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身又粗又长不停的颤抖(上课带着跳蛋)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11日14:46:40 发表评论 0

       

凤凌暴怒,他眼中红光一闪而过,单手作势对着唐安的脖颈扼去。

        

剑光一闪中,云霜握在手中,唐安看准对方的手腕,就要一剑削去。

        

清光快过剑光,凤凌一个趔趄后退。

分身又粗又长不停的颤抖(上课带着跳蛋)最新章节列表

        

明光真君已是起身,来在唐安的面前,他并没有看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凤凌,而是审视小徒弟冷冰冰的脸容。

        

“纯灵体天生百脉俱通,吸收灵性可化为纯粹灵力为己用,更是淬炼血液化为灵血,乃是疗伤圣品。”

        

明光真君侧身,随着他的动作,洁白如雪的宽袖微摆,云纹一闪而过,更给他添上高不可攀的圣洁。

        

他凝视垂首敛目的爱徒,声音多了一分温情:“灵血于你师姐有效。”

        

话音刚落,洛寒绝与凤凌身形微动,如此在他们中间的唐安似被他们左右挟持,以防反抗。

        

关心则乱下,全然忘记了明光真君同在此,谁能翻得出浪花。

        

云忆,的确不能。 

        

“既是疗伤圣品,自然不是寻常之物,更是有代价。”

        

唐安对隐隐附体来的威压似感受不到,她平静的道:

        

“代价就是一旦不加控制的放出灵血,轻则修为倒退,重则元气大伤,此生修为再难精进。”

        

唐安看向一声不吭好似神游天外的白芊芊。

        

“师姐之顽疾,饶是师尊都无可奈何,自然不是一些灵血可以压制,所以师尊您的意思是,要以我这条命来换师姐的命?”

        

凤凌眼中金光斗射,“那是你的荣幸,你本是卑贱之人,只因芊芊姐见过了世界之大,已是死而无憾。”

        

唐安长笑一声,一改方才的冷郁。

        

“既如此,身为剑下败者,岂不卑贱之极?又为何如此关切师姐?莫非你是她的小奴,故此忠心为主,只为换得主子垂怜?”

        

这讥讽对于目下无尘凤凌来说,简直诛心,他一声大吼,金光纵体而出,直射唐安心口,已然不顾体内伤势。

        

明光真君再次出手,挡下了他不自量力的杀手,他一直淡漠的神色罕见流露出几分严肃。

        

“自然不会一命换一命,早已给你准备好诸多灵药,至于耗损的元气确是无可避免,但为师承诺,会广觅宝药,为你补全灵蕴。”

        

唐安轻笑道:“早已准备好诸多灵药?所以不是询问我的意见,而是通知我么。”

        

洛寒绝声音沉沉,“不要冥顽不灵,当初你得入元清宗,的确是因师妹。如今,你救她之命,本是应当。”

        

“我偏不认这应当!”唐安昂头,断然说道。

        

凤凌学乖了,知道自己奈何不了『云忆』,按耐下愤恨与不甘,朝着明光真君冷笑道:

        

“真君可真是教徒有方!上不敬尊长,下不顾同门,忘恩负义!”

        

洛寒绝灌下一整瓶的疗伤灵丹,拔出本命剑,剑刃直对唐安。

        

明光真君喜怒不形于色,只淡淡道:“云忆,莫要耍小儿脾气。”

        

唐安呵的一声:“不错,修仙界强者为尊,若修为不够,你再放狠话甚至对天起誓,也不过被视为儿戏。”

        

“这道理我一直知晓,只今日方知哪怕对同门对师兄对师尊也是一样的。”

        

“云忆,受教了!”

        

铿锵有力的话声甫落,唐安左手腕一翻,一块晶莹透彩光的储灵玉捏在掌中,被她一把捏碎。

        

五彩灵光伴随着炸裂成无数碎片的灵玉一同没入体内,她的修为在这倏忽间暴涨。

        

从刚筑基不久到筑基中期,再快速晋升至筑基圆满,丹田的灵力从液态逐渐膨胀转变为半固态,体内雷音乍响,灵力修为稳固成圆丸。

        

“可笑!你不愿为救芊芊修为倒退,却为反抗我等不惜短视到就此止步金丹!”凤凌厉声讥讽道。

        

当着他们的面,唐安砸下一堆法器,五光十色中,挡下三人的阻止。

        

神识沟通丹田那枚不稳定的假丹,周身光华大放,雷鸣声自体内外放到体外,大殿的四人都已听闻。

        

金丹成!

        

唐安右手握紧剑柄,云霜剑轻提在身前,冷寒的剑光透射在她如冰似雪的脸上,一双冷眸比淬炼的剑意还要锋芒毕露。

        

这变故不过电光火石间,再多的法宝不过明光真君的一击,但仍然迟了。

        

众人错愕间,只听得唐安道:“金丹修为于明光真君来看,仍区区蝼蚁,但于我,再不济自毁己身已是足够!”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她在三方气机纠葛下,染血的衣裙卷动纤细身姿,决绝而自傲。

        

“罢了。”明光真君一拂袖,洛寒绝与凤凌身不由己退下。

        

“师尊……”白芊芊目睹了这一幕幕,轻咬下唇,缓缓起身下榻。

        

明光真君执起她柔若无骨的手,喜怒不辨的清冽眸光落向桀骜不驯的小徒弟:

        

“我今日方知你还有这等气性,但芊芊事急,你可愿补救?”

        

唐安冷静道:“本分之内,不敢不听。”

        

对凤凌、洛寒绝的讽笑与冷眼似浑然不觉。

        

“元清宗下元中城向南万里之外的净水坞水家有株百年水心莲,乃是定性润丹的妙品。云忆,你去取来。”

        

唐安眸光一闪,似在深思。

        

明光真君并未催促,大殿一时间陷入沉寂。

        

就在这时,白芊芊轻轻拽了下他的大袖,“师尊为何不亲去?万里之外,于您不过盏茶功夫。”

        

明光真君摇首解释道:“百年前,我与净水坞之主有约,此生不会踏入她之地界。”

        

白芊芊看了一眼唐安冷凝的神色,轻轻的道:“师妹金丹未稳,让师兄去吧。”

        

顿了顿,她补充道:“师妹方才回绝是情理之中,我并不怨她,便不必让她将功赎罪了。”

        

唐安目光与她眼神在空中相碰。

        

洛寒绝上前,剑尖朝下,一揖道:“回师尊,弟子愿往。”

        

凤凌不甘示弱,“芊芊姐你别担忧,我一定会为你取来那水心莲!”

        

白芊芊抿嘴轻笑,粉白雪腮盈满甜软的笑意。

        

却不料明光真君轻叹道:“我与净水坞主有约,只有与我有故之女方可踏入净水地界。”

        

三人愣住。

        

洛寒绝眉目发寒。

        

凤凌再忍耐不了接二连三受挫,叫嚣起来:“够了!你们分明是没有将芊芊放在心上——”

        

唐安一步踏前,高声道:“此事我接了。”

        

“此是信物。”明光真君从宽袖中取出一个玉匣。

        

白芊芊侧目看过那不过巴掌大的玉匣萦绕着淡淡霞光,更刻有栩栩如生的莲花,一经拿出来,宽阔的大殿便荡漾出温润的莲香,显然价值不菲。

        

唐安接过,直接放入储物镯中,而过转身径直出殿,这利落的动作,让沉吟下要嘱咐一句的明光真君稍稍怔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