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农民工一起吃我奶头(操骚货)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8日09:41:27几个农民工一起吃我奶头(操骚货)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0

暮色四合,  晚风渐起。

        

客厅里开一盏暖灯,林晚照跟刘杰夫妻说,“前几天老大过来问我朵朵转学的事,  这事儿我是比你们知道的早一些。”

        

赵铃哪怕心里早有此猜测,仍是忍不住恼怒,声音都尖了不少,“妈,这么大事儿,你怎么不跟我们说一声!”

几个农民工一起吃我奶头(操骚货)最新章节列表

        

林晚照看她一眼,  “你要是大呼小叫的,我就不说了。”

        

刘杰说她,“在妈跟前,你小声一点。”

        

赵铃气的胸膛起伏,咬紧后槽牙,  闭紧嘴巴。

        

林晚照继续道,“朵朵转学后跟小特说的,小特告诉我的。俩孩子让我保密,这是我跟孩子的信誉问题,  当然不能告诉你们。”

        

赵铃心里一算婆婆知道的时间,当即就忍不住拔高音量,  “什么信誉不信誉的!妈您是不是老糊涂了,这关系到朵朵一辈子的前程!您要早些跟我说,  我立刻就能让她再转回去!现在都几年了,  迟了!”

        

林晚照很平静,“我是朵朵的奶奶,  孙女让我保密,我当然要保密。何况,  转学不是容易的事,朵朵都学半年计算机了,依旧决定要转到巴黎学设计,可见她就是喜欢设计。孩子要学喜欢的东西,我也不认为这需要阻拦。我挺支持朵朵的。这就是我的观点。我也不认为我这种观点是糊涂。”

        

听到妻子说母亲老糊涂的话,刘杰的脸色已经不好看,赵铃是觉着自己真要疯了,她再想不到婆婆一早就知道这事儿,竟然瞒她两年半。赵铃两眼布满血丝,指着林晚照的鼻子尖声问,“你这不是糊涂是什么?你毁了我闺女一辈子的前程!”

        

刘杰伸手就把她的胳膊打了下去,大喝一声,“你还有完没完!” 

        

刘杰忍无可忍,拉着赵铃的胳膊说,“想读设计的是朵朵自己!要转学的也是朵朵自己!你跟妈发什么疯!朵朵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不成!那孩子不过是要学自己喜欢的专业!不过是没有按你的要求去读计算机,没有按你的要求留在米国,更不想拿绿卡移民,是不是就罪不可恕了!”

        

赵铃歇斯底理,“要是你有本事,我用这么逼朵朵吗?都是你没本事,是你没本事!”

        

刘杰脸色铁青。

        

林晚照躲得远些,看赵铃像疯了样,说话都没了逻辑。虽然刘杰也做过让她伤心捻的事,可赵令这话让林晚照有些忍不住,林晚照不悦开口,“难道都得出国才叫有本事?刘杰是博士,大学副教授,工资也不少,养家足够。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你不过是本科,在大学做行政工作,你说刘杰没本事,你有多大本事呢?你是学问比他深,还是挣的比他多?”

        

赵铃从来自视甚高,她早在心里对林晚照有成见,兼因林晚照早知道朵朵转学的事瞒着她,这更是深仇大恨过不去的坎儿。如今听到林晚照这样的指责,赵铃大叫,“我要不是为了刘杰,要不是为了培养朵朵,我早升上去了!”

        

林晚照说,“你为刘杰什么了?你要说你做家事,带孩子,家务拖累了你,我当时想帮你带孩子,你不是不让么,你是让你妈给你带的朵朵。就是孩子家务拖累你,外头有的是有本事的女性,我想她们经历的艰难比你更甚,可也没拦着人家做出一番事业。”

        

“那些女性的另一半,难道都与她们一样也事业显赫?若是没有,就是没出息。”

        

林晚照道,“人的事业有大有小,老师、警察、公务员、消防员、这些职务都是普通薪水,咱家没有显赫的人,我觉着我大哥最有出息,也就是主任医师退休,现在退休金才七千。我跟刘杰的父亲,也都是普通农民,一辈子本本分分的过日子。我家就是这样的家境,我也是这样教育刘杰的,当初他说想读师范想当老师想教书,我觉着挺自豪。你们都有学问的人,刘杰写的书里写的,师者,传道授业解惑。可这个职业就是这样,发不了财。可刘杰也没饿过妻儿,他一直是这样的性格,他就愿意做老师,读文学。你同他生活了几十年,不了解这些吗?”

