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办公室狂摸老师下面(肉蒲团)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8日13:51:06在办公室狂摸老师下面(肉蒲团)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0

,全星际都是我的美食粉丝

        

三方举证。

        

被告方律师团开始发力。

在办公室狂摸老师下面(肉蒲团)最新章节列表

        

首先在法庭上呈现给大家的是联邦大学列举的关于一系列对于江秋秋的审判与处分。

        

包括但不限于江秋秋在未完成志愿的期间单人返回学校。

        

提交的审核资料被审核为假,加盖了学校公章的处理通知。

        

下达的责令道歉通知未得到回复等等。

        

被告律师:我校根据教育法规定,一步一步提醒学生江秋秋,希望她知错就改,但从始至终,学生江秋秋都没有对这件事做出任何弥补的错失,反而在星网上传播不实言论。

        

顺便还贴了几张粉丝的议论,以及她本人砸校徽的小段视频。

        

“综上,我们认为该学生对师长毫无尊敬之心,遇到错误,做了错事毫无修正之心。”

        

“这样的学生虽然有天赋,但德行不过关,她无法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所以我司申请吊销该学生的学籍,但仍可接受她入学。”

        

在第二证据陈述阶段,联邦大学还搞了个非常恶心的,“入学毕业之后十年内,我们会跟踪进行审查,审查通过后,我们学校仍愿授予她结业证书。”

        

联邦大学的举证结束了。

        

第一波举证,看着合情合理合法。

        

啥都有文件,江秋秋的一举一动都是曝光在网络之下的,她也确实从未道歉过……

        

反而不停的在星网上公开自己没有错。

        

看客的心偏了。

        

【这……】

        

【讲真,这样的学生太刺头了吧,我觉得学校没做错什么啊,都这样了还不管?学生不全都要飞起来了?】

        

【联邦大学还是做事规范的,也大气。】

        

看上去,联邦大学的口碑范围性回血了一波。

        

然后就到了奇石疗养院,他们蛮厉害的,请来了两个并不存在的清洁工,一个连带的‘协理治愈师’,甚至还揪了一个一起去当志愿者的学生来做人证。

        

清洁工:她每天来的很晚,回去得很早,中午还要在办公室里睡觉。

        

协理治愈师:治疗过程非常快,对每个人的治疗手段都一样的。

        

同为志愿者的学生:她看见被分配了十个病人,好多条件不好,立刻就有不想待的意思了。

        

奇石疗养院的院长也长了一张知识分子脸,“我们是一个公益性组织,请人来不容易,分十个人是太多了,但是你觉得不好可以直接跟我说呀……”

        

他看上去痛心疾首,“而且,每一个病人都是为我们联邦奉献过的,你不该因为地位和名誉就对人区别对待……是个病人里只有一位侯爵是每天去你办公室里用餐的,剩下都被你安排在病房里,用机器人送餐。”

        

“你怎么能这样区别对待呢?”

        

这是何等的偏心呐。

        

【??还有这事?】

        

【我有点,,有点口区?现在病人都要排个1234了?】

        

【真淡定啊,这就是网络红人吗,都这样了一点悔改之心都没有?】

        

网友的怒气被调动起来了。

        

最后一位演员,也该粉墨登场了。

        

杨暖暖看上去十分憔悴。

        

可不得憔悴么,从她在网上公开发文diss江秋秋开始,就有许多人关注了这件事情。

        

之前互联网的风向都是向着江秋秋的,她被冲上风口浪尖,赵询因为去登基了,也不过问这个事。

        

杨暖暖怕事情出纰漏,每天都在担心,直到今天——

        

看着江秋秋毫无招架之力,她内心一阵狂喜。

        

她要接着这股东风红起来了。

        

喉头滚动,杨暖暖嘴巴一张,眼泪就从眼眶里掉了下来。

        

杨暖暖:我爱我的妈妈。

        

我的妈妈,是帝国的影响。

        

江秋秋看不起我的妈妈,看不起帝国的影响。

        

江秋秋让我妈妈病情恶化。

        

我妈快挂了。

        

一阵叙述,然后便是呜呜呜呜的哭声。

        

讲实话,杨暖暖是一个很能打动人心的演员。

        

已经有人代入她的立场,拳头硬了。

        

被告方举证完毕,法官开始询问秋秋:“你们的证据呢?”

