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2年和男友做过300次(堕落的白领)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11日13:08:21大学2年和男友做过300次(堕落的白领)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1

     

很快,这位心有疑惑的中将就有了答案。

        

既然军长大佬已经定下调子了,在座诸人照令执行即可。

        

唐刀也极其爽快的答应,除了将当做酬金的那两门山炮和所有炮弹交付给26师,另外再将四门步兵炮中的两门炮以及200发炮弹,8挺92重机枪和16具掷弹筒,各式机步枪子弹8万发还有绝大部分的粮食补给都给了他们。

大学2年和男友做过300次(堕落的白领)最新章节列表

        

虽然不是全部,但也把在座的43军将校们喜的合不拢嘴。

        

从这一刻开始,26师可不是以前提着单打一和老套筒上战场的‘乞丐军’了,两个小时前的一战,缴获日军近400杆步枪基本可以给步兵们来个集体换装。

        

缴获的6挺重机枪加上唐刀给的8挺,高达14挺重机枪几乎可以给每个步兵连配上两挺,16具掷弹筒和两门山炮、五门步兵炮更是将重火力提高到他们做梦都不敢想的地步。

        

要知道,43军来淞沪战场之前,除了每团配4门迫击炮,一门山炮都没有。

        

啥子叫鸟枪换炮,现在就是。

        

这会儿让两个少将旅长头疼的,已经不是装备够不够的问题,而是那有人来操控这些重火力。

        

说起来也是心酸。

        

现在的26师可不比以往,加上军部和师部共用的警卫营,总共也才700来号人,虽然还有旅、团的编制,其实这段时间经过合编之后,也就6个步兵连,一个旅两个,还有一个火力支援连以及警卫连归军部和师部直辖。

        

师参谋长刘公笃和老王今日凌晨带去接应四行营的,别看只有区区三四百人,其实已经是一个步兵旅外加一个军部直属的火力支援连了,那已经是26师目前一大半的实力。

        

“重机枪每个步兵连两挺,掷弹筒每连2具,子弹各连一万发,罐头和粮食每连平均分配,药品由军部统一调配,然后你们每个旅抽调30人出来,火力连再抽一半人出来,凑个炮兵连,就这么定了,都别给老子玩花活儿,没炮的日子谁想过老子就让他好好过。”郭中将拍拍桌子算是分田到户,看看腕上的手表:

        

“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小时后,除军部留警卫连两个排在驻地看守营地,其余所有人向松江前进。”

        

“是!”所有将校起立立正,转头离开。

        

会议室里就留下两个陆军中将,还有没走的唐刀。

        

不是唐刀不想走,而是老郭同志用眼神示意他先莫慌,那是还要找他聊聊理想的意思。

        

脸上露出些许笑意的郭中将拿出烟盒,先给自己身边满是好奇的老搭档一根,然后又拿出一根抛给唐刀:“这次松江可不是个好去的地方,我和刘师长两个人想的焦头烂额也找不到胜机,你小子是个大滑头,四行仓库那样的绝地都让你逃出来了,来,别给老子藏着掖着,这会儿就我们三个,说说你真实的想法。

        

不过,别再扯那三个理由糊弄,我知道你娃儿硬绑着我43军往松江去肯定还打着其他的主意。”

        

中年大叔果然不好糊弄,唐刀说的有条有理,这位却是仅凭靠直觉知道唐刀是在撺掇着他往松江而去,虽然唐刀敢保证这位绝对想不到他这只小蝴蝶去松江的真实意图。

        

不拿出点压箱底的东西,是别想糊弄过去了,唐刀只得站起身,走到挂在墙上的淞沪地图面前,先将手指指向位于沪西的昆山:“两位长官,你们觉得,如果我们现在不去松江,是不是能通过这里撤离淞沪?”