        

刘杰心中一阵酸楚的感动,望向母亲。赵铃被林晚照这一番话说的脸面无光,她因朵朵的事怨愤极深,当下冷笑,“也就您还觉着自己儿子有本事吧?你问问他,同班同学都升副院了,他是什么?连个正教授都提不起来!连比他小的学弟在市委都混的风生水起,他每天只能穿梭人课堂间,想换辆好车都得左算右算看哪个品牌油耗更低!您觉着他有本事,不过是因为您坐在井里,没有见过真正有本事的!”

        

这些能打击到年轻人的话,对于一个暮年老人是无用的。经历过岁月的老人,不一定在见识上胜过年轻人,但他们经历过青年人还没有经历的人生,他们对人生有自己最朴实最直观的感受。

        

林晚照好笑,“国家主席就一个,国家主席的同学也都不如他,叫你说就都没出息了?换车算油耗怎么了,谁买车不提前算一算哪个品牌更划算?你这话说的,你这不无理取闹么?你要是想找高官大款,那你明显找错人啊,你看刘杰像能做在官发大财的?”

        

林晚照奇怪的看向赵铃,“你怎么这么说话啊?你爸在师大做电工维修,你妈以前在居委会工作,你家也挺普通的,你说话口气怎么这么大啊?”

        

赵铃像是被踩到什么痛处般大叫一声,“我爸就是电工也比你强,起码有正式工作,一辈子挣工资吃公粮!”

        

林晚照看她宛如看神经病,面无表情的点下头,“可不是么。我要不是农民,也不能得国家这样的照顾,拆迁一下子就让我这农民富了,你这个城里的儿媳妇还得装出笑脸来巴结我。真是委屈你了。”

        

赵铃听到这样的话,更是气的直哆嗦。林晚照不想跟赵铃多话,板着脸同刘杰说,“话都说清楚了,你带你媳妇回吧。以后没事别让她过来,我也懒得看她那虚情假意的。”

        

“我虚情假意!到底是谁虚情假意?谁偏心没了边儿!你要是觉着国外不好,你把林特送出去!你敢说你让林特出国不是为了拿绿卡,以后让林特移民!”

        

林晚照觉着这娘们儿简直没法儿正常说话了,“你是不是疯了?我让小特出国是为了拿绿卡?”

        

林晚照嗤笑,“赵铃,你别觉着自己想出国移民,别人就都有一个算一个的想拿绿卡?你好歹也是大学毕业,睁眼看看周围,我一个农民都受益于国家政策有了现在的好日子,国家以后只有更好的!我在国内好端端的,移哪门子的民?就是小特,不过是让她出读书学知道,以后也会回来的!不信咱们走着瞧!”

        

“走着瞧就走着瞧!”赵铃拎起包,对着林晚照冷笑,“您瞒着我朵朵的事,害我闺女一辈子前程,以后就别想我再像以往那样尊敬您。但有句话我要问,当初分家时说的好好的,各家都是平分,朵朵留学的钱是我们分的95万,凤女家一样分了95万的房和现金,如今林特留学您又出钱,这怎么算?”

        

刘杰忍无可忍,站起来在赵铃面前把她往外扯,“赵铃,你这是什么话!小特留学是小特留学,朵朵留学是朵朵留学,咱家日子挺宽敞,你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就是要个公道!”赵铃愤怒的险些刘杰搡个跟头,走向林晚照。

        

刘杰挡在她面前,拽住她的手臂,不让她上前。

        

林晚照坐在露台落地窗畔的榻上,很平静的看向赵铃,直接回她一句话,“我的钱,我愿意怎么用怎么用。今天你问到了,不妨告诉你,遗嘱我早立好了,但是,里面没有一个字与你相关!”

        

林晚照冷冷吐出一个字,“滚!”