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车上被一个接一个(家公我想要)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8日14:55:52在公车上被一个接一个(家公我想要)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1

商锐坐在椅子上, 长腿微微敞着。肃白指尖很轻的动了下,他的睫毛浓密纤长,在眼下拓出浓重的阴影。沉默有一分钟, 他开口时嗓音很哑, “你是清醒着的吗?”

        

“我不后悔。”姚绯拉开酒店的柜子,从里面取出一盒套, 扔到了床上, 抬起清眸看他, “做吗?”

        

商锐清了清嗓子, 想说话,喉结滚动了一下, “做。”

在公车上被一个接一个(家公我想要)最新章节列表

        

寒雨这戏情绪牵动太大了, 姚绯有点出不了戏。她陷入那种绝望的情绪中,景白永远翻不过去的山, 永远碰触不到的希望。

        

她很年轻,她还没等到她的三十岁,她寂寞的死在了无人知晓的地方。她不会有墓碑,她没有等到她的梦。

        

姚绯曾经也几乎要死在无人知晓的黑暗中,她看不到未来, 看不到希望,铺天盖地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她有些恐惧, 她仿佛陷在天寒地冻的冰水之中, 遥远处是雪山,湖面上是薄冰, 她浸在冰水里。

        

温度在流失, 离开她的身体。

        

她四肢麻痹,她快沉入黑暗中了。

        

她渴望回到人间。

        

她喜欢演戏, 她沉浸在戏里,是她在戏外没有羁绊。戏中幸福圆满,她眷恋那份幸福。后来她遇到了商锐,她有了唯一的戏外人。

        

入戏之后,她看商锐有点陌生。她觉得商锐越来越远,她坐在房间里一整天,感觉这个世界都很遥远。直到商锐敲门,拎着蛋糕站在灯下。 

        

她想要商锐。

        

他们疯狂的做了两次。

        

做完第二次还没到十二点,商锐抱着姚绯去洗了个澡,圈着她到茶几前点燃了生日蜡烛。他们把蛋糕移到了小茶几上,这里沙发宽大,能坐两个人。

        

“许愿。”商锐拿遥控关了灯,下巴还垫在她的肩膀上。

        

做过了最亲密的事,他们的关系瞬间被拉近。戏里的隔阂在此刻烟消云散,他是商锐,她是姚绯。

        

他们已经发泄过了,回到了人间。

        

金色的烛光映出方寸,蛋糕是哆啦A梦。商锐那个幼稚鬼,他送的蛋糕都是卡通的。他们住的酒店没有暖气,冬天很冷。

        

商锐的怀抱很温暖,她靠在商锐怀里,双手合十闭眼很虔诚的许愿。

        

“吹蜡烛。”商锐在她的耳边说道,“许什么愿?”

        

“不能说。”姚绯吹灭蜡烛,灯就亮了起来,“说出来就不灵了。”

        

“与我有关吗?”商锐偏头看她,眼眸沉黑。

        

“嗯。”姚绯拿掉蜡烛,切出一块蛋糕递给商锐,“你明天回去吗?”

        

她已经从潮湿的冰水里走了出来,她重回人间。

        

她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商锐,他炽热滚烫,他能融化冰水。

        

“陪你去昆明。”商锐挖了一块蛋糕喂给姚绯。

        

“别跟我去。”姚绯咽下他喂过来的蛋糕,懒得切了,放下蛋糕刀等他喂。她有些疲倦,不管是身体和精神。

        

“为什么?”

        

“别跟就是了。”姚绯有很多顾虑,她和商锐不能公开,她其实还是有点担心商锐在现场会影响她的情绪。商锐演的蒋啸生太可怕了,三天后的戏是怀着希望穿上警服的景白,她有着最阳光最灿烂的笑容。

        

“你是不是有点怕我?”商锐跟她用一个勺子,吃了一口蛋糕又喂她,“我的意思,你是不是怕我演的蒋啸生?你觉得我是他?你出不了戏,你是不是有那么一瞬间,想抛弃我?”

        

姚绯抬眼,他怎么知道?

        

“姚绯。”商锐一开始还是疑问,等看到她的目光,确定了,“你的眼里写着加粗加大的两个字,是的。”

        

姚绯唇角扬了下,倚靠在他的腿上,“是吗?”

        

“是。”商锐咬牙切齿,吃了一大口奶油,黑眸沉了下去,“你果然讨厌我,我想跟我做,不会是想弄清楚我是谁吧?”

        

“你是我的男朋友。”姚绯转过身看他,“我知道,不管我出戏还是在戏里,我想要的人只要你一个。”

        

商锐的心瞬间融化,低头亲了她一下,嗓音沙哑,“现在有没有出戏?”