        

“从这儿走?估计还没过白鹤港大桥,就被战区的执法队以逃兵的名义就地正法了吧!”刘于青紧锁着眉头摇头。

        

“我是说,就算战区顾不上43军这不过七百余人的小部队的话。”唐刀做出一个假设。

        

在两名将军眼神变幻中,唐刀微微叹息:“五十多万大军那,此刻应该最少有一半,已经开始向昆山方向撤退了。”

        

“走不了!路已经全部堵死了。”两个中将都是经验丰富的战将,瞬间醒悟,脸色难看至极。

        

除非是抛弃所有重装备,全员轻装离开公路前进,否则,数十万人全部挤上那条公路绝对是个灾难。

        

但昆山由浙江至金陵的那条公路,已经是从沪西离开的唯一公路了,谁会放弃?

        

“这就是我坚持要和43军共赴松江的最大理由,就算现在就跑,等我四行营赶到昆山,那条路应该已经是水泄不通了。如果松江再不能坚持三日,近十万日军从侧翼冲过来,全部人都会死。”唐刀继续道。

        

“与其躺平让日军干掉,那还不如搏一搏,就算是只为了自己。如果能侥幸完成军令,数日后根据战况,我们再选择撤退方向反而要从容多了。”

        

“你个瓜娃子不该当兵的,如果去做生意,肯定会成大富豪。”郭中将叹息着指指唐刀。“老子差一点点就被你说的相信了。”

        

“你说的都没问题,但为何我总觉得你还有其他的心思?你说,这是什么道理?”郭中将半认真半开玩笑的道。

        

唐刀脸色如常,“那或许,是因为唐刀长了一张太嫩的脸吧!”

        

愕然半响,两个中将皆放声大笑。

        

不管是不是真的是这个理由,唐刀以这个新鲜的冷笑话作答都不错。

        

俗话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年龄不过21岁的唐刀的确是太年轻了,如此年轻就如此光芒四射,着实让两个已经年过四十的将军既羡慕又多少心里没底。

        

哪怕他在数日之前才率领着一百多号人打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战绩,但那多少是因为仓库坚固和租界当挡箭牌的因素,可这次,却是面对日寇近十万大军,绝不可同日而语,他们怎能不慎重呢?

        

“即使如此,那这个问题就此打住,此去松江,你还有什么好点的建议没有?”郭中将止住笑声,再度抛出问题。

        

“不仅我们要争取时间,即将赶赴松江的友军同样需要。”唐刀回答的很迅速。

        

因为,这才是他最想给这两位大佬说的。

        

时间,就是生命。

        

每一秒,都是。

        

即将赶赴松江的67军,曾经东北军最精锐的步兵军。

        

不仅兵源充足,全军两个满编步兵师兵力高达三万多人,装备更是齐全仅次于中央军,其军长吴克任中将更是意志极为坚定的抗日将领。

        

不然的话,七八月在中国北方已经和日军大战过一场的67军也不会劳师远赴东南继续作战了。

        

唐刀相信用不了多久,67军就会主动联系26师。

        

只是根据曾经时空他们抵达松江县城的时间来看,他们此刻身在青浦距离松江远达数十公里恐怕还在其次,全军和43军一样顾忌日军第十军势大恐怕才是主因。

        

尤其是这种,数十万大军都要跑路,而自己却要率军逆流而上替全军挡住来袭敌军兵锋的时候。

        

为将者虽然有身死报国之心,可他们都不能为自己的理想考虑,全军上下三万多人的生死都在他们一念之间,有些纠结也是正常的。

        

只是,所有的纠结都是无用,唐刀知道他们最终还是选择遵从军令全军逆流而上,全军三万余人于11月6日下午抵达松江。

        

也就是明日傍晚。

        

可那时,日军主力也恰好抵达,这导致连阵地都还没怎么建立,67全军即刻投入战斗。

        

没有阵地,却还要面对重炮,其伤亡之惨重也就可想而知了,仅战斗的第一天,就战死一名少将旅长。

        

如果,能争取提前一天,哪怕是半天,战损或许都会减少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