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架起腿一深一浅的律动(军婚超h密液)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9日09:39:37教官架起腿一深一浅的律动(军婚超h密液)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3

旁边病房。

        

蓝芮过来的时候,云霆锋脸色阴沉的很可怕,看着女儿眼睛已经红肿了,联想妻子的情况,拳头攥的紧紧的。

        

手背上凸起的青筋很是可怕。

教官架起腿一深一浅的律动(军婚超h密液)最新章节列表

        

蓝芮瞥了他一眼,就说:“云叔叔,云心还好……没有大问题,您不用担心。”

        

“嗯。”云霆锋点头,随后说:“我老婆呢?”

        

“目前是睡过去了,不过醒来的情况可能不会太好,您先有个心理准备……其他的我不想多说……

        

但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觉得看问题不能过于偏激。”蓝芮说着。

        

她这言外之意,就是要云霆锋好好的考虑一下,不要随便给叶苒苒判刑。

        

云霆锋没说话,起身,径直的走了出去。

        

他这是要看杜若华去。

        

那边,杜若华安静的躺在病床那儿,眼睛紧紧的闭着,白皙的皮肤跟雪一般,细小的毛孔此刻能让人看的清清楚楚。

        

她虽然已经五十多岁,可保养得当,看起来仍旧像是三十多岁的女人一般。

        

纤瘦的身子,在白色被子的遮盖下,越发的纤弱。

        

好像是谁轻轻一碰,就能够香消玉殒一般。

        

旁边,云澈跟云湛各自站好,父亲没开口,他们谁也不会开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云霆锋才起身,看了看两个儿子,招了招手,脸色冰冷的,“你们随我出去!”

        

两兄弟对了一眼,才慢慢的跟着云霆锋走出去。

        

蓝枫瑾的办公室,风吹的窗帘不住的发出声音,让人的心跟着有些烦躁。

        

云霆锋过去粗暴的关上窗子,接下来点燃一支烟,抬起头,眸色深谙的盯着云澈,“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云澈还没有回答,云湛已经抢在了前面,“爸,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苒苒的话……绝对不是那种人。

        

他们都说她跟我姐是情敌,所以有动机……可我不觉得,琛哥就喜欢苒苒一个人……

        

我姐在苒苒面前,那是被秒杀的,苒苒根本不在乎她,所以怎么可能因为感情纠葛就记恨我姐啊!

        

更不可能因为我姐迁怒我妈……苒苒要是真想收拾我们云家的人,抓住我就成了啊!”

        

说完,他特意看向云澈。

        

此时,云澈点了点头,也赞同道:“不错,叶苒苒确实没有动机。”

        

“你们都说那个叶苒苒没动机,可事实就摆在眼前,这让我怎么想?”云霆锋蹙着眉头。

        

没有面对叶苒苒,他反而是冷静了许多,倒是能听得进去儿子们的话。

        

“爸,人家说耳听为虚,眼见也未必为实了,齐墨涵的话,我们真的也要打个问号啊。”云湛又说。

        

云霆锋没说话,对于小儿子的话,他并不能说赞同,但也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父亲,其实我们刚才想过,齐墨涵的角度只能看到叶苒苒跟母亲的背影,在当时的视线条件下……

        

他是看不清楚动作的,小孩子遇到这样的事,可能更多的是先恐惧,不会真切的记住细节……

        

所以……”云澈试探性的解释着。

        

云霆锋眯起眼睛,不得不说大儿子分析的没错。

        

如果是看背影,又在夜间,是会错过细节。

        

齐墨涵那个孩子连小学都没有上,怎么懂得像大人一样冷静。

        

“可当时就他们两人在……你母亲怎么会落水?”云霆锋看着云澈。

        

这是最难说通的地方。

        

都知道叶苒苒没有动机,可就他们两个人,怕水的又是杜若华……

        

总不能是杜若华自己跳下去的。

        

“若是意外呢?那边长着青苔,妈妈踩在上面不小心落水也是可能的……我是觉得……不能因为我们的怀疑,就冤枉叶苒苒……”云澈说着。

        

云霆锋点头,“你回去调查……让阿琛兄弟也一起……”

        

“您不怕阿琛跟墨池包庇苒苒啊?”云湛揶揄着。

        

刚才外面的事有人已经跟他说了,此刻看父亲同意萧司琛兄弟也过去,他就故意将事情摆在明面上说。

        

免得之后云心哭两声,亲爹的脑子又糊涂了。

        

闻言,云霆锋翻了小儿子一眼,“你都不怕,我会怕!”

        

臭小子,果然是长大了,敢揶揄他。

        

半个小时后,叶苒苒跟着萧司琛他们一起去了云家。

        

其实云霆锋是不想叶苒苒过去的,但是萧夫人在那边跟他们解释,最终还是说服了他,这才让叶苒苒过去自证清白。

        

云家别墅。

        

叶苒苒站在出事的位置,同云澈跟云湛两兄弟模拟当时事发的情景。

        

“麻烦了。”云湛摸着下巴,偏头看监控的方向,“这边可以说是一个监控死角了,而且当时的角度……

        

说是你推我妈妈……那不是说不通的。”

        

“唯一的证人是齐墨涵,真去走司法程序,他的证词对你很不利。”云澈也说着。

        

盛国这儿,小孩子的证词也是被认可的。

        

倘若叶苒苒找不到有力的证据证明自己,他们家亲爹又要告她……

        

那结果一定是叶苒苒被罚。

        

“你们两兄弟就会说这种吓唬我嫂子的话……看看别的地方啊,我嫂子没做过的,我就不信能硬栽赃到她头上!”萧墨池此刻是满脸的不高兴。

        

他们过来是要证明他嫂子清白的,不是要这两兄弟黏黏糊糊,最后来一句,他嫂子有问题。

        

“大少爷,二少爷!”

        

这时,佣人们急匆匆的过来。

        

云澈抬眸,冷冷的扫了最前面的佣人一眼,“怎么了?”

        

“很奇怪,大小姐的那些兔子竟然全部死了。”佣人答着。

        

云心将兔子带回来的时候,跟他们特意说过,那是宝贝兔子,要好好照顾。

        

谁知道刚才过去了,他们看到的是兔子七窍流血。

        

这怎么跟云心交代啊。

        

听见佣人们说兔子,云澈的脸色很是不好。

        

他们现在调查的是他母亲出事,他们能给他说兔子。

        

“滚!兔子死了就死了!”云澈不满的低吼。

        

佣人们缩瑟的站在那儿,耷拉着脑袋,一时间经有种手足无措之感。

        

“慢着!”这时,叶苒苒忽然开口,看着刚才说兔子死的那个佣人,“你的意思是……之前跑到这里的兔子,也死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听见兔子死,会有一种杀兔灭口的错觉。

        

“对,今天跑到这里的兔子也撕了。”佣人小心翼翼的答着。

        

“我们去看看!”叶苒苒当机立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