说着,突然意识到,或许,三年前守夜人找到迟秋,是知道些什么……

        

“竟然是这样……”两夫妻完全处于震撼状态,一千年过去,沧海桑田,猛地听到这些,就有种世界观破碎的感觉。

        

苏宁没有急着提问,静心等待对方消化内容,过了几分钟,两夫妻吐气,苦笑道:

        

“世界……的确变了很多。”

        

苏宁没接茬,转而正色问道:

        

“下一个问题,我想知道,关于上古那一战,以及后来九州修士寻找解决星空污染问题的行动,你们知道多少。”

        

这其实算是两个问题,但迟家夫妻没有在意,读书人打扮的竹君子说:

        

“关于上古战争,我们知道的同样很少……”

        

他简略叙述了下,让苏宁失望的是,并不比御三家知晓的更多,想想也是,封神都是殷商时期的了,太过古老。

        

“至于解决星空污染,我们的确知道部分,”竹君子说:“传说,上古时候的战斗,不只局限于九州,真正的战场不在人间界。”

        

苏宁诧异:“那在哪?”

        

他知道,人间界基本等同于地球。

        

“彼岸。”花仙子接话道:“据说,神话中的上古仙人,居住在星空彼岸,也叫地仙界,而与妖魔的主战场,也发生在那里。”

        

“正因如此,那一战结束后,上古的神话生命也大都死在了彼岸,很多修行者都希望能找到通往星空彼岸的路。”

        

顿了顿,她叹息道:

        

“其实,有一种说法,人间界的修行顶峰本就很低很低……就算没有污染,也极难出现仙人……一个修行者,一旦成仙,就要离开人间,前往彼岸。”

        

这特么不是就飞升吗……真有这种事?地仙界?主战场?彼岸……字面意思,难道是别的星球?不是吧……

        

苏宁失神。

        

这个信息量有点大,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梳理思绪:

        

他这段时间也恶补过洪荒设定,知道地仙界分为四大洲,东胜神洲、西牛贺洲神马的。

        

每个洲,可以通俗理解为宇宙的一块区域。

        

其中,地球位于南瞻部洲。

        

“那么……是否可以大胆猜测,上古时期的战争发生在宇宙中,同时爆发于不同的星球,地球只是其中之一……”

        

“这样,就可以解释我以往的部分疑惑,比如,回溯历史时,我见过的东海龙宫,明确指出是在‘东胜神洲’……

        

其实,是在地外的某个星球上。”

        

“又比如,为什么封神战,战斗层级那么高,仙人冲锋,圣人下场的……却在考古上根本找不到战场痕迹……

        

因为,地球战力天花板太低,人家主战场根本不在地球……”

        

“再比如,月亮……”苏宁脑海中突然划过一道灵光:

        

“殿堂曾说,他们怀疑月球是妖魔的巢穴,曾用卫星观察到一片血海……当时我还觉得不可思议,如果封神战,涉及多个星球,那就可以解释了。

        

也许,月球曾经也是战场之一,或者,月球上沉睡着上古妖魔……随着污染减轻,复苏了。”

        

这不是凭空猜想。

        

东京战斗时,苏宁曾经被饕餮强行拉往月亮。

        

当时,在万米高空,他就清楚感受到了月球的凝视。

        

……

        

石桌对面,迟家夫妻看到苏宁沉思,同样默契地没有打扰,过了好一阵,苏宁才用力吐了口气,说:“前辈见笑了。”

        

两夫妻微笑。

        

苏宁说:“时间太久,很多东西都已断绝,不瞒两位,你们说的很多消息,对我而言,都是初次知道。”

        

他想了想,说:“我有个问题,如果说地球……呃,就是人间界,这里的天花板比较低,那是对人族低,还是对妖魔也……”

        

“一样的,”竹君子明白他的担心,解释说:“人族,修行到地仙境界,就只能离开地球,同样,超过地仙境界的妖魔,也没办法进入地球。”

        

说到这,他蔚然怅然:

        

“没人知道为什么,但我有时候想,也许是天道的悲悯吧。

        

当年,如果地球没有这层护佑,也许,在殷商时期,就沦为主战场,人族,也没法繁衍到现在。”

        

苏宁长舒了一口气,历史、神话什么的,都距离太远,他在乎的是当下。

        

竹君子的回答,给出的最重要信息就是,妖魔入侵地球的战力是有上限的!

        

最高就是地仙级。

        

而地仙有多强,苏宁曾经体会过!呃,当然,他那次属于“伪地仙”,空有灵力,与真实的地仙完全没法比。

        

做个比喻,就像是个强行把等级点到五十级的游戏角色,数值很高,但一个高等级技能没有……更不要说什么“体悟”了。

        

吞服太还丹的苏宁,如果遇到的是“真.地仙”,绝对是被碾的份。

        

可就算是“伪.地仙”,屠杀三级妖魔也是毫无压力,苏宁觉得,打饕餮都问题不大。

        

这么算……也就是说,能进入地球的妖魔,最多再比饕餮高一层,也就是五级?