        

“我不知道,我不想冒险。其实荣导也有些入戏,你别跟去了,不然这戏没法拍。”姚绯认真看着他的眼,“我回去会去找你。”

        

“你最好去找我。”商锐狠狠的低头亲她。

        

他唇上又奶油,他们接了个奶油味的吻。

        

“我知道。”姚绯舔掉唇角的奶油,拿下巴示意,“我想吃下面的蛋糕胚,我不喜欢吃奶油”

        

商锐把奶油吃完,蛋糕坯喂给她。

        

两个人吃了半个蛋糕。

        

姚绯回到了人间。

        

“你不看看生日礼物是什么吗?”商锐起身去拿水,回来看到姚绯窝在沙发里在发呆。她刚洗过澡,眼眸漆黑,如瀑长发散在肩头,柔软乌黑。她穿着一条黑色睡裙,肤白如雪,整个人有种上等玉石的质感。莹润透明,又有点脆弱。

        

“是什么?”姚绯接过水,看到商锐已经帮她拧开,她喝了一口。

        

“你打开看看。”商锐在对面坐下,他松松垮垮的裹着浴袍,身上的痕迹密密麻麻。从喉结到胸膛,他的领口散着,能看到一串吻痕已经变成了紫色。

        

姚绯后天要拍戏商锐十分克制没有给她的脖子留下痕迹,姚绯倒是不客气。在他身上能留的地方,全部留了痕迹。

        

姚绯的控制欲是不动声色,她不说出口,但做起来一点余地都不留。

        

商锐架着腿坐在对面,修长的腿挺拔,他尽可能让自己放松,手指搭上沙发扶手,但看向姚绯的目光却有着紧张。

        

姚绯拿起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一把钥匙。

        

“哪里的钥匙?”姚绯拿出钥匙,抬眼看商锐。

        

“我家的。”商锐放下腿坐直,注视着姚绯,“我们组个家吧。”

        

“同居?”姚绯有些懵,这么快?

        

商锐点头,紧紧盯着她,“我考虑过买新房,我们两个的收入买房子都不是问题,但装修需要一段时间,新装修的房子对身体伤害很大,也不适合居住。我在香海有一套房子,目前在我的名下,我也可以转给你。装修比较舒服,住了好几年,不会有甲醛困扰,地理位置和保密性都做的不错,这把钥匙就是那套房子的。”

        

商锐是想过把房子直接转给姚绯,但姚绯的性格,他怕这个人炸毛了,回头弄巧成拙。

        

“你觉得怎么样?”

        

“我们还没有公开,我不需要你的房子。”姚绯看着钥匙,跟商锐同居吗?从此她家里多一个人,有温度会拥抱她会跟她接吻,他是那么有存在感。

        

“电影上映后,找个机会公开吧。”商锐语气慎重了很多,他把手肘放到膝盖上,双手交叠握着,“姚绯,你是演员,作品才是你的招牌,公开对你不会有太大的影响。而我,也在转型,粉丝对我来说是锦上添花。我本身也不是完全吃明星这碗饭,我做明星是为了兴趣。我有公司有投资,商势传媒也有我的股份。我不靠这个吃饭,我们早晚要公开,早公开也坦荡。”

        

“你给我点时间。”姚绯把盒子盖回去,觉得太快了,她握着盒子抬眼望着商锐,“我考虑考虑,行吗?”

        

姚绯没把盒子还给他,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商锐垂下眼,沉默许久,点头,“我希望不要太久。”

        

姚绯把盒子放到桌子上,起身说道,“你还想做吗?”

        

商锐缓缓抬眼,由上至下打量她,嗓音慢沉,“姚绯,你知道我对你没有抵抗力。”

        

那就别抵抗啊。

        

“做不做?”

        

“你不疼了吗?”商锐喉结滑动,起身整了下睡袍。

        

敢再撩不埋,做哭你。

        

“用手,我的手又不疼。”姚绯扬起唇角,很专注的看他,声音低柔,“今晚我不想睡。”

        

姚绯果然是只对他的身体感兴趣。

        

怎么能才挥别最深的阴霾?那就去做最刺激的事,这样才能压下阴霾。

        

一次次的疯狂把她抛上了天际。

        

凌晨天边泛白,姚绯靠在他的肩膀上,光从窗帘缝隙泄了进来,房间里物件轮廓渐渐清晰,姚绯嗓子哑着,“天亮了。”

        

商锐从没有这样的疯狂,他们彻底的告别蒋啸生和景白,他们回到自己的世界。他紧紧抱着姚绯,两个人贴的很紧。

        

“你回去吧,我会去找你。”

        

“我爱你。”商锐低头亲她的额头,“我等你。”

        

他们相拥而眠。

        

姚绯再醒来时身边已经没人了,动一下,身下火辣辣的烧。窗外又黑了,房间里也是黑暗,她躺了很久,转身把脸埋进松软的枕头里。

        

手臂压上了纸张,发出一声响,她睁开眼撑起身打开了灯。

        

床的另一边放着一张A4纸,上面写着一行字。

        

“我不想要短暂的欢愉,我想和你共度余生,不管未来是什么样,我们一起走,没有什么东西不能面对的。姚绯,我等你一个一生的承诺。我回去了,我在家等你。”

        

署名:你的爱人商锐。

        

他的字笔锋锐利,棱角分明。

        

姚绯把这几个字翻来覆去看 一遍,看到最后一行,他倒是会给自己加一些前缀,看上去亲密了不少。

        

姚绯拿起微信看信息,商锐发了航班号给他,下午一点的飞机。随后又发了一张飞机上的自拍。他戴着帽子口罩,只有深邃的桃花眼和桀骜的眉骨露在外面。

        

小少爷:“醒来记得吃东西,我让刘曼给你准备了吃的。蛋糕别吃了,放了一夜已经坏掉。”

        

小少爷:“不知道你几点醒来,醒来后别把昨晚的事忘记了。我不是蒋啸生,我是商锐。我永远不会伤害你,你要是还出不了戏,我给你联系心理医生。”

        

小少爷:“姚绯,你睡了我,就要负责一辈子,我这辈子也只有你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