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村妇真湿夹得我好爽(欲成欢书包网)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8日14:39:34美村妇真湿夹得我好爽(欲成欢书包网)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0

老头儿去赔偿了摩托车的钱,顺便告诉人家一声家里杀猪,过去热闹热闹,然后去其他的村子买猪,给了钱让人家把猪送家里去,顺便找个屠夫。

        

路上老头儿的电话一直不断,通知这村儿的亲朋好友去帮帮忙,热闹热闹。

        

不管当初他们怎么办事儿,老头儿还是打了电话,来不来是他们的事儿,我们老韩家不缺礼数就是了。

美村妇真湿夹得我好爽(欲成欢书包网)最新章节列表

        

去乡里买一些生活用品,老头儿不懂这么多,让韩谦下去买,下了车韩谦拿出手机的时候发现上面有一条短信。

        

【买一包姨妈巾,我常用的那个。】

        

这是韩谦最不愿意买的东西,温暖用的那个比较特殊,每次都要站在柜台前找好久,在韩谦看来,这玩意没多大的区别,经常能遇到其他女人买这个,韩谦很尴尬。

        

在超市里转悠了好久,姨妈巾,牙刷牙杯,毛巾,香皂,韩谦就不明白了,毛巾为什么要买三条,那么多有什么用啊?

        

最后韩谦还买了一条烟,一百多块钱,温暖给老头儿买的烟都是一百一盒的,韩谦可不舍得让村儿里的人抽。

        

年根儿底下,超市的人很多,韩谦又买了几个礼盒准备过年去送礼,在超市转悠了半个多小时才走出来了,东西扔到了后座,老头儿递给了韩谦一包软中华,韩谦有些意外,轻笑道。

        

“哎?你还舍得给我买这?”

        

老头儿启动车子,淡淡道。 

        

“不是我买的,刚才有个小姑娘问路,正好是去咱们村子,我告诉了她,她给我这个。”

        

“哦,在买点鞭炮烟花咱们在回家吧,我太想看杀猪的场景。”

        

“嗯。”

        

十点多,父子俩才慢悠悠的开车回家,路上老头儿感叹有车真方便,还是亲儿媳妇知道心疼公婆,韩谦撇嘴回道。

        

“你还有后儿媳妇儿?”

        

“那得问你,你妈上次和我说感觉你和温暖之间出了点问题,有猫腻,还说离婚了!我不信,我家儿媳妇给我感觉不像,比前几年更心疼我们俩老人了,你对你丈母娘和老丈人也好点,别把你那臭脾气摆出来,在外面别人以为你脾气好,我了解你等于了解大粪,韩谦啊····”

        

“行了行了,你能别唠叨了么?磨磨唧唧的。”

        

“啥时候让我抱孙子?”

        

“喜欢孙子自己生去。”

        

话落,韩谦身子带着惯性差点顺着挡风玻璃冲出去,转过头刚准备和老头儿吵架,老头儿已经下车了,打开韩谦的车门抓着韩谦后衣领从车上脱下来,扔到一边上车启动车子远去。

        

站在进村的路上,韩谦望着远去的车子,深吸了一口气,小声嘀咕。

        

“你生了孩子还得给我叫大哥呢,嘚瑟什么玩意,我敢给你叫爹,你敢给我叫爹么?真有意思,正好想运动运动。”

        

随后韩谦拔腿就往家里跑。

        

没多远了,也就五公里。

        

韩谦跑进村儿,双手扶着村口的大树喘着粗气,对着蹲在大门外石头上的老头儿开口怒吼。

        

“你也算个爹?你开车回来让我跑回来?我要和你断绝父子关系!我渴了,给我拿瓶水!“

        

老头儿蹲在石头上嘿嘿奸笑。

        

“不去,我怕你胖了,棺材白买了。”

        

“买个锤子,你自己躺里面吧。”

        

爹没个爹样,儿子没个儿子样,也不在乎村儿里人的哈哈大笑,韩谦的长辈笑着让老头儿去收拾收拾这个没规矩的小兔崽子,老头儿嘿嘿笑道。

        

“舍不得,不打。”

        

“老韩啊,今年你家过年挺热闹啊,刚才那个小姑娘也是来你家过年的?你看她开那个车,听说要一百多万呢。”

        

韩谦迷茫的转过头,看着停在远处广场的玛莎拉蒂,韩谦懵了,在兜里摸出一直没有还给蔡青湖的车钥匙按了一下,车灯闪烁了,韩谦仰望天空,生无可恋。

        

蔡青湖来了啊。

        

在众人的目光中,韩谦走上前打开玛莎拉蒂的后备箱,拿出两瓶水,随后又打开副驾驶的手扣,记得这里面应该有烟,猜的没错,里面有半条细支的黄鹤楼,这是蔡青湖给韩谦准备的,她说细支烟能让韩谦的嗓子舒服一些。

        

来到门口,把水和烟递给老头儿,韩谦小心翼翼的往院子里看,轻声道。

        

“猪杀完了吧?我··我不太敢进去。”

        

韩谦的二大爷对着韩谦的屁股提了一脚,笑道。

        

“看你这点出息,都收拾干净了。”

        

韩谦揉了揉屁股,转过头对着二大爷嘿嘿笑道。

        

“二大爷,要不是我妈住院时候你给我爸拿了三千,你这一脚我说啥得还给你。”

        

“小兔崽子你疯了吧?”

        

韩谦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喊道。

        

“二大爷,我现在可牛逼了,有事儿您说话啊。”

        

看着韩谦溜进了屋,韩谦的亲二大爷闭着眼轻声叹了口气,轻声道。

        

“丁颜的事情让这孩子伤了心啊,刚才这话是故意说给那些个亲戚听的。哎,听说丁颜住院后韩谦就辍学了,也苦了这孩子了。”

        

一旁坐在老头儿身边石头上的亲大舅同样叹气道。

        

“我这个妹子……妹夫啊,我这外甥就这么和你说话?不生气?”

        

老头儿抽着烟撇嘴道。

        

“生啥气?我一辈子也没个出息能耐,也没脸和儿子耍脾气,我现在头疼的是这小子的人缘,怎么来家里过年的都是女孩子,没个小伙子呢?这烟你们分了,我儿媳妇给我买了几条烟,听韩谦说一条都要一千多呢,晚点给你们分分,别客气,都是一家人,至于那些个人,我也不给了。”

        

········

        

东屋炕上,老妈的身体不好,家里忙乎也不用她,二大妈和几个舅妈已经代替老妈做主了,七八个长辈在厨房忙乎着准备杀猪菜,韩谦咧嘴对着大舅妈笑道。

        

“大舅妈你努努力,看咱们今天能不能把这猪都吃了,我哥我姐他们还没回来呢?”

        

“没呢,得二十八九才能回来,小谦这是挣了钱啊,要不咱们在买一头?”

        

“买买买,只要我看不到杀猪,随便买!有钱。”

        

亲戚们打着趣儿,韩谦蹑手蹑脚的走进东屋,看着坐在炕上给老妈染发的蔡青湖,韩谦挠了挠头,尴尬道。

        

“你来啦!”

        

蔡青湖对着韩谦点了点头,温暖坐在炕头玩着手机游戏,虞诗词这会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没吵架。

        

韩谦松了口气,站起身准备出门的时候,蔡青湖突然开口。

        

“相公你去准备点热水,一会妈妈要洗头发。”

        

“哦。”

        

想都没想答应一声就出了门,韩谦和蔡青湖都没差距不对劲,但是!温暖穿鞋出门去抓韩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