        

他把自己的想法大概说了下,竹君子沉吟片刻,说:“我不太清楚你们如今的境界划分,但依我看,可能比你想得更高一些。”

        

“为什么?”

        

“我说的是,高等级妖魔没法降临,但未必不能施加影响。”竹君子认真道:“上古仙神的力量是我们难以想象的,不要轻敌。”

        

苏宁心说我哪敢轻敌啊,一个饕餮都打的那么费劲,多来两头,我就废了,更别说五级,甚至更高。

        

说起来,四级的饕餮都能横扫世界了,导弹连人家外壳都打不破,五级得什么样?

        

不怕……我有巨灵神,上次那么脆是因为我这个驾驶员太废,压根发挥不出神兵的效果,等我变强,来一个揍一个,来两个揍一双。

        

苏宁嘀咕着,说:“所以,地球的修行者准备怎样前往彼岸?”

        

这个问题他知道,明显是借助京城红井,东京王井这种通道。

        

但他想听听两位前辈的版本。

        

竹君子说:“传说中,地球存在许多通往彼岸的通道,深藏地底,很多人在寻找这样的入口。”

        

苏宁点头,这样就串连起来了。

        

当初去往东瀛的那一支队伍,也是寻找的一员,结果也给他们找到了,却发现王井里充满了污染,结果差点团灭,剩下的人苟到了现在。

        

唔,如果是这样的话……苏宁突然有了个念头,他之前一直好奇,留在国内的修行者们去哪了。

        

东京都能留下御三家,国内没道理只剩下迟家这种零散的吧?

        

大部队呢?

        

是否,进入了京城的“红井”?然后团灭在了里头?否则,没法解释。

        

他尝试询问两人,结果迟家夫妻都摇头,他们沉睡的时候,国内还有不少修士呢,这属于知识盲区了。

        

……

        

“轮到我们问了。”落落大方,气质出尘的花仙子微笑道:“下一个问题,我们想知道你的情况。”

        

“我?”

        

“是的,你能进入画卷,知道这么多,说明是人教弟子,可你始终没提及自己的情况。”花仙子素雅的脸上,两条眉毛蹙起:

        

“你……属于哪个传承?又为何找到这里?”

        

沉默。

        

苏宁这次没有立即回答,他在犹豫,到底要怎么说。

        

关于系统的情况,他肯定是不能告知的,但可以解释为自己获得了,某些人教的遗产,也不算说谎。

        

关键在于,是否要告知对方“人教”的境况。

        

对外,苏宁一直试图将人教塑造成拥有很多高手的组织,可实际上,抛除御三家,核心成员紧缺。

        

宁错、雪莉、朱一闻等人,成长迅速,但终究还太“新”,也没到和他们摊牌的时候。

        

很多困扰,苏宁没办法和他们讨论。

        

而眼下,自己遇到了两位前辈,苏宁无比渴望拉两人入伙。

        

用“代行者”的身份忽悠?

        

继续宣称,自己在为某位“掌教”效力?

        

组织里还有很多强大的同伴?

        

太容易露馅!

        

而且,如果继续这样搞,且不说能不能唬得住,单是以后想请教都不方便。

        

思考着,苏宁渐渐有了决定,他长长吐了口气,抬起头,坦然与两位前辈对视,说:“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接着,他便将自己从一月份,到如今的经历,挑拣着能说的,叙述了一遍。

        

隐去了关于系统的一切,只说,是自己意外获得了一座封印的宝库,然后,从零开始,利用继承来的物品、功法,寻找天赋者,拉入人教,抵抗妖魔。

        

这个过程中,他始终凝视着两人的眼睛,利用望气术,判断着对方的气场,甚至做好了应对最糟糕情况的准备。

        

然而,令他有些意外的是,这对夫妻只是认真地听着,不时露出或惊讶、或赞许、或感慨的神情。

        

气场平稳,非但没有表露恶意,反而,越听,看向苏宁的眼神越温和。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我也不太清楚,按照你们的道统论,我究竟算不算正宗。

        

起初,我只是想保护自己,在末日到来时,有活下去的能力。

        

后来,当我有能力救下更多的人,我忽然发现,或许我可以做的更多,保护我热爱的这个世界,生活的人。”苏宁神情认真:

        

“今天我说这些,也是想邀请两位前辈加入,当然,这是你们的自由,身为后辈,我所作所为,只有问心无愧。”

        

话落,竹君子与花仙子对视了一眼,同时露出微笑,前者说:

        

“你知道,我们当初为什么,要用参神契的功法来解封画卷,而不是用我迟家的血脉来验证吗?”

        

苏宁眨眨眼。

        

就听黑发如瀑的花仙子温和而笃定地说:

        

“因为我们等待的,从不是血缘上的后代,而是人教的召唤。

        

我们不知道这一千年里发生过什么,但既然人教选择了你,就说明,你身具人族气运,这是做不得假的,也是任何人夺不走的。

        

所以,不用怀疑,你就是当代人教领袖。”

        

“我们一直在等待你的到来。”

        

说着,迟家祖先起身,并肩稽首:

        

“药谷传人,竹君子,参见掌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