        

“我方证据链已经准备好了,是我与奇石疗养院院长、院长助理之间的聊天记录,我与本学院导师、教务主任之间的文件传达讯息,以及我在疗养院治疗期间留下的一些记录和音频。”

        

秋秋也把自己的筹码一一排开。

        

隔壁还在听着官司的教务主任听着这一桩桩一件件东西,脸色立马大变,在法官都没说话之间立刻大叫:“你那个我已经看了!”

        

“是你呈上来的假文件!不是源文件!”

        

秋秋嘶了一声,侧耳与律师说了一句话。律师点头,立刻对着话筒大声道:“我们愿意当庭审核文件,公开证据内容。”

        

“同意申请。”

        

这里是法院,打官司肯定离不开文件审查之类的东西,这边有检察官对这个业务已经很熟练了。

        

使用工具辅助,迅速查探,基本可以确定,“是未修改的源件无疑。”

        

他在法庭上说的这句话,潜台词便是:证据有效。

        

被告三人齐齐变脸。

        

教务主任是个按捺不住的蠢货,加上这件事情是他经手办的,自己删除的,所以他格外不信:“我有话说!”

        

“我质疑!那个文件肯定是假的!”

        

他看上去激动万分。

        

秋秋压着话筒,“这就是真的。”

        

“不可能,这——”

        

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立刻住嘴了。

        

气氛逐渐有些不对。

        

看客们脑子里也冒出了???

        

这,怎么感觉联邦大学这边这个老师气弱了?

        

法官敲锤,“肃静,文件审查无误,被告反驳无效,请原告公式文件证据。”

        

这是一段很长的证据。

        

一切从聊天开始。

        

这里出现的每一段话,每一个字,都直接和被告三方所陈述的事实完全相反。

        

奇石疗养院的不作为,安插的奇怪岗位,作为院长,不回复志愿者关于工作的正常询问。

        

威胁、语言攻击,一个部落。

        

与王警官的简短聊天,询问她为什么不吃营养餐。

        

王警官天真的回答:女儿也喜欢。

        

杨暖暖在这段音频里,苍白了脸。

        

告诉王警官营养没跟上,身体不适,不宜继续锻炼,王警官不听医嘱,仍然继续锻炼。

        

所有的截图里还包括了秋秋在医院记录的王警官身体素质测试表,每天都有,一天测两个时段,可以看出来,早期她的身体是有好转的,但后面莫名其妙就急转直下了。

        

在这里,菁英律师出示了晚星她们找到的杨暖暖账号曾在江啾啾的美食圈子里发布的一些留言和帖子。

        

包括但不限于:

        

随便吃秋秋做的饭。

        

买卖秋秋做的饭等。

        

到联邦大学,那就更简单了,和梅教授的聊天记录,梅教授和教务主任的聊天记录,明明白白发过去的真文件,却被测算为‘造假’,并且盖了公章,说销毁。

        

这一瞬出现的证据链,让整个官司瞬间反转。

        

刚刚还处在上风的被告三人组已经完全气弱了。

        

弹幕上的弹幕现在已经全部不可说了。

        

问号是常态,失望俩字是常态——

        

而秋秋,直挺挺的立在原告席后,再度举手。

        

“原告有什么要说的?”

        

“我要立刻追加诉讼。”

        

“我的当事人江秋秋女士立刻追诉联邦大学精神治愈系伪造证据抹黑我的当事人,按照教育法,控诉有关人员,吊销其教授资格并处以拘役,追诉奇石疗养院伪造人证,控诉其主负责人承担刑事责任!”

        

为什么让被告先说?

        

她自己先说,证据明明白白摆在这里,对方不得直接跪?直接跪了最多诉讼对方赔钱道歉。

        

但伪造证据就不一样了。

        

那是站在星际法的底线上反复横跳。

        

秋秋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扒下了联邦大学和奇石疗养院披在身上的那层皮,刚刚,路人有多为他们打抱不平,现在就有多痛心。

        

铁证如山,被告辩无可辩。

        

毫无疑问,在这个战斗日里,江秋秋取得了胜利。

        

也就是在这一天,这一刻——

        

那个名为联邦大学的最高学府,在很多群众心里的滤镜碎了。

        

原来联邦大学,也会造假。

        

原来联邦大学,亦有蛀虫。

        

原来,它也并非立于群校之巅。

        

